第八十七章 凿壁偷光的老鼠精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五十年的老鼠化成人形?!”三娘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没有几百年精怪怎么化成人形?!难道有大功德?!

看着吃一脸渣滓的耗子。

怎么可能!

“也许是有什么奇遇。”先生淡淡的说道,不知为何,感觉它身上的气息很是熟悉。

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仙姑,你们不会打算把辉姐如何了吧。”厨房的锅好像炖着水,仙姑看辉姐的神情太血性了点。

“清蒸,还是红烧,五十年妖力能化形的妖精比人参更滋补。不巧本姑娘前不久血亏的很,这耗子来的相当的及时。”三娘冲着辉姐抛了几个媚眼。

嘎!

糕点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辉姐满目泪水喷涌而出,三娘揪起它的尾巴,用力在它后背一弹,咳咳。

终于下去了。

“你个坏丫头!居然要吃我!”辉姐伸着小爪子控诉道。

自己虽然只是区区五十年的花鼠,但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不想死?!”三娘手指在茶几上敲了两下“不想死,那就如实说说自己的来历,尤其是你身上的气息为何这么熟悉。”三娘一张大脸凑近恶狠狠的问道。

这,这,这。

辉姐扭动着身子,两只小豆眼来回打转,说?不说?!为什么现在没有一只花,数花瓣选择也是好的啊!

“说假话罪加一等。扒皮抽筋,一半清蒸,一半红烧,剩下的涮锅子!”三娘眯着眼上下打量看哪里的肉更厚一点,赤裸裸的眼神,吓的辉姐梗着脖子咽咽口水。

“在山洞的玉床下,我们曾经见过。”辉姐憋了半天两只爪子在胸前绕啊绕啊绕啊。

山洞?!玉床?!

“你说的可是狐媚儿修养的玉床?!”三娘想来想去“你在玉床下?你是如何躲过玉郎的?”照玉郎的性子,这小鼠精应该一弦割断了脖子才对。

“那玉床只是上面一层温玉,下面是山石,从本山取的,用法术融在一起。那一处正在我的洞府。”

洞府!?

耗子的洞府就是耗子洞,也就是玉郎薅了一块石头不巧薅住了它的耗子洞。

于是买一送一连耗子一起笑纳了!

辉姐有些扭捏“小妖妖力微弱,无甚才能,不过可以守洞看家。”眼里充满了别样的神采“那日山顶之上,月华照耀在玉床,九尾狐族的血脉之力加持,小妖也颇为受益。”

辉姐吧唧吧唧嘴,一想起当时情形还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三娘嘴角一扬,好,好的很。

原来是只凿壁偷光的老鼠精!

还真是有些孽缘!

三娘揪住辉姐的尾巴,直直的往厨房走去。

辉姐使劲蹬腿“我,我只是在玉床下沾了点小光而已。”自己只是悄悄的从玉床下的洞里侧到狐媚儿的身下而已。

三娘阴阴的盯着辉姐“也就是说我们再山洞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玉郎什么都一目了然,所以才那么放心!”

辉姐的叫唤声戛然而止。

说,是?

会不会死的很惨?!

说,不是?!

“你会死的更惨!”三娘森森的说道。

“仙姑,道长,祖奶奶!”辉姐急忙求饶“玉郎仙上早就有成算,用你的血脉之力激发涂山美美的九尾狐之力,跟我无半点关系。我,我,我就是一看门的。真的,但凡你们对狐媚儿真身有伤害,玉郎仙上就会瞬间回到洞府的。”

玉郎仙上?!

玉石琵琶精居然真把自己当神仙!

“你这老鼠精倒是聪明的紧,没想到玉石琵琶算计了千万年最后反让你得了实惠!”先生挑挑眉摇头,天意弄人。

“这么说还是炸一下的好,吸收了我的血脉及九尾狐之力还有满月月华。怎么算都是一道好菜啊!”三娘从头到尾扫过辉姐的每一寸肌肤,奶奶的,诸位大佬遭了大罪,居然便宜了只死老鼠!

这口气玉石琵琶跟狐媚儿知道会不会气死?但自己这口恶气实在是南平!

“仙姑,仙姑,大人有大量。这仙缘巧合,机遇而已。”辉姐头上只冒汗身上的毛一寸寸的竖起来。三娘的眼神如刀一样扫过,肉紧!

楼道的灯闪闪,马家道堂的大门被一阵阴风卷地吹开,一身红装的陈阿娇捏着辉姐的尾巴。

“这耗子不错!清蒸吗!?”

“有鬼啊!”

阎王招跟辉姐异口同声的叫起来,尤其是一身红衣的女鬼,太恐怖!

三娘捂着耳朵“我家的!”

皱着眉头不悦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走人路走人路!万一晚上邻居家看到还不吓死!再者吓到上帝怎么办!?”

三娘拍拍阎王招的肩“我家的鬼不吃人!”

辉姐捂着自己的小心心。

是不吃人,吃鼠!

“它跟你怎么遇到的!?”三娘开始打量阎王招,印堂青黑一片前路茫茫!

阎王招捡重要的说了一遍。

“关于他们三人怎么出的车祸,我实在想不起来。”阎王招有些懊恼,总觉得那段记忆太关键。

“老实交代,你怎么找上他的,有何仇怨把人害得这么惨!”结下的死仇这要是能用钱化解,这鬼也忒没心没肺了!

锅上的水已经烧滚,热气腾腾咕咕的冒泡。

陈阿娇飘到锅旁边,辉姐直接炸了毛“我说,我说!”

“我修成人形下山,到人世遇到一只狗魂。那狗魂拜托我护着阿招。它说阿招会给我提供吃喝享受人的生活。所以,所以我才跟着他帮他的!我只是五十年的妖精而已。也是听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哪知道会如此!”我也很受伤好不好!妖力耗尽现了原形!

还悲惨的落入你们手里,这水汽烫的皮都湿了!

血泪!

辉姐一个劲蹬腿,陈阿娇一个没捏住。辉姐直接落入水里。

一声刺耳的尖叫响彻云霄。

辉姐裹着毛巾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哭晕过去三次。

陈阿娇纤手柔柔太阳穴,聒噪!

“好了,我又不是故意的。在说你掉进的是旁边的冷水有不是锅里的滚水。只是毛湿了,洗了个澡而已。哭什么哭!”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