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坦白

一楼的客厅里,夏蝉和秋鸣分别站在门的两侧,像是迎接皇帝一样等候着这个女人的到来。

踏进别墅,女人换掉了她的长靴,摘下了墨镜儿,看着两人的架势惊讶了一番。可惊讶的不只是她一个人,夏蝉的下巴也差点儿掉到了地上,她总算明白为什么小鲨鱼突然之间变得那么怕生躲回了房间。

这个跟小鲨鱼长得神似的女子朝两人说道:“第一次见面,在此问好了。我叫苏茜茜,是苏莎莎的姐姐,鬼盟和平派成员,也是天锁联络员。”

“你好,我叫夏蝉,他是秋鸣,他是天锁的,但我不是天锁的……”夏蝉有些懵地介绍道。

苏茜茜吐了吐舌头,先前给人的高冷感觉顿时荡然无存,如果秋鸣的意识还保持完整的话,他一定能够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曾经通过电话,甚至有可能是BOSS情人的可怕女人。

“啊啊,我懂我懂,你是不是天锁的都无所谓了,只要你是秋鸣的就够了。”苏茜茜挥了挥手,“话说,我制造出来的药丸感觉如何?”

听见“药丸”二字,夏蝉的脸色像是吃了泥巴一样难看。要不是最后大力药丸落在了自己的肚子里,不然对于这种奇葩药丸只会有无尽的阴影。

“挺神奇的。”夏蝉勉强憋出一个微笑。

苏茜茜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神奇啊,好久都没有人用这个词语来形容科学了,我很喜欢。”

说完,苏茜茜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逛了两圈,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欸?你说是不是有个小不点儿也住在这里啊?”苏茜茜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那惨不忍睹的高度,“比橡皮擦还小的那个小个儿……”

没等夏蝉回答,三楼便已经响起了一个悲愤的声音:“你才是个橡皮擦,你全家都是橡皮擦,要不是你一个人把养分吸完了的话我怎么会长得跟橡皮擦一样高呢?”

伴着这个声音落向一楼的还有一个巨型物品,初步估计,这个一个小鲨鱼同款的等身抱枕,但是接近了之后才看清这玩意儿的真实身份——小鲨鱼等高的橡皮擦。

“反了你?你矮你还有理了?”苏茜茜皱了皱眉头,凭空抽出一张纸来,对准橡皮擦拍了上去,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橡皮擦就像进入了异次元一样,完全消失在了白纸中,而之前空空的白纸此时则多了一个小鲨鱼同款橡皮擦的图案。

“我就有理了,为什么是你要来接应?”小鲨鱼将头从三楼的栏杆里伸出来,张牙舞爪地咆哮着,“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我就……”

“你就什么?你姐我三十岁了嫁不出去……不,没嫁出去是没错!但你那么矮,四十岁肯定都嫁不出去的!”

似乎现在战场已经是属于这两个人了,夏蝉和秋鸣害怕地躲在了门后面,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屏息凝神地看着这关系貌似很差劲儿的姐妹花。

“你!”小鲨鱼疯狂地咆哮着,小小的身子似乎快要从栏杆里穿出来一样,“五十岁出嫁我也比你嫁得早!”

“嫁嫁嫁……”一个有些激动过头了的声音从三楼的房间里传了出来,紧接着,一个虚弱的胖妇人举着药瓶光着脚板来到了走廊上,“蝉蝉!听见没有!你再不找个铁一点的男朋友,你爸又要逼你嫁人了!到时候你再发现你喜欢谁的时候,人家就嫌弃你了!”

只是张大嘴巴紧紧地盯着大姨妈,而她的话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大姨妈醒了?夏蝉的眼中冒出了希望。

“欸?吴阿姨?”小鲨鱼见着突然跑出来的吴思雨,急忙跑过去搀扶着她,但没办法个儿不够,想要搀扶最后只能当个拐杖,想要举着药瓶最后只能用视线挂着。

苏茜茜见状也急忙朝楼上跑去,夏蝉秋鸣相视一看,也紧跟着跑上了楼。

“大姨妈,怎么样?好点了没有?”夏蝉心疼地握紧大姨妈的手,眼中泛起了泪花,“真是把我急坏了,都怪我没有好好照顾你,还想着以后挣大钱了好好……”

大姨妈摆了摆手,本来丰满的双下巴此时已经瘦了不少:“蝉蝉啊,我知道你也喜欢大姨妈,但一想到你还没个好人家我就是死了也得跳出棺材来!”

苏茜茜看了看吴思雨的情况,随后提议先让她躺回床上,她虽然醒了过来但是状态依旧十分糟糕。

躺在床上后,吴思雨似乎平静了许多,但之前被激动掩盖住的虚弱更是明显地露了出来,这让夏蝉觉得更是心疼。

“蝉蝉啊。”大姨妈握着夏蝉的手,轻声说道,“曾经有一件事情大姨妈一直很对不起你……因为大姨妈太偏袒你了,所以最后反而害了你,是我让一个能够让你幸福一辈子的人陷入了危险……”

夏蝉惊愕地抬起头,难过地看着大姨妈:“不!大姨妈对我最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永远……”

大姨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也很喜欢那个孩子啊,只是当时情况太紧急,选择太有限……最后让他受了很大的苦头,我以为他真的永远离去了,可没想到再次见面的时候那个孩子并不怪我。”

夏蝉默默地听着,小声地抽泣着。

“我一直祈祷着,能够让你们幸福地在一起,哪怕自己丢掉一条命都行,看来上天是真的听清楚我的愿望并决定实现了。”大姨妈虚弱地笑着,“我走了,你们就一定会幸福地在一起的。”

“大姨妈,不要说胡话了!兰医生已经派人过来了,那儿有更好的医疗条件,你先去那边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马上就会好起来的。”夏蝉紧紧地握住了大姨妈冰冷的双手,“相信我!”

“唉,人各有命,这也算是对我的惩罚吧。”大姨妈闭上了双眼,眼中淌出两行泪,“当初做了那个决定后,我一直很后悔,寝食难安,特别是当你什么都记不起来的时候,我更加愧疚了。我也很痛苦啊,但是现在至少有希望了,因为你和他缘分未尽,又见面了。”

夏蝉看了看旁边的秋鸣,他的眼神十分哀伤,却带着很复杂又恨疑惑的情感,时而看看自己,时而又盯着大姨妈。

“听医生说,你想起以前的事情时会十分痛苦,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必须要在七年以后才能勉强进行。”大姨妈说到,“我本来想瞒住你一辈子的,不告诉你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出现过,但是现在,我决定要让你慢慢想起来。寻思着过年之后就第八年了,应该会好很多,但是没想到我已经来不及了呢。有一部分照片和记录都在那天我运过来的盒子里,另一部分在橙华市我的家里,你爸爸手上也有一些……如果那个孩子能够恢复过来,我想他虽然害怕你会因为回忆受伤,但一定也非常希望你能够找回记忆吧?毕竟,你过去的记忆如果没有他,就算没有幸福可言了,丢了也罢,好好地面对接下来的日子吧。”

苏茜茜朝着苏莎莎使了个眼色,莎莎点了点头后两人安静地从房间里退了出去,守在了门口。

“那个孩子啊,名字叫秋鸣,不是什么陈大铛!”大姨妈握住了夏蝉的手,又将秋鸣的手也抓住,放在了一起,“秋鸣啊,我想起来了,你出了点儿事故,现在可能脑子有点混乱……但是求求你原谅我,当初对不起你!是我当初脑子笨,听了那个女人的花言巧语!虽然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听懂,但是如果你后来能够理解我的话了,能够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秋鸣的眼睛依旧写满了矛盾,夏蝉第一次觉得他本该死板或清澈的眸子却这般深不可测。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吴思雨的眼睛。

“夏蝉这傻丫头啊,一看都是又对你有了意思的,如果你还爱着她,剩下的日子就请帮我照顾好她吧。”大姨妈安详地闭上了眼睛,“我会在九泉之下好好保佑你们的。”

“大姨妈,你在说什么呢?”夏蝉哭一般地说道,可她感觉抓住自己的另一只手已经越来越紧了。

“好的,大姨妈,我明白了。”秋鸣淡淡地说道,眸子里渐渐地澄澈了起来,“我原谅你,我也能够感觉得到你对我的关怀,虽然那一瞬间我真的很伤心很失望,尽管我十分理解你为什么会那样做。”

夏蝉惊异地看着秋鸣,她现在已经越来越无法相信他的意识已经被盗走了。

秋鸣继续说道:“在我心里,你依旧是一位很值得尊敬的长辈,当初的恩情我也没来得及好好报答,如果没有您,我或许很难活到今天。所以请放心,蝉在我心中是最高的地位,优先于所有的事情,无论要面对什么,无论要付出什么,我都已经做好了觉悟,就算七年前的事件要重演成千上万遍甚至一次比一次残酷,我都心甘情愿地付出,即便她最后不会喜欢我,而是选择了跟别人在一起。我爱她到底,所以我也会为她的幸福负责到底。”

“秋?”夏蝉疑惑地看着他。

秋鸣回过头,朝着夏蝉露出了一个干净的笑脸,可是这张脸依旧带着一股孩子气,还是和正常的他有着明显的区别。

“虽然我明白我丢掉了一些意识和部分记忆,但是不管怎样,我一直是我,有些东西是会一直待在我的躯体和灵魂里的。”秋鸣紧紧地握住夏蝉和大姨妈的手,“大姨妈,也请您放心,我和夏蝉会努力治好你的病的。并不是上天要用你的健康来换我们的幸福,我们的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您的问题只是巧合罢了。”

“好……好……”大姨妈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虚弱了,“好孩子,如果以后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我现在好冷,好累啊,能让我歇一会儿吗?”

“嗯。”

“谢谢,谢谢你们两个好孩子,因为你们,我才知道我并不是一个被抛弃的废物胖女人……”大姨妈说完,脸上划过了又一道泪痕。

她的胸起伏着,只是微弱得让人担心,仿佛下一秒就会停止一般。

“蝉,我们去跟莎莎和茜姐说一声吧。”秋鸣说道。

“嗯。”夏蝉点了点头,不舍地离开了大姨妈,牵着秋鸣的手慢慢打开了房门。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四卷 其名为ZERO

第五卷 绝恋血擎岛

第六卷 最终卷 夏蝉秋鸣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78 坦白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