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二章 第二个雷焰

咯噔——

‘你会背叛’这四个字一出口,那王大厨的心骤然紧锁,一张脸似是写满了内心纠葛,只是连连叩头老泪纵横。

书中暗表,这位王大厨的真实身份当然不是什么宫内御厨。实际上,在宫内并没有多少姓王的大厨,更没有什么擅长做焖肘子的大厨……

因此,当宇文承基提出想要吃一顿宫内御膳房王大厨亲手所做焖肘子的时候,一个不为人知的计划便开始布局了。

焖肘子这种东西,向来是下里巴人眼中的美味佳肴,放在宫内御膳的清单里是决计上不得台面的;而宇文承基现在也不爱吃这种东西,相反……他只有在小时候才迷恋这种大油肥肉。

宇文承基小时候,家道中落,宇文家族远不复昔日辉煌;因此他吃一顿肘子那也是机会难得。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从小把宇文承基带到大的家族老管家,那一手秘制焖肘子,着实是宇文承基儿时最爱的美味。

这个时候,如果吴天或者何小静随便一个在场,都能够一眼认出这所谓的宫内王御厨,根本就是曾经在帝都郊外巨峰山上的那个夜里……向吴天坦白宇文承基绝对统治计划的那位老管家。

因此,才有了宇文承基那句你会背叛的指责;因此,这位老管家在明白了宇文承基的暗示之后,才会化名王大厨来给他做这一顿饭。

这一切,不过是以一盘焖肘子为遮掩的阴谋罢了。

此刻在屋内,只有宇文承基和老管家这主仆二人,加上时间并不充裕,因此宇文承基说话的节奏便直奔主题:“管家,自我幼时便将你视作贴心亲人;我没有父亲,你一直充当了这个角色。所以,我视你极为敬重;也万不会料到你会将神仙草的事情出卖给吴天!”

老管家内心极为纠葛,他忠且正。他的忠让他深深爱戴着宇文承基这个末路少爷;他的正让他在宇文承基误入歧途的时候,能够拜托吴天挽回巨大损失。

但此刻,被宇文承基当面指责,老管家哑口无言,只能是一个头磕在地上,长拜不起。

宇文承基轻轻扬手,将老管家从地上扶起来:“也罢,反正在我的计划中,从来都不止一个方案。神仙草失败了,救世会行动也失败了,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那是连我都很不愿意去做的最后方案。”

老管家知道宇文承基的很多事,也大概明白宇文承基口中的最后方案是什么,当即连连摇头:“少爷,少爷咱别争了。这世界让给吴天去做英雄又能如何呢?您自幼背负重振家族的艰难使命,现在又何必遭受天下所不齿呢!”

宇文承基剑眉冷竖,不怒自威:“不争?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被关在这里好似吴天圈养的猪狗!不,猪狗都不如!宇文家族的重振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现在我只想证明给吴天看——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老管家苦口婆心的连连劝说:“少爷,少爷啊!您若真用了那东西,还和昔日的魔尊雷焰有什么分别?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趁现在还没开始……请务必打消这个想法吧!”

“我怎么做,还用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宇文承基冷笑一声,抬手虚空一抓,竟是隔空拽开了老管家的胸前衣衫。

当即,触目惊心的一幕展现了出来,在这位宇文家族老管家的胸口,有一个碗口大的结痂。看上去就好似把胸口骨肉掏了一个洞,又填充了某种腐烂的骸骨进去,一片黑气流转,让人看一眼就会头皮发麻!

老管家见状连连大呼:“少爷,当初您说要把此物移植在我身上保持活性……我为了给您做实验没曾说半个不字!但后来我们都意识到这东西的可怕之后,不是已经将其他试验品全部销毁了吗?只剩这一个,就让它跟着我这把老骨头枯朽死去,永远不要重现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大陆上了好吗?我的少爷啊!”

宇文承基嗤笑一声:“这是我最后翻盘的筹码……你想让我放弃吗?枉你口口声声说效忠于我,却宁愿向吴天背叛也要阻拦我最后的希望?”

“少爷!!!”

老管家连连大呼:“少爷我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让你变成了现在这样。当初你捡走雷焰留下的魔兵残骸,暗地里深入研究说是为了找到战胜魔族的方法,因此我才愿意做你的第一个实验活体。但现在你如果要拿走此物,老奴我的性命如何无关紧要,可是此物一旦流传开来……全天下就会再次经历昔日魔兵祸乱的末日景象!难道您,想做第二个雷焰吗?!”

“即便是做雷焰,那有什么不好吗?”

岂料,宇文承基的回答直接让这位老管家跌入冰天雪地;此刻眼前的这位宇文少爷,是那么冰冷无情,那么陌生可怕。

宇文承基轻声冷笑:“如果我是当年的雷焰,绝不会给全人类任何喘息的余地!如果我把全人类都变成了魔兵,那魔族还有什么理由发动侵略战争?难道你真以为凭借吴天这个幼稚的家伙能够抵抗强大的魔族入侵?让弱小的人类在战场上被魔族碾压,倒不如换一个魔兵身份苟延残喘的生活……至少这样,不会死。难道,我不是在保护全人类?”

“少爷,你……”

宇文承基这套歪理邪说,竟然还讲的振振有词,直教人不寒而栗,仿佛看到了一个比魔族更为可怕的恶魔。

宇文承基嘴角挑起玩味的笑意:“相信我,吴天那派自诩为正义的模样,根本拯救不了世界!魔族的强大,远远超出了吴天的想象!只有我,才能把人类的损失降到最低。向强者低头,向魔族臣服,就能够避免一场牺牲天下的浩劫!为了让全人类不被灭种,我宁愿背负千古骂名!”

“少爷你……想向魔族低头?”

“有何不可?”宇文承基一双眼睛中满是冷傲,信誓旦旦的开口:“修仙界,自古以来就是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难道你真以为凭借吴天宣扬的什么让修仙界充满爱与正义……就能够击垮一切敌人?痴心妄想!”

“我的方案,才是让人类不会被完全灭绝的方案!”宇文承基放声大喝:“我要做的不是什么第二个雷焰,我要做的是哪怕全天下把我当成魔族的走狗,我也要背负一身骂名去用自己的手段拯救世界!这,才是向吴天证明对错的唯一办法!”

“少爷……”

老管家涕泪横流,妄图用最后的努力去唤醒宇文承基早已消失不见的人性。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宇文承基的口气渐渐放缓了些,悠悠然开口道:“我只是想让全天下的人们换一个活法,就像换一份工作、换一个住所那么简单。这样,总比死了要好吧。”

语毕,场面一度十分安静。

这主仆二人的争论,显然不是这么短短时间就能够有个结果的。

正在此时,前面被老管家支走去找厨房学徒工的那位送餐员,终于是上气不接下去的赶了回来,见宇文承基的房门紧闭,好奇的问道:“宇文公子?王御厨?你们讨论完了吗!那个厨房的学徒工我一直没找到,听人说已经踏上了回到帝都的路。你们可千万别因为一盘肘子的口味差异就伤了和气啊!”

要说这位送餐员,如果没有回来,兴许屋内的主仆二人还会继续争论下去寻找真理。但现在不同了,送餐员回来了,就代表宇文承基的自由将会遭到更一步监管。他用来推行最后一个计划方案的时间,所剩无几。

那老管家倒是反应快,噙着泪猛一咬牙,站起来就往门外跑,扑到门口大声叫喊:“快通知吴天少侠,就说我家少爷疯了!”

但老管家却没预料的是,这间房子的结界不是闹着玩的,他说的所有话,没有哪怕一个字能够透过门板传出去,更别提什么把事情告诉吴天来想对策了。

宇文承基也明白独处时间太长必然会引来更加怀疑的监禁力度,于是轻轻一挥手,趴在门板上哭天抢地的老管家便被硬生生拉到了宇文承基面前。

“事到如今,我别无选择;你身为仆从,更加别无选择。”宇文承基说着话,伸手去掏老管家胸前的痂痕:“这块东西,我拿走了;给你留一口气离开这里,找个安静的地方睡去吧。我会让你看到,你的牺牲拥有多大价值。”

“少、少爷……”

宇文承基猛然揭开老管家的胸前疤痕,硬生生将那块与其心脏血脉连通的魔兵残骸拽了出来;这一行为无异于掏出老管家的心脏,当场一阵黑烟消散,老管家双目无神,成了行尸走肉。

……

门开了。

王御厨衣衫整齐、步履沉重,沉默的径直离去;送餐员好奇的探头一瞧,宇文承基正淡定吃着焖肘子。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重开仙路

贤者时代

你咋不上天呢

我回来了

魔界冒险

收尾备战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五三二章 第二个雷焰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