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开灵

  • 作者: 三德
  • 更新时间:2020-06-01
  • 字数:3255
  • 吐槽数:0
  • +书架

汤寒醒了。

炎灵丹的强大药力、那位“大药师”精妙的银针刺血技艺以及最终服下的血盈丹,帮助汤寒化解了这次危局。当然,这或许还和汤寒自身强大的意志力有关,毕竟,如今的汤寒身负家破人亡之恨,更有着寻觅血亲之心,他对生存,无比的渴求。

“这是哪?我又怎么了?壮哥,又哪儿去了?”静静地躺在床上,汤寒的记忆似乎仍旧停留在那段和田壮壮风餐露宿的时间里。

汤寒想要起床下地,但却感觉身体使不出一丝气力,完全控制不了伸腿抬胳膊的动作;但是这又和上次被尖喙雷蜥的妖术击中不同:上一次是浑身麻木,这一次则是四肢冰冷僵硬……

“我这身体,真是脆弱啊……”汤寒对最近的遭遇有些哭笑不得。

“有人吗……有,咳咳……人吗”这次汤寒发现自己还能说话,于是开口喊了一声。说是“喊”,其实分贝低得可怜,还耗费了他好大的劲儿。

“吱呀~”木门被推开一条缝,探进了一个滚圆的脑袋。沉静的画面就此被打破了——

“哎呀俺的天妈妈嗳!哎呀俺的汤老弟没嗝屁啊!!”,伴着这声开心的大叫,木门“哐”的一声被推开,不过那人没有立即走进来,而是继续站在门口大叫:

“大药师!洞主!俺那兄弟活了!活了!快过来瞅瞅!没嗝屁,没嗝屁!”听到这真正可以用“洪亮”来形容的喊叫声,门外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而听到这声音的汤寒,即使不看门口那肉墩墩的身形,也可以确认声音的主人——除了那位与他同行几十天的壮哥,谁又会有这么癫狂的作态?

四道身影从木门外走进来,来到了汤寒的床边。

最先走到汤寒身边之人约莫六十岁上下,黄面长髯,眉发灰白,背微微有些佝偻;另一位老者年岁也有六十岁上下,白面无须,鹤发童颜,看起来气色甚好,他过来后直接在汤寒身边坐下为汤寒把脉起来;第三个人样貌非常年轻,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倒是与汤寒相仿,但是耳后的脖颈、脸颊两侧竟然长着白色的鳞片,汤寒看到对方这幅样貌不觉有些胆怯;至于走在最后,那白白胖胖、肥头大耳之人,自然是刚才“嚎叫”的田壮壮了。

“内息平稳了很多,而观其脸色,明显精血元气亏损严重,三枚血盈丹还远不能助其痊愈;不过既然已经醒转,性命已经无碍!”那把脉的老者沉吟片刻后,抬首跟三人说道。

“哈哈,汤老弟,你嗝屁不了了!这是洞主和大药师,快,你得好好谢谢他们呀!”听到老者所述,最先有所反应的自然是小胖子田壮壮了,他立马探过身来和汤寒招呼一声,而后用眼神示意汤寒快些谢恩。

“汤寒,咳~谢过两位前辈!前辈的救命之恩,汤寒没齿不忘!”汤寒在刚才闻听老者所言后,心中的不少疑虑也排解了不少,又听到田壮壮提醒,于是赶紧开口,真诚地感谢,但汤寒的目光仍旧不自觉地瞟了一眼,那位长了“鱼鳞”的男青年。

“这是石头,俺的死党。他其实自己也不清楚咋会得上这种奇怪的病症,你不要怕他伤害你哈!”田壮壮看到汤寒神色有些不自然,猜到汤寒对“鱼鳞”青年心怀芥蒂,于是开口打起了圆场。

“噢噢,石兄……”“无碍,在下石清,本就是个落魄孤儿,这幅面相打小就是这个样子。”未等汤寒道歉之语说完,那叫“石清”的青年直接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似乎对于这种“不礼貌”的目光,他早已经习以为常。

那黄面长髯的老者进洞至今一直面沉似水,除了听到另一位老者讲述汤寒病情时微微颔首以外,再无其他动作。不过,在石清开口后,他终于开口道:“汤小友,老夫名唤葛真,正是这上明洞的洞主。”

“阿,小生久仰了,一直听壮哥在途中说起您。”闻听老者确认了自己上明洞洞主的身份,汤寒心中感到一丝紧张,想要撑起羸弱的身躯,但却仍然无力,只能目露真诚地跟葛真回应一句。

“汤小友不必紧张,我等同处绝境之内,自当相互扶持,方有脱困之机!”

“洞主折煞小生了,您和诸位的恩德,汤寒绝不会忘记!不过洞主,我是否还有痊愈的机会?我这手脚知觉全无……还有,为何您说我们身处绝境?那幽元心经的秘辛,壮哥也一路避而不答……”心中有太多困惑,如今汤寒见到这传闻中的上明洞主事之人,自然不吐不快。

“呵呵,小友可不像急性子之人啊。不急,这些疑问老夫这就跟你细细说来。”听到汤寒一股脑的疑问,葛真暗黄的面容上泛起一丝笑意,回应了一句。随后,站立的四人顺次从洞内把几把木椅搬到汤寒床边一一入座,葛真坐定后思量片刻,开始向汤寒徐徐讲道:

“我等在阴蛊山脉之人,体内皆有噬煞蚓。那本幽元心经,则是在体内淬炼煞元的功法;噬煞蚓可以通过吞噬煞元不断壮大,换言之,从修炼幽元心经开始,修炼之人就成了噬煞蚓的宿主,为其供应饵料。若这妖虫获取不到足够的煞元就会陷入狂暴,肆意在我们的体内蠕动,更会产生寒煞之气,给宿主带来无尽的痛处。也因此,大多数领教过那种痛苦的人,都会老老实实地修炼幽元心经。”

“修炼幽元心经带来的后果极其可怕,因为修炼者在体内产生煞元的同时,肉身和神智都会被煞气侵蚀,逐渐陷入癫狂,成为迷恋杀戮的煞鬼,堕入无尽的黑暗……”说到这里,葛真话语一顿,看了看汤寒凝重的神色,再次沙哑地说道:

“当然,这幽元心经固然可怕无比,但是,我们却发现,体内拥有噬煞蚓也有好处:那就是能够让开灵的成功率大大提升!汤小友,你也发现了吧,我等几人都已经是修士,只不过,我们所习练的术法比较少,因此在日常争斗时还会配合武技,比之真正的修士,实力自然大大不如。不过,体内的气窍化为灵窍,意味着我们可以催动法兵,在实力上足以碾压同阶武者了。”

“究竟是何人如此歹毒!竟会在我们体内饲养那般可怕的妖虫,还要修炼这样邪性的功法?”葛真的言语对汤寒的内心冲击极大,对于这种残忍的饲虫之法更是闻所未闻,于是汤寒再度缓口问道。

“不知道。40年前,老夫与你们现在的年龄相仿,本已修炼了幽元心经,一步步沦为煞鬼。但苍天有眼,某一日醒来时发觉自己小腹剧痛,那里被咬开了个血洞……寄生在体内的妖虫就死在身边……”描述着如此血腥的场面,这位老人竟然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神色。

“我也当时深受重创,场景跟洞主几乎一模一样……老夫出身明云国皇室医馆,本应是那里第四十五代传人,不想遭遇匪徒截杀,稀里糊涂地来了这里。那日我醒来后同样小腹受伤,幸亏以打穴手法止住了血脉,保住了性命。”默默掏出一枚血盈丹给汤寒服下后,大药师接了一句。

“后来,老夫伤愈后开始摸索出路,在这一过程中遇见了大药师,还有当时遭遇类似情形的其他数位青年。我们出身不同,但各有所长,而且经历过那场生死后无一例外地全部成了开灵成功的修士。几番摸索,我们了解了这噬煞蚓的特性,基本理清了这幽元心经与妖虫的关系。”

“再后来,一位出身蓝星国的皇子猜测出来,我等应当是专门被抓来作为噬煞蚓的饵料;而这阴蛊山脉,就是圈押我等的监牢!”说到这里,葛真的脸色霎时罩上了一层寒气,其他几人,也都流露出了愤懑的神色。

“这些年来,我们一边四处寻找尚未被幽元心经侵蚀的同仁,一边摸索出了几种抑制妖虫作祟的法子,之前给你吞服的炎灵丹就是大药师历时多年调配出来,用以抑制噬煞蚓的良方。”说到此处,葛真的凝重神色逐渐放缓,估计这么多年的努力,已经有了不小的收获。

“洞主,大药师,那是否有彻底摆脱噬煞蚓的法门……再有,汤某身负血海深仇,我要离开这里……”汤寒听到这里,终于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小友不必焦急,小壮昨晚和我讲了关于你的一些事,但你可知道,陈国皇室高手如云,其中不乏顶阶武者,甚至,或许还有货真价实的修士潜藏其中。你连开灵都没有完成,拿什么和他们对抗?而这幽元心经、还有噬煞蚓如此邪门,我们猜测,监禁我等的,恐怕也是某个不知名的魔修组织,若想从他们的魔掌下逃脱,殊为不易啊。”闻听汤寒发问,葛真出口回应道,而后面露期许之色对汤寒继续说:

“我们所处的阴蛊山脉本身面积广大,最外围被奇特的雾气笼罩,之前进去探寻的人手全都有去无回,老夫本来已经彻底绝望了。不过最近,对于离开这里一事,发生了一些转机,或许未来,汤小友也要出一份力了。”

“汤老弟,你先好好养伤,做好开灵的准备吧!只有完成了引灵入体,我们洞内的那种逼出噬煞蚓的法子才可一试!”从葛真开口后,就老老实实闭口不言的田壮壮终于没头没脑地蹦出了一句。

“开灵!?在这里?”汤寒原本迷惑困顿的目光闻听此言骤然一亮,再次脱口问道。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沧澜征途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一章:开灵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