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周家秘闻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门应声破碎,鬼新娘的指甲碎在地上,被先生钉在墙上以一种诡异的姿势。

怪物喷出一股子臭气令人作呕,无数的枝条对着先生戳了过去。三娘拎着土豪男,往门外跑。

“小心”陈阿娇挡在三娘背后,被枝条抽中,鬼气四散。

枝条冲出木门一把环住鬼新娘,把她硬生生的从墙上剥了下来。

陈阿娇脸色惨白,显然受了重创。三娘把土豪男放在墙角,用黑狗血在地上墙上勾了一个大圈,把身上的储备都淋在土豪男身上。

保命最重要。

掏出身上的符纸对着鬼新娘丢去,趁你病要你命。

枝条迅速遮挡,呲呲地上满是被符纸打断的枝条。鬼新娘浑身鬼气翻腾,脸上的青紫一点点融化,痛苦的哀嚎,脸上不断的转化。

七只女人头!

楼道的一头一条黑影突然出现。

三娘浑身冒冷汗,这又是谁?

黑影渐渐靠近,梳着大背头,一身大褂,脚上一双锃亮的皮鞋。长的人模狗样儿,对着鬼新娘喊道“小雅。”

怪物不知何时到了鬼新娘旁边,一脸愤恨的搂着鬼新娘,虎视眈眈的盯着大褂男。

赤裸裸奸情的味道。

奸出人命赌出贼!

这周家大宅的水好深啊。

“小雅,小雅”大褂男一脸深情的呼唤着。

鬼新娘七只头异口同声“相公。”

“小雅,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太懦弱。把你害的这么惨!”

怪物一把撸过鬼新娘也不管土豪男如何,直接回到楼道尽头,碎裂的木门迅速的拼好,消失在眼前。

三娘瘫在地上,今晚好刺激!

“大褂,你谁啊?”三娘把驱魔棍放在地上,一副葛优躺。

“他应该就是那位周家少爷。”

大褂男点点头“这位先生说的是在下周润,正是这周家宅院的少东家。”

“你那七只鬼新娘什么情况?还有那怪物是什么东西?小雅,小雅又是哪只?”三娘揉揉头“还有那两只灯笼怎么回事?你们家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之事,才遭如此报应?”

周润戚戚的回忆“此事说来话长。”

周润父辈本也算富甲一方,父亲外出做生意,被人欺骗不堪受辱吐血而亡。周家周老太太强势接管却依旧改不了破败的命运,小雅跟周润早有婚约,小雅单纯善良父辈跟周家来往颇多。周家落败,小雅父母也慢慢有了退婚的打算,对周家老太太几次侮辱,只是小雅一心跟周润好。

本来一段良缘,没想到却是一段孽债!

周家祖坟在湘西,每年四月四周家众人长途跋涉前去祭拜。周家老太太为了周家能够起死回生也是下了本钱,在周家祖坟三米开外不知何时多了一棵古槐。

那槐树枝繁叶茂,枝干宛若硕大的人形。小雅很是好奇,跑过去摩挲了几番。

晚上周老太太被祖先托梦,说槐仙相中了小雅,想娶她做妻子。周家老太太开始并不肯让,毕竟是自己的儿媳妇,可是祖先说,槐仙可保周家恢复当年的鼎盛。到时候再给周润娶七八个老婆,给小雅父母一大笔钱就好了。

这槐仙就是槐树精,人妖殊途这婚怎么成?

祖宗又说,让周老太太把祖坟前三米的槐树砍了做成婚床。只告诉小雅是跟周润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夜把周润灌醉看管好,这事就成了。

周家的兴盛周老太爷的惨死就是周老太太一生的执念,只是牺牲一个女人换来荣华富贵,这生意简直太划算了。

于是很快周老太太对小雅恨不得天天供起来,大肆操办婚事,那对红灯笼就是取的槐树的枝干做成的引路灯。

而那所谓的血缎是周家花了大价钱买的人皮,这人皮得现剥一定要从活人身上剥下来,还要完整。糊灯笼的要选无瑕疵的部分,做宫灯的师傅最后的生气会被这灯吸走。这灯才算是成了。

一对宫灯要了买了三个人的命。

大婚当日,这对红灯笼就高高的挂在周家大宅的门口,晶莹剔透无以伦比的美,可是着实惊艳了一批客人。

等到深夜,小雅坐在槐树心打造的大床上,被大床吸进了精血。

尸骨跟大床融为一体,自此之后周家的生意一日比一日好,又恢复了往日的荣耀。

小雅的父母也受到了一笔银子,而周家再也不是他们可以惹得起的存在。

周润对小雅的情谊也渐渐的淡忘在荣华富贵中,周老太太开始给自己儿子物色媳妇。小雅怨念不散,在新婚夜里,新娘吊死在房梁之上,而大喜的婚床就是那张槐树心做的床。

周老太太不信邪一脸给儿子找了六个,个个在洞房花烛夜吊死在横梁。同样出现的就是那张诡异的大床。

也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小雅的报复。于是花了大价钱四处请道士,倒是遇到个有本事的。知道来龙去脉的道士,大骂周家损了阴德将来会遭报应的,小雅是阴月出生的阴女,槐树精就是要她的血肉化成人形。

等那对红灯笼在出现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

周家老太太才悔恨当初,只是事已至此在无挽回余地,只得跪求道长救家里人一命。

本来只是一个小雅,偏偏小雅怨念深重,搞死了周润的六个老婆,这七个鬼新娘哪里那么好搞,何况还有一个槐树精。

道长费劲巴拉的也只是暂把他们封印在周家大宅。

只是让周家老太太多做善事少点恶报。

自从道士做法之后确实安定了不少时间,只是楼道里晚上总有异响,周润连连晚上做噩梦。

梦见七只鬼新娘将自己团团围住,手脚都被她们殷红的手摁在床上。

听着她们齐齐的叫着相公。而屋角还有一个黑影站着那,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后来实在不堪重负的自己,日渐消瘦神情恍惚。

自己看到小雅在楼道尽头叫自己,周润就一头磕在尽头的墙壁之上。

那对红灯笼不知何时就挂在了周家宅院的门口,噩梦如影随形,周家的人莫名其妙的死掉。

周润死掉之后,周老太太一个人坐在大门外。静静的等着,偌大的宅院只剩下她一个人。

只有挂在门口红灯笼一脸嗤笑的看着她。

她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三娘叹了口气“自作孽不可活,你那几个媳妇真是冤枉,怪不得这么执着的找男人。一百多年的老处女生理需求,吃瓜群众也是可以理解的。”

周润叹了口气“都是我娘造的孽,小雅他们都是无辜的,二位既然精通道法,定有办法对付那槐树精。”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