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折腾人的小祖宗

大半夜闹这一场,众人都困倦,很快就散开了,只剩下一人一鹅面面相觑。

范平澜冷冷一笑,一把摁住他就给扔进大王给安排的帐子里。

“你老实点,怎么的你还真成精了?还无比爱国?”范平澜想起刚刚的场景吓得腿脚一软。

多亏自己反应敏捷,要不然激怒了阿辽金,自己可能就会这么交代了。别说什么找人卧底,怕是再见秀檀一面也得是魂归故里的事情了。

她瞪着依旧僵硬在床上的大白鹅,气咻咻地抬手在鹅屁股上扯下一根长羽毛。

“呃!”大白鹅一声惨叫跳起来,眼睛湿漉漉的瞪着范平澜。

“知道痛了?把你烤了更痛!都这么大鹅了都要成精了,怎么还是不懂事呐?”范平澜开始婆婆妈妈的数落起来。

在范平澜眼里,那只大白鹅鼻孔朝天哼了一声,转身用肥硕的屁股对着自己。

“嘿!你还跟我甩脸子!我今天拔秃你!”范平澜气冲冲地跳过去,大白鹅轻蔑地看她一眼……

没有例外,一阵“刀光剑影”后,平澜委委屈屈捂着脸缩在角落,看着那优雅地坐在自己床上的鹅。

范平澜都快哭了,这是个什么鹅,这么彪悍,自己脸都被打肿了。

“呃呃呃!”那鹅伸翅膀指指范平澜,示意她过去。

范平澜慢吞吞挪过去,那鹅看她一眼高贵冷艳地抬腿用翅膀指了指。

“捏……捏腿?你让我给你捏腿?”范平澜彻底惊讶了,她被吓得连连后退。

大白鹅瞟了她一眼点头,范平澜泪流满面,这委屈,我想回皇城。她正想撂挑子,就看见帐子门口那些好奇张望的士兵们。

“行!捏!”范平澜笑的龇牙咧嘴,手下的鹅腿肥得范平澜一手都捏不住,她是越捏心中怨念越深,这鹅精早知道这么讨人厌,就让它被射死算了。

“呃!”大白鹅翻了个身,露出肥硕的后背。

范平澜很是上道,抬手就捏:“捏背!捏背!”

捏着捏着这大鹅终于发出了浅浅的呼噜声,终于是睡着了。

“鹅睡觉还打呼噜?呵呵!不是问题。”范平澜看那些看热闹的人散了,终于忍不住开始摸腰刀。

“老子除了你这个鹅精!”她狞笑着挥刀朝睡着的胖鹅挥去。

熟睡的大白鹅凉凉地睁开眼睛,只轻轻一眼,仿佛潜藏着无尽的杀机。

那一刻范平澜拿着刀愣在原地,仿佛看到了来自爱人的死亡凝视。也不知这鹅精哪里学来的眼神,真的和皇城那个小祖宗的眼神如出一辙。

范平澜吓得手脚一软,刀落到了脚背上……

鹅精醒了,也就不睡了。用雪白的翅膀东指指,西戳戳。一会儿要水,一会要吃果子。一直到天都快亮了,成了大白鹅的张秀檀终于是折腾不动了,范平澜终于满身大汗地从帐子出来。

这神鹅太难伺候了,要不是要务在身,范平澜真想摁死它。

军营一旁是大河,夏天燥热,天一亮很多兵士会在那里洗漱,范平澜准备低头走过,却看见一个熟悉无比的人。

就是这个人把自己从狗洞里拖出来,掐的自己脚腕险些断了。

范平澜偷偷摸摸越走越近,只见阿散泡在水里,闭着眼睛,好看的侧脸让平澜咽了咽口水。

水中那人身材极好,一头长发披在身后刚刚垂到腰线上方,带着点点水珠莫名的撩人。

“我的亲娘唉。”范平澜仰着头,就怕飙出鼻血。

阿散这人还真是好看,若不是自己心里早就有人了肯定被迷的神魂颠倒。

阿散头发轻轻一甩,那撩人的后背赫然出现一个图腾。

范平澜心下一震,这是什么图案!她瞪大眼睛想看仔细,却感觉背后一凉。

她回头险些被那只眼冒火光的大鹅吓死。

大白鹅不知道站在自己身后多久了,它耸着翅膀眼神里都是杀意,阴森森的样子吓得范平澜倒抽一口冷气。

大鹅见她回头,肥硕地身体腾空而起,狠狠拧了她一口。

“啊啊啊!”一阵凄惨的女音响彻云霄,水中的阿散一震,回头就看见蹲在不远处似乎是在偷窥自己洗澡的女人。

他脸一黑。

“范姑娘好身手!哈哈哈哈哈哈……”

水中其它士兵看见范平澜极其迅速地抬手,掐住鹅脖子,一起吹起口哨。正在和鹅搏斗的范平澜一时分心,一招不备,被鹅一脚踩在地上,索性腿一蹬装死……

阿散绕是征战沙场多年,终究还是个连姑娘手都没摸过的正经人,哪里见过如范平澜这般,偷看男人洗澡的女孩子。

一时间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很快就烧起来了,阿散冷着脸瞪着岸上趴在地上背上还站着一只大白鹅的范平澜。

表面上他神色凛然,是生气的模样,实际上水下的手不停地颤抖。

“范平澜!你不知羞耻!”阿散面色一黑,大声骂道,怒不可遏。

对,不知羞耻!

张秀檀只恨自己现在变成了鹅,这个女人一离开京城就这么放飞自我,竟然偷看别的男人洗澡。

范平澜觉得脸上一重,那只大白鹅一脚踩上了自己的脸:“哎哎哎!你干什么!下去下去!”

张秀檀恨铁不成钢地猛踩她的脸,扭头看着河里那个俊朗的少年,胸中烧起妒火来。

这时,水中看热闹的众人,忽然开始大叫。范平澜脸上一轻,还没来得及庆幸,就看见原本在自己脸上的鹅。

一招大鹏展翅,如一颗深水炸弹一般扎进了阿散那片水中,因为身体肥硕砸起来一片水花。

“小祖宗!你干嘛呀!回来!”

阿散眼神忽然变的凌厉,常年征战杀伐,他清楚地感受到这只大白鹅对自己浓浓的敌意,甚至是杀意。

“啊呃呃!”一声尖利的鹅叫忽然出现在耳边,大白鹅张开鹅黄的嘴猛地跳起来,想咬阿散的脸。

阿散一伸手想捉他的长脖子,张秀檀鹅脸一偏,很是狼狈地倒栽进水中躲过了阿散的杀招。

范平澜也算是武功高手,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阿散已经愤怒了,她看出来阿散招招都是杀招。她相信,只要能抓住这只刁蛮的大白鹅,他铁定要拧下他的鹅头。

“使不得啊!将军!”范平澜心下一慌,一头扎进水里朝一人一鹅游过去。

水里光着胸膛的兵士们这下不敢看热闹了,捂着胸口拼了老命地往岸上扑腾:“范大厨,你是个姑娘啊!姑娘!我们一群大老爷们儿在洗澡,你下来干嘛啊!”

“你们躲开!”范平澜不知道自己慌什么,女人的直觉在作祟,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喊着。让自己快去救那只鹅,要不然会后悔一辈子!

阿散聚精会神冷着脸对付这只野性十足的大鹅,没有注意到河里已经没有人了,范平澜以狗刨式高效率划水来到深水处。

看着离一人一鹅越来越近,她越来越心慌,暗暗运起内力往阿散那个方向一扑,大喊道:“将军!我来了!”

阿散一把掐住了扑过来的大鹅,只觉得另一道疾风袭来,鹅趁机扭头咬了他脖子一口,一分心他躲不开扑过来的范平澜。

“啊!”范平澜一头扎进阿散坚硬的胸膛,阿散痛地闷哼一声松了手放开了手里的大白鹅,不自觉改成了环抱范平澜的动作。

两人面对面,额头对额头,鼻子贴鼻子倒进水里。

阿散睁眼有些懵,范平澜被撞的没缓过来紧紧抓着阿散的手臂。阿散愣愣的看着在水中如瀑黑发在水中散开的平澜,只觉得心口狠狠一跳。

范平澜本来长的极其秀丽,雪白的小脸在水中更是肤若凝脂,他有些颤抖地伸手摸了上去,范平澜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让阿散忘了动作。

憋死我了!

范平澜睁开眼睛,拼命蹬着脚想浮出水面,阿散猛地回神收回了手,两人拥抱着浮出水面。

歪着头在水面飘着的张秀檀,看见两人抱在一起你侬我侬,一声尖锐的鹅叫响彻云霄……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第二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 折腾人的小祖宗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