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痴梦一场二

帐子外边有一队队巡逻的乌鹄族士兵,他们路过帐子看见范平澜伸出来的脑壳,朝她招手。

范平澜嘿嘿一笑,冷汗嗖地冒了出来,不行这么多人,张秀檀不能被发现。

范平澜缩回了头,看向坐在自己床上梳着头发安静的少年。

这敌军军营处处都是危机,自己就是个厨子,帐中突然出现陌生男子,秀檀要是被阿散抓到不就当细作杀了?

她一拍脑袋回头,想安置好张秀檀,张秀檀坐在床边,见她回来。急急忙忙把手藏在袖子里,呆呆看着她走过来不敢说话。

范平澜见张秀檀朝她看过来,身上披着她的衣物,本来就极好看的脸加上有些懵的表情让范平澜心中小鹿乱撞。

她拍拍自己的脸,她不能再让爱人涉险,危险的事情自己一个人做就好了。

她走向张秀檀,正想让他不要乱跑,等她和绵绵接头,让绵绵护送他回京。

范平澜走到张秀檀面前时,张秀檀额头上都是冷汗,脸色惨白,就像要晕倒一样,平澜不顾一切冲过去抱住他,还未开口,只听到帐外传来阿散的声音:“范平澜!”

她扶起张秀檀想藏一藏,却感觉后脖子一疼。她闷哼一声,白眼一翻,软倒在少年怀里。

张秀檀危急时刻灵机一动,一个手刀打晕了范平澜,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变回去。

他不能让她看见自己一个大活人突然变成大肥鹅的可怕场景。更不能被门外这个叫阿散的外族人看到自己奇怪的样子!

本来那个什么阿散就很烦人了,要是她嫌弃自己是怪物了,不就等于把她推给阿散了么!

张秀檀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撇嘴道:“你这个坏女人,我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你怎么可以……”

“呃……啊呃……”

张秀檀话没说完变成一只大鹅,范平澜人事不省地昏倒在大鹅身上。

大白鹅极为焦躁地大叫两声,为什么这么快又变回来了!他还没问清楚这个女人到底要干嘛!

张秀檀转了转鹅脖子,看着晕倒在自己身上的范平澜,安静下来,他把脖子放在范平澜脖子上。

这女人是真的重啊,再没人来自己真的承受不住了……

大白鹅挪了挪脚掌,想挪开,可是一挪开范平澜的头就要磕在床板上,大白鹅长叹一口气……

“范平澜!你给我出来!”阿散在门外大喊几声,没听到回应。

阿散剑眉一皱,听不到那个女人的声音,想到今天早上在河边,面红耳赤的那一幕,他只觉得这辈子的脸都丢完了。

阿散用剑柄掀开范平澜的帐子,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范平澜抱着那只张扬跋扈的大肥鹅似乎是在呼呼大睡,大白鹅本来就虚弱,被她当枕头睡,就差去世了。

看到这个场景他早上被范平澜气糊涂的头脑清醒了过来。他本来不想来找这个女人,是父亲的汗血宝马又拉肚子,他过来亲自请兽医去看看。

却在半路上碰到了拿着药来找平澜的兽医,两边都急。一面是父亲的爱马,另一边是什么祥瑞神鹅。

阿散当机立断他去送药,兽医去救马。

如今这个女人竟然睡在鹅身上还打呼噜?阿散额头上青筋直跳,自己究竟为什么要来找这个女人,来送药救这个烦人的鹅?

“起来!”

阿散一把拎起范平澜,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鹅,摇了摇还在昏迷的她。

“啊呃……”

大白鹅一被“解放”立马大叫,看着阿散的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他飞快地窜上去,猛地叨阿散拉起范平澜的那只手,苦大仇深地用翅膀“噗噗”地打着阿散的身体。

“你这畜牲!还是神鹅?好坏不分的东西,本将军救了你,你还恩将仇报!”阿散骂道,手不停挥动,驱赶着这个疯了的鹅。

任凭阿散怎么摇晃,范平澜双眼依旧紧闭。阿散转头看着那张有些发洪的脸,不由得想起来河里那一幕,脸上又开始烧起来了。

拿开你的臭手!

被扔到床上的张秀檀看着阿散抱着范平澜,急的也忘了自己在生病,在床板上上蹿下跳,不停地张嘴大叫。

凄厉的鹅叫,如同魔音一般,叫的阿散更加烦闷。他把范平澜放回床上,拔出佩剑黑着脸看向那只大肥鹅威胁道:“你再叫我斩了你!”

张秀檀依旧昂着鹅头不屈不挠,阿散一咬牙挥刀过去,刀光剑影之间,范平澜痛呼一声从床上坐起来,挡在了一人一鹅中间。

范平澜一睁眼就发现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了,她眼睛一瞪,记忆还停留在张秀檀坐在自己床上那段时间。当即一把挥开阿散的刀,一把抱住他的腰。

正准备大喊秀檀快跑的时候,一看四周空空如也,除了自己抱着的阿散,根本没有第二个男人的痕迹,一切就像梦一样。

“难道之前是梦中梦?现在也是梦?”平澜抱着阿散的腰闭眼,一咬牙,猛地把头往他胸口撞。

阿散锻炼地极好,坚硬的肌肉把胸口撑得鼓鼓囊囊。这一撞阿散没有什么事,反倒是范平澜捂着额头坐到了地上。

“痛痛痛痛!原来是真的啊!痛死我了……”范平澜痛的眼泪直飚,她这突然的动作把一人一鹅惊到合不拢嘴。

阿散还维持着被她抱住的动作,张秀檀长着嘴没有继续狂叫,一人一鹅眼神复杂地看着猛搓额头的范平澜。

张秀檀又气又好笑,把鹅头扭到一边。原来这女人以为之前的一切都是梦,他自嘲一笑,心中又酸又痛。同时还有一点小庆幸,她不知道自己变成一只胖鹅,一切还不是很糟。

阿散一把拖起范平澜,恶声恶气道:“女孩子家家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不要随便对男人搂搂抱抱。今天早上的事,我会保密。女孩子家要自重,这个药你拿着!”

说完这话,他急急忙忙塞完药,板着脸,有些慌乱地掀开帐子跑了出去。

留范平澜和大白鹅面面相觑,张秀檀本来快忘记今早河边的事情,被阿散这么一提,一瞬间暴躁起来。

“啊呃!”

范平澜正弯着腰调药,只见一道硕大的白影猛地撞过来,随即老腰上的肉被一叨。

“哎呀!痛!”一阵剧痛酸爽的直冲天灵盖,范平澜捂着后腰鬼哭狼嚎。

张秀檀紧紧拧着她的后腰肉,发泄怨气一般地叨着,用鹅掌猛踹范平澜。范平澜知道自己不能再装不会武功了,她回身一把按住胖鹅,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回事啊鹅精!之前你要死要活半死不活的,我救了你,给你调药。你这缓过来一点就又开始咬我!”范平澜一把抓住他的头,把药汤放到他面前。

张秀檀被摁住床上,一肚子的火,闻到这诡异的汤药味,拼命挣扎。范平澜单手掰开鹅嘴,把药灌了进去。

大白鹅拼命挣扎,摁住他的少女面目狰狞,吓到了正在进帐子的兽医。兽医擦汗:“平澜啊,这药全部喂进去了吧!”

范平澜满意地放开大鹅,自豪点头。大白鹅被灌了酸涩难闻的液体险些吐出来,奄奄一息地趴在床上。

“也不看看是谁喂的,我老范出马一个顶俩。”范平澜擦汗,给老兽医倒水。

兽医捋捋胡子很是满意:“这个妙药是特效药,我搜集了不少鹅粪熬成的,可臭可臭了。”

这话一出原本奄奄一息的大鹅突然暴起,眼睛里冒出了杀气,恶狠狠地瞪着那个一脸得意的女人。

范平澜只觉得后背又是一凉……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第二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章 痴梦一场二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