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男配你就是无敌的存在

小黑立着洞口“那东西入口即化吐不出来的,平常的凡人根本无福享用,你连喝了那么多碗多大的福气!”

三娘擦擦嘴,快步走进洞内躺在地上装死。

“啧啧,脾气真大,还不识好歹!”

小黑随手一挥,地上多了一摊篝火,三娘闭上眼挪动挪动身上。算你识相,知道拿这个补偿我!

一夜好眠!

三娘早上翻了几个身,随手一抓。毛绒绒的还挺舒服!?

一睁眼吓的直往后退,卧槽什么情况。自己刚才搂着的毛绒玩具居然是只花斑大虫!

“贵客,不必惊慌!黑大人,怕夜间寒凉特意让奴家过来给您暖床的。”黄黑相间的老虎一脸娇羞的样子配着硕大的身躯实在有些滑稽。

三娘噶笑两声,服务真周到!

一条黑蛇尾从背后把三娘的腰缠紧,往外一带。

“你醒了!?”小白蛇芯子在三娘脸上扫来扫去“你身上好香啊!”

“你要吃我!?”三娘嫌弃的用袖子擦擦脸!

小白赶紧摇摇头“我就是闻闻,不吃人!闻着你吃饭也是香的!”

三娘顿时天雷滚滚,神操作,这都是!

一道白光小黑出现在身侧,小白赶紧把三娘放在地上“如何,如何了?!”

小黑面无表情跟死了娘一样,手上托着一个木碗。

这木碗不就是昨天放血的那只!

血已经不见,碗中间的草绳安静的呆在碗底!

“幸不辱命!”

草绳放佛有灵性一般从新圈到三娘手腕处!

我去!

我去!

三娘揉揉眼,真的,真的好了!

“这,这没问题?”好的有些太容易了吧!

小黑步步逼近三娘小心的后错“你可知三阴女为何对于精怪妖鬼会有致命的吸引力!?”

三娘摇摇头,每个都说好香!据说能提高修为!

“三阴女的血可以刺激返祖现象,牵引远古传承,修复损伤。对于鬼物那就是一脚鬼一脚仙的差别!”小黑伸出手指指指草绳“它也一样!不过效果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这个还不好说!”

也就是不一定好用?!

三娘一把拉住小白“好不好用,试试就知道了。小白,外面的事情还等你去面对,外面的法海,不不,外面的小黑等了你十年,于情于理你都必须自己去面对。还有我不想留着在,我还年轻,世界那么大我想去转转!”

小白转头看了看小黑,小黑笑笑“去吧,因果轮回总有结束!”

小白点点头,三娘一喜,草绳闪了三下。两个人消失在原地。

石床的顶上,披头散发的法海狰狞的面孔,四肢被红线锁住,钉在屋顶。

先生一脸淡然的泡茶喝茶,行云流水。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要去........”

法海用力挣脱束缚!

一道白光。

这是什么操作!?sm?!这两个男人挺会玩!

“你们!?”三娘刚开口,脑袋顶上一头乱发法海激动的叫道“小白,小白是你吗?

小白眼眶微红的点点头“小黑,让你担心了!”

先生随手一挥红线缩回他袖子里,法海身形一转,玉树临风的立在小白跟前。

果然见情人还是要注意形象a!

小白微微一笑化成一道光照耀在石床上蛇女身体之上,石床剧烈的抖动。小白的蛇身化成人形,石床化成了飞灰,寿终正寝!

“小白”法海一脸激动,真好,这么多年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果然是个呆子!赶紧抱啊!

两只蛇就双目相对寂静无言!

无语凝噎原来是这么来的!服气!

许贤瞪圆了双眼盯着院子里的妻女,一晚上是幻觉,两晚同样的事情,绝对不是偶然!

是他!

怪不得觉得眼熟,原来是老熟人了。

法海的脸在许贤脑海里浮现,跟之前小白一起的那个身影慢慢的重叠。

啪!

手里的咖啡杯落地,妻子赶紧拿东西收拾“老公,你没事吧。”

许贤脸木木的摇摇头“没事,没事。”转身往卧室里去,到打开书桌下最后一个矮柜。

一个陈旧的背包,鼓鼓的安静的躺在里面。

“既然来了,那就别活着回去。”许贤把包裹里的东西拿出来,小心的开始布置。

“你们有什么打算?!”三娘抱着一堆吃的席地而坐,一脸呆萌的望着两只蠢蛇。

“自然要把元丹夺回来,至于许贤,看小白的意思。”法海恨不得此间事了带着小白赶紧回到山间,再也不出来。

“我的东西我会亲手取回来。”

三娘跟先生对视一眼,看来今晚有好戏看了。

三娘的手机响起。

“许先生?!三倍?!你需要符纸?!成交。”

三娘挂了电话“许贤大概猜到法海的身份,给我开了三倍的价钱,要符纸。”

“你答应了?!”法海觉得自己刚才好像听的是成交吧。

“答应了。为什么不答应,有钱赚就是爷。”三娘一脸看傻子的样子“对了,我帮你把小白带回来,报酬别忘了结算。”这一趟吃了不少苦,尤其吃了五碗的那啥,还赔了自己一碗血。

“你不是要帮我们吗?!”法海有些看不懂。

“那不影响我卖符纸啊。你们都是千年老妖精,我的符纸功力也就是一般般而已。”三娘捏着下巴想了想“说实话我总有种不安的感觉,许贤好像有很多后手。晚上会不会节外生枝?!”

法海跟小白对视一眼,许贤的狠辣十年前他们都曾见过,今晚.............

小白笑笑“龙潭虎穴也得闯上一闯,十年的恩怨也是该清算的时候。”

许贤一个人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窗外黑云遍布天空。

门外走动的脚步消失,不久沙沙的声音传来。

不停的冲击着房门,房门处墙角边洒满了雄黄。床头墙上贴满了马家道堂的符纸,许贤手里握着一把匕首。莹白的玉透,骨削齿锐,上品。

门窗突的剧烈的颤动,许贤嘴角冷凝,来了,终于来了。

门窗还无征兆的碎裂成粉末,狂风暴起别墅内物件被吹的散落四处。到处都是破碎的声音,风吹的人睁不开眼睛。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