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漏尽禅通

天色微明。

“和尚,他们来了。”萧瑟站了起来,打了个哈欠,走到了山崖边,望着山下密密麻麻地站着数百个和尚,此刻正齐坐下来,手中锣鼓声响起,同时颂起经来,在那苍茫一片的土地上,颇有几分佛意。连萧瑟这般懒散的人,神色都不由严肃起来:“三百和尚荒漠诵经度人,倒比皇家的祭天大典更多几分禅意啊。”

“那是……”雷无桀忽然一指远方,却见三百诵经和尚的后面,突兀地站着一个提着刀的魁伟僧人。提刀僧人目光凛冽地望着前方,那里有九匹骏马,骏马上也坐着几个和尚,也正冲着这边跑来。

“是王人孙。”萧瑟扭头看向无心,“他似乎并没有和你约定的那样退避三舍,这一次,他好像做了一个和十二年前不一样的决定。”

“进来吧。”无心冷冷地望了一眼,没有再说别的,只是缓缓踏步走进了破庙之中。

而山下,王人孙将手中的戒刀插进了土中,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在他面前,九龙寺的七位佛道大宗:大觉、大怀、大威、大观、大默、大望、大普大师以及无禅和尚、唐莲正策马奔来。

“这是谁?”唐莲问道。

“大梵音寺,法叶尊者。”无禅微微皱眉,在他的印象里,这位法叶尊者总是神出鬼没,偶尔听到的几句传言无非是喝酒吃肉这样的荒唐行为,倒从未听说过这位尊者还通武功,更不知他为何突然提刀拦路。

就在此时,王人孙忽然睁开了眼睛,他猛地拔出了地上的刀,冲着九人横刀一挥,无上的刀劲刮起了地上的尘土,血光乍现,九人急忙弃马一跃而起,而那九匹骏马竟然就在瞬间被刀劲劈成了两半。

血落如雨,即便是唐莲都忍不住感慨:“好强的杀性!好强的刀劲!”

王人孙将刀再度重重地插进土中,怒喝一声:“止!”

为首的大觉禅师穿一身黄色袈裟,慈眉善目,看到这样的场景,只是轻声低呼:“阿弥陀佛。”

身后的其他几位禅师也都低头轻呼佛号,大觉禅师叹了口气:“法叶尊者放下屠刀已有十二年,为何重入杀戒?”

“本想此生就当个和尚,赎我的罪过,却发现其实早就回不了头了。想来想去只有继续提着刀,我才能一丝赎罪的可能。”王人孙重新闭上了眼睛,他的碎空刀与平常的刀法很不相同,每一次出刀都是一次冥想的过程。

“法叶尊者刀法通神,老衲十二年前就已领教过。只是老衲这边九位降魔人,尊者一柄破戒刀,可留得住?”

“怕是留不住九个,那和尚你觉得我能留住几个?”王人孙手轻轻地触过刀柄。

“法叶尊者,你动了杀心。”大觉禅师加重了几分语气。

“是!我动了杀心!”王人孙紧紧地握住了刀柄,再度将那柄刀拔了出来。

“无禅,你和雪月城的唐施主拦住他!”大觉禅师纵身一跃,一掌向王人孙打去,那一掌挥去,却见虚虚幻幻无数道掌影出现,这在千佛手上的造诣怕是已入化境。王人孙不敢硬接,猛地提刀一撤步,大觉禅师见王人孙闪避却也不追,连同其他六位大师纵身向那山坡奔去。

王人孙稳住步伐,提刀欲追,却忽然听到耳边传来“叮”的一声,急忙转身用力一挥刀,将那枚透着寒光的钉子打落在地。

“唐门透骨钉?”王人孙微微一皱眉,“此行竟然还有唐门的人,天下武林竟然真的要致一个孩子于死地?你是谁的弟子,唐煌?唐玄?还是唐怜月?”

唐莲一愣,法叶尊者这个名字他从未听过,可此人却一开口就喊出了唐门三位不入世,专传弟子武学的长老名字,似乎对唐门颇有了解,他抱了抱拳:“在下唐莲,十六岁前在唐怜月师父门下学习外房绝技,后应师父之命前往雪月城,如今是雪月城城主百里东君座下弟子。”

“你是百里东君那家伙的弟子?好,那我不杀你。这个和尚你又是谁?看着眼熟,好像见过,是大觉的弟子?”王人孙转头问无禅。

无禅双手合十:“贫僧乃是忘忧禅师门下弟子,无禅。暂居九龙寺修炼金刚伏魔神通。”

“忘忧?看来都是故人的弟子。所以上面那人是你师弟?”王人孙问道。

“是。”无禅答得干脆。

“那么我问你,你是要去救他,还是去杀他?”王人孙幽幽地问道。

“不知。”无禅摇头。

“不知?”王人孙微微一皱眉。

“还请尊者给小僧一个答案。”无禅垂首。

“答案都在刀里,自己来寻吧。”王人孙瞳孔紧缩,用力地握住了手中之刀。

“不知尊者出家之前,姓甚名谁?”唐莲忽然想起一人,问道。

“王人孙。”

“碎空刀!”听到这个名字,唐莲还是惊呼了出来。一刀碎尽长空,号称霸刀一出,刀意三日尚有一息留存的碎空刀,在十二年前,那可是名列天下三把刀之一,与雪月城长老叶慕白的昆吾刀齐名!

王人孙猛地将刀一挥,朗声道:“来寻你的答案吧!”

而在破庙之中,无心从自己的长袍之内掏出了一个包裹,神色郑重,缓步走向前将那包裹内的东西打开,放置在了佛坛之上。

“那是什么?”雷无桀问道。

萧瑟皱眉看了许久之后,道:“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舍利?”

“舍利?”

“有一些高僧坐化之后,经火焚烧仍有珍珠般的物体不融不灭,便称舍利。佛经上说,舍利子是通过“六波罗蜜”和“戒定慧”等功德所熏修的,是修行人由于戒定慧的道力所成的,心和佛相合的表相。每一粒舍利都很珍贵,是佛家的圣物。”萧瑟解释道。

无心将那舍利放置佛坛之后,缓步走了下来:“大家都说老和尚他死了以后身体瞬间尘灭,但其实在那灰烬之中,还留了这一颗舍利。我便想,不远千里也要将这舍利带回到这于阗国里,老和尚生前回不到这里,死后应该回来。”

无心说完后端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手中轻捻佛珠,竟跟着那山下三百和尚一同颂起了经文。

而随着经文颂声,那舍利子竟忽然发出了阵阵金色的光芒,佛坛之上虚虚幻幻仿佛出现了一个身影……

“萧瑟,这……”雷无桀大惊,忍不住开口询问,却被萧瑟伸手止住,萧瑟轻轻摇头:“别说话。”

那佛坛上的身影随着诵经声越来越实,却是一个披着灰袍,眉发皆白,慈眉善目的老僧。那老僧踱步从佛坛上走了下来,望着端坐在地上的无心,弯下了身,轻轻抚他的头:“孩子……”

“师父!”无心一直以“老和尚”来称呼忘忧大师,却终于在此刻喊出了“师父”二字。他跪拜在地,眼中泪水汹涌而出。

“好孩子莫哭。”忘忧微微含笑,“来这里干什么,你该回家去了。”

“无心的家便是寒山寺。”无心抽泣着说道。

“傻孩子,寒山寺只是你暂时栖息的一个地方,如今你长大了,该回自己的家了。你的家是在一个自由的地方,是方外之境,天外之天。”忘忧摇头。

“弟子只想回寒山寺。”无心此刻却像一个倔强的孩童般重复着这句话。

“真是个傻孩子,也只有那些人觉得,你会成为这颠覆天下的火种。”忘忧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背过身去。

“师父!请指点无心的路。”无心终于抬起了头,望着忘忧的背影。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们并不是师徒,只是相互陪伴着走过了一段路罢了。如今我的路已走完,剩下的路,便只能靠你自己走下去了。你只需记住一句话,莫要回头。”忘忧没有再回头看无心,往前一步一步走着,身影也便一点点地消散了。

“无心谨遵师父法旨!”无心用力磕首。

“这是鬼……么?”雷无桀身影微微有些发抖。

“据说佛门六神通中有一门叫‘漏尽通’,人虽死,元神亦可保持不灭,直至最后一丝凡尘执念散去。”萧瑟也是第一次看到人死后,元神不灭,终知佛法奥妙,不可妄言。

无心也站起了身,擦去了脸上的泪水,长袍一挥,再度变成了那个风度翩翩的和尚,似乎完全忘记了刚才趴在地上哭闹着犹如顽童的自己,他清了清嗓子,沉声道:“走吧。”

“这个时候,就别装出那副白衣胜雪的样子了。刚才,我们可都看到了。”萧瑟讽刺他。

“哎,本想成为那种玩世不恭却又孤傲于世的神仙和尚,可没想到一个老和尚我竟然都舍不得了,失策失策啊。”无心笑嘻嘻地说道,“但老和尚不是说了么,前面的路,还得自己走。虽然他死后,我的第一条路,就是万丈悬崖啊。”

“忘忧大师佛法奥妙,但有句话说的不对。剩下的路,倒也不是你一个人走。”萧瑟幽幽地说。

“哦?”无心若有所思地一笑。

“还有我们一起走。”雷无桀笑道,大踏步地向门口走出。

萧瑟双手搂在袖中,也懒洋洋地跟了上去,无心一笑,摇摇头走在最后。三个人最后肩并着肩走出寺庙,一个红衣胜血目光澄澈,一个白衣似雪嘴角含笑,剩下那一个穿着千金之裘走两步便打一个哈欠,只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三个人的瞳孔里,燃着的都是少年人才有的光芒。

“就是他们了?”萧瑟走到门口,懒洋洋地问。

“就是他们了。”无心笑道。

寺庙外,七个穿着袈裟的僧人正端坐在那里,有的慈眉善目笑而不言,有的却如怒目罗汉,有的又垂首闭目似在假寐。

本相罗汉阵!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风花雪月篇

海外仙山篇

血染天启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20 漏尽禅通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