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潜入

一路上十分安静,如果不是地上新鲜的积水还在提示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不然这里被当作被遗忘的地牢也没有什么不妥当。

随着两人的继续前进,水流之源也终于有了答案。在通道的某个位置,地面与天花板上伸出了数根粗大的管道,现在管口还滴着水滴,看上去应该就是之前的罪魁祸首了。

因为没有岔路,也没有发现新的情况,二人很快便又回到了岔道口。

回头看了看走过的地方,已经没有了鞋印,两人这才放心地贴在了岔道口的墙壁上,静静观察着岔道口的动静。

直到确认没有威胁后,两人才小心翼翼地贴在了楼梯的内壁,一步一步缓缓前进着。

不能有任何言语,两人只能用手势和眼神偶尔地交流一下。

在两人的意料之中,楼梯给人的感觉比之前下来的通道要短了一些,毕竟通道在接近二楼的位置,而楼梯的尽头理应接近的是一楼。

尽头是一扇门,从缝隙中并没有透出光,也不知道这门的后方到底隐藏着什么。

秋鸣做了一个小心身后的手势,让夏蝉注意周围的动静,自己则轻轻地将门打开。

并没有上锁,而里面似乎也没有人。

回头看夏蝉,夏蝉摇了摇头,看起来并没有危险。

两人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迎来的是一片漆黑。

黑暗中,倏地生出一丝光亮,原来这光是秋鸣手中的一只笔发出来的。

“看看这四周有没有什么。”秋鸣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怎么感觉你什么都能变出来?而且还有武器?”

“以后再告诉你,要是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做到。”

夏蝉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随后开始仔细打探着这个屋子。

空间并不算太大,就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水泥房子,不过有一面墙上倒是明显地有一个门形的裂缝。

“笨秋,看这边,应该是密道吧?”

“错不了了,只是不知道这门的背后是哪儿,如果是容易发现的地方,我们贸然出去会很危险。”

关掉了灯,两人静静地伏在墙上,聆听着背后的声音。

“或许……没有什么吧?”夏蝉小声说道。

“那我们就小心一点,发现意外能撤就撤!”

“OK!”

秋鸣双手扶着墙壁,慢慢发力,却发现这门竟然十分轻盈,似乎只是一扇木门上面被抹了一些水泥而已。

门开了,而前方依旧是一片黑暗,确定了没有危险后,两人潜入了第二扇门。

当笔的光芒再度散开时,两人看清了这个空间。十分狭小,如同过道走廊一般,左面有几级台阶,其上是一扇门;右边亦是如此。

仔细去听的话,甚至能从头顶听见蛐蛐儿与蛙的叫声。

看来,这儿应该是院子的地下。

“左边应该是西街14号,右边应该是隔壁阿婆家。”秋鸣凭着自己的感觉说道。

“看来西街14号的密门真的不止一个呢。”夏蝉说道,“所以,我们现在是折回西街14号还是直接去隔壁呢?”

秋鸣考虑一会儿,说道:“我总感觉前方一定会有防备,如果当初在下面,我们并没有跟着怪婴前进,而是上了楼梯会怎样?那么他们安排的一切岂不是全部白费了?”

夏蝉点了点,道:“有点道理。”

“总之,一切小心一点吧,按照原计划,我们先去阿婆家探一探。”

说罢,两人靠近了右边的门。

将耳朵紧贴在门上,两人听着另一边的动静,除了悉悉索索地嘈杂声以外,似乎便没有了其他动静。

“比较细碎,应该不是人,而是耗子之类的。”秋鸣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打开了门。

微弱的光从斜上方投射了下来,一堆箱子和篮子筐子映入了两人的眼帘。

是地下室吗?

轻轻地关上背后的门,两人一左一右地贴着边,缓缓前进。

地下室的尽头是通往上方的阶梯,两人站在了最后一级,紧张地通过透下光的缝隙观察着前方的动静。

这是一个小房间,里面的灯还亮着,而此时两人所在的位置是一个书架的后面。

如果说考虑视觉死角的话,那么只有书架的左右看不见,因为房间实在不大,看上去只是一个用来喝茶休息看书的地方——一个书架一盆花、一扇窗户一盏茶、一张摇椅一幅画,再配上一个老式留声机,这个房间便似乎别无他物了。

秋鸣稍微向后退了退,在夏蝉耳边说道:“或许开着灯只是为了虚张声势而已,如果她还没有回来的话,现在她的家中应该没有人。”

夏蝉说道:“可是我们被困在水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如果发现我们已经脱困了的话,她会不会折回来?按理说,一个人上去既可以是暗中行动,也可以是作为诱饵,将我们引下来,而怪婴则是第二个诱饵,确保将我们引进去。重点是,做了这些事情之后,他们会去哪儿,怎么行动呢?”

“那个计划或许已经消耗了他们大量的精力,现在也只能鼓起劲儿赌一赌了,照这个时间,熊孩子应该还在睡觉,他是不是怪婴,我们看看就知道了。”

夏蝉望了望漆黑的背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点了点头。

再度确定周围没有动静之后,秋鸣轻轻地打开了书架的暗门,两人弯着腰迅速地钻了出来,随后又将暗门合上。

两人走到门口,发觉门并未紧闭,只是虚掩着而已,确定了形势之后,便立刻将门微微拉开了。

果然是隔壁宅子的一楼,不过却不是大炮房间所在的一侧。

如果从正门进入,中间是纵向的大走廊,走廊左侧是客厅和书房,左分廊将客厅和书房隔开,靠近客厅的一侧分布着大炮的房间,而左分廊的尽头便是厕所。而纵向走廊的右边是餐厅、厨房、客房和阿婆的房间,右分廊将餐饮区与休息区隔开,此外,这里还有一个房间,应该便是两人目前所在地——阿婆房间的隔壁。至于右分廊的尽头则是浴室和楼梯以及楼梯下的杂物间。

似乎只有这一间屋子有灯光,暂时并未发现其他房间有光从门底部的缝隙中渗透到外面。走廊和厅堂都是漆黑黑的一片,两人紧贴着墙壁,一步一步朝着大炮的房间挪动着。

直至到了房子的另一侧,屋子里还是没有丝毫异态,反而从大炮房间里传来的呼噜声倒是显得十分安详。

大炮的房门也是虚掩着的,秋鸣将笔握在手心里,示意夏蝉在走廊上放风,随后便潜进了屋内。

徐大炮这小子抱着被卷成一捆的被子睡得正香,丝毫没有察觉到秋鸣的进入。

走到夏蝉所描述的箱子前,秋鸣一手捂着发光笔,一边查看着,果然,那件白脸婆婆的衣物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看来,阿婆跟白脸婆婆倒是脱不了关系,可是徐大炮应该算是清白的了。

秋鸣关上灯,迅速地钻了出来。

“妈妈……”睡梦中的徐大炮发出一阵梦呓,让两人心头一凉。

但愿只是说梦话,千万不要醒过来!

正当秋鸣将门重新虚掩起来的时候,夏蝉却突然着急地拍起了秋鸣的肩膀,随后指着先前出来的房间。

的确,那间屋子里突然传来了喘息声。

秋鸣猛地抓起夏蝉的手,向走廊尽头跑去,快而轻地扭开了卫生间的门,随后躲了进去。

就在门关上的一瞬间,走廊上也传来了亮光。

为了避免门上能够看出一些影子,两人赶紧蹲了下来。

一个脚步声在走廊中清晰地响了起来,而且越来越近……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四卷 其名为ZERO

第五卷 绝恋血擎岛

第六卷 最终卷 夏蝉秋鸣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44 潜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