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财色交易行世风

固兴城,那特尼耶别乂区的首府。

这个老式地名得以保留,没有被新式地名所取代,是整个地区几百万百姓以死抗争的结果,代表了在大变革面前不愿完全妥协的一种基本态度。

固兴城的上空,彤云密布,下午的天色,看似傍晚。

冬日街景,多是凋零,街头巷尾,行人稀少。

“阿熹,站住!”

彭浩、王弘景站在巷口,后面还跟着十几个年纪相仿的青少年。

被叫住的少年阿熹,战战兢兢,“两位大哥,有什么事吗?”

“鬼鬼祟祟的,你一个人这是上哪去?”彭浩双手叉腰,问话。

“我……我去夏大夫的药铺,给我爹拿几副药……”不知是衣衫单薄还是心里畏惧,阿熹还是止不住地抖索。

眼前这帮泼皮无赖,在固兴城的地界打混成名,正经人家很少有敢招惹的,况且近来他们又投靠了督政家的千金,气焰愈发炽张。

“这老实孩子。”王弘景奸笑两声,上去就往阿熹的脸上摸了两把。

帮派里面,彭浩是能冲能打的带头大哥,而王弘景凭着诡计多端,坐的第二把交椅。

年龄上,他比阿熹也大不了几岁,但其他方面,就完全不同了。

“你说你这天生小白脸的胚子,还跟你那半残的穷爹过什么苦日子?”王弘景捏着阿熹的脸蛋,拧了拧,“走,随哥哥去个好地方,风流快活不说,还有大把钞票赚。”

“放开我!”阿熹似乎意识到什么,用力挣脱。

“兔崽子你还挺横。”彭浩跨步上前,手一推,阿熹一屁股跌在墙角。

“还钱!前次六百,前前次四百,总共借我一千块,马上还!”彭浩虎背熊腰,张开手掌,后面的弟兄围拢上来,簇拥着凶神恶煞般的头领,“拿不出钱,就拆掉你下巴!”

拆下巴,很可怕,这帮人真的干过,被害者那血洞般的口腔,一直是很多良善少年心头上的恶梦。

阿熹缩成一团,惊恐的目光里还有一丝倔强,“哪有一千块……六十加四十,不就一百块么?”

那特尼耶地区是自治性质,并非国中之国,货币是必须全国统一的,铜钱银锭这些,也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了。

“操,浩爷的账,是这么算的?!”彭浩呼的扬起巴掌。

“大哥。”王弘景急忙拦住,“别打脸啊,脸打坏了,菲姐那里不好交代。”

彭浩冷哼,抬腿踢了几脚。

阿熹在地上翻滚,扭动,发出野狗逃窜时的叫声。

“哈哈哈,会叫,真他娘好听!”

“这不就是菲姐所说的小奶狗么?”

“没错,我家吃奶的小狗就是这么叫,菲姐一定很喜欢。”

“发达了,我干!菲姐一高兴,兄弟们每人暴赏二十张金毛猛狮。”

金毛猛狮,是指面额一百的狮元,上印金色狮头图案,威猛非凡,故有此俗称。

泼皮们争相踢踹。

要让猎物感觉到痛和恐惧,但又不能让他伤残。

“这儿不方便,把人弄到别处去,慢慢使手段。”恶徒们在嘀咕。

少年只能屈服。

肆意践踏之下,虽然他还没有立即联想到死亡,但光想想接下来无法预知的遭遇,就已经恐惧到快要窒息——关于这伙恶徒,坊间流传着可怕的传说,那不是他这种“羔羊”所能承受的。

“别打了!”他哭喊,“我投降!”

“投降?嘿嘿。”王弘景让众人停手,“小奶狗还挺识相的,早这么听话,不就没苦头吃了?”

“乖乖跟我们走。”他揪起地上少年,在对方脸上又捏又擦,“先给我笑一个,别哭丧着脸,跟死了爹似的。”

“嗯,我走……那些钱,一笔勾销了么?”阿熹弱弱问道。

“哈哈,臭小子,你走大运了告诉你。只要伺候好主子,以后我们兄弟都得管你叫爷,指望你赏饭吃,还提什么区区那一百块钱……”王弘景拍打起阿熹身上的灰尘,满是殷勤。

其他泼皮也扇着袖子拍打,像一帮下人。

阿熹的地位和待遇,转眼就从地下到天上。

众人簇拥着他,朝大街上一辆面包车走去。

车是菲姐送的,方便他们做事。

普通人驾驶现代车辆,这在固兴城绝对罕见,但冲着菲姐的面子,以及泼皮们自己的名头,这玩意在城里边也是可以横着走。

座次靠前的几个泼皮带着猎物上了车,扬长而去,其余的在路边晃荡着,七嘴八舌议论开:

“别说,阿熹这小子真是底子好,上顿不接下顿的过得不如一头猪,脸上还跟小妞一样能挤出水来。”

“他要是换身衣裳,梳个鬟髻,不就活脱脱是个标致的小妮子?”

“那可不,他爹虽说现在残了,当年也是戏园里的名角。我要有这么个爹把本钱传下来,也不用舞着拳头讨饭吃了。”

“他娘的,这世道颠倒了,女人当家做主以后,咱这些大老爷们,也得靠脸吃饭了。”

“你酸个屁啊,你要有那本事,不得做梦都笑醒?”

“就是嘛,凭着一张好脸蛋,傍个有钱人吃香喝辣,这原本是做妇人的好处,现在咱们男人也能捞到了,不得天天烧高香,祈求当今圣上万年长寿?咱们这些泥坯子轮回几世,多多磨砺,想必也能脱胎换骨,兑成粉腻腻的白瓷器,那时就是抢手货了,哈哈哈~”

“说什么来世,你看人家烟络少爷,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时候一到,立马飞上枝头变凤凰。”

“他那能叫高攀么……南宫少爷跟督政千金,说不定谁攀谁呢。”

“少爷也有分别的好吧,他一个窑姐儿生下的野种,能到今天的位置,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南宫家贵气的少爷多得是,缺了他不行?”

“造化个屁,苦日子在后头呢,跟了菲姐,能有好果子吃?”

“嘻嘻嘿嘿哈哈……”一阵幸灾乐祸的怪笑声。

“菲姐怎么了?是,她无才无貌又无德,但人家有权有势又有钱,你们就算八代祖坟都冒青烟,这辈子还能攀上菲姐这棵高枝不?”

一人反驳,众泼皮无言以对,一个个蔫头耷脑,唉声叹气,各自散了。

面包车在城东郊区一栋别墅前停下,几个人下了车,通过门卫这关,进入大院。

在附近一堆传统建筑的映衬下,这座豪宅也是格外显眼。

不久,里面隐隐约约,传出阵阵欢声笑语。

这欢声笑语你要认真听,肯定得脸红心跳的……

“菲姐,怎么样,还满意吗?”

说话的人,不是彭浩、王弘景。

两人老老实实跪在客厅下面呢。

说话的是于美伊,菲姐的闺蜜。

菲姐,大名牛可菲,老妈叫牛响,是那特尼耶的督政。

督政,全称督政使,为自乂区的最高长官。

督政牛响赴任那特尼耶之前,乃是京官,来到固兴之后,一切与之紧密相关的人与事,都披上了新时代的色彩,从吃喝玩乐到衣食住行,无一不是独树一帜,迥异于周遭这片气象古旧的循民地区。

“差点意思,生疏,太雏,乡巴佬,洗不掉的一身土渣味。”沙发上的牛可菲懒洋洋靠着,品酒,放松,精准点评。

她不过二十来岁,却是风月场上的行家了。

她是下人口中的“小姐”,但喜欢男人装扮。

可即便是在男人里边,她这样的也属于粗放型。

那气质,那身量,有一股很牛的味道。

“菲姐,现在都流行原生态呢,这叫浑然天成、不事雕琢,你啊,还缺乏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于美伊眉飞色舞的样子。

她本来就性格浮夸,加之刚陪着菲姐大战了一场,更是余波未尽。

此女姿色一般,脂粉却厚,家里是省城的富商,不过她自己常年跟随菲姐,乃是一同醉生梦死的死党,所以说起话来,也无须客套。

“我管它什么态!”牛可菲沙发一拍,牛气发作,“现在你姐我只喜欢变态——新鲜,刺激,各种花样,欲仙欲死,变态!”

于美伊往下一瞥,“你们两个听到了没有,菲姐又改口味了。”

“听到,下次给菲姐带条活蹦乱跳的小狼狗来!”彭王二人连忙应承。

牛可菲拉开抽屉,鼻息里喷着酒气,一连扔了好几沓崭新的钞票过去,叫声:“滚吧。”

被钞票砸晕的两名泼皮,欢天喜地、头重脚轻地出去了。

“楼上那个小哥,你还要不要啊?”于美伊问道。

“要,新鲜劲儿还没过去呢,土味也有土味的鲜。”牛可菲咂着嘴,又显出行家的细腻,“调教得好,以后留来做个小。”

“高!”于美伊伸出大拇指,“咱菲姐就是未雨绸缪,旱涝保收,正房还没到,偏房先立好。”

“那还用说,南宫可不是一般人家,万一烟络少爷妒火太重,管束太严,菲姐就少有这样逍遥快活的日子了,恐怕偶尔想出去偷口野食,都难如愿。”另一边沙发上的女子,之前一直在埋头磨指甲,此时捂嘴便笑。

她叫水佳盈,长相清秀、文静,母亲是牛响手下官员,她本人与牛可菲、于美伊两个,极是臭味相投。

“妈的,听你一说,我心里更像猫抓一样!”牛可菲抓耳挠腮,暴躁不已,“本来这死气沉沉的鬼地方,都快把人闷死了,再娶个婆婆妈妈的小白脸进门,那我还活得成?你们两个,给我出出主意!”

于美伊手一挥,红色指甲油在粉白皮肤的衬托下,像只一闪而过的鬼爪,“哇,菲姐,还能出什么主意,婚事都定了。老实讲,南宫烟络的容貌家世,配你你都不亏,就是不知性情如何啦。”

“那你给我打听打听去啊,这种事,我自己好出面吗!温不温柔,贤不贤惠?老婆大人整天在外头应酬、交际,他会不会管东管西,没完没了?耍起脾气来,会不会跟我一哭二闹三上吊?”

“打听个屁,南宫家家教很严,这位少爷出身又特殊,从小被当作女孩养的,深闺之中,外人勿近,怎么去给你探听虚实?”于美伊撅了撅一对大红唇。

“佳盈,你说。”牛可菲转头,“你鬼点子最多,给我拿个主意,快点!”

“主意我有,胆量你有吗?”

“敢说我没胆,你他娘不想混了是吧!”

“真要我说啊……后果我可不负责哦……”水佳盈慢悠悠放下指甲锉。

“废话,赶紧的!”

“哼哼~~你不是想玩变态的吗?那就把你的未婚夫抢过来,关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比如密室之中,或者山洞里面,任他梨花带雨,你自狂风肆虐!哎呀~想想看,你二十,他十六,你已沙场宿将,他仍处子如玉,在新婚之前,把那未曾谋面的小夫君掳来尽情享用,岂不是人间第一刺激美味之事?”

“果然,很刺激……”牛可菲呆了一呆,兴奋得有些颤抖,嘴角一歪,差点口水长流。

“怎么抢,怎么下手,有主意吗?”

“快说啊你个小浪蹄子……”

她磨拳擦掌,蠢蠢欲动,营养过剩、精力也过剩的身躯里,迅速涌聚着荷尔蒙浪潮,充溢膨胀,快要爆炸。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299章:财色交易行世风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