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考考你

“老夫宋清,是玉恒的大伯。”宋清非常高傲,说起话来充满了不屑。

二丫也没在意,毕竟人家是个高阶武者,有高傲的资本,何况对面是个小丫头,人家就更没放在眼中了。

在一边站着观察的徐赞感觉这个场面怪怪的,走到王仁身边说道:“我说老王,你这闺女有点特别啊!”

王仁抬眼看了一下徐赞说道:“这也就是你我在这边她才敢这么大胆。”

“老王,我最近可听说,秋老儿的宝贝闺女和你那儿子正打的火热,是不是真的?”徐赞口中的秋老儿名叫秋维新,是当朝的吏部尚书,亦是秋雅的父亲。

“呵呵!这老东西到现在还记恨我呢。”说起这事王仁就一脸高兴。

王仁是户部尚书,秋维新是吏部尚书,两人的职责完全不同,按理说这次的大典应该是吏部主持管理,可偏偏落在了户部头上,秋老儿怎么能服气,最终两人闹得不欢面见圣上,一番唇枪舌战下来,王仁略胜一筹。

直到前几天,两人才开始慢慢有所交流,这还要归功于王仁那那不常见的儿子。

前段时间秋维新一直再给秋雅张罗婆家,期间也有满意的青年才俊,可都被秋夫人否决了,正在气头上的秋维新突然听说自己闺女和那王吉的儿子好上了,那是气不打一处,说什么也不同意。

本就心里不舒服的秋维新在饭桌上老是听到自己闺女说王吉多好,多贴心,气的就要一甩衣袖离开,可突然听自己闺女说了一句,这王吉是一个修者,便装作若无其事的偷听。

“怪不得打小没怎么见过王吉这小子,原来如此!”也是因此,秋维新才同意了秋雅和王吉在一起。

“老王,我可真羡慕你啊,有这么一个出色的儿子不说,还有这么漂亮的一个闺女。可是一想到我那儿子……哎!”别人出门都是夸自家儿女好,这徐赞倒是反过来了。

“徐将军,我觉得徐泰现在也很不错啊,比以往稳重了很多。”

“先别说那臭小子了,你说说你,王吉那么小的时候你是这么忍心让他离开的?”这也是徐赞感兴趣的问题。

“这有什么好说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家我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什么事都是他娘做决定。”徐赞也不算是外人,两人认识那么久了,都知根知底。

“嫂夫人还真是……哈哈!”

“我说老徐,这次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你就不打算把阿泰放出去历练一下。”

“想是想,可是他娘死活不同意,为此我们还吵了几次。”徐赞能够理解他娘的心情,不愿意撒手放他离开。

“雏鹰终究要展翅的,好好想想吧!”

王仁拍了怕徐赞的将军向外走去,因为他看到了戴着高帽的内宫总管正向这边走来,想必陛下有吩咐。

“张总管,陛下是不是有什么吩咐?”看着张总管亲自前来,王仁也不敢托大,毕竟此人是和陛下从小一起长大的,在陛下面前的话语权要比自己高很多。

“王尚书客气了,叫我一声张全即可,陛下命我前来是想仔细的了解一下情况的经过,还有……”张全看着王仁面带微笑的说道:“陛下非常信任你,而此时却发生这样的事,陛下有些不满,希望王尚书尽快查清案情,把凶手缉拿。”

“臣定当竭尽所能!”

“行了,王尚书抓紧查案吧,想必此刻也没有什么进展,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张全此刻过来也就是替陛下过来看看,走个过场罢了。

正要转身离开的张全看到一名女子在对着一位小姑娘问东问西,有些好奇,便打算走进听一听。

王仁紧随着张全的脚步,边走便说道:“这是小女,听说今天出了这事,便过来看看。”

张全对着王仁笑了笑,示意他放心。

“宋环儿,你凌晨起来以后,有没有看到什么陌生的人,或者说可疑的人在你家公子附近转悠?”二丫刚问完宋清,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那老东西口风紧的很,滴水不漏。便只能从这婢女下手了。

“环儿起的比较早……”二丫仔细倾听环儿所诉,确定不放过一个细节。

卯时,宋环儿起床,便去离祈愿台不远的东大街上的一家客栈为宋玉恒准备热水,和食物,还有换洗的衣服,直到快到辰时才回来,在这期间一直没有回来,都是宋清一直呆在宋玉恒身旁,负责保护他。

在辰时一刻,宋玉恒起夜,顺便洗手吃了一点早餐,说要再睡一会,环儿便没有打扰他,可是宋玉恒这一睡就是到巳时,环儿觉得不对劲,便起身前去叫他,可谁知,宋玉恒已经死了。

这就是二丫从环儿哪里了解的事情经过。

“你为什么会说不对劲呢?”二丫看着环儿的双眼问道。

“因为我家公子从小都是我负责照顾,对于他的习惯非常了解,公子早晨睡回笼觉最多只是眯一会,而且也会告诉我,可今天公子却说要睡一会,我当时就感觉有点奇怪,却也没在意,可谁知……”说着,宋环儿竟然大哭了起来。

二丫并不知道丫环为何而哭的如此伤心,仅仅只是因为自家公子死了而难过而已。可她哪里知道,如果自家公子死人,负责照顾他的婢女是要陪葬的,最残忍的是,会被绑住手脚,用棉被裹起来放进一个棺材中埋入地下。

她怕了,她从来没有这么怕过,这一刻,宋环儿是多么的无助,可世间无助的人有千千万,谁又能管得了她。

二丫只能吩咐灵儿把宋环儿带去一边好声安慰。

无奈的摇摇头,起身走到另一个书童面前。

经过刚才的了解,二丫已经走到了宋玉恒的大致死亡经过,而且还有最奇怪的一点,宋玉恒武功不弱,却能被人无声无息的杀死在帐篷中,令人费解,除非对方是一个像狂生一样的修者,能够领对手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可是二丫有问过狂生,说修者是不允许对凡人动手的,虽然对方武功不弱,可是在修者眼中一样是凡人,抬手可镇压。

想不明白二丫只能先把疑惑压在心里。

站在二丫对面的是一个和二丫年龄相仿的书童,长的白白净净的,一看就是没有出过力的那种。

“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这位漂亮的姐姐向自己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位彪形大汉,吓的直接跪在地上,语气颤抖的说道:“小的叫温衡,是少爷的书童,负责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和陪读。”

“哦!陪读,那就是说,你也是有点学问的了?”二丫眼睛一眨,好奇的问道。

“不敢,小的只是从小跟在少爷身边,懂的一点皮毛。”一说起学问来,温衡竟然有那么一点自信,语气也精神了很多。

“那好,既然你是有学问的人,那我考你一个问题。”

“大人请说!”温衡抬着小脸,看着二丫那美丽的面庞,心底有那么一丝小小的躁动,极尽的想要在二丫面前表现一下。

“我先问你,你家少爷今年多大?”

“少爷比我小两岁,今年刚满十五。”

“好!那我问你,你家少爷十五年前十五岁,十五年后多少岁?”

温衡一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心想这也太简单了吧!不加思考的便出声应道。

“三十岁!”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章:考考你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