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雨落清鬼

一匹马,一壶酒,一袭春风,一醉方休。

浪客四海为家,漂泊落拓,衣服总是不换的,头发总是不束的,这澡……自然也是很少洗的。那一日,枪客抱着一杆枪摇摇晃晃地走在长街上,枪首挂着一个酒葫芦,里面空晃晃的,似乎已经被喝空了。白东君并没有嫌弃他的落拓,看到那枪首上的酒葫芦很是欣赏,便邀他进来喝酒,也多亏了这一邀。这名枪客虽然穷酸落拓,但是枪法真的很好,接下来那些上门来赶他们走的人,都被他一枪给打跑了。从此以后枪客就住了下来,每日免费喝酒,只需要护卫酒肆安宁。

“这得亏是在柴桑城,要是在乾东城,那些个地痞无赖,看我怎么收拾他们!”白东君想起那些无赖就生气。

枪客冷哼了一声:“他们也不会去乾东城,这里也终究是柴桑城。”

“你算一算,你从来的那一天,到今天,喝的酒,该给我多少银子了?”白东君恼怒道。

枪客一拍桌子:“要不是我,你早就被赶跑了,这酒肆还能开?喝你点酒怎么了!我不喝,还不是那么放着!对了,今天吃什么!”

话题急速变换,白东君却很有默契地接了下去:“今儿有钱了,不吃馒头,我去买点肉!”白东君愤怒地从台阶上站了起来,从柜台里掏出几两银子走到了对面的肉铺前,“老板,来半斤肉,不要骨头。”

那屠夫望向白东君,就像看着一个白痴。

白东君有点心虚地掂了掂手里的银子:“这些钱……应该够的吧?”

屠夫沉声道:“放下吧。”

白东君急忙将银子放在了台子上。

屠夫拎起一块后肘,砍刀一挥,在肘子上划出了一道深长的口子,他再一挥,砍刀紧贴着里面的筒骨划了进去。“啪”的一声,一块厚重的肘子肉摔在了地上,和骨头清晰地分离了开来。

“老板厉害啊。”白东君一边赞叹着,一边伸手想去拿那肘子肉。

“等等!”屠夫厉声喝住了他,他提起屠刀,吓得白东君手一缩,只见他拿起那骨头,将屠刀轻轻落下,然后忽然,屠刀就以看不分明的速度极快地在那大骨头上滑动起来,随着屠刀的滑动,一片一片原本粘在骨头上的肉落了下来。

那个瞬间,白东君仿佛有一个错觉,就是在屠刀的滑动着,那根长长的骨头上,似乎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花。

然而只是一个瞬间之后,屠夫就已经将这些肉用油纸包好,给他递了过来,屠夫看见白东君惊诧的目光,还有几分得意:“拿去吧。”

白东君接过油纸包,转身跑回了自己的酒肆,冲着那枪客说道:“对面那屠夫,这砍肉的手法真神了。”

“怎么?”枪客已经坐在台阶上,一脸懒洋洋的表情。

白东君把刚才看到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随后感叹了一句:“柴桑城真是卧虎藏龙啊,所谓熟能生巧,这屠夫得杀过上千头猪才有这能耐吧。”

“呸!”枪客一脸鄙视地看着他,“杀过上千个人还差不多!那骨上开花的功夫,怎么可能是一个普通人能有的。更何况你看看这肘子肉。”

“这肘子肉怎么了?”白东君更加困惑了。

“我说你这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也太没有生活常识了。这肘子肉,肉可以用来红烧、做酱肉,这骨头用来炖汤。一般店家都会给你把肉剃出来,把骨头给你砍成几段熬汤,这骨头上的肉必然得留着,若是都剔得干干净净了,那么炖出来的汤,哪还有半点滋味。哪个屠夫会做这样的蠢事?还有,剔肉的确是门手艺,但那是有专门的小刀的,哪个屠夫拿着砍骨刀剔肉,疯了吗?”枪客说道。

“原来是武功啊,那就没什么意思了。”白东君一脸失落,似乎一个东西和武功产生了联系,在他这里就没了趣味。

枪客怒道:“你究竟听明白我的意思没?”

白东君还是皱着眉头:“啊?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枪客拉过白东君,低声道,“入狼窝了!”

“狼窝?”白东君惑道,“你是说这一条街……”

“既然这个屠夫出了问题,既然这一整条街最近都如此奇怪,那么就表示如今这条街上,都不是普通人。”枪客沉声道,“我混了这么多年江湖,这点嗅觉还是有的。”

白东君冷笑:“那你倒是嗅一嗅,这是为啥?”

“和顾府有关,方才那些人,看着样子便是去顾府的。”枪客说道。

白东君恍然大悟:“他们要去抢顾府的钱!”

“我呸!”枪客手扶额,一脸无奈,“顾府势力震慑整个西南道,黑白两路都对他毕恭毕敬,你却只看到钱。”

“那是为了什么?”白东君出了乾东城,对这世间之事几乎一无所知。

“为了人。”枪客望向长街尽头不远处的那处大宅,“你有没有听过一首诗?”

“什么诗?”

“风华难测清歌雅,灼墨多言凌云狂。柳月绝代墨尘丑,卿相有才留无名。”枪客缓缓念叨。

白东君琢磨了一下,摇头:“也不押韵,不是什么好诗。”

“这首诗是百晓堂发的公子榜,不在于押韵,在于贴切。这首诗写的是北离的八位绝世的少年英才,城府极深的风华公子,风雅精致的清歌公子,一口三舌的灼墨公子,狂傲放荡的凌云公子,容颜绝代的柳月公子,其貌不扬的墨尘公子,才华绝世的卿相公子,以及空缺暂留的无名公子。”枪客解释道。

白东君细想了一下:“你想做那无名公子吗?”

“我不是公子,公子应是儒雅翩翩,堪登大堂的,可我只想做个浪客,买一匹马提上酒,然后纵马扬鞭,一醉春风。”枪客闭上了眼睛,仿佛瞬间就要醉去了,但他立刻睁开了眼,“你打断了我的话,我要说的是这诗里的另一位公子。”

“谁?”

“凌云公子,顾剑门。狂傲放荡,曾经是天启城小恶霸,比你这乾东城小霸王要威风多了,后来随兄之命回了柴桑城,如今便在那座宅子里。”枪客用枪指了指那座大宅。

“我只知道顾家有钱,却还有这等人物?凌云公子,天启恶霸,走,邀他来喝酒!”白东君顿时心生好奇,起身便要走。

“是得去见一见他,但不是请他喝酒,而是去打探一下,为什么这一条街会变成这样。”枪客幽幽地说。

忽然间,下起了雨。

两个人关上了酒肆的门,各撑了一把伞便走进了雨中,枪客带着白东君朝着相反的地方走了出去,绕了许久才终于停了下来,他缓缓道:“到了。”

白东君一愣:“怎么就到了?”

“这是顾府的后院,你以为从正门进,我们能走进去?我敢保证,如果我们走的方向是顾府,那我们走不出那条街。”枪客冷笑。

白东君立刻恍然:“佩服佩服。”

枪客晃了晃手里的长枪:“我在江湖晃荡了这么多年,如果这些心思都没有,早就已经被埋在下面了。我们就从这里翻墙过去……等等,有人!”枪客立刻拿起长枪,护住白东君往后退了一步。

在不远处的楼阁上,果然立着两个白衣女子。她们穿着一身白衣,背对他们而立,身上散发着森森鬼气,她们没有撑伞,但那些雨水却打不到她们的白衣上。她们手轻轻地张着,仿佛手里扯着看不见的丝线。

而在二人相距的空间里,忽然出现了一个黑衣男子。那男子不知何时出现,手里拿着一把油纸伞,冲着顾家后院的高墙行去,但他并未和想象中一样翻墙而入,而是慢慢得慢慢得消失在了雨中。

白东君和枪客相视一眼,同时低呼一声:“鬼啊!”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名扬天下

004 魔教东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03 雨落清鬼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