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

第四十章 太多

回C城后,有一次林雨在小区遇到了沈宥欢,她问他:“如果找到了柳倩妮,你们还有没有可能再继续?”

沈宥欢说:“那是我从前的失误,把一时的感情当成了爱情。已经过去的人和事,就过去吧!”

林雨本来想告诉他,柳倩妮回去了W市,虽然她没找到她,可是听到沈宥欢这样的感叹,她的话再没必要往下继续!

直到又一次在胡伯母家玩的时候,林雨遇到了沈宥欢们一家。

“好久不见!”

林雨主动的招呼沈宥欢。

当然,她自己从来不怕任何人误会她对他的暗恋,不存在的事,不怕任何的曲解!

“你也在啊!”

沈宥欢回答着,很是生疏。

仿佛林雨已经不是一个朋友,而是一个路人。

话题就这么中断了。

在席间,沈宥欢和任何人都不怎么说话了,当然他表妹还是坐在他身边,一样告诉他,她想吃这,想吃那,……

沈宥欢的表妹也一样问林雨:“你们W市的冬天冷吗,下不下雪?”

林雨说:“不冷,不怎么下!”

“你来C城了找了男朋友没有?”

沈宥欢的表妹提问的内容,是有些不合时宜。

林雨也没有觉得不妥,她想,找与不找,在她这个年龄段,都正常。

“我有男友,在来C市之前就有。”

林雨如此简洁的回答,沈宥欢的表妹居然还反问:“那他们都说,柳倩妮吃你的醋跑了!”

众人惊讶的目光,疑问,等等一些应该有的不该有的举动,都不能让林雨心里起半点波澜。

她依然表情平静,不解释任何一个字。

清者自清!这是林雨的态度。

后来沈宥欢说他的妹妹,“你一定弄错了,人家的男友是在美国一世界名校读博士的,我们只是朋友。”

然后让林雨不要往心里去,林雨只是微笑。

朋友,这个称呼从他口里当时说出,太牵强了!

不过后来胡伯母告诉林雨,就算柳倩妮让沈宥欢的家人接受了,也未必能真的嫁的了沈宥欢。

因为沈宥欢是个多面性格的人物,你一时看到他的疯狂,一时就看到他的沉静,一时看到他的圆滑,但你绝不会看到——他的单纯。

胡伯母讲,柳倩妮走后,沈宥欢基本就开车回他爸妈家了,他买的房子就不怎么去了。

只有沈宥欢的母亲经常去给他收拾房间。

她看到一把刻有“柳倩妮”名字的木梳,那是柳倩妮留下的唯一的东西。

梳子是沈宥欢亲自制作的。

林雨心想,肯定比一般专卖店的还要花的代价大。

沈宥欢真够体贴浪漫的,会摄影,书法,诗词,厨艺,雕刻,居然还把这些都同时用在过一个女人身上,才子!

林雨在心里感叹道。

同时她又庆幸她的轩轩不是那么博学,否则是多面性格人物的话,她怕。

“那他一定用的特别的工具。”林雨说。

“是的,他为了做梳子,工具都花了几大千。”

沈宥欢自然有他的魅力,才会有那么多女人追着他,喜欢他。

当初我也告诉你,和他做朋友就很好。

因为他这样的人,追的人多了,会让人累。

当然,你们并没有男女朋友关系。

林雨说:“还是胡伯母了解我。”

说完,她就笑了。

沈宥欢的母亲,想把那梳子丢掉,又不知该不该丢。

一旁的沈宥欢告诉他妈妈,他当初因为那个女人掉了几根头发,给那个女人买了谭木匠的牛角梳,还有木梳,一起花了他好几百,那个女人很是感谢。

沈宥欢在书上见过,关于古代人自己做梳子。

于是他在郊外找人弄了一块桃木,晒干后,他又买了工具,给那个女人做了一把很有纪念意义的梳子。

结果,那个女人第一次梳那把梳子的时候,就断了一根齿。

他们都惊讶了,她想,她头发不厉害啊!应该是有了不好的征兆吧。

“宥欢,是不是有不好的预兆?”

那个女人吓的问他。

虽然他心里也那样想,尽管他是唯物主义者,可是那种悲凉感,一下子占据了他整个大脑。

但他还是安慰她说:“不可能的,不要迷信!”

他给她细心的修好,可她却再也不敢用了!

他知道,他爸妈还有他很多亲戚,都不喜欢她。

毕竟她是新来的人,他们得有时间去认识她,了解她。

沈宥欢的母亲说,他们没有不喜欢那个女人,只是那个女人与任何人相处,都过于偏激。

胡伯母后来也在沈宥欢母亲讲出这点的时候,表示了赞同。

她说:“当时我们朋友带他外甥林雨,第一次上我们家吃饭,你们都在。

都看到的,柳倩妮就为难林雨不会喝酒。”

林雨说:“不要这么说,她没有为难我,她当时是希望我融入新的圈子。”

胡伯母说:“你不要这样替她说话。”

林雨不再说。

“就算她第一次为难你是失误,那她后来在沈宥欢的家宴上,与沈宥欢的表妹吵架,就不能还是失误了。”

林雨说:“那次我也在,沈宥欢的妹妹也有不对的地方。”

胡伯母说,人家的家事,我们不用论,但是她如果真的爱沈宥欢,就该站在沈宥欢的立场,替他考虑。

你知道,沈宥欢的表妹一直是沈宥欢的爸妈带在身边的从小到大,一般的姨母不会这样伟大。

“那是,沈伯母太伟大了。”林雨附和。

那种伟大有原因的,早年沈宥欢的父母并没有这样优越的条件,他们都各自忙于工作。

沈宥欢就是请保姆照顾的,一个接一个的,他母亲都没有满意,感觉不放心。

那时沈宥欢的姨高中毕业,不到二十岁,亲自承担了照顾沈宥欢的重任,一直照顾到他上幼儿园。

“可柳倩妮并不知道这些,她所做的一切,可以理解啊!”林雨说。

胡伯母说:“在沈宥欢和她认识之初,家里的前前后后的人和事,都告诉了柳倩妮,结果让柳倩妮弄成了这样,沈宥欢是特别的为难和苦闷的。”

柳倩妮和沈宥欢表妹吵,沈宥欢的姨就气的哭啊,自己那么小帮着带大的侄儿,找的未婚妻一般的女友,居然欺负自己的女儿,谁能好受?

“是不好受。”林雨说。

开始沈宥欢的母亲只是介意柳倩妮什么都不会做,又嘴不乖,常常得罪人。

对于柳倩妮收入太低,消费太高,常常花沈家的钱,反而没介意多少。

柳倩妮太不会做人,连沈宥欢父亲不管家务事的人,都感到头大。

于是,他以一个家长的身份,告诉柳倩妮:“以后你和沈宥欢怎么处,怎么继续,是你们自己的事。

作为家长,我不希望你们的任何事,再烦扰长辈!”

这话已经是很明确,很文明的警示了,柳倩妮听了进去,从那以后,就不怎么和沈宥欢来往了。

直到她决定离开之前,将沈宥欢买给她的礼物放进了箱子,装好后,拿了过去。

沈宥欢说:“你已经想好,那么这些东西,没必要再拿回来烦我心情。

送的,就是送了,你收,你扔,是你的事了!”

接着,沈宥欢又说:

“上次闹的时候,我还说过,是不是我们都给彼此一个冷静的时间,看看是否还有机会再恋爱一次……”

柳倩妮抱着沈宥欢哭了,他也哭了。

眼神的对视的那一刻,他们都明白,再会无期了!

林雨最怕听到后会无期的爱情故事了,何况还是她曾经的朋友们之间的事,她也涌出了泪水。

也许,是为了沈宥欢和柳倩妮惋惜,也许是黎文轩一直容忍林雨的坏脾气,让她感动。

看见林雨掉泪,胡伯母说:“这有什么呢?”

沈宥欢和柳倩妮在一起的时候,他认真的对待了她,带她旅游,带她见家长,凡是他能尽力做到的,他都做了。

当然,柳倩妮从老家W市为了爱情来到C市,只为了找沈宥欢,也是很勇敢的女人。

“她是很勇敢!”林雨说。

“这次,她恐怕也是尽力了,一个人敏感,偏激,可能和成长环境有关。”

林雨告诉胡伯母:

“我也在回W市后,听说了一些关于柳倩妮的事,她回到了W市工作,她也很不容易,祝他们以后都找到各自的幸福吧。”

为什么不是说,祝他们重归于好。

因为,沈宥欢后来自己和胡伯母们说:“柳倩妮,恐怕就真的只能是一个过客了。”

“那沈宥欢这样多面性格的人,他会一直爱谁?”

林雨好奇了不该好奇的问题。

胡伯母说,听沈宥欢的母亲说,沈宥欢和柳倩妮分手后,还是在柳倩妮困难的时候求助他的情况下帮助了她,经济上,精神上。

不过,他再不见她,不管她是不是在C市。

对于她,他是真的放下了。

他没放下的,只有一个人,他的初恋。

林雨心想,放不下又如何,人家远在法国,他能怎么不放?

胡伯母说:“沈宥欢的初恋虽然远在法国,但不影响他装她在心里啊。

装着一个女人的人,如何百分百的爱另一个女人?”

林雨恍然大悟!

原来,柳倩妮从来没能真的走进沈宥欢的心里!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

我当时的理解,柳倩妮不适合沈宥欢,他们分开开始我是有些替他们难受,后来我感觉不些不合适的,分开也没有办法的事!祝友友们阅读快乐!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六章 请他了个帮忙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太多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