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兰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来自小腿和手臂的剧烈疼痛感让疲惫不堪的赵清扬差点儿晕了过去,一股草腥味儿和土腥味儿势如破竹地攻进了口腔和鼻腔,本就身体絮乱的他怎经得起这种刺激?还来不及爬起来,赵清扬便捂着胸口干呕了起来。

“清扬,清扬。”夏蝉慌忙地爬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将赵清扬的左臂搭在了自己肩上,然后慢慢地将他扶了起来,轻轻地拍扶着他的后背。

看着左小腿和右臂上的衣物再一次被深红色的液体浸湿后,夏蝉觉得有点害怕。在这荒山野岭的很难帮他处理伤口,而且自己除了最基础的护理和包扎以外就一窍不通了。

赵清扬慢慢地缓了过来,但他终于撑不住了,靠在了夏蝉的怀里。

眼前的世界已经变成了黑白色,而且充斥着各种色块,脑袋也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十分难受。

“清扬,怎么样?还好吗?”

看着夏蝉焦急的样子,赵清扬却很难开口说自己没事儿。想起昨晚身负重伤的无面,赵清扬不禁在心里对着自己给出了一个苍白无力的笑容。

说到底,我也不过只是个偶尔健健身,保持一下外在体型的普通人罢了,一个天天摆弄乐器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只有这点出息了。

“夏蝉……”赵清扬酝酿了很久的力气才勉强说出来话,“抱歉,刚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你受伤了。现在你一个人快走……他们要抓的人是你,我……我睡一会儿,在这儿不会被发现的,等我醒了自后再去找你。”

“说什么傻话?你是想永远也醒不来了么?”

“不会的,我还想看你看一辈子呢,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一直睡下去呢?咳咳……”赵清扬剧烈地咳嗽了一番,声音愈来愈弱,“如果每一天入睡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和每一天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都是你的话,该多好啊?咳咳……”

说完,赵清扬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默默地喘息着,不再说话。

如果能一直在她怀里,一直被她的温度和气息围绕着就好了……只可惜,我更想要在某一天牵起穿着婚纱的她,这样,就能永远和她在一起了吧?

想着想着,赵清扬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看着在怀里打着寒颤,面色苍白的赵清扬,夏蝉着急地伸出了手捂在了他的额头上——果然很烫,已经开始发烧了!

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夏蝉环顾着四周,除了被冷风吹动的草叶以外,满眼皆萧瑟。

要不,就在这里歇一小会儿?等他缓一缓再快点赶路的话说不定可以到。

正当夏蝉这样考虑的时候,调整着位置的她突然碰到了一个粗粗长长的东西。

夏蝉猛地回头看去,只见一条粗粗的麻绳躺在了自己的手边。

为什么这里会有麻绳呢?夏蝉下意识地睁大了眼睛,有些恐惧地抬起了头,朝周围望去。

一定是有人故意在此准备好了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挡我们的行动!

周围依旧只有风撩动草和树叶的声音,并无其他人的踪迹。

照理说,无论是摩托车的声音还是刚刚翻倒的动静都足够大了,若是有人潜伏在附近应该是时候出来了吧?

难道是因为不知道我们具体是从哪个方向过来,只是知道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所以才在沿途布下的障碍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还能够赶在他收线之前偷偷过去。

可是清扬他……

风静静地吹着,即使太阳已经升起,但空气却越来越凉。

“你就是夏蝉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夏蝉在原地石化了,背后的冷汗逐渐浸湿了衣服。她不敢扭头去一探究竟,她只想让时间停下来,永远不要继续转动,不要再发生后面的不幸。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陷阱的设置人。”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夏蝉两人走了过来。

听着草丛中越来越近的步伐,夏蝉颤抖着将头转了过来——该面对的,一定得面对。

“相反,我应该并不是你的敌人。”女人站在了夏蝉的身旁,撩了撩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是秋鸣让你来这儿的吧?”

夏蝉呆呆地抬起了头,望着这个说“秋鸣”而不是“无面”的女人。

她的长相谈不上好看,但是却很耐看,配上一身成熟随意而内敛的气质,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准备准备就跟我走吧,正好这个小伙子已经晕过去了,路上有什么想要问的我可以告诉你。”女人低头说道,“我想,如果是之前对你提出背着一个男人前进的要求的话或许有些困难,可是现在你的力气应该足够了吧?”

夏蝉点了点头,有些惊异地望着她。

看着夏蝉眼中的疑惑,女人微微一笑:“我的年纪比你大,不嫌弃的话叫我兰姐就行。另外一提,顾秋鸣那个小子可是我看着长大的,所以发生在他身边的事情我自然知道几分,不要意外。”

“顾……顾秋鸣?”夏蝉记得和秋鸣见面的时候,他说过自己出自孤儿院,所以没有姓氏。

“嗯哼,这个待会儿在路上可以跟你解释,倒是你准备好了就应该站起来出发了。”兰笑着说道。

应该相信她么?夏蝉注视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摇摆不定。

“果然还是这么犹豫啊。”兰善意地笑了笑,“我只能提醒你,不仅在这周围有鬼盟的人,你的身后还有它们的追兵呢。如果我也是,那么你现在就完全没有退路了,但如果我不是,你也可以选择拼一拼。”

“我……好的,兰姐,我们走!”

“对,这才是你应该变成的样子,女人嘛,越是孤独的时候就要越强大!”

夏蝉小心翼翼地将赵清扬背在了自己的背上,随后捡起大围巾将两人绑了起来:“准备好了。”

“那就随我来吧。”兰转过了身,似乎并不在乎夏蝉是否跟在自己的身后。

虽然感觉一米八几个子的赵清扬还是有点重量,不过在体内有了那股力量之后,至少在一定时间内背负这个身躯已经不算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了。

看着兰姐不急不躁的步伐,夏蝉皱着眉头紧紧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她真的知道有关秋鸣的事情吗?对于他,夏蝉的心里同样充满了很多疑惑,甚至认真对比起来,了解秋鸣的欲望甚至已经超出了寻回自己记忆的欲望。

方才,兰姐没有逼自己一定要如何,也没有帮自己将赵清扬背在身上,似乎是在用行动告诉着自己——无论是想要留在原地还是想要继续前进,都必须通过自己的意识和行动才行。

同理,如果心中有疑问,自己却不去探索的话,疑团终究只能是疑团了。

“兰姐,我想请问几个问题。”

“但说无妨,如果跟不上了就提醒我一下,药效虽强但也有限度,何况秋鸣也帮着你吸收了部分药物来抵抗当时产生的暂时性副作用。”

“嗯,谢谢兰姐。”夏蝉一边走着,一边问道,“请问,秋鸣的全名是顾秋鸣这件事情是怎样一回事?”

“这个嘛。”兰姐笑了笑,“他遥远家乡的习俗,除非极其正式、要求提出全名的场合,那里的人们在结婚之前都不会称呼自己的全名甚至会刻意回避隐藏自己的姓氏,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异性面前更是这样。”

听到这个答案,夏蝉的脸上泛起了一点点红晕,但很快,她又将它压了下去。换作别人,也会回避的,对吧?

“唉,不过可惜了,那臭小子在我面前可嚣张了,每次都称呼自己的全名,叫他秋鸣他还不高兴,非要叫他顾秋鸣,唉,没想到当初的那个小豆丁现在也出落得这么帅气了,要是姐姐能再年轻几年就好了。”兰摊了摊手,似乎有些无奈。

虽然不知道是故意打趣还是事实,夏蝉总感觉这个兰和秋鸣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

“那……兰姐和秋鸣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哈哈,你这个问题还真的有点尖锐呢。”兰回眸一笑,“在‘天锁’里,我是他的上级;其余的时候我是他的师父;私下里的话,我可以算作他的女性朋友了,唉,虽然感觉就像多了个孩子一样,没准儿哪天在外面就得自称全名喽。”

两人穿行在林间,夏蝉渐渐地有了一些疲惫的感觉。虽然看上去兰的步子并不太紧,但是却一直很轻快稳定,谈话中,两人已走出了不少距离。

“兰姐,请问秋鸣他现在……”夏蝉小声地问道。

兰突然停下了步子,这猝不及防的停止让夏蝉差点儿撞在了她身上。

“现在的他啊……”兰的声音有些低沉,她握紧双拳,幽幽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呢,毕竟他很少求我办事儿。我好不容易能来晴叶镇度度假,没想到就被那小子给搅混了。晚上睡得正安稳的时候,他竟然从窗子里钻了进来,求我办事情。先是让我把他手中那条脏兮兮的大围巾给你们带去,然后要我在你们休息的时候探清敌情,最后便是接应你们到达目的地了。”

也就是说,秋鸣的师父也不知道他的情况吗?

得到这个答案的夏蝉心空空的,整个灵魂都不安地颤动了起来。

“不过……”兰继续迈开了步子,依旧轻而求稳,“既然敌人都已经找到了这里来,就说明昨晚他的计划已经部分泄密,并且他已经无力掌控了。很抱歉,教徒无方,惹出了麻烦。”

计划部分泄露,而且无力掌控……

夏蝉的内心突然有了一个很可怕的猜想,那个结果无论如何她都接受不了。

昨天他将计划给赵清扬的时候用的是纸质计划,清扬泄露出去的可能性应该为零,也就是说昨晚的他就已经陷入了比我想象中更糟糕的境地了吗?

“兰姐,他……他现在在哪里?”

兰第二次停下了步子,抬头望了望被乌云遮蔽的天空,许久后才淡淡答道:“或许是一个你看不见的很远的地方,在那个世界,只有黑、白、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四卷 其名为ZERO

第五卷 绝恋血擎岛

第六卷 最终卷 夏蝉秋鸣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55 兰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