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作自受

  • 作者: 前戏
  • 更新时间:2019-01-03
  • 字数:3083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自作自受

飞车不断前进,突然前方飞来三名身穿军装的人族,看穿了飞车的隐形,直接落在了车顶上,通过身份识别后,停下了飞车,拉开了车门。

“银茂然呢?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绑着我们的人?”一眼扫过车内状况,语气严厉的询问着。

银铃的草人跳到了椅背上,“我来解释,我是边境军副队长银铃,我的编号是xxxxxxxx,我受到了大阵的影响,无法自控,这个人叫扎朝仁,他的空藏‘草人’可以把人的灵魂从肉体上转移出来放入草人,抑制身躯的力量使用,只留下本能。他是一名诈死通缉犯,在银茂然和我的劝说下,加入我们的行动,帮助我们潜入了妖族节点。银茂然已经与我们分开,引诱妖族追击,为我们制造逃生空间。现在他被妖族抓回了节点内,请你们尽快去救他。”

“他有没有告诉你们节点的情报?”这帮人关心的还是情报。

“没有,当时根本来不及说话,妖族就追了过来。情报只有他知道,你们一定得赶紧去救他,他的状况十分危险。”银铃着急的说明着,草人一跃跳到车内的控制台上,“你们帮我打开地图,我给你们指出节点位置。”

三人对视一眼,点点头,通过瞳孔和面部识别帮助银铃打开控制台的操作权限,银铃蹦蹦跳跳的输入了坐标,“就是这里,虽然没有空藏级别的狐族,但八尾的数量至少三个。”

“好,我们知道了。你们继续往前飞吧,会有人接应你们。”三个人关上车门,飞车再次进入隐形状态离去。

其中一人打开通讯器,“总指挥。”

对面传来王湘的声音,“恩,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先去探查一下那处节点,其余队伍到达后,开始行动。第一任务是营救银茂然,如果他已经死了,第二任务是攻下节点,取得内部情报。”

“明白。”三人迅速离去,按照王湘的指挥开始初步的探查工作。

飞车朝前行进,不时看到人族的精锐从窗外掠过,投向同一个方向。银铃稍微得到些安慰,多少是有些希望了,银茂然的草人在车内凭空飞舞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但是至少还活着。

“别担心了,好人不长命,混蛋一般都没那么容易死掉……”扎朝仁宽慰的话没说完,脑袋顶上突然哐的一声,车顶被什么中午砸中,整个车身猛地下沉数米。扎朝仁和银铃吓了一跳。

车门却已经被打开,不是敌人,而是银茂然,银铃立刻跳到他肩膀上,“混蛋,你没事?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还能找到我们的车?”

银茂然表情罕见的严肃,“我在飞车预设的路线上守了一会儿,等到的。”话毕,带上车门,一屁股做到控制台前,从控制台下的一个夹层里,抽出一块不知名动物的毛皮,铺展开来置于控制台上。

扎朝仁识趣的没有说话,他一眼就看出来银茂然的情绪很不稳定,憋着一股子劲。但是银铃却神经大条的追问着,“你干嘛?你回来了,咱们先联系指挥部吧。那些……”

咚的一声,银茂然的手拍在控制台上,“别跟我说指挥部!”银铃顿时愣在那里,她没见过银茂然生气。正事或者玩闹,装腔作势,骂街,无赖,甚至耍流氓,他都应付的很好,接触这段时日以来,她嘴上混蛋混蛋的叫着,但是她明白,这个男人不是真的混蛋,他是情商很高,很会控制情绪,进入角色的人。所以,吵架的时候,虽然他会佯装恐吓,但银铃从来没怕过,因为她知道,那不过是银茂然可以表现出来的。

可是此刻,就这一个动作,还要他那没来由的话,银铃瞬间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沸腾的怒火。银铃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她明白这是什么样状况,所以她没再多说。

银茂然眉头紧锁的动作着,咬破自己的食指,按在毛皮上,顺着预先画好的轨迹,划动,勾勒出一个弯弯曲曲的符号或者说微型阵法。然后一口咬破自己的 舌尖,啐出一团新鲜的热血,印在阵法上。“大伯。”

远在上都,专心研究妖族阵法的银卷文耳边突然响起个声音,本来还以为是幻听,暗沙之外的卓玛平央却一掌拍了过来,银卷文立马反应过来,跳起来拦住,“谁?”

“我,茂然。”随着银卷文的精神集中起来,那个声音也变得清晰。

“没事,卓玛教主不用担心,是我侄子。怎么呢?茂然。”银卷文手掌一翻,拿出一张类似的毛皮,直接咬破舌尖,指尖沾了一滴热血弹到毛皮上,自发形成一个弯曲的符号。

瞬间,两人的声音都变得清晰起来,如同置身面前。

“银子死呢?”银茂然语气低沉的问道,身边的银铃听到这句,不禁一惊。

银卷文突然被问到,一时间也懵了,这件事,的确还没告诉银茂然,因为战事过于紧张,根本无暇他顾,而且白子也没有真死,只是被扔到个没听说过的地方。但是,程余说过要保密,这该怎么说呢?

“银子真的死了?大伯你怎么不护着他?我爹呢?爷爷呢?”银茂然毫不拐弯的责问到。

“大伯的实力有限,银子的力量失控,我无法阻止他也无法阻止其他人。你别怪我,也别怪你父亲和爷爷。”银卷文还是开口了,什么都不说会不会比较好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此刻的银茂然一定情绪激动,必须开导开导他。

“实力有限?大伯就算你实力有限,难道我爹和爷爷也什么都做不了吗?他们难道不能代表我们银家保下一个人吗?”银茂然的心情激动,声音不自觉间大了起来。

银肃文和银孤行虽然身处战斗中,但还是不可避免的注意到了这熟悉的声音。银肃文一把掀飞面前汹涌的兽潮,来到银卷文身边,“茂然,你别跟这儿胡闹,银子的事,等战斗结束我们再跟你细说,其中缘由你不知道。”

“不用说了,我知道银子是杀了秦朗,我也知道他打破了阵法核心的封印,但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银子被其他人围攻杀死?”银茂然的音量已经大到整个战阵都能听见。银孤行皱着眉头,他是知道白子还活着的,跟银肃文不一样,但是此刻战阵中人多眼杂。

血气流转,银孤行也来到了暗沙外围,“银少白来上都前已经与银家断绝关系,他身不由己,他闯下大祸,都是他的事,他的选择。多说无益。卷文。”银孤行做了个手势让银卷文断掉对话。

“什么叫多说无益?你是不是老糊涂呢?”银茂然此话一出,银卷文的都翻起了白眼,这下可好。“都过去十八年了,你还不明白吗?”

银孤行的身上的血气腾的倒卷上天,“你说什么?”

“我说你怎么还不明白,十八年前,小姑是怎么离开上都的?银家又为什么迁到南三郡?”银茂然已经不管不顾了,这个话题可谓是银孤行最大的忌讳。

银卷文准备截断联系的手停在半空,不知是否该让这爷孙两说下去,银孤行却已经狠狠的呵斥道,“你以为自己知道什么?十八年前的事,是非对错,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你来评判。”

“我不评判,我就问你为什么小姑最后还是走了?还是一个人杀出了上都?”

“她走,因为她明白银家面对的局面,她知道自己身为银家一员应该做出的牺牲。”银孤行十八年来第一次谈起此事,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对,因为局面而牺牲。就是因为这所谓的局面,做出了所谓的牺牲。你永远只会说这个。”银茂然从小耳濡目染,对于银孤行的这些理念十分清楚。“但那些都是你的自以为是,时至今日,你回头想想,你还不明白吗?”

不待银孤行回答,银茂然接着道,“当年的局面是怎么来的?各大家族咄咄相逼,天元继位趁机立威,那些所谓的局面都是因为别人针对我们银家。你不帮小姑,还安慰自己她是为局面牺牲,我呸。我告诉你,要是我们银家没离开上都,这什么阵法核心早就被血手银发端了,不可能藏到今天。要是小姑还在,十八年后的今天,这些妖族来多少都不够她杀的。”

一旁守卫这银孤行的程余闻言不禁莞尔一笑,众人都没注意。

“你跟我说,是小姑为了局面牺牲自己?还是那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和需求骑到我银家头上了?银子的事也一样,设局诱他的人,袖手旁观的人,秦氏,各大家族,纳兰止水还有那个王湘以及你都有责任。现在,这一切都是你们自作自受,这样的局面就是你们一手造成的。”银茂然一口气把所有话都说了出来,整个战阵的人都听在耳里。

银孤行沉默了,银卷文和银肃文也没话可说。银茂然的喘息声传来,不知是气的还是累的,缓了片刻,“那可是银子啊!”呲的一声,毛皮撕裂的声音传来。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华灯初上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自作自受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