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特别陌生的力量

卫寻摆了摆手,“不用求证了,我相信你没有动手杀白泽。”

“啊?你凭什么相信我?”鹿二爷一愣一愣的,“你又不了解我的为妖。”

卫寻道:“不需要了解,就你的胸襟气度和城府,肯定不是最终的凶手,人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比你聪明多了。”

“什么玩意?”鹿二爷哼了一声不高兴了。

卫寻又说道:“我问你,你是如何知晓白泽的行踪?”

鹿二爷仿佛看白痴一样看了卫寻一眼,“这个还不简单,我派两个小妖跟着那狐狸精不就知道了,想弄一个妖还不容易。”

“这么说来,你一直让小妖跟在白泽身边踩点着?”卫寻追问道。

鹿二爷道:“也不是一直吧,就最近而已啦,也就一两个月的事吧。”

卫寻又问:“那什么时候停止的?”

鹿二爷道:“就我想揍那狐狸精那天,我知道他要去小树林里给天一老师养的那只小鸡仔输真气,我就让小野豹在狐狸精回来的路上一直等着。”

卫寻接着问:“既然你一直派妖跟着白泽,那他们有没有发现白泽那段时间有什么异常?或者说有没有哪个妖对他有异常的举动?”

“这我哪里知道,我不关心那些,我只想着把那狐狸精给揍一顿,可惜那个愿望再也无法实现了。”鹿二爷说着叹了一口气,“虽说我一直都很恨那个狐狸精吧,也巴不得他早点死了别祸害我家东方大大,可他真的死了,我反倒觉得有点,有点,算了,说了你这个小女孩也不会懂的。”

卫寻接道:“怎么就不懂了?不就是觉得心里有点惋惜有点难过吗?所以说你肯定不是真凶。你派在白泽身边踩点的那两个小妖呢?在不在外面?给我叫进来!”

鹿二爷啥都没想,当下就叫了两个名字出来,等那两个小妖进来,他才反应上来,不由得懊恼道:“你这小姑娘算个什么东西,我凭什么听你的?”

卫寻淡淡一笑,“你不是听我的,你只是自己想弄清楚事实罢了。找到谁是真凶,对你自己,对你家东方大大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对菠萝山的民心稳定更是一件好事。”

“好吧!”鹿二爷撇了撇嘴,“有什么问题你问吧,只要他俩知道的都会回答你。”说完鹿二爷搬了把椅子坐下,看起来颇有怡然自得的风范。

卫寻走到那两个小妖跟前停下,问道:“你们跟了白泽一段时间了,那必然对他有一定的了解,就最近这段时间,你们觉得他有什么异常吗?”

有个小妖答道:“大的异常没有,不过他死亡的前一天,天一老师走了以后,他坐着发呆发了好长时间,自言自语说自己不应该答应天一老师的要求不应该救那个小鸡仔。后来,他好像想去卫大王你的家里找你,但走到半路上又折回去了。”

卫寻从其中听出了关键线索,“你说白泽想去我家找我?你怎么知道的?他自己说的?”

小妖如实道:“我听他嘴里念叨大侄女这几个字了,刚开始没有想到是卫大王你,后来他出洞以后我看到他走的方向才恍然大悟,他的大侄女好像也就只有卫大王你一个吧。”

卫寻接道:“所以你就判断他要去找我?”

小妖道:“他后来又念叨了,说这事要跟大侄女商量一下,还说了几句夸奖卫大王你的话。”

很明显白泽在答应天一的要求以后快速反悔了,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去给雄鹰输真气了。

卫寻问道:“白泽折回去之前没有碰到什么妖吧?”

小妖想了一下回道:“没有,他是自己突然回去的。”

卫寻又问:“那在那之后呢,他有碰到哪个妖吗?”

小妖道:“那天不曾,他回洞之后没有再出来,也不曾有妖造访过。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去了天一老师家,后来和天一老师去了小树林,然后我们就回去给二爷禀告了。不过,我觉得白泽那天的脸色好像有点不太好。”

过来过去还是推到了天一那里,还是因为雄鹰的事才导致了白泽有反常出现。卫寻又问了几句,没有再获得有价值的线索,就让那两个小妖离去了。

最后,鹿二爷去警察局自首了,卫寻和狐不言和陆吾离开了鹿二爷家。

在路上,卫寻对两位师兄说道:“你们怎么看呢?还以为鹿二爷会知道一些什么,没想到线索又又端了,搞了半天,还是没妖知道真凶的消息。”

狐不言安慰道:“别着急,我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鹿二爷不是提到白泽叔叔那天的脸色不太好吗,那天你问师父的时候,他似乎也提过此事。要不然,再找师父问问?”

老实说卫寻特别不想去找天一,但最终,还是去了金仙洞。

天一恰好又在午睡,又被卫寻给掀开被子揪了起来。

给天一无奈的要命,卫寻上次掀过一次被子之后他现在睡觉都有心理阴影了,再也不敢穿着大裤衩子,都是整整齐齐穿着内长袍内衣,就是害怕卫寻搞突然袭击,没想到她这么快就下毒手了。

“乖徒儿啊,又怎么啦?”

卫寻顺手拿起一件披风裹在了天一身上,“我问你个事,那天你见到白泽叔叔的时候是不是觉得他脸色有点不太好,他在给雄鹰输真气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天一认认真真思考了一会,然后说道:“没有说什么啊,不过他的气色是真的不太好,我还说给他把脉看看,可他没有同意,说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

“真的假的?没有别的啦?”卫寻追问道。

天一道:“没有啦,乖徒儿,你不会直到现在还在怀疑师父吧?杀害你白泽叔叔的真凶东方败不是已经抓到了吗?”

卫寻朝天一看了一眼,问道:“你真的认为东方败是凶手吗?你和东方败一起在安理会共事那么多年,你不可能不了解他,你觉得他真的会因爱生恨杀死白泽叔叔吗?”

“这个嘛,这个为师就不好说了,为师又没有感情方面的经验不懂男欢女爱,所以不便下结论。”

卫寻道:“不便下还是不想下?算了,就当我没说吧。”

“乖徒儿啊,你最近为何一直在怀疑为师?为师到底做错了什么。”天一说着朝狐不言和陆吾投去一个极其幽怨的眼神,“二胡,决明子,难道你俩也怀疑为师吗?为师平时连踩死只蚂蚁都办不到,怎么可能会干杀妖那种丧尽天良的事?”

陆吾沉默着没有回答。

狐不言想回答,可看到卫寻的表情之后忍住了。

卫寻慢慢松开了揪着天一领子的手,"行啦别抱怨啦,如果你真是清白的,等抓到凶手,我们三给你赔礼道歉认错总行了吧?更何况我又没有说你是凶手,之前只是按照惯例怀疑了一下下,现在问你是因为想更多的了解当时的情况,说不定能从蛛丝马迹当中找到关于真凶的线索。”

天一哦了一句,神色有些惆怅,“可是乖徒儿,查案是黑喵他们那些警长的事,乖徒儿你还是乖乖歇着吧。”

卫寻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替菠萝山出点力。”

“乖徒儿,你可知多管闲事往往会给自己带来不好的结果。”天一的眸色沉重了起来,仿佛还有话没有说完一般。

卫寻接道:“你这无情无义的老头,我这叫多管闲事吗,白泽叔叔又不是和咱们不相干的妖。他可是我们的叔叔,是你的好朋友,你竟然让我坐视不管,真枉费你和白泽叔叔相交一场了。”

狐不言跟道:“师父,我实在没法替你说话,这次你真的很过分。”

陆吾虽然没有表达不满,可看向天一那不悦的眼神足以说明了一切。

“徒弟们哪,你们是不了解师父的一片苦心,师父还能害你们不成?有些事情远远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师父只希望你们都能平平安安好好的。”

天一明显话里有话,卫寻急忙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别拐弯抹角直接说。”

天一叹了一口气,“能直接说为师必然早都说了,就是因为天机不可破也。你们以为你们的白泽叔叔死了师父就不伤心难过吗,就不想抓到真凶吗?那个凶手不仅害死了老糊涂,说不定还是害了我的小鹰鹰的凶手,我比谁都希望他能绳之以法。可徒弟们你们有没有想过,敢在菠萝山如此光明正大行凶的,难道会是普通妖吗?必然不是。”

卫寻问:“你是怀疑到了谁?”

天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卫寻又问:“难道是菠萝山哪个大王?不会是狮大王或者牛大王其中之一吧?”

天一又是没有回答。

卫寻道:“不对啊,白泽叔叔并没有得罪过狮大王或者牛大王,他们要杀他总得有动机在吧,难道真凶也是东方败的死忠粉,也是背背山来的?”

“什么背背山?”天一可算开口了。

卫寻道:“就是断袖的意思,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怀疑的是谁?还是说你其实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乖徒儿你就不要再问啦,为师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是看在我还是你师父的份上,要是想着不惹麻烦,为师劝你还是乖乖回家乖乖当你的大王吧,别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啦,你白泽叔叔的案子自然有黑喵在查办。”天一说着朝卫寻挥了挥手,“回去吧,别再找为师了,就算你以后再找,为师也不会再多说半个字的。”

天一还真的把卫寻狠心的给推走了,走在回家的路上,卫寻特别费解,“你们说天一老头到底咋回事,他好像特别忌惮那个凶手一样,可我实在想不出来菠萝山有谁能让他忌惮成那样。就算是狮大王或者牛大王,就算他俩有很多小弟小妹,可他们一向对天一老头都特别尊敬,天一老头也不怕他们的呀。”

狐不言接道:“这只能说明那个妖比狮雄和牛头还要德高望重。”

卫寻开始分析,“可在菠萝山上,比狮大王牛大王还要德高望重的,也就安理会那几个老家伙,还有菠萝山的拿波万大领导了吧。”

一个国家有总统,或者有皇帝国王首相这种,菠萝山自然有菠萝山的最高长官山长,可这个山长的手里并没有神实权,菠萝山的权力只要集中在政府和公检法这四个机构当中,山长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至于安理会那边,卫寻直觉不太可能,那几个老家伙爱惜名声比爱自己的生命都要更甚,所以绝对不会干出杀妖的事情。而且他们要杀也是杀背背山来的东方败肃清安理会,绝对不会对无良公害的白泽下手。

狐不言和陆吾也想到了这点,先是由狐不言给否认了,“不会的,不会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接着陆吾说道:“他们应该没有嫌疑。”

卫寻顿时满面愁云,“那还能是谁呢?真是愁死了,没想到白泽叔叔的案件这么复杂,本来二胡你只要开通一下你的天眼摄像头就能什么都知道,可惜被限制住了。这个事情确实麻烦,能把你的天眼给限制住的,肯定法力至少和你旗鼓相当,这么一算应该就没有多少妖了,不然还是用排除法吧。”

狐不言道:“不必,其实并非没有一点线索,我能察觉出来限制我的那股力量,但离奇的是,总是感觉那股力量特别陌生,不是我认识的任何一个妖。”

“纳尼?这么重要的事你为啥不早点告诉我?”卫寻吃了一大惊。

狐不言道:“之前我只是猜测不太肯定,毕竟很多妖怪我也不算熟。”

卫寻哦了一声,“那你的意思是,这个妖怪的法力特别高强,而且和你特别不熟是吗?不会是黑山老妖吧?”

狐不言否定道:“不是他,他的气息我不陌生。菠萝山道行高强的妖怪我都熟悉,只有雄鹰和小树林里的那些妖怪相当陌生一些。”

卫寻秒懂,“你是说是小树林里的哪个妖怪搞的事?”

狐不言道:“我只是猜测而已。”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崛起之路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617:特别陌生的力量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