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小店有酒十二盏

可等雷无桀豪情万丈地走出数步之后,转头却发现那萧瑟依然懒洋洋地坐在凳子上,悠哉悠哉地一杯接着一杯喝着。

“怎么不走?”雷无桀问。

萧瑟眉毛轻轻一挑:“付过账了?”

雷无桀只觉得满腔热血被浇了一头冷水,从身上翻出了最后一些散碎银子,又走回去放在了桌上:“小二,结……结账。”

那小二一开始见他气宇不凡,生的又是那般俊俏,本以为是个富贵公子,可出手却是如此寒酸,收了银子就冷着一张脸走开了。

“这下可以走了吧。”雷无桀无奈地看着萧瑟。

萧瑟却又喝了一杯酒,轻轻摇头:“不走。”

“又是为何!”雷无桀怒了,可被萧瑟瞪了一眼,气焰又立刻灭了下去。

萧瑟慢悠悠地说:“走,可以。登天阁,不闯。你是雷门弟子,根本不需要去闯那登天阁,拿着名刺大摇大摆地进去就好了。”

“我没有名剌。”雷无桀轻声说道。

“什么?”萧瑟一愣。

“我没有名刺。”雷无桀的声音轻的就像是蚊子叫。

萧瑟这次却听得一清二楚了,他带着几分威胁意味地重复了一边:“你没有名剌?你堂堂雷家堡的弟子,你和我说你没有名剌?你没有名剌,你来什么雪月城。”

雷无桀挠挠头:“其实这一次,我是自己跑来的。雷家堡今年去雪月城的名单里并没有我。因为,我是……”

“因为,你是……雷轰的弟子。”萧瑟微微皱了皱眉。

雷无桀点点头:“是,我是雷轰的弟子。师父在雷家堡里是一个异类,除了我,没有人同他说话。那天他给了我这个包裹,和我说,去雪月城,见一个人。于是我就来了。”

萧瑟眉头越皱越紧,终究还是没有继续骂下去。

“但你放心,这登天阁我会闯过去的。”雷无桀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欠你的银子也一定会还。”

“要见你说的那个人,需要到第几层?”萧瑟问道。

“大概就是那第十六层了吧。”雷无桀咧嘴笑了笑。

“我大概猜到你要见的那个人是谁了。”萧瑟站起了身,往外走去,“但是以你现在的修为,闯不到的。”

雷无桀跟了上去,拍了拍那个长长的包裹:“其实这一路我还藏了一手,而且这几个月我日日打那罗汉拳,已经悟出了几分道理。”

两个人就这样慢悠悠地往前走着,期间路过了一家酒肆,萧瑟突然驻足,使劲嗅了嗅鼻子:“好香。”他抬头,看到了上面的招牌:东归。

“你就在这里等我吧。”雷无桀拍了拍萧瑟的肩膀,“我去闯阁,等到闯到十六层,见到了我想见的那个人,我就回来找你。”

萧瑟若有所思地望了他一眼。

“带着五百两银子回来找你!”雷无桀急忙补了一句。

萧瑟叹了口气,没有言语。雷无桀却已经大踏步地往前走去了,萧瑟想起那个雪夜,这个少年也是这样大踏步地冲着自己的雪落山庄走来,带着一身的意气风发。

“你觉得他能闯到几层?”忽然一个慵懒的声音传来,萧瑟转过头,看到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身边。那人约莫三十岁出头,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衫,神色也是懒懒的,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带着几分颓唐,但是眉宇里却有掩盖不住的风流气,与同样一身青衫的萧瑟站在一起,倒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兄弟。

“十一层。大概能刚过长老阁,十六层,那是想都不能想的。”萧瑟转过身去,说道。

留着小胡子的男人摸了摸那撇胡子,摇头:“若打开那个包裹,能到十二层。”

“只多一层?”萧瑟挑了挑眉。

“十层往上,每一层,就是一个境界。”男人笑了笑。

“你这么了解?”萧瑟问。

“我在这里已开了十多年的酒肆了。”男人站在那块“东归”的牌子下,语气中有些自豪。

“刚刚那有个小二也说自己在这里待了十几年了,懂得却似乎没有你多。”萧瑟淡淡地说。

“那是自然。”男人指了指屋内,然后使劲嗅了一下鼻子,“因为我的酒,比他的香。”

“都有什么酒?”萧瑟问道。

“绍兴花雕杜康酒,兰陵美酒状元红,枣集美酒鸿茅酒,羊羔美酒五加皮,女儿酒竹叶青,酃酒鹤年贡,杏花汾酒‘同盛金’。客官想要喝哪种?”男子光说着这些名字,就觉得自己已经醉晕过去了。

“既然到了雪月城,自然想喝那风花雪月。”萧瑟倒是一样都没有选。

“风花雪月?”男子笑了笑,手轻轻一挥,一朵路边卖花姑娘手中的茶花落到了他的手中,“我现在就去酿。”

“现在才酿,是否有些晚了?”萧瑟对于他几乎神乎其技的随意一挥手并没有流露出惊讶。

“不晚,有的酒越陈越好喝,有的酒却是越新鲜越好喝。风花雪月,等不了片刻,酒酿成之时,是它最美之时。不用急,今夜月好,能饮。”男子拿着那朵茶花走进了酒肆之中。

萧瑟琢磨了一会儿这男人的话中意味后,也是莞尔一笑,便打算跟着他走进去,却无意中瞥见了那个无意中被摘去了手中茶花的卖花女,委屈地瞪着一双大眼睛,几乎便要哭出来了。他叹了口气,心想自己怎么总遇到这些个要花钱的破事,只能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碎银,丢给了那卖花女。

卖花女顿时破涕为笑,拿着银子道了句谢就跑开了。萧瑟没有搭理,只是转头又望了那一袭红衣,却是已快走到登天阁楼下了。

萧瑟走进酒肆,发现那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已经不知去了哪里,酒肆中人声喧闹,生意很好,萧瑟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坐了下来,一个小二迎了上来:“客官要些什么。”

“我约了你们老板晚上喝那一壶风花雪月。现在,随便给我上些打发时间的酒就好。”萧瑟懒懒地说。

“客官说笑了,小店的酒都是绝品。可没什么打发时间的酒。小的自作主张,就来桑落、新丰、茱萸、松醪、长安、屠苏、元正、桂花、杜康、松花、声闻、般若各一盏吧。”小二一口气说了十二种酒的名字。

“这其中有什么讲究吗?”萧瑟微微一皱眉。

“一共十二盏,客官的朋友每登上一阁,就喝上一盏。十二盏之后,客官的朋友也该回来了。就可以喝那风花雪月了。”小儿脸上依然挂着笑意。

这酒店摆明了不是普通的角色,但萧瑟却被勾起了好奇心,心中没有半点畏惧,只是点点头,道:“好,就来这十二盏。”

很快,小二就将十二盏酒拿了上来,摆了张长桌一字摆开,分外壮观。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望了过来,看着这个穿着青衫的俊秀年轻人,低声议论着。萧瑟却并不理会,只是一口一口不紧不慢地喝着。只是才喝完这第一盏,一袭红衣的雷无桀就踏门走了进来,看到萧瑟喝酒的架势也是一惊:“萧瑟,你不用这么着急吧?现在就给我摆起庆功宴来了?”

萧瑟更惊:“你第一层就被打下来了?”

雷无桀叹了口气,坐下仰头就喝了一碗桑落酒,摇摇头:“哪能呢。”

“那怎么就回来了。”萧瑟不解。

“哎,守阁的人说,已是戌时了。登天阁关门了,要去得等明天了!”雷无桀满是惋惜。

萧瑟则是哑口无言,只想退了这一桌子的酒。

此时,城门口又有一匹满是疲态的老马晃悠了进来,一个书童模样的人牵着那匹马,背上挂着一柄桃木剑,而在他之前则走着一个背着书箱的书生,一脸欣喜地望着城中的场景,喃喃道:“这雪月城可比那青城山有趣多了。”

那背桃木剑的书童倒是一脸的不屑:“雪月城是凡城,青城山是仙山。小师叔你真是俗不可耐。”

“俗就俗了。”那书生笑道,“你们是修道,我只是练剑。可没入你们那仙门。还有,别叫我小师叔,要叫我公子。”

“公个屁。”书童半分没有留情面。

书生有些尴尬地挠挠头,骂道:“张口屎尿屁,这就是你的修仙之道?”

书童不屑地哼了一声:“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你懂个屁!”

“好,我不懂。”书生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也不懂那无量剑术,你找别人学去。”

“好呀。”书童倒是不惧,“那我回去就告诉师祖,你偷偷跑来雪月城!”

“要是真能见到那个人,师父开心还来不及,岂会真的责怪我。”书生笑了笑,望着远处的那座登天阁。

“这登天阁上真有那神仙般的人物,连师祖都看得上?”书童歪了歪脑袋,不解。

“那当然,就看阁上那位,看不看得上师父了。”书生笑了,说了句大逆不道的话。

“什么时候登阁?”书童问道。

书生从怀里掏出一个竹筒,装模作样甩了一下后伸手握住一根飞起的竹签,皱着眉头看了半天后说道:“明日午时!”

书童看着书生解签的动作一下子就来了气,手指一挥,一道剑气就将那书签瞬间折断了,书童带着几分调侃地说:“公子,你这签,拿反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风花雪月篇

海外仙山篇

血染天启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29 小店有酒十二盏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