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桑落柴烬

那醉酒的枪客打了个酒嗝,揉了揉眼睛,厉声道:“又有谁敢来闹事?”

八名侍从立刻拔出了腰间的长刀。

白眉男眯起眼睛,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枪客,他面色苍白,头发凌乱地披散在背后,用一根绳子随意地绑了一下,典型的江湖浪客的装扮。可细看那面容,应该和小老板差不多年纪,不过是个少年。只是刚刚那一枪顿地的气势,怕是功力极不寻常。

“你是咒我吗?来我店里的就是闹事的?”枪客头上被使劲地拍了一巴掌,只见白东君已经走了过去,一掌打在了他的脑袋上,他似乎还不解气,又踹了他一脚,“我等了十三日,终于等来一桌贵客?你要把我给打跑?你个赔钱货!”

枪客又打了个酒嗝,神智似乎清醒了些,他望见那一桌上摆满了十二盏酒,眼睛一亮,一步跨了出去:“既然是贵客,分我一杯喝喝吧。”他身形极快,一步已经跃到了桌上,伸手就往最近的那盏酒伸去,离得最近的那名侍从正准备挥刀,却见一人已经从另一边掠出,拦在了他的身前,那人伸出一手,紧紧地按住了枪客的手。

枪客抬头,对上了那一抹白色的眉毛,心头忽然一凉。

白眉男笑了笑:“我这酒还得给人带去,小兄弟若是想喝,我那五百两银票中还多了一盏的钱,不妨就送给小兄弟了。”

枪客甩了甩头,似乎终于酒醒了,他收回了手,轻轻揉了揉,重新走回了角落里,继续把头埋在了臂弯里,呼呼大睡起来。

“我真该去庙里拜一拜,来柴桑城就一直倒霉,还偏偏遇上了你这个赔钱货!”白东君仍然不解气地踹了一脚,可枪客的身子却轻轻地歪了歪,巧妙地闭了开去。

白眉男依然和善地笑着,似乎并不介意,随即便转头对着侍从们说道:“喝完了,走吧。”

“是。”侍从们收回了刀,转身走了出去。

其中一名侍从起得最慢,似乎犹然品着那酒中滋味,身旁的另一人轻轻地推了一下他:“学正,发什么呆啊。”

被唤作学正的侍从晃了晃脑袋:“真的是好酒啊。”他对着白东君咧嘴笑了笑,随后便也起身走了出去。

白眉男拿过了桌上剩下的两盏酒,也跟着走了出去。

“贵客若有空,可要常来啊。”白东君难得遇到一位懂酒的客人,而且对方还喝过自己久仰的秋露白,自然忍不住招揽一下。

可是白眉男却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非但没有回他的话,就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车夫在门开撑开了伞,白眉男将一盏酒递给了他,带着另一盏走进了马车内。

“那马车里还有一个人。”枪客重新把头抬了起来,低声说道。

白东君点了点头:“他刚说还多一盏酒可以给我喝的时候,我就算出来了。”

“不必算,我们习武之人会望气,这辆马车的气就不对。”枪客说道。

白东君撇了撇嘴:“欺负我武功不好?”

白眉男上了车,车夫拿起那盏酒,对着嘴一饮而尽,随后看了白东君一眼,将手中的酒壶随意地丢在了地上,然后猛地一扬鞭,冲着前方扬长而去。

白东君看到此景,顿时怒从心起,他几步冲到门外,拾起酒壶的碎片就朝着那车夫掷去,当下仍不解气,破口大骂道:“我的酒给这样的粗人喝了,真是暴殄天物!”

那车夫却也不回头,只是一甩马鞭,竟将那碎片重新打了回来,直奔白东君而来,白东君一愣,还没回过神来,那碎片已经被一人握在了手中。枪客嘴上叼着一根牙签,手上惦着那块碎片,喃喃道:“这贵客,还不如不来呢。”

马车之内,白眉男拿出一个白玉所制的酒杯,倒了一杯递给了身边的人:“不是什么特别的人,是一个酿酒的,年纪不大,最多不过十七,说是家里祖上留下的铺子,他被派来经营一下。不是柴桑人。我也试过了,武功很低。”

“可是刚刚,我听到了。”身旁的人缓缓开口,声音轻盈温柔,竟是一个年轻女子。

“是一个他的护卫,武功不错,但也算不得太强,至少这一条街上,就有人比他要强。”白眉男继续说道。

“外乡人怎么会有龙首街的铺子?他叫什么?”

“白东君。”

“白东君?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岭南白家,和这西北道隔着千里,也不会来趟这浑水。那就只能算他倒霉了吧。”女子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酒杯,轻轻地啜了一口,随后眼睛一亮,赞叹道,“好酒。”

“的确是好酒。所以我猜测他与此事无关。因为能酿出这样好酒的人,心思必定放不了在其他的地方。这酒醇厚上差了几分,可是玲珑剔透,不是心思单纯的少年郎,酿不出来。”白眉男回道。

女子将酒杯放下,留下上面一个魅惑的朱唇印,她望着酒壶上的酒名。

桑落。

“桑落,桑落,柴桑殒落。好名字啊。”女子盈盈一笑。

马车停了下来。

车夫掀开了幕帘:“顾府到了。”

东归酒肆之中,送走了这一波贵客后再次变得门庭冷落,白东君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叹了口气:“你说我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桑落城的特别节日,这个节日里人们都不能出门买东西,但是卖东西的人还是要出来迎客,并且依然喜气洋洋,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枪客和白东君一起坐在台阶上,一会儿挠挠头一会儿抓抓虱子:“哪有这么奇怪的节日?你是觉得桑落城里的人脑子不好吗?”

“那你怎么解释这个现象?”白东君指着对门。

那卖肉的屠夫手起刀落,仿佛有切不完的肉,砍不断的骨头。

那绣鞋的老太针上开花,花鞋上的鸟儿仿佛下一刻就要飞起来了。

“大概是你命不好。”枪客抬起头,不耐烦地回道。

“对啊,我命不好。”白东君怒道,“命不好才会沦落到和你这个不洗澡的浪客坐在这里一起晒太阳!”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大家好!新书发布了!请大家多多支持!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名扬天下

004 魔教东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02 桑落柴烬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