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曲,弃妇归来·四

  • 作者: 青晩
  • 更新时间:2019-09-03
  • 字数:4058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姑娘,您起了吗?姑娘?”

已经是午时过半了,负责伺候莲华的小丫头青儿端着洗脸水已经在门外敲了好一阵子了,要是莲华再不开口应答一声,估计她要去楼下喊老鸨上来了。莲华没醒倒是身边的韩璋给青儿吵醒了,他难得睡一个好觉,从他决定造反自己当皇帝的那天开始就没睡过一个好觉,直到昨晚上他和莲华都精疲力竭了才沉沉睡去,这一觉可真是让他感觉回到了小时候一样。

不过莲华没醒,韩璋也不想吵醒了她,毕竟他昨晚可是狠狠地折腾了她一晚上呢,这一次莲华没有再说他不行了,这让韩璋心情十分舒畅毕竟没有那个男人,愿意听到一个女人说自己床上功夫不行的。他只以为是这段时间自己好好锻炼身体,又听太医的话吃一些养身的药膳,起了效果,把莲华的反应当做了自己一振威风的后果,然而事实上莲华只是懒而已,她一向睡觉睡到未时的。

不过韩璋一个月不见却是比起头一次来努力多了,这男人呐就是欠缺锻炼,没事少去拈花惹草的这不就好了么?

韩璋穿好衣裳出去开门的时候莲华就睁开了眼睛,这人该不会真的是个傻子吧,大白天的让人看到他堂堂皇帝从一个妓子房间出来,这要是传出去他还要不要颧骨上那一层肉了?没一会儿莲华就听到外头传来重物落地的动静,伴随着青儿的一声“皇上?”很快,这隔壁的,隔壁的隔壁,楼下的人全都给吵醒了,哪怕青儿很快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还是有人已经披着衣裳出来张望了。

好在韩璋反应也快迅速的抓起青儿进了屋,又将门给关上了才不至于造成堂堂皇帝被人围堵青楼的场面。

一回头,就看莲华只穿了一件肚兜披着一件粉色的里衣慵懒的坐在床边,又好笑又好玩的看着神色狼狈又尴尬的自己。韩璋将青儿往寝卧这里头一推:“赶紧伺候你姑娘穿衣洗漱!”他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实在是太香艳了,他必须努力把那个画面从自己的脑子里甩出去才行。莲华偏偏不给他一个冷静下来的机会,她掀开被子下了地,光着脚走到他身后张开手抱住他。

青儿只记得不听不看,低着头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这时候还是保命要紧。毕竟那男人可是新帝,是杀过人的新帝,比那个顾将军还要可怕的男人。可是她既然在这里就由不得她不听,她若真的是个聋子就好了,然而如此香艳的场面和房间里忽然起了变化的氛围还是让青儿吓得急忙找了个角落蹲着,她怕自己一个不留神碰倒了什么,打扰了两位的好事,惹了皇帝不高兴。

青儿虽然在青楼讨生活自然也是被迫无奈,自己的小命当然也懂得珍惜,她不傻也不够聪明,至少她知道莲华绝对不是池中之物,毕竟没有哪个新来的姑娘可以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让老鸨对她言听计从的。而如今不止老鸨听她的话,楼中许多人的命都掌握在这位嫣儿姑娘的手里,青儿多少也有些羡慕嫣儿姑娘,人生得极美,还有两个位高权重的男人围绕在她身边。

等到一场春事了结,青儿腿脚都麻了,好半天才起身出门去重新打水上来。

而刚才的动静过后,解意楼又很快恢复了安静,一些个客人早就离开了,因此楼里除了韩璋外再没有外人。

老鸨喊住了端着水盆要上楼的青儿,低声问道:“皇上可还在?”

“是,刚刚又……奴婢已经让厨房多少一些水抬上来了。”青儿手上这盆水顶多也就够两个人擦擦脸而已,洗澡水还得厨房另外准备。然而毕竟青楼都没有大下午的烧水洗澡的习惯,故此这一抬洗澡水抬上来的时候,人皇帝早就被嫣儿姑娘给撵走了。

老鸨听说莲华把皇帝给撵走了,有些担心会不会惹怒皇帝,从而给解意楼带来更大的灾祸?哪怕解意楼像从前一样冷冷清清,也总可以保得住自己的命啊,但是莲华却只是笑了笑,让老鸨和其他姑娘们都放宽心。

有了莲华的再三保证,老鸨和其他人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有莲华在解意楼的日子就不会太难过。当然了,知道莲华又拒绝了皇帝要带走她的意思,有妒忌她得到顾斐和韩璋两个人宠爱的姑娘说:“要我说啊,咱们哪个不希望脱离贱籍从良,嫣儿妹妹倒真是与众不同,人家顾将军来你不愿意走,皇上来你还是不愿意走,可真真是羡慕死姐姐咯。”她这样一说,各人都沉默了。

哪个沦落风尘的女子不奢望有人可以把自己赎出去呢?莲华接二连三拒绝这些个贵人,万一把人惹恼了可怎么办?

———————————————剑气长江———————————————

韩璋回宫后,第一时间就派人去请了皇后到御书房来商量着要把莲华从解意楼接出来的事,他可没有自己伤了这些后妃们的心的想法,只不过这些女人背后的家族从他这里取得了一些利益,他也如她们所愿的给予她们荣华富贵。如今他想要一个女人,只要皇后点了头,其他人自然由皇后去安抚,对于皇上一夜未归甚至于连早朝都耽误了的那个嫣儿姑娘,皇后是不愿意接受的。

若是一个清白人家的姑娘,皇后还能对贤妃淑妃和三个美人三两句说通,可这一位迷住了陛下让他连皇宫都不回了,简直就是个祸害,她身为皇后哪怕和陛下不是因为爱情才成婚的,也要为了新朝的社稷稳定去做打算。只要一想到她质问皇上寝宫的宫人们陛下到底去了哪儿,没有一个奴才愿意回答,逼迫她第一次动用大刑才得到陛下出宫去了青楼的消息,她就十分难过。

她知道自己长得不够漂亮也不够贤妃的温柔,淑妃的善解人意,更没有那三个年纪小她好几岁的美人会哄陛下开心。可是如今皇上竟然连青楼女子都要接回宫了么?皇后不禁想到自己十四岁嫁给皇上,十六岁生下长子,十九岁生下次子和长女,她从一个小姑娘变成如今的黄脸婆,还不是为了给皇上开枝散叶么?他喜欢美人她主动给他纳妾,他当了皇帝,她还要这么做。

一想到这些年来自己受过的委屈和漠视,皇后在和韩璋几番辩驳后忍不住哭了起来。

谁知道韩璋却只是淡淡的舒展了眉头:“这么多年,我以为你不会将心里的话说出来的。梓潼,朕知道这些年来一直是委屈了你,有些时候朕也在想当初要是没有娶你,没有岳父的帮助,朕还会有今天吗?如果没有你与你娘家的相助,朕是不可能从一个马奴成为今天的新朝皇帝的,但你也扪心自问一下,你我夫妻数载你可真的喜欢过朕?你心里藏着谁朕不关心,你我仍是夫妻。”

有些话若是挑明了,就只会让彼此都陷入尴尬的境地。

当年的皇后心中另有所属,若不是被家人许配给了韩璋,她早就卷着家里唯一的值钱的东西跟被人跑了。

这么多年来她对韩璋只有一再的顺从,一再的恭敬从来没有过爱,她早就忘记了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她只是牢牢谨记自己是韩家的媳妇,牢记自己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孝顺公婆照顾儿女侍奉夫君,这就是她的一生。

陛下对她也一直都很尊重,她不愿意的话,他也不会去主动找她。

就连夫妻之事,也只是为了孩子才会去完成那个任务,他给她皇后之尊给她享不尽的荣华,独独不会给她一丝一毫的爱。

皇后哽咽了一会儿,忙从袖中拿出一方素净的手帕自顾自擦了眼泪:“臣妾明白了,陛下放心,臣妾会安排妥当的。”

“马上就要过中元节了,朕希望在那之前将嫣儿接回来,至于位分嘛,就以贵妃之制让她住进西宫之首好了。”韩璋说。

皇后讶异了片刻:“可是皇上,那嫣儿毕竟是青楼女子,就算要接进宫位分也不该如此之高……”贵妃是后宫正一品后妃之首,如今宫中人少,她又是皇后诸人都已习惯如此的平衡,要是一旦平衡被打破了,前朝后宫的纷争到底还是要无可避免了么?

韩璋态度已决,皇后说再多也是没用的。

于是,听说皇上要接一个青楼女子进宫当贵妃,贤妃还有淑妃与三个美人都气疯了,皇上想要什么样的女子不行,偏偏看上一个青楼妓子?!这简直就是对她们的侮辱!

是以后宫闹了起来,她们找皇上讨说话,劝说皇上放弃这个想法无果之后,便只好去信给家里人。

于是这天傍晚,好几个大臣聚集在御书房门口求见皇帝,希望皇上能够收回成命。

——————————————繁音急节—————————————

苏衍之也听说了皇上要立一青楼女子为贵妃的消息,不过这是第二天一早早朝的时候听说的,因为昨晚好几个大臣入宫劝解皇上,触怒天威被打了板子,其中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尚书被打的今早差点儿就没气了。苏衍之下朝回到相府,看到表兄顾斐正在院子里和母亲说话,他便过来喊了一声:“母亲。表兄来了,衍之有些事想请教表兄,不知表兄可否有空?”

苏老夫人不知他是何意,不过兄弟二人素来最是亲和,她也不会多问,估计是朝中的事。

于是朝顾斐挥了挥手:“去吧,记得待会儿吃了午饭再走。”

“请——”

苏衍之给顾斐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顾斐随自己去书房。

顾斐隐约有所猜测,但没想到苏衍之开门见山就直接问他:“表兄近来时常流连解意楼,是否和那位嫣儿姑娘有关?”

“……你在调查我?”要不是苏衍之自己这么问,顾斐还不知道自己的好表弟居然在暗地里调查他!顾斐生气了,苏衍之递给他的茶杯也叫他一捏就碎,苏衍之只说:“表兄误会了。不是衍之有意要调查表兄的行踪,只是有几次都被嫣然碰见了而已。”

顾斐冷笑:“你说的那个女人,就是你在长安公主还在世的时候就养在外头的那个外室吧?呵,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倒是喜欢往花街跑,也真是奇了。”

“表兄不要误会!嫣然是因为腹中孩儿的关系,才会每天去外面走走锻炼身体的,如此才好生产。至于长安,前朝国破之后,衍之就和她了断了夫妻情分。”苏衍之十分袒护郑嫣然,对于长安公主,虽有一丝的愧疚却始终比不上郑嫣然母子。

顾斐就说道:“我与嫣儿的事,和你无关。你要是不想我‘大义灭亲’的话,就好好守住你的女人和你的好儿子,别让他们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否则,别怪我这个当哥哥的心狠手辣!”说完,顾斐就要走。

苏衍之:“表兄这话是何意?”该不会,表兄已经知道了什么?

顾斐停下来,回头看了苏衍之一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些事情只要你做过了,就一定会有蛛丝马迹的。我说的对吧,我的好表弟!?”如果不是在解意楼遇到了莲华,他就不会知道自己的未婚妻之所以会失踪,是因为苏衍之要给郑嫣然找宿主,如果不是遇到了莲华,他也不会知道自己这位表面文质彬彬的表弟,居然是个草菅人命连亲骨肉都能毒害的恶魔!

苏衍之已经是一身冷汗了。

顾斐离开丞相府之后没多久,一只蝴蝶振动翅膀从相府书房窗台上的杜鹃花上飞起来,飞啊飞啊,从丞相府一直飞到了解意楼。

谁又会去在意一只小小的蝴蝶呢?

莲华趴在窗框上无聊的玩着自己的指甲,蝴蝶飞回来后停在她指尖不过一息,就化为了一阵轻风。

原来,顾斐是有过未婚妻的呀,怪不得这把年纪了还没娶妻。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摄魂曲,弃妇归来·四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