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很温柔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第二十四章 其实我很温柔

同往常一样,林雨吃了午饭后回到办公室,正准备在椅子上休息一下。

电话却响了,她拿着手里一看,是黎文轩。

心里涌起了一阵感动。

只听到他磁性的声音问起:

“林雨儿,你早上几点起床的?”黎文轩问。

“六点过一点。”林雨说。

黎文轩心想,还挺早的,很好。

再问:“有没有吃早餐?”

林雨说:“吃了的。”

她不知是他找不到话题问她,还是等她问他相同的话。

“你要爱护自己的胃,不要怕变胖了。”

这句话,从前和黎文轩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也说过。

“要吃有营养的食物,不要怕变胖。如果一个人爱你,就不会在意你的身材。会注重内涵。”

林雨想到这里,就说:“是的,我一直记得。”

可是这一直记得,黎文轩没太注意,他想着C城应该比较冷了,继续交待,“你那边有些冷了吧?要穿暖和啊,不要太讲风度。”

林雨开心的说:“我快赶上国宝了,很暖和。”

黎文轩能想象的到,林雨说那句话时俏皮可爱的模样。

他说:“除了国宝的黑眼圈,其他都可以有。”

“你怕你当作小妹妹的我,变老吗?”林雨问。

接下来是三分钟的沉默。

“你以后不要打游戏了,下班后早点休息。”

黎文轩沉默后这样说。

他听林雨说:“轩轩,你怎么想起关心起我了?”

林雨这句话,让黎文轩的以脏再一次被击痛。

他想,从他让陈咏到C城找冯宇杰,再找林雨,虽然他们没有和林雨见面,但后来冯宇杰去找林雨和她签合同,哪件事不是他关心林雨呢?

还有林雨回W市的时候,他自己都没休息直接和司机去接她,难道不关心吗?

林雨自己也想到了上面那些情况,正打算解释一下的时候,听到黎文轩说:

“你好好照顾自己,有空了多给你家里打打电话,让家里人放心。

那就这样吧,再见!”

说完,黎文轩就挂了电话。

财务大姐正好看到林雨脸上害羞的笑容,结合之前在她车上看到林雨落泪的一幕,她不仅对林雨感叹:“真人不露相啊,还找的留洋的。”

林雨听了财务大姐玩笑的话,慢慢的说:“他是留洋,可是不是我的啊。

你家那位才是在海外挣大钱呢!”

财务大姐说:“不要提了。”

林雨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忽然就沉默了。

财务大姐解释说:“我不希望他那么累,也不在乎他挣多少钱,我只想他和我一样,上个朝八晚五的班算了。”

“你和他提过了吗?”林雨问财务大姐。

财务大姐遗憾的说:“婚前没认识他的时候,介绍就告诉我了。

说男方唯一的要求就是,女方要接受他的工作性质,尊敬他的家人,爱家顾家。”

林雨说:“你做的挺好的啊,你们也很幸福,我羡慕你们。”

听到林雨的夸奖,财务大姐笑着说:“我年底把孩子接过来,放假了接你玩。”

林雨说:“好。”

生活中,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压力,就看自己承受压力的能力了。

林雨在财务大姐的办公室聊天时,那个财务文员会很识趣的避开,因为工作时间林雨肯定不会来聊天。

坐在沙发上,林雨看到财务大姐的表格堆了很多,她想,能那样摆放的一定不是太隐私的。

她想坐着也是坐着,就很快帮财务大姐整理了出来,分类夹在了文件夹里。

把未签字的找出来,单独放到一边。

财务大姐看林雨做事很快,也不多话。

相比黄逸,财务大姐更喜欢林雨。

黄逸经常偷拍财务大姐办公室的单据,她以为财务大姐不知道,其实财务大姐知道。

有几次她故意做了手脚,黄逸没发现,照原本的就拍了发给了黄晓天。

后来黄逸被黄晓天骂了,说:“你大脑被门挤了吗?你发的前后都对不上。忽悠傻子吗?”

黄逸第二天问财务大姐:“你怎么不检查就收了?一点都对不上总数!”

财务大姐故意装不知,“哪里对不上啊?”

黄逸这才发现说漏嘴了,找借口离开财务办公室。

林雨在这些方面,学的《红楼梦》里的薛宝钗——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

只要不关系到她舅妈的利益的事,她就不会管闲事。

再就是财务大姐的为人处事,林雨的舅妈很清楚,要不不会托她帮助照顾林雨。

后来,不仅林雨家里人常常接到她的电话,连陈咏们也能常常接到林雨打的电话了,他们感觉林雨成熟了,乖了。

林雨也学会了炒鸡蛋饭和炒一些简单的菜,这得归功于沈宥欢和他母亲。

那次,林雨呆在租的房子里,沈宥欢和柳倩妮去了,告诉林雨:“我们家今天请客烧烤,你一起去吧!”

说话的是沈宥欢。

林雨想想自己在C城已经麻烦他们不少了,又没有报答过他们,就谢绝了。

但终究还是被柳倩妮拉去了。

林雨怎么也不会想到,去做次客,能让沈宥欢跟她差点决裂。

只记得刚走到沈宥欢爸妈家的时候,看到沈宥欢母亲正在包棕子。

作为W市的林雨还有柳倩妮,都很好奇的跑上前去学习了。

沈宥欢的母亲很细心的教着她们。

“想不到你们是H省的人,来自诗人的故乡。

本来还很有压力,没想到见了你们不会后,我放心了。”

沈宥欢爸爸如此幽默,把林雨们都逗乐了。

林雨心里想,不但她自己不会,她也没见她母亲包过棕子,但她没说。

林雨们家里一直是买的棕子。

她想,学会了回家时显摆下,一定好多人夸自己。

林雨随客人们一起来到了沈宥欢家里的顶层厨房,那是专供烧烤提供的。

席间,林雨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来自藏区的土特产——风干牦牛干,她感觉香爽可口。

沈宥欢把他在藏区学到的酥油茶手艺展示了下,林雨喝起来感觉又甜又咸,说不上来的怪怪的感觉。

不过能品尝到,还是很开心的。

“干爸,她是干妈?”

一个三四岁的藏族小男孩,来到柳倩妮面前,甜甜的问沈宥欢。

柳倩妮看着眼前的小孩子,个子比一般的三四岁男孩要高一点。

说话间,大大的眼睛看着她,可爱又美丽。

“干妈!”

小男孩在沈宥欢微笑时,就凭他感觉知道了他干妈,于是大胆的叫了出来。

声音很甜,对柳倩妮笑的时候,也好感人。

那一刻,柳倩妮的心是异常激动的,她大方的抱起小男孩,亲了又亲,答应他了。

“宝宝,乖。”

林雨看到那场面,都替柳倩妮高兴了。

坐着的人,相处很融洽。

林雨在这和谐的气氛中,看到了一个和她同样来自C城的女子,脸上洋溢的幸福笑容。

柳倩妮笑容中,代表着沈宥欢圈子里的人对她的肯定。

她像所有女人一样,希望在自己心上人的圈子中,得到他人的认可。

柳倩妮为了沈宥欢来到了C城,足见沈宥欢的不凡魅力,以及柳倩妮追求真爱的勇气。

之前提到过,沈宥欢是有编制的公务人员。

他的摄影还是国画包括写作和音乐等方面,都只是他的业余爱好。

在他工作领域内,他是绝对的强人。

他身边从来不缺少追求者,包括他和柳倩妮交往之后。

柳倩妮面对沈宥欢,终究少了分自信,她总是多疑。

哪怕之前包粽子的时候,沈宥欢的母亲表扬林雨:“你聪明,学的真快。”

等林雨对沈宥欢母亲说“谢谢”的时候,正看见了柳倩妮一脸的不满,还对林雨翻白眼过。

林雨觉得好难堪。走吧,不礼貌,留下来,又不自在。

沈宥欢的母亲看着柳倩妮,同时也听到了柳倩妮对林雨一连串的讥讽,这位精明的贵妇人,她选择了无视。

她不但继续教林雨,还抓住林雨的手亲自示范给她看。

林雨心里是真委屈,可她没说过柳倩妮一个字。

她想,沈宥欢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方面,都帮过她。

柳倩妮于林雨,是老乡,在他人家里和老乡吵架,会失去一个客人的本分,让人笑话。

于是林雨选择了和谐,友好。

“林雨真温柔。”

沈宥欢的母亲夸道。

对于真心的城郊,林雨很乐意听,也表示了感谢。

“祝酒歌”响起,藏族小男孩拿着洁白的哈达,献给了沈宥欢的父母,当然也给沈宥欢和柳倩妮献上了。

林雨虽然不懂藏语歌曲,她依然和在场的人们一样,充满了欢乐。

那也是她第一次和藏族朋友们一起吃饭,觉得很开心。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说话的美女足有一米七二左右的个子,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高而挺直的鼻子……

林雨作为一个同性都羡慕极了。

“你也好,美女。”

其实听柳倩妮说过,沈宥欢的干儿子的母亲在旅游局工作,是云南纳西族人,很好的一个人。

她席间也让林雨有空了到云南玩,她家乡很美。

林雨说:“好。”

以前林雨的舅舅们带过她去云南,不过她就是去了昆明和大理,如同走马观花,没静下心玩。

那次在丽江,林雨感冒了,头晕难受,打了点滴就回了W市。

不得不说,丽江更是一个遗憾。

“你说话真温柔。”美女称赞林雨道。

柳倩妮凑上前来,看她们聊的正欢,就继续沉默了。

“火腿真的美味,在W城买过的,不过没这次吃的正宗。

饵筷烤出来,有些酥脆可口。”

听林雨这么说,美女说:“那一盘是蜜蜂的幼虫。……”

林雨听到蜜蜂两个字,想到小时候被蜇过的事,就怕。

但看到人家都吃的冿冿有味,她也忍不住尝了一口,挺营养。

“这么温柔的人也吃如此可怜的小动物?”

柳倩妮问林雨。

对于柳倩妮不分场合的攻击,林雨依然忍住了,她只想着和谐。

放在餐桌上的食物,当然是吃的,也不必解释。

“柳倩妮,你有什么意思?你的老乡都懒的理你!”

沈宥欢的表妹不留情面的说了柳倩妮。

柳倩妮愤怒的看着沈宥欢的表妹,没等她说话,沈宥欢就把她拉走了。

林雨不知道接下去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客人都走后,林雨不想坐沈宥欢的车回小区,就找了个借口。

她说:“我先走了。”

要出门的时候,柳倩妮跟上来了。

“林雨,我今天晚上去你家住。”

先不要说林雨从来没在租的房子里留过任何人过夜,只想着柳倩妮不和沈宥欢一起坐车走,都让林雨很不理解。

“啊?”林雨惊讶了。

她知道柳倩妮自己租的也有房子,才和自己吵架了,跟自己租的房住一晚,更烦。

柳倩妮见林雨不说话,她又问:“林雨!”

林雨说:“我那房子是租的,又小,你去过也看到过,会委屈你。”

“实在不行的话,我睡你客厅的沙发吧。”柳倩妮说。

柳倩妮说的很坚决,林雨看到她眼神的无助。

她想,不会和自己吵架了,是和沈宥欢有关。

林雨租的房只有她卧室有一张床,还一间卧室,是放的电脑和杂物。

沙发上睡,会让柳倩妮感冒,林雨不忍心那么做。

她说:“别,你不介意房间小的话,和我挤一张床吧。”

就那样,柳倩妮随林雨走了。

他们路过了好几站,也没听见沈宥欢给柳倩妮打电话。

男女朋友间,居然都不关心人家怎么回去,林雨心想,够绝的。

“倩妮,你和沈宥欢沟通方面怎么样?”林雨关心的问。

“林雨,你爱过一个人吗?爱一个人爱到连呼吸都痛的感觉,有没有?”

这种感觉林雨自然有过,她想,柳倩妮是忘记了,她在胡伯父家流泪的事了。

许多时候林雨不倾诉,不代表她一定很幸福。

林雨一直记得她表哥教给她的话,“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义务去倾听他人的悲痛。”

倾听又怎样?他人无法将自己的切肤之痛感同身受。

你的困难,你的伤,还得你自己去面对,去解决。


PS:爱一个人,就要试着接受所爱之人的生活圈,特别是亲人和朋友,还有同事,如果这点不能做到很好,将有些不太理想。比如文中的柳倩妮,笔者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叹美女的各种不易,她是占了将近一半的。不提伤心事了,祝友友们阅读快乐!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六章 请他了个帮忙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其实我很温柔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