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石笋屿波涛滚滚,浊浪滔天,伸出海面的山岛星罗棋布,犹如笔直插入水中的羽箭或是长矛,有的覆满了绿色草藤,有的光秃秃寸草不生,林立的岩柱把这里变成了一座海上迷宫。

铁锤号已经在此守候了一天一夜。霹雳焰消带着人占据了航道两侧的几座岩柱,等血骷髅号经过时,铁锤号现身将海盗们引诱经过此处,岩柱上的伏兵可以居高临下打击海盗船。

一天前刚到石笋屿时,欧烈就在船长室召开了作战会议,麦门冬并不诧异船长让他一起参加,欧烈还叫他带上霹雳焰消,船长室里站着铁锤号上的骨干们,水手长尤镰、船需长简叔、老烟斗和名叫季晏的舵手。

原定的计划是水手长带人占据岩柱,舞叶组需要提供秋石协助尤镰,快速解决海盗船上的精锐。但麦门冬成功说服欧烈,由霹雳焰消主持岩柱上的进攻,当然,战胜海巨蟒的过程中霹雳焰消的冷静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于是尤镰留在了船长身边,麦门冬带着荆芥、紫苏留在甲板上,等待着短兵相接。

远处蘑菇形状的岩柱顶上闪了几闪,那是霹雳焰消发来的信号,麦门冬同样用镜子的反光传递着“收到”的讯号。他有些纳闷地看着欧烈,“河络说,只看到了一艘船,是单桅船。”

“再等等看。”船长说。

铁锤号停泊在另一根筷子状的岩柱后面,刚才麦门冬还看见老烟斗带着的两条划桨小艇,此刻他们已经不知躲藏到哪里去了。过了半晌,霹雳焰消再次发来信号,她们确认了那条船是远游号,但是海面上仍然没有血骷髅号的踪迹。

“怎么办?”水手长问欧烈。没办法预料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两艘船分开了,正好可以个个击破,可是如果它们相距不远,对远游号动手难免会暴露所有的埋伏,再想对付后面的血骷髅号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用最快的速度捕获它,”欧烈斩钉截铁地说,“尽量不要暴露岩柱上的伏兵。”

远游号越来越近。铁锤号升起风帆,从藏身之处驶出,斜对着远游号的航行线路向它靠近过去。“他们还没发觉。”麦门冬观察着远游号的动静,单桅帆船依然按照自己的航道行驶,也许已经有人注意到铁锤号,他们会有些疑惑,但是并不明白铁锤号的意图。

他们一定以为没人知道远游号发生了什么,所以可以掩藏住海盗的身份。

几百箭尺之后,铁锤号和对方的距离近到可以互相看清甲板上彼此的脸庞。有人大声叫嚷:“喂,小心些。”远游号的水手指着前方,示意铁锤号再不改变方向会发生碰撞,“你们走偏了。”

铁锤号毫无动静地继续前进。远游号上的甲板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和咒骂声,他们开始解开帆锁,调整风帆角度以改变航向。

“靠拢过去。”欧烈下令。

单独一艘远游号,铁锤号足以能轻松搞定,两条船无论从吨位、大小都相差了一大截。远游号慢慢调转船头,但是已经晚了,铁锤号像一座小山般靠拢过去。

“你们是什么人?”对面船上传来大声的询问,“别搞错了。”

“没错,就是你们。”麦门冬站在船舷笑嘻嘻地低头看着,远游号的甲板上站着七八个身佩武器的水手,其中一个像头领的家伙带着飘着缎带的华丽草帽,刚才问话的就是他。

“动手。”船长的声音传来。

连着绳索的抓钩纷纷从铁锤号上抛出,搭住了远游号的船舷,两条船死死地纠缠在一起。远游号上的水手拔出刀,想要去割断抓钩绳索,被戴帽子的头领拦住。

他们以为我们也是海盗,所以不准备抵抗,麦门冬想。

水手长第一个从铁锤号上的船舷翻越过去,麦门冬学着他的样子,从铁锤号跳到了远游号的甲板,摇晃的船身让他一时站立不稳,幸亏及时拉住了一根绳索才没有摔倒,荆芥和其他水手也翻越而来,逼近远游号上的那群海盗。

“嘿,小心你的斧头。”带着华丽帽子的男人不满地指着一个铁锤号的水手说,“别弄坏了船。”海盗有一张年轻白皙的脸,更像一个花花公子,他上下打量着尤镰,“朋友,大家都是老海,别自家人打了自家人。”

老海是海盗们自称的一句黑话。

“老海?”麦门冬在旁边哈哈大笑,“你说是老海,你就是老海了?”

华丽帽子的男人哼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块黑黝黝的铁牌,“这个你总该认识吧?”

“什么?”麦门冬装着看不清的样子,冲男人勾勾手,对方犹豫了一下,又恼怒又无奈地抛过铁牌。

“进出龙王岛蛟陵水寨的海牌,我的船舱里还关着这次打劫的货物。”

铁牌上雕着繁琐的花纹,一只虎头蛟身鹰爪的海兽在巨浪中咆哮。麦门冬把铁牌揣进怀里,“好啊,”他说,“我就是替长弓岛来收货的。”

对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尤镰举起手中的铁锤大吼道:“想活命的,扔下武器,乖乖地趴在甲板上。”

海盗们面面相觑,华丽帽子的男人拔出腰间的佩刀,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那就看看你有没有本事了。”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突然发出惨叫声,一只羽箭贯穿了他的小臂,佩刀掉落在甲板上。

秋石的箭摧毁了海盗们最后的防线,戴着华丽帽子的男人踉跄着退步,坐在桅杆下发出哀嚎,剩下的人纷纷扔出武器趴在甲板上。麦门冬对尤镰使了个眼色,两人拎着各自的武器向下层船舱走去。

一股混杂着人体各种腐臭的气味扑面而来,麦门冬的双眼慢慢适应了船舱里的阴暗,大约二三十个成年男人坐满了狭小的空间,他们戴着用铁链串起的手镣,就像被绳子捆绑在一起的螃蟹。

看见有人投来的惊恐目光,麦门冬突然意识到危险的降临,他猛地弯下腰,一柄斧头堪堪从头顶劈过,“小心。”他大喊着提醒尤镰,同时扑向角落中的黑影,左手紧紧抓住对方拿着斧子的手腕,右手举刀就劈。腰刀直接卡在了低矮的舱顶,麦门冬来不及咒骂,对方的拳头砸在他的眼眶上,麦门冬一阵金星乱冒,松开手往后退步。袭击者跟了上来,斧子再一次斜斜举起,麦门冬弯腰纵身扑了过去,抱住了对方的腰,两人同时摔了下去,袭击者的背重重撞在舱壁上,麦门冬一只手摁住对方拿着斧子的手,另一只手戳向对方的眼睛,袭击者闷哼了一声,慢慢抬起手,对方的力量比麦门冬想象的大得多,他看见闪着寒光的斧刃离自己的脖子越来越近。

呼啸的风声传来,麦门冬听到“啪”的声响后,不知什么东西溅了自己一脸,对方的手腕松弛下来,斧子落在了地上。他稍稍抬起头,看见铁锤从一张粉碎的脑袋前移开。尤镰的手伸了过来,麦门冬抓住他的手晃晃悠悠地站起来。

“谢谢。”他喘息着低声说。

尤镰摇摇头,“是你那一声喊得及时。”

麦门冬看见旁边倒着的另一具尸体,水手长的胸口也多了一道血痕。舱门口出现了人影,几个铁锤号上的水手冲了进来。船舱中被囚禁的人终于搞明白了情况,连声地呼救。

“救人吧。”尤镰简单地吩咐说,他拍了拍麦门冬的肩膀,“上去透透气。”

“我没事。”

刚才的战斗让他一时有点恍惚,麦门冬走上甲板,耀眼的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他扶着桅杆喘了片刻。“老大,你怎么了?”耳畔传来荆芥闷闷的声音,他摇摇手表示没事。“紫苏、紫苏。”北陆小伙儿喊叫着。

“老板,这是几?”

麦门冬睁开眼,看见紫苏晃着三根手指对自己说话。“没你的事。”他恶狠狠地说。

紫苏点点头,对身旁的荆芥说:“没关系,他脸上的血和脑浆都不是自己的。”她停顿了一下,“只有那个黑眼眶是他的。”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十六章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