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姗姗来迟

苏小北一愣,道:“被扫地出门?”

顾南点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女孩妈妈的表情,她就像在看仇人一样看着我,把我撵了出去,我当时也告诉她,我是去帮她们的,我必须了解清楚了案情经过,才能替她们辩护,但她告诉我,对她来说,女孩因为强。奸而造成的伤害永远都无法磨灭,而我当时所做的,只是在他们的伤口上再捅了一刀。”

苏小北想起小新妈妈的眼神,道:“那后来呢?”

顾南喝了一杯酒,道:“后来我去问过嫌疑人,也去当地检察院申请过查阅卷宗,当时嫌疑人一直都做无罪供述拒不承认自己犯了强。奸罪,因为受害者几乎是零口供记录,嫌疑人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拒不认罪。”

苏小北紧皱着眉头,道:“从专业的角度来说,只要有足够的客观证据,即使嫌疑人做无罪供述,一样可以对嫌疑人进行法定程序的逮捕和起诉,这是法律。”

顾南笑着摇摇头,道:“如果我告诉你,这件案子最后嫌疑人无罪释放,你是不是不会相信?”

苏小北道:“我不信,就算是嫌疑人拒不认罪,但只要客观证据足够就一样可以制裁他。”

顾南道:“你知道我们国家的法律精神是什么吗?”

苏小北道:“宁可错放,不可冤枉。”

顾南点头,道:“这就对了,即使嫌疑人有100%的可能犯罪,但只要没有足够的证据,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就必须把他放了。”

苏小北看着顾南,道:“我相信法律是正义的。”

顾南倒了杯酒,道:“即热苏警官心中有这样坚定执着的信念,就应该相信自己,可以克服任何的难关,但凡是有罪之人就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苏小北举起酒杯,道:“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法律是正义的。”

顾南笑道:“看来我这个办法还是有效果嘛,苏警官既然坚信法律是正义的,那就按照自己的路去走。”

苏小北歪头看着顾南,道:“闹了半天,这故事是你编出来的啊?”

顾南笑了笑,不置可否,只是继续和苏小北喝酒,两人闲聊了一阵,苏小北暂时把今天不开心的事情给忘却了,吃完饭,已经是凌晨1点过了,顾南去结了账,把苏小北送回家,这才赶回旧仓库。

车子开到旧仓库外停下,顾南坐在车上却没有立即下车,他想起刚才给苏小北讲的那件案子,那不是一个故事,嫌疑人最后因为证据不足而予以释放,而那个女孩最后因此而自杀了,从那之后,顾南明白了一件事,这世上永远没有绝对的公平正义,公正和法律,都是留给有钱人玩弄股掌的把戏而已。

顾南在车上不知道坐了多久,等他回过神来之时,看见老鱼从仓库里面走出来,顾南下了车,看着老鱼,道:“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老鱼穿着一身紫色睡衣,睡衣衬得她身材十分有料,尤其是胸前的饱满,让人忍不住垂涎欲滴。

老鱼道:“我听到有声音,下来看看。”

顾南在台阶上坐下来,他点燃一支烟,道:“当年那件事,我很对不起。”

老鱼浑身僵了一下,虽然时隔多年,但她仍然心有遗憾,道:“你是去见过苏小北,所以才有这样的感慨?”

顾南道:“算是吧。”

老鱼道:“那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你的错,只不过我们都没有料到最后会是那样的结果。”

顾南摇头,语气十分平静道:“如果当时我在警队,不管是谁在背后替他撑腰,我都不会放过他的!”

老鱼沉默了很久,道:“那你有没有后悔,当年去做卧底?”

顾南吸了一口烟,道:“这世上,永远都没有后悔药。”

老鱼看着顾南,道:“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顾南没说话,只是坐在台阶上抽烟,老鱼转身进了仓库上楼回了房间,顾南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他曾经的好兄弟。

第二天早上,临潼市公安局专案组。

临潼市最近连发几起大案,所以专案组成天都处于一种很忙碌的状态,早上苏预一来就举行了例会,例会之后大家各忙各的去了。

时间到了9点,苏预对苏小北道:“小北,你确定他会来?”

此时苏小北心里头也直打鼓,公安局规定的夏季作息时间,上班时间是8点30分,但已经9点了,却迟迟不见宋迟的身影,苏小北翻开公安局内部通讯录,找到了宋迟的电话,但她犹豫了几次,最终并没有拨通宋迟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宋迟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信任。

苏小北皱着眉头,道:“再等等。”

苏预也不好说什么,拿着资料,道:“我去跟苏局汇报一下情况,如果10点之前他还没来,就只能取消他的名额了,我们现在没有时间耗着了。”

苏小北也很清楚专案组现在的严峻形式,只好点头答应,苏预拿着资料就走了,苏小北拿起桌子上座机,拨通了铁路分局副局长刘涛的电话,刘涛接到电话也有些意外,道:“苏警官,怎么?还有事情需要我们配合的?”

苏小北道:“不好意思,刘局,我就是想问一下宋迟今天来铁路分局了吗?”

刘涛奇怪道:“局里已经正式发文,将他调到市局工作了,他今天没来我们分局。”

苏小北道:“这样啊,那不好意思,打扰刘局了。”

刘涛客气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苏小北放下电话,紧紧皱着眉头,宋迟既然没有去铁路分局,为什么连市局也没来?

苏小北犹豫半天,最后还是沉住气没有打给宋迟,苏预从苏正秉办公室出事,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到10点了,苏预敲了敲桌子,道:“马上就10点了,10点一过,我就会跟铁路分局那边联系,人我们就不要了。”

苏预话音刚落,却见宋迟带着一个穿着褐黄色出租车司机服装的男人走了进来,苏小北急忙站起来,走过去,道:“宋迟!你中算到了!”

宋迟指了指那个司机,道:“这是送给苏警官的见面礼,也算是我入职专案组的头功吧。”

苏小北看着那个司机,突然想到前天晚上去郊区找宋迟时,那个司机提到过,在颜利华被杀的那一个时间段,曾经有司机在那一带听到过枪声,当时苏小北把自己电话留给了司机,但司机却一直都没有跟她联络,难道就是这个人?

苏预看着那个司机,问道:“什么见面礼?他是谁?”

宋迟道:“苏队长可能不知道他是谁,但苏警官一定知道。”

苏小北愣道:“你是从哪里去找到他的?”

宋迟敲了敲脑袋,道:“我是靠这里吃饭的,苏警官有什么问题就抓紧时间问,人家李师傅还在上班呢。”

苏小北这才想起来问口供的事情,当即把那叫李师傅的司机带到公安局的审讯室进行询问,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审讯时必须有两个及以上的公安人员在场,苏小北直接叫上了宋迟和她一起去审讯室。

李师傅是证人,因此不用坐审讯椅,不过李师傅这种平头老百姓到了公安局,胆子都会比较小,甚至还有些害怕。

宋迟给自己泡了杯茶,像个老干部似的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审讯的意思,苏小北只得自己边问边做记录。

前面的身份核实环节进行得很顺利,之后苏小北才问道:“2014年9月11日的晚上11点至凌晨1点,这个时间段,你人在哪里?”

李师傅立即回答道:“那个时间段,我刚好在城西区郊区送一个客人,这个客人刚从外地回来,东西比较多,要不是看时间太晚了没什么生意,我也不愿意跑到郊区去,现在这世道真是太不安全了。”

苏小北道:“与案件无关的事情,你可以不必回答。”

李师傅有点发懵的看着宋迟,宋迟依旧坐着喝自己的茶,李师傅只好懵懂的“哦”了一声,苏小北继续问道:“在这个时间段,你有没有看到或者听到什么异常的事情的发生?”

李师傅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宋迟,他似乎很在意宋迟的反应,见宋迟没有任何动作,这才继续说道:“有……当天晚上我把客人送到家之后,我再原路返回,大概是12点10几分的样子,我听到铁路附近有枪声,我当时还吓了一大跳。”

苏小北问道:“你记不记得枪声一共响了几次?”

案发之后,苏小北他们在案发现场一共找到了六枚子弹壳,这六枚子弹壳完全同型号,目前检验科正在做弹道对比,所以暂时还无法确认子弹是否来自同一把手枪。

李师傅仔细回忆了一下,道:“枪声一共响了两次,第一次大概有四五下吧,之后第二次只响了一声,就再也没有了。”

苏小北仔细把这一点记录下来之后,又问道:“你能确定吗?”

李师傅道:“我们这些干司机的,一辈子也难得碰到几次这种事情,我当时吓了一大跳,开着车就使劲跑,后面的这一声枪响时,我差点都吓得尿裤子了。”

苏小北道:“那你当时怎么不报警?”

李师傅又看了一眼宋迟,看宋迟还是没什么反应,这才支吾道:“我当时都吓懵了,哪还记得报警啊,而且……这些都是亡命之徒,万一他们来找我麻烦怎么办?我家里有老有小,可都指望着我这份工作赚钱养家。”

苏小北作好记录,又道:“你再仔细回忆一下,那天晚上除了枪响之外,你还听到什么其他的声音或者你在路上碰到什么陌生人没有?”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1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35章 姗姗来迟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