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追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十字村。

因地处两条官道的交汇口,交叉错落在管道两旁,形如十字,由此得名。

林洛驱赶着马车,带着“郡主大人”和清荷二人,来到一家院落门前。

林洛停稳马车,从车架上跳了下来。对着车厢内的二人轻声说道:“我去叫门问问,你们在车上等着。”

说完林洛转身便朝着院落的方向走了过去,当他路过白马的时候。那匹白马似乎感应到林洛杀人般的目光,恋恋不舍的离开枣红马的脸颊,扭过头盯着林洛。

“色马!”林洛看着白马近乎骄傲的眼神,不由得小声骂道。

可白马的耳朵极其灵敏,它似乎明白林洛在说什么,马眼中满是得意的神色。突然白马打了个响鼻,一道透亮的清流,朝着林洛的长衫便喷了过去!

“哎呀!”林洛惊叫一声,好在他躲闪及时,不然非要被这匹坏马给弄脏了衣服。

林洛咬牙切齿,很不能把它杀了吃肉!

沈轻烟欺负自己也就算了,就连这匹白马竟然也欺负起自己来!

林洛咬了咬嘴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有一天,小爷让你好看!

林洛扭过头,很是大度的走到了院落的门前。

哐哐哐!

乡下人家,都是用木板做门,门上的铁环沉重无比,敲击在木板上,发出闷响。

“谁啊?”

很快院落里响起了一个男人洪亮的声音,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疑惑和不耐烦。

此时天色已晚,对于乡下人家来说,不舍得点灯熬油,只好早早歇息。

更何况如今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了一整天,外面天寒地冻。有那个愿意舍弃老婆孩子热炕头,跑出来给人开门?

“来了来了!”院落里脚步声急促,声音越发的近了起来。

嘎吱!

院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林洛的眼前。

男人一边掖着衣服,系上腰带,一边问道:“请问你是哪个?”

林洛双手抱拳,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大哥,我们是过路之人。因为天色已晚,错过了镇店,想要在这里借宿,不知道是否方便?”

林洛稚嫩青涩的脸上,满是笑容。一边说着,他一边从袖筒中,摸出一锭银子递上前去。

“不是白住,川资奉上。”

中年男人见到银子,顿时两眼放光,艰难的咽着口水。

大雪封路,外面天寒地冻,也没有什么营生。

而眼前这锭银子,看上去足足有二十两之多!

纹银二十两,那可够自己一家生活一年还要多啊!

男人的眼球仿佛长在了银锭子上,久久难以平息心中的激动。

“当家的,谁啊?”直到里面传来一声女人的声音后,男人这才算是回过神来。

他双手从衣服上蹭了蹭,咽了几口唾沫,脸上写满了愿意两个字。

林洛把男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丝毫没有嘲笑的心思。毕竟,二十两纹银,放在如日中天的晋帝国,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古书上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些普通的老百姓,虽然不至于被冻死,但也只是维持温饱。如果换成是自己,看到这样一笔横财,也绝对会动心的!

“别喊了,来了客人了!”男人极不耐烦的朝着屋子里面叫嚷了一声。

他的声音刚落,里面便传来一阵脚步声音。

一个长相一般,嘴角长着一颗黑痣的女人,扭动着屁股,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什么客人?”女人脸上写满尖酸刻薄的表情,翻着白眼说道:“乡里乡亲的,怕是又来借米了吧?告诉你啊,咱家的大米也不多了。要是敢借出去,老娘和你没完!”

“胡说个头!”男人显然有些蕴怒,毕竟,当着外人的面,似乎有些下不来台。

男人瞪了自己家媳妇一眼,用眼神示意她林洛手中攥着的银子。

果然,女人一见到银子,立马笑逐颜开,刚刚的尖酸刻薄,一下子都消失不见!

“哎哟,原来是贵客啊!”女人绕过男人,拍打着袖子,便朝着林洛扑了过来。

林洛向后一躲闪,避开了女人。他总觉得这个女人,像极了青楼里的姑娘。

只是顾忌主人家的面子,不好张口直说。

他把银子递给了男人,笑呵呵的问道:“还没问大哥贵姓?”

贵姓?

男人微微一怔,他没读过什么书,怎么知道这样的客套话?

登时,变愣在了当场。

好在女人精明过人,急忙笑嘻嘻的说道:“乡下人,那里有什么贵不贵的?我家男人姓王,叫王大贵。我……”

女人朝着林洛抛了个媚眼,笑嘻嘻的说道:“就叫我清儿就好。”

清儿?

林洛嘴角微微颤动,不由得身上一阵恶寒。

“小洛子,好了没有?”沈轻烟笃定了林洛的新名字,此刻叫起来也很是顺口。

“好了好了。”林洛不耐烦的回答道。

王大贵诧异的看了林洛一眼,不解的问道:“小兄弟,你叫小……小骡子?”

王大贵心里很是奇怪,城里人的品味还真是不一样。好端端的,竟然叫起了出生的名字。

“……”

林洛脸色顿时一黑,只感觉自己的胸口闷闷的。

自成清儿的女人伸手拍打了自家男人一下,翻着白眼说道:“乱说什么,笨手笨脚的!可别惹怒了贵客!”

王大贵闷哼一声,便不再说话。

清儿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凑近林洛的身前,说道:“小兄弟,还有女眷?”

林洛抿了抿嘴唇,回答道:“我家小姐和一个丫鬟。”

在外人面前,林洛只好一装到底。即便是再小的细节,也绝不能够轻视。

毕竟,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林洛喜欢阅读上古奇书,对这句话的理解和认识相当深刻。

清儿踮起脚尖,朝着马车的方向张望了一下。那雍容大气,尽显富贵的马车,一下子吸引住她的眼球。

她心中不由得暗骂,老娘也是个女人,凭什么没有这样的待遇?

“小兄弟,快进来吧,外面天寒地冻的,天色也晚了,就不要傻站着了。”清儿收回视线,谄媚般对着林洛说道。

林洛暗暗撇嘴,他对这个叫做晴儿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好感。

“对对对,快进来吧。”王大贵在一旁搭讪道。

不看僧面看佛面,谁让人家有银子呢?

林洛转身拉着马车,便走进了院子里。

沈轻烟和清荷两个人轻移莲步,从马车上风情款款的走了下来。

沈轻烟绝世的容颜,和清荷天真烂漫的俏脸,一下子把王大贵给迷住了!

“我的个乖乖。”王大贵如痴如醉的盯着两个女孩儿,一时间都不知道挪动脚步。

啪!

清儿走到王大贵的身边,一巴掌扇了下去。

“没出息的东西,还不快进去!”

清儿对两个女孩儿又羡慕又嫉妒,索性把心中的幽怨全部发泄到王大贵的身上。

“哦。”王大贵委屈的点了点头,然后关好院门,转身便走进了院落。

……

锦绣司是晋帝国中公认的猎犬。

这样的名号绝不是吹嘘出来的,他们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找到了安司监的尸体。

更让人惊讶的是,即便天降大雪,锦绣司的人依旧根据现场的情况,完美的复原了当时现场的情形。

夜色当空,天空中雪花飘落。

梁平站在官道上,看着安司监早就冻僵的尸体,两道浓眉紧锁在一起。

他不明白,对方是怎样将安司监这样的高手击杀,又是怎样逃走的?

“梁司监,事情恐怕有蹊跷啊。”号称狗头军师的萧可言凑到梁平的身边,声音沉闷的说道。

梁平眉间一挑,沉声问道:“说说看。”

萧可言组织一下语言,说道:“司监,以安司监的身手,绝不会轻易被击杀。”

“废话!”梁平颇为恼怒的呵斥道:“这一点老子比你清楚!说重点!”

萧可言被骂了一句,果然不敢在卖关子。

“从周围树干上来看,这里并没有发生激战。也就是说,对方除非是绝顶高手,才可以如此不留痕迹的干掉安司监。”萧可言的摸了摸下巴,继续说道:“可放眼帝国,能够有如此实力的人,绝不超过十个。”

梁平点头,他对萧可言的说法很是认同。

安司监的功夫不弱,虽然没有达到登峰造极,可也绝对是个高手。然而有实力一招抹杀安司监的人,绝不会轻易出手,跟没有可能和庐阳王府有什么牵连。

毕竟,那些强横的江湖人,绝不会和王府这样的官家产生什么关联。

那些武夫眼高于顶,自命清高,哪里会屈膝事权贵?

“从胸口的伤口来看,对方的力道绝对不会太大,不然脖子上不会还有伤口。”萧可言分析的严丝合缝,仿佛他就亲临现场一般。

“从安司监紧闭的双目可以看出,他的眼睛应该受到过袭击,至少是石灰粉一类的东西。”萧可言的眉头拧在一起,继续说道:“然而即便是这样,对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干掉安司监。而安司监挥出的一剑,也绝不可能没有伤到对方。”

“继续说。”

“所以,属下认为,我们的切入点,还是应该从庐阳王府下手。”萧可言总结着说道。

梁平眉头舒展,凝声问道:“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萧可言心中暗骂了几句,谄媚的说道:“由我率领兄弟,日夜兼程,奔赴庐阳!”

“目标是不是有些太大了?”梁平皱着眉头,在庐阳王的领地中,如果没有什么证据,是无法进入王府的。

萧可言说道:“我们可以便衣侦查,然后旁敲侧击,找到凶手!即便庐阳王府中没有凶手,可是我们只要抓住司马怡心,编造出什么凶手,不一样是大功一件吗?”

“好!”梁平抚掌叫好,脸上流露出欣赏的神色。“你放心,这件事情办得好,老子保你接替安司监的位置!”

萧可言脸上一喜,强忍住心中的激动,说道:“请司监放心,属下绝对办得漂亮!”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长歌如雪

第二卷 少年英歌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 追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