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缘聚(4)

“看吧船说来就来了。”云靖辰伸了个懒腰,得意地说道:“要是我没想出这个主意,从这儿骑马回越州不得骑死你们,陆师兄说不定无所谓,不过苦了虞大小姐,几千里路屁股都给马鞍磨平了。”

虞幼慈冷着脸在云靖辰屁股上踹了一脚,陆承时似乎早就料到会这样,提前伸手拉了一把,才使云靖辰不至于被一脚踹下水。

“拉他干嘛?”虞幼慈撇嘴,“欠收拾的家伙。”

“开个玩笑不行么……”云靖辰抹了一把冷汗,然后左看看陆承时右看看虞幼慈,不服气地问道:“难道我说的没道理吗?还有,难道你们不觉得最近很无聊吗?藤前辈消失了大半个月,回来露了一面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山庄也没有新的指示派给我们,我们就好像三个闲人在西凉州游荡……”

他说着说着反倒是自己最先被悲情感染,双手苦恼地抓着头顶:“天啊,我宝贵的云中剑生涯就这样被浪费!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升级成特遣?”

“想开点,至少燕孤鸣已经被解决了。”陆承时安慰道,又说:“非特殊时期,想升特遣哪有那么容易……”

虞幼慈插话道:“也不能这么说,藤前辈和九阙宗主,当年和我们差不多年纪的时候已经是云中剑的正副首领了。”

云靖辰还在抱怨:“解决燕孤鸣和咱们有关系吗?有关系吗?有关系吗?”

“那她们俩毕竟是宗主啊……”陆承时直接无视了他,仿佛自己本来就是在和虞幼慈对话。

“也是啊。”虞幼慈耸了耸肩。

他们两人心里想到一块儿去了——对付云靖辰这种间歇嘴欠发作的家伙最好的办法就是冷落他。

然而遭到冷暴力的云靖辰并不打算反思自己的言行,他其实是那种就算没人搭理也可以自己一个人哔哔个爽的人:“咱们就搭这艘船,三天之内下江南,没多久就能回山庄复命了,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再领个任务立个功……诶?虞言志怎么会在船上?”

“你再乱说信不信我真的一脚……”虞幼慈被他念叨烦了,脾气也跟着暴躁起来。

“不,等一下,好像真的是前辈师兄。”陆承时拦住了濒临发狂的虞幼慈。

船上的余十七趴在扶栏上朝他们三个招手:“喂,小慈!陆承时还有云靖辰,你们三个也来搭船啊,准备回越州了吗?”

“虞言志!”虞幼慈听到余十七的声音之后欣喜地叫了出来,眼中绽放神采。

不过她循声朝船上望去之后笑容随即一滞,高亮的眼神之下藏着一抹忧郁——哥哥身边那个一股大家闺秀气质的女人是谁?

三人上船与余十七见面的时候,钟麟奇恰好也来到了这边。

“云中剑?”他看了一眼那醒目的白袍,神色有点恍然——好多年没见到这熟悉的东西了。

“云中剑?”百里璇重复了钟麟奇的话,不过她语气里是带着真正的疑惑的,作为百里家的千金,她对江湖中的事几乎是一无所知。

“虞言志,他们是谁?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虞幼慈狐疑的目光在钟麟奇和百里璇二人脸上来回流转。

余十七犹豫了一下,伸手正打算先介绍钟麟奇,还没开口就被他抢先了。

“鄙人钟麟奇,任职于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北司衙门,是个微不足道的人。”他说完故意煞有介事地咳嗽了几声。

“我叫狐言,是余十七的姐姐。”百里璇微笑着点了点头。

虞幼慈眉峰一跳,强忍着当场发作的怒气道:“胡说八道,我还是他妹妹呢,你又是哪来的……”

“我本来就叫狐言。”百里璇身子后退一步,与虞幼慈对视的目光却一点也不胆怯,“你就当我是胡言乱语好了。”

余十七无奈赔笑着抬手安抚虞幼慈:“喂喂,她总是开不分场合的玩笑,是朋友,朋友而已。”

“朋友?”虞幼慈歪了歪脑袋,那副质疑的表情似乎在表示自己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百里璇读懂了气氛中的异常之处,同为女人她能明显察觉到虞幼慈在吃醋,一时兴起忍不住煽风点火:“是朋友,生死之交那种,之前我们可是为了救彼此差点搭上性命。喂钟先生你说是不是,钟先生?”

边上传来心不在焉的几声“嗯嗯”,钟麟奇正揣着下巴沉思,方才听到的对话对他来说需要消化的信息有点多——首先……自己这边一行三人用的全是假名,好吧,听起来有点不妙。对面三个云中剑他看一眼就知道是那种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不过这也是最麻烦的地方,要是被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恐怕会很麻烦。

其次,刚刚好像无意间得知了余十七的真名?钟麟奇想到这里忍不住悄悄朝虞幼慈多看了两眼,脑海中下意识将这个女孩的脸和藤以宁进行比较,但是无论怎么比较都觉得不像……

虞幼慈此时心情有些烦躁,她看了一眼通往底下客舱的楼梯,扭头对两名同伴道:“我们走。”

“前辈师兄。”陆承时对余十七无奈地眨了眨眼,跟着虞幼慈往下走。

云靖辰则没有出声,从余十七身边经过时稍微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喂,你们三个赶路过来,还没吃过午饭吧?我们这边食物还有的多。”余十七喊道。

三人都站住了,但是没有人转过身来。

钟麟奇及时地出声帮余十七游说:“既然都是余十七的熟人,就别客气了,吃喝管够,大不了我再去厨房弄一点好了。”

陆承时和云靖辰两人对视一眼,心里都准备从善如流,但终究还是顾忌虞幼慈的反应,只好对余十七使眼色示意……

余十七当然知道他们的意思,他主动走上前去拉虞幼慈的手:“小慈你也别闹别扭,过来吧。”

虞幼慈心里动摇,只是还嘴硬地小声问道:“不会碍着你事吗?”

“碍什么事啊,东西可能是不太好吃,不过你又不挑食。”余十七莞尔一笑。

被看穿她心口不一的余十七强行拉回来,虞幼慈也就不再坚持了,六人席地围坐。

一开始气氛还有点僵硬,不过在钟麟奇给几个男孩分了酒之后,话题也跟着打开了。陆承时和云靖辰都向余十七打听关于他和藤以宁是怎么解决燕孤鸣的事,余十七也喝了酒,兴致一来豪情万丈地给他们讲自己在西荒经历的事。

他讲到自己唤醒古剑未隐,在七重御灵术的辅助下惊险地击败复生的西陵仙荷时,三个云中剑的后辈已经听得如痴如醉,连见过大风大浪的钟麟奇都微微露出惊愕之色。

而后在他的叙述中,局势又再度被燕孤鸣逆转,在场旁听的所有人心里不禁都捏了把汗。

“然后我就昏过去了。”余十七懊恼地拍了一下腿,故事也戛然而止。

“然后呢?”云靖辰第一个等不急,忍不住开口相问。

“没有然后了啊,我昏过去了。”余十七耸肩,“后面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知道?”

“诶……”三人一脸扫兴,接着又七嘴八舌地开始猜测,最后一致认为是藤以宁苏醒过来再度依靠未隐寒锋摆平了燕孤鸣。

陆、云二人没过多久就离开去客舱休息了,虞幼慈和百里璇两人目光来来去去,先后找了借口离开去了甲板另一侧。

钟麟奇晃了晃酒瓶,把剩下的一点和余十七分了,靠在船舷悠悠道:“原来你叫虞言志啊,她给你取的是这个名字。”

“是啊。”余十七现在心情很好,回答也很痛快,没和他闹别扭的意思。

“刚刚你叫她小慈的那丫头,不是你亲妹妹吧?”

“你又怀疑我娘是不是,我最后和你说一次……”

“我没有,自从确认你的身份之后我就从没怀疑过,你不要总是这么敏感好不好。”钟麟奇苦笑,“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养父母都是谁。”

“别问了,和你不是一路人。”余十七没好气地说道。

“早晚我都会知道的嘛,何必拿这个让我费心思去想?”他劝诱道。

“你知道了又能干嘛?”

钟麟奇眨眨眼,一本正经地说道:“反正现在我女儿是不可能嫁给你了,那是你亲妹妹,我看小慈那丫头倒是不错……”

“一边去,退一万步说也轮不到你来提这事。”余十七有点烦他,把他往边上推了推,不过推的时候并没有用力,钟麟奇也就笑着赖着不走。

“年轻呀,不要总是看不见女孩子对你的好意,以后会后悔的。”钟麟奇似乎很有感触地说道,“像小圣女那样肯倒过来主动对你表达心意的女孩可不多见,她们大部分心里其实都很自卑害怕的,这种时候你要是有那个意思,不妨勇敢一点。”

“可我现在没那个意思。”余十七扭头朝他看去,“我想好了,你之前一直想让我帮你的那个忙,我答应了。”

“你说什么?”钟麟奇难以置信地和他对视。

“我答应你去做那个皇陵壁画的画师。”余十七小声说道,“作为交换,今年除夕你得跟我去见我娘。”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风动之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73 缘聚(4)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