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二月响春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一声惊雷!一道闪电。

村长站在窗边看着这天象,知道一场大雨就要来了,躲不掉的大雨,他默默的叹了口气,不平静啊,

外面接连三个响雷,都不能吵醒龙煜,他睡醒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只瞧见屋内一灯如豆,昏黄一片,他经常睡到中午,却很少睡到晚上。他一睁开眼,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药香,他喜欢药的味道,但是仅限于春药和蒙汗药。

当然,他是喜欢对别人用,而不是自己吃。

他努力动了动手,发现手没什么力气,抬了抬脚,发现脚也动不了。接着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粽子,准确来说,他被人包成了一个粽子。原来那股药味是从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龙煜破天荒的感到有些害羞,全身被人缠了绷带,总不会是穿着衣服缠的?也就是说,绷带下面,自己是光着身子的。难道,我的贞操……等等,我为什么会躺在床上?龙煜觉得脑袋很痛很沉,没空再去思考贞操的问题,晨光呢?他一定等的很焦急吧,他的陷阱沼泽肯定已经布置好了,可是自己迟迟没有将那两头豹子引过去,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等?晓晓呢?我被那豹子打成了重伤,好像是晓晓救了我。

可是,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没关系,既然自己还活着,既然自己被缠上了绷带,那么说明那两头豹子输了,被晓晓打败了。等等,龙煜咧开嘴笑了一下,情况也有可能是这样的:晓晓输了,自己眼看着就要被虎崎杀死,被路过的高手或者大侠给救了,或许那人是个大美女,觊觎自己的美色,便救了自己,然后就要发生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龙煜想到这,不由嘴角上浮一个夸张的弧度,仿佛这一切真的发生了。

卧槽,发达了!不对不对,龙煜又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如果晓晓输了,那晓晓不是很危险?龙煜思考再三,痛心疾首的叹了口气,还是决定不要这段艳遇了。

龙煜身子虽然动不了,但是头还能转动,他突然觉得这间屋子有些熟悉。他盯着着头顶上的茅草盖的屋顶看了很久,喃喃自语道:“如果我眼睛没瞎的话,如果天底下没有其他茅草屋的话,我现在应该在高龙村。那么说,晓晓赢了,把自己给救了?”

龙煜感到一阵失落,没有什么美女高手,更没有什么艳遇。

“龙少侠,你醒了?”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村长推门而入。

龙煜看到村长一瘸一拐的走进来,大惊道:“村长,你醒了?你不是还在昏迷吗?”他又瞧了瞧外面的天色,已经一天一夜过去了,分量再重的迷药也该清醒了。

却听村长干笑了几声,说道:“老了,不中用了。哎,我这老毛病时不时的发作,倒是让晓小、阿光,还有龙少侠担心了。”

啊,老毛病?什么老毛病?你不是中了迷药吗?是了,村长老糊涂了,可能真没察觉出迷药。既然晨光没有坏心思,那我何必拆他的台?

龙煜没有答话,过了一会才问道:“村长,晓晓呢?阿光呢?怎么没瞧见他们?月光都照屁股了,难道他们还在睡觉?”

村长愣了一下,笑了几声,说道:“光儿来的匆忙,去的也匆忙。他刚从天水城调到夜弦城,现在又被调走了。听说北方将有战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连当面告别也没来得及,就匆匆调走了。晓晓啊,他去接小诸了。哎,这个小光,接小诸去府上玩,就去好了,也不把人送回来,害得你们担心了。”

啊?龙煜又愣住了,他感觉他完全听不懂村长在说什么。

晨光被调走了?之前怎么没听他提起,昨天似乎还受了伤,这样匆忙赶路真的没问题吗?龙煜呆滞的眨了眨眼睛,难道我穿越了?怎么感觉跟村长完全不在一个时空啊。

“龙少侠,老朽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去给你瞧瞧,给你熬的药,熬好了没有。”村长说完就走了出去,将门轻轻掩上。

村长刚走,陈晓晓就出现在龙煜床头。

一灯如豆,依稀可以看见陈晓晓脸上的泪痕,龙煜笑道:“晓晓,你怎么了?阿光被调走,你也不用这么伤心吧!没事,你还有我这个好基友在,虽然我不搞基,但是我们可以去搞“妓”啊!”

陈晓晓呆了一会,愤怒的瞪着龙煜,看了半天,除了满眼的眼屎,实在瞧不出龙煜有半点恶意,疑惑道:“龙煜,难道,难道你不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了?”

不记得?记得什么?卧槽?我才十六岁!怎么可能患上痴呆,他努力清了清嗓子,郑重的说道:“我怎么不记得,我先是起床,吃了个饭,不对,饭还没吃,我们就发现龚诸不见了,然后报官……”

陈晓晓插嘴道:“停!我是问你遇到虎人之后发生的事情。”

我好像真记不住了,龙煜声音小了很多,说道:“我记得,记得晨光在挖陷阱,然后我被虎人打成了重伤,然后你出现了!然后我昏了过去,我强调一下,我是昏了过去,才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而不是不记得,这是两个概念!”

难怪,难怪。可以肯定的是,昨晚那个龙煜确实不是眼前的龙煜。陈晓晓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将封龙贴找了回来重新贴在龙煜的脖子上,然后他还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龙煜身上浓重的魔兽的气息再贴上封龙贴之后便渐渐淡了下去,再比如,当时的龙煜压根不认识自己,甚至,想杀了自己。

“龙煜,我将全部的事情告诉你,你答应我,不告诉老爹,可以吗?”陈晓晓大可以隐瞒,大可以欺骗所有人,但他骗不了自己,他也不过是一个有喜有悲的凡人,他也需要倾诉,需要诉说。

如果难受,一定要找个缺口宣泄,痛苦或许能减轻一些。

复敛衾,暖旧事。

陈晓晓讲得很平静,风轻云淡,当一个人风轻云淡的讲述自己痛苦回忆的时候,内心翻涌的必定无以复加。他省去了一段,他将龙煜向自己跟晨光出手的那一段省去了,那一段,讲与不讲,对他来说都一样,对龙煜来说,却是大大的不同。他知道,晨光的死跟龙煜无关,即便龙煜不出手,晨光也挨不了多久。可是,一旦将这一段事情讲出来,龙煜必定内疚一辈子。

龙煜的眼神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去,听到晨光去世的消息,更是嚎啕大哭起来。

“老爹年事已高,已经失去一个儿子,我不想……所以,龙煜,答应我,阿光的死,别告诉老爹。”陈晓晓再次平静的嘱咐道。

龙煜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跟村长不在一个时空,因为陈晓晓将所有的事情隐瞒了起来。

龙煜依旧在哭,停不下来。

他哭着哭着突然咳嗽起来。

陈晓晓知道龙煜伤势还很重,如果他再哭下去势必会影响伤势,更会把老爹给引过来,急忙出手点了龙煜几处穴道。龙煜沉沉睡去。

昨晚龙煜“变身”之后,皮外伤虽然愈合了,但是内伤还是需要调养。如果不是内伤太重,昨晚,自己恐怕也命丧黄泉了。陈晓晓讲事情说完,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觉舒服多了,看了看龙煜,摇了摇头,这家伙,甩起嘴皮子像个流氓,哭起来像个孩子,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他,他伸了伸收,帮他将被子盖好,这才大步出去了。

他完全没注意到,外面的门旁还站了一个人,那人走路一瘸一拐,身形有些佝偻,却是老泪纵横。世间第一等悲凉事,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比这更悲凉的,便是老年丧了两子,没人知道他现在的心情,他甚至不敢大声哭出声来,因为,陈晓晓怕他伤心难过,他又何尝不担心陈晓晓呢?晓晓既然选择一肩扛了,不愿意让自己知道,我又如何戳破他?世间情感繁复,可唯有父母从上至下的爱,最是无私,最是不求回报,像是小溪流,安静而连绵悠长。

一夜无眠啊。

往事如倒影历历在目,涌上他的心头。好啊,兽灵游侠团!从今日起,你们猎杀城守,我便猎杀你们,不死不休!

第二天,龚诸就带着两只拍拍熊进来看望龙煜。龚诸脸上还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似乎对晨光的事情毫不在意,想必是晓晓也成功欺骗了龚诸。龙煜自然想不到晓晓功夫厉害,骗术也是精通。

龙煜将身上的绷带一层一层拆开,他已经能下床走路了,他从小到大恢复能力就远超常人。

“小诸,你晓叔叔呢?把他叫来,就说你龙哥哥,呸呸,你龙叔叔有事找他。”龙煜摸了摸小诸的头,说道。

龚诸点了点头,带着两只熊出去了。

“龙煜,你找我有事?”没多久,陈晓晓就走了进来。

“带我去看晨光。”龙煜轻声说道。

“可是,你的伤……”

“带我去!”龙煜再一次说道,声音依旧很轻,却有些不容置疑。

陈晓晓看龙煜一脸坚定,知道拗不过他,出门跟村长老爹交代了几句,就带着龙煜出门了。

晓雾已散,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龙煜却是感受不到一丝暖意,陈晓晓又何尝不是?

两人往西行了多时,一路上,陈晓晓脚步极慢,好像受伤的不是龙煜,而是他。

“龙煜,我有些累了,我们歇歇脚罢。”陈晓晓也不等龙煜答应,靠在一颗树边上就坐了下来。

龙煜也靠着那棵树坐下,龙煜确实有些累了。只是,才走这么几步,晓晓怎么可能会累?心下暗想:是了。晓晓知道我有伤在身,他是担心自己,体力不支,才提出要休息的。阳光终于显得有些暖意,龙煜笑了笑,问道:“对了,晓晓,你说昨晚我威猛的很,具体有多猛?”

陈晓晓想了想,说道:“当时那个你,只给我一种感觉,或者说是两个字。”

“那两个字?”

“无敌!”陈晓晓苦笑一声,不得不承认,昨晚那个龙煜的确给自己这种感觉,像是面对一种高山,也许比喻成大海更合适一点,不像高山那般令人仰止,更像是大海一样深不可测。陈晓晓继续说道:“我也不是没见过绝顶高手,我的师父就位列武评榜第七位,可是,即便昨晚师父亲来,也未必能制得住你。龙煜,你的体内到底有什么秘密?”

龙煜摇了摇头,说道:“我姑姑知道一些情况,可她无论如何也不肯跟我说,我只知道,我体内封印着一直强大的魔兽。”龙煜说着便扯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一身肥肉,拍了拍胸膛,一些红色的纹路便在他的胸膛若隐若现。

陈晓晓道:“封灵大阵?竟然是在人体上刻下了如此精巧的封灵大阵。不对,封灵大阵加封龙贴,两样东西加起来才制得住你体内的东西?”

龙煜点了点头,道:“我不知道那玩意为什么会在我体内,但是那家伙的强大应该是毋庸置疑的,我记得小时候,我无意之中撕开了封龙贴,虽然便不省人事了,但是之后,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见到我姑姑受伤,对了,她刚重出江湖,位列武评榜第十一位!”

陈晓晓哦了一声,突然发出一声怪叫:“卧槽,你他妈的是神枪龙瑛的侄子?你他娘的傻子吧?我要是你,还闯荡个屁个江湖,跟着龙瑛啊,那可是多少人想往的江湖啊!”。

龙煜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江湖!跟着姑姑,那我还历练个屁啊!而且,跟着她,天下人讲起大游侠,她始终在我前面!我要做大游侠,第一无二的大游侠!天底下人一说游侠,便想到龙煜这个名字的大游侠!”

陈晓晓看了看龙煜,跟自己还真像啊!话说回来,自己也可以一辈子追随师傅不是吗?天下第七,也许师傅传说不如龙瑛来得多,名头总要响一些!

沉默,陈晓晓不说话,龙煜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相互沉默。

突然,龙煜的拳头握得很紧,骨头咯咯作响,怒道:“兽灵游侠团,老子记下来!我不管他们跟晨光有什么仇恨,总之,以后这天底下所有的兽灵,都是老子的敌人!”

帮亲不帮理,老子一向如此!

陈晓晓还是不说话,这种事情,他昨晚便在心里立下了誓言!

二人又讲了些白搭,待休息的差不多了,这才重新上路。他们淌过一条河,又爬了一座山,这才在另一座山的山腰上停下了脚步。龙煜看此处风景清幽,树木丛生,眼前有一个土坡耸起,土看起来刚被翻新过,前面还立着一块墓碑,上面写道:吾兄晨光之墓。

而在这小土坡后面,还有大大小小二三十个土坡。龙煜暗道:这里难道是力宗人的归宿?他仔细瞧了瞧,却发现不对,因为后面的土坡只立了墓碑,名字都没刻。

陈晓晓看出龙煜的困惑,说道:“他们是阿光生前的手下,他们也是阿光的兄弟,他们待阿光极好,我总不能让他们做孤魂野鬼。”龙煜点头说是,忽又想起晨光为了救自己而死,不由悲从心起,跪在晨光坟前,正色道:“光大哥,我不会让你白死。我会用你救下的这条命,成为大游侠。终有一天,我的名字会响彻天堂,让远在天堂的你也听到。”说完,他磕了三个响头。

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叩拜自己的兄弟!应当的!

“还有我。”陈晓晓也是跪下,坚定的说道:“阿光,你放心!我一定会坚强的活下去,连你那一份一起活下去!”他也磕了几个响头。

陈晓晓打开一个包裹,是几壶酒和一些下酒菜,他倒了酒在晨光坟前,然后将酒菜整齐排列好,打开一壶酒就喝了起来,突然说道:“龙煜,我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我将这些兄弟的尸体带回来埋葬,却发现,刑邑的尸体不见了。”

龙煜对刑邑当然有印象,问道:“会不会被魔兽叼走?”

“应该不会!这么冷得天,魔兽很少出来活动,而且,昨晚你体内那玩意出来之后,本就不多的魔兽全都发疯似的往森林外面跑去了,再说,这地上尸体这么多,为什么只叼走刑邑的?”陈晓晓缓缓说道。

龙煜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么一个道理,问道:“那,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听阿光说过,虎人是跟人约好了,才会去那片森林,才会遇到阿光,才会又接下来的冲突。但是,约虎人的人却放了鸽子,没有准时出现,或许,刑邑尸体的消失跟那个人有关!再或许”陈晓晓顿了顿,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也许,那个虎人,就是刑邑约来的!”晨光临死前将这件事告诉了陈晓晓,或许,缠绕了力宗千百年来的诅咒,也该有个说法了!

突然一声惊雷响起,原本暖洋洋的太阳不见了,一堆黑云压了过来!

二月响春雷,只是,今年这一声春雷,似乎来得早了一些!


PS:你们猜,谁要来了~前面有写!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东海之行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十三章 二月响春雷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