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苏生?各自的艰苦战斗(3)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白梦的模样还如分别时那般,唯一不同的就是这次她肩膀上白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晶莹碧绿的小乌龟。

宗命大惊:“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间白色房间是他用创造能力造物出来的,没有他的许可别说进来,根本就察觉不到房间的存在。

白梦乜了他一眼,没说话,倒是对着雨果冷哼一声。

雨果呵呵一笑:“白女士,以前多有得罪,还请包涵。”

白梦点点头:“改日再比一次。”

雨果:“自然没问题。”

宗命看着这俩战斗狂有些头疼,他招招手,宗命化作一沓白纸回到了他的怀里。

林佳佳道:“这位就是四象事务所的老板白梦小姐吧?久仰大名了。不知道你之前的话是什么意思?”

灵体,顾名思义就是非人生物且具有人类特征的生命,包括但不限于鬼魂、精怪等,可以说被称为‘灵体’的族群亦很庞大,几乎比肩人类数量的一半。大多数灵体灵智很低,容易被高智商同族驱使,若后者心智邪恶,则会危害人间,清道夫之所以会存在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灵体残害人间。

当然,也有很多超自然生命不属于灵体,但那样的生命更罕见,也更强大,几乎每一位的实力都比肩‘四位数’的存在,堪称恐怖。

故此,林佳佳才有此一问。

白梦从怀中掏出自己的手机,在屏幕敲击几下,伸手抓出一团蓝色全息图像,放在虚空。

蓝色图像起先是一团气体,旋转几圈后赫然扩散成璀璨的星图,白梦轻点其中一颗星星,星星膨胀破碎,化作白色雾气缭绕在房间里。

望着雾气中熟悉的景色,陈言道:“这里不是……”

“半个月前,有白痴用蛮力击穿了生死屏障。”随着白梦十指伸展,镜头随之拉近,白色空间中,一道深不见底的天堑若隐若现。

有缥缈屏障矗立在深渊上方,白梦说完后,一道金色闪过击穿了那层屏障,刹那间,空间颤栗,万鬼哀嚎。纯白空灵的空间也染上了血色。

“这里是一处人间与冥府交汇的节点,原本便是用来引渡新死亡灵归墟的,鬼魂一旦穿过屏障就再也不能还阳,莫说是鬼魂,就连四位数的清道夫也不能损坏其分毫,所以又叫做叹息之墙。”白梦顿了顿,讥嘲的看着陈言道:“然而地府跟人间怎么也不会想到,人间真的存在能毁灭叹息之墙的存在,而且击穿后者的原因……”

虽然她没往下说,但宗命跟陈言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林佳佳问:“白小姐,你说这些有什么证据?”

白梦看着她冷笑一声:“你以为我这半个月都在处理谁留下来的烂摊子?各国至少有几十例死者复生的超能力事件冒了出来,清道夫协会为此大为震怒,竟然拿出五年的资源用来悬赏破坏叹息之墙的元凶。”

陈言听得冷汗潺潺,他小声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白梦狠狠瞪了他一眼,旋即道:“桂花超能力学院的案子不是普通案子,FGW早先也注意到了尸体的异样,本想向协会高层求助,却不想尸体竟被人盗走。”

说着,她看向林佳佳:“你们两人真不愧是曾经被人称作邪魔外道的高中生组合,就连做事方式也如此胡闹,让我大开眼界。”

林佳佳温和一笑:“朋友有难,FGW又没有作为,我只好出此下策。”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所说的朋友应该是贵院一名叫做王静的导师助理吧?”白梦点击其中一个蓝色光点,一名女人照片出现在房间中央。

看到那女人的面容,宗命惊呼:“这不是……”

照片上的女人脸色苍白,面容惊恐,显然未注意到照相人的存在,但她的容貌宗命与陈言都很熟悉,那正是前些日子与宗命一起坐在沙发上向陈言寻求帮助的‘遇鬼女人’。

陈言眉头一皱,他曾亲眼见过那女人,自然知道盘旋在其身上的黑气虽然邪恶但并不致命,这应该是某种恶意的诅咒或是本人犯下罪孽遭到的报应。可听二女的的话语,事情的发展竟出乎了他的意料。

想到这里,他问道:“王静被恶灵附身的情况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

林佳佳答:“大概也就是在半月前,起先她说总感觉自己身后有人在跟着她,但我见那道灵体恶意很低,便简单给她驱了一下灵,没想到几天后却恶化了,王静说自己从床上醒来时常能看到天花板上有一对狭长的眼睛,我本想手头事忙完就去找她,没想到……”

“她从自己的租房消失了。”白梦接过了她的话,淡淡道:“而凶杀案就是从那天开始的。”

宗命一惊,因为凶杀案开始的时间恰巧对应了叹息之墙的破损,看来……

他攥紧拳头,眼中充满复杂之色,正当他越想越乱的档口,一只手覆在了他的头顶。

“这不是你的错。”陈言安慰道:“是我打破了那堵墙,也是我放出了不该存于世间的阴魂。”

从手掌的触感中,陈言感觉到宗命浑身都在颤抖,看来并未听进自己的话,他叹了口气,对二女道:“看来要先跟FGW接触一下了。”

FGW全称为‘发展并改善人灵矛盾维和局’,虽然官方名字相当温和,但也无法抹除其铁血作风与国家机器的标签。每当有灵体或疑似灵体事件出现的时候,就会有FGW职员的踪迹,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几人走出造物房间,拖着十几个旅行箱来到一个老旧的报亭前,当先的白梦掏出手机对报亭上黏贴的二维码贴纸扫了过去。

不多时,只听‘滴’的一声脆响,众人周围的景象变得朦胧起来,与此同时有一道机械女声传了出来。

“身份确认:三级清道夫白梦。”

“请说出你的来意。”

白梦:“递交案宗号20190702884623重要证物。”说完,她拍了拍手边的旅行箱。

那边沉默一阵,道:“检测完毕,准予进入。”

只见那张蓝色二维码贴纸从中一分为二,蓝光溢满墙壁,旋即一道科技感十足的铁门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你们已踏入FGW区域,请遵守我国关于异能者的法度法规,未经允许在区域内发动能力者后果自负。”

随着女声简短的告诫,众人纷纷踏进了蓝色门扉,在场之人除了宗命都来过FGW桂花市分部,尤其是白梦因为接任务还要报案的缘故,来的更多,是以前台妹妹一脸微笑对白梦道:“白姐,这次又接了什么委托?”

白梦居然很罕见的回以一笑:“遇到了一桩很麻烦的事,需要一份书面协议。”

前台妹妹点点头,悄声道:“东方组长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难题,脾气暴躁的很,白姐你注意点。”

白梦点点头,招呼众人走了进去。

离开蓝色房间后,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处规模及其庞大的大厅,高度足有二十多米,四周遍布玻璃房间,可以看到有许多身穿红色绸边,黑色风衣的身影正在处理事务。看他们的打扮,想来就是FGW的职员了。

宗命惊叹道:“好壮观的景象。”

陈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当初进入里世界的时候可没见你有这么大的反应。”

“正常,创造能力者本身就具备创造‘一个世界’及‘多个世界’的能力,尤其是码农创造者更是得天独厚,他们只是缺乏将其具象化的能力罢了。”

回答陈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宗命回头只看到了一团黑暗,仰头看去,一名身高至少五米开外的银须老者正站在他们身后,皮笑肉不笑的望着陈言。

陈言先是一惊,旋即爽朗笑道:“原来是局长大人……”

“没想到你这混账元凶竟然自投罗网了啊!”银须老人脾气十分火爆,当然也可能是被陈言的态度给激怒了,他扬起手臂,众人只觉呼呼风声回荡在耳畔,轰的一声巨响,陈言如炮弹一般扫清了前方的行人与工作台,顺势砸烂了七八个玻璃房间,以摧枯拉朽之势镶进了对面墙壁上。

场面一片混乱,无数FGW职员就像蚂蚁般黑压压涌进了大厅围住了陈言。

老人一挥手:“各忙各的吧,这里没事。”

他在FGW的地位很高,那些职员虽然心有疑惑,但还是渐渐散去了。

白梦摇摇头,问向老者:“邹局,我们是来交付尸体的。”

老人哼了一声,他看着白梦痛心疾首道:“怎么你也跟着这混蛋胡闹?白梦,你知道这次叹息之墙的崩塌给世界造成了多么严重的损坏吗?”

“数万人死于非命,他们都是被已死之人杀害的。”邹局咬牙切齿的看着远处墙壁裂缝的源头:“要不是……”

白梦淡然道:“请你控制下自己,不然我会对你提出性骚扰的指控。”

“呃。”

邹局一呆,旋即猛地摆手,脸色通红道:“不,我不是,我没有……”

白梦丝毫不为所动。

“唉。”

邹局叹了口气,身躯不断变换,几秒的功夫便变成了常人大小,由于没了身高差距,此时的邹局看上去就像在公园晨练的老大爷一般平常,他抱怨道:“偶尔也要让老人家发发火啊,你这么护着他算怎么回事?”

白梦闻言脸色一变,四周阵图若隐若现。

“好好好,你没护着他,是我说错话了。”邹局连忙道。

阵图消失了。

老人似乎觉得这样很没有面子,不由将锐利的视线转向宗命。

宗命:“……”

“你的‘创造’能力十分特别,极有挖掘的潜力,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来FGW工作?我给你三倍绩效,入职就能签合同。”

宗命:“……”

白梦面无表情道:“宗命现挂名在四象事务所旗下,依照你刚才的挖角言论,我完全可以向联合国法庭提交七项指控,请您自重。”

邹局:“……”

“哈哈,祖孙相见后的交心吗?真是温馨呐。”远处,一身狼狈但精神抖擞的陈言大笑着走了过来。

听到他这句话后,白梦肩膀上的小乌龟瞬间化作网格状巨锤,她本人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移到陈言身边,而后重重将其锤飞。

砰!

轰!

陈言又分毫不差的镶在了原位,无比凄惨。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死者苏生?各自的艰苦战斗(3)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