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TAC50相处时间

这是发生在2023年6月13号的故事。

早晨8点,蓝牙音箱的闹铃声在我的床头柜响起,我那不太愿意起来的睡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虽然这已经进入六月份的日子,春困什么的早已不复存在,迎来的只有夏季的燥热与不安。我为什么怎么说呢?因为夏天来了,夏天来了就意味着我不仅要预防这夏天所带来的干燥与炎热之外还要预防这崩坏势力的种种行为,毕竟“她们”又道夏天的搞破坏行动就十分频繁,整个天命组织在这个时候的工作量也就增加了好几倍,可谓忙的那叫一个不可开交的呀。

夏天来是来了,可是到现在这崩坏势力那边并没有什么大规模的行动,反而小规模的行动时不时隔三差五地来几回,咱们也不知道“她们”到底在打什么小算盘,搞不好要重现六年前的崩坏战争也为止不过。

为此为了摸鱼,我把使魔事件调查队的事务均交由副队长卡莲和队员们去打理,自己则请假跑回家里去休假了,毕竟因为被派在外面单独执行秘密任务了,我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回过家了,更何况还回家过年?

从久未“亲密接触”的被窝里起床之后我走出房间并下了楼,首先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对自己来一个久违的“刷洗吹”。

接着我给我家的猫和狗添了些粮食,此时它们俩正在朝我兴奋地摇摇尾巴,看样子似乎是在跟我说“早上好”,不过我很欣慰,为什么?

因为这两个家伙不但比半年多前长得“发福”(发胖),而且还记得我。

不过我也是挺担心这两个家伙半年多不见我的话就会完完全全地忘记我的存在,甚至有可能在我进自己家门口的时候朝我“破口大骂”,这也许得归功于我平日里经常给它们添加粮食和水的缘故吧。

我伸出双手并一只手摸着猫的下巴一只手摸着狗的额头,两者在我的“攻势”之下均表现出一副很舒服很享受的样子,唉,好久没有现场撸猫撸狗了,这“双倍的快乐”还是少不了滴~

摸了它们俩有几分钟后我便去厕所洗手,接着我把我买给我自己家里用的电动车给骑出来,这辆电动车本来是我买来放在家里让我代步用的,但是因为我经常在外工作却很少有机会能够用到它,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我的大表弟在用,他去年刚好考了个摩托车跟电动车的驾驶证,我见他没车用就索性地把车子借给他用去了,大不了就嘱咐他不要违反交通规则或者弄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事情来让我去收拾烂摊子就是了。

接着我拿着我应该带的随身物品就骑车出门了,现在家里像以前一样依旧只剩下我和一只猫和一只狗,爸爸他海边那里正值火爆的夏季旅游旺季,生意好得不得了,他一时半会儿是回不了家这边的。我从朋友圈中得知妈妈她去了上海参加一个职业培训的讲座,要好几天才能回家。而妹妹现在在某家很出名的游戏公司任职一名原画画师,她偶尔也会画几张动漫角色的原画发到国内外各大知名的动漫网站以此来增加她的人气,而爷爷再过两年就八十岁了,这本应该早已享受天伦之乐的他却坚持要经营他的那家生意并不是很好的凉茶店,这使我很痛心。

算了,反正他说再过两年就打算不做退休了,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但我在见到我的家人之前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反正早晚都是要见到他们的,倒不如先把一些该做的事情给做了先,于是我先去了一趟离家最近的三利市场跟我一些老朋友打招呼,再接着我去买了一杯豆浆和一碗热气腾腾新鲜出炉的豆腐花,之后我便带着它们走到了阿蔡叔开的汤粉店。

我去那里干啥子?当然是去吃早餐呀!除了吃早餐之外我主要的目的还是和老朋友聊聊天。

我一进店门口就环顾四周,店铺环境还是和半年多前的一样,虽然说这环境是那么差了点,但是每天来这里吃饭的人可谓是络绎不绝,阿蔡叔和他的家人们正在店铺里忙得不可开交,我能看见他们脸上的皱纹又多了一些,整个人看上去更为憔悴了,这是每个工作者都会有的一种“特征”,无法避免的。

“阿叔,老规矩。”一进来我便开门见山地跟老朋友说了这句话,阿蔡叔瞄了我一眼后便笑着回答:“好咧,自己找个位子坐去吧。”话毕他就低头去继续忙碌他的工作去了。

我找了个位子并坐下去,之后我便一边刷朋友圈一边等待阿蔡叔把汤粉做好之后送过来,不一会儿对方就把做好的汤粉送到我的面前来,为此我可是“垂涎欲滴”已久。

“哈!来了来了!,好久木有(没有)吃肉丸叉烧粉喽!”我拿着已经消毒过的筷子并一脸兴奋地说道,后面我就像往常那样先加一些辣椒酱,然后将其搅拌均匀,剩下的就是让自己好好享受这一“美味”啦!(虽然吃到你觉得辣而已)

一口吃下去,嗯……还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挨?好像乱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算了在这里浪费时间干啥子?我还要做很多事情呢!还是草草地把这碗汤粉吃完并买单付钱才是真。

“嗝~”从汤粉店里出来后我便打了个饱嗝,本来还想和阿蔡叔聊几句的,但是我见他们正在忙得不可开交便打消了这个念头,那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打扰别人做生意,赶紧去办下一件事情才是真。

“呜嗡嗡--------”我驾驶着电动车来到了我们志愿者协会的“新据点”--------一栋高档写字楼内,停好车之后我根据指示牌的指示来到了这个“新据点”,之前在文化馆里的那个据点据同僚说因为某些原因已经不让给用了,所以他们只好选择把办公室转移道其他地方去,之后就定居在这里了。

“哟吼吼,大家好久不见哇!!”一进门我按照老规矩跟在场的所有同僚都打了个招呼,同僚们一见到是我便纷纷回应了一下,接着他们便继续埋头苦干工作去了。我稍微观察了一下这个办公室的环境,嗯……总体上来看感觉还不错的,这办公室环境的设计跟我们当时在文化馆的那个是差不多的,除了多加了一些关于与志愿者服务有关的介绍之外摆设还是跟以前的一样,不过这面积比在文化馆的那个小了点就是了。

我先一个箭步冲到会长办公室去找老大,但是发现老大不在办公室内,我问大家老大他去哪里了,同僚们的回答则是去外地开会去了。

嘛,本来我还想打个电话跟他侃大山的,既然人家有事情要做的话那就最好不要打扰对方才行。

简单地和同僚们聊上几句之后我就向他们告别便驾着电动车前往下一个我要去的地方了。

接着我顺路骑车来到了二河仔桥,我找了个地方把车子停好,然后我知道桥上的人行道上并向下俯视着那水质还说得过去的西枝江支流干几个钱前才正式投入使用的沿江步行道。

为此我感慨道:“半年多没回家,这变化也是蛮大的嘛。”

时间过的挺快,一眨眼的时间已是中午,我就顺便找了个快餐店去解决午饭问题。

饱餐一顿后下一件事情要做的说一件对我来说极其重要也是很“隆重”的一件事。

在前往狮朝洞的途中我买了一些拜祭用品,当然我不会忘记去买上几朵菊花--------我奶奶生前很喜欢菊花。

我一言不发地将电动车的马力给开到最大,硬是连人带车地拼命“爬山”,不一会儿我到了离山顶只有几百米的地方。

“阿骂(奶奶),您孙呐(孙子)来困(看)你了。”我带着拜祭用品来到了摆放着我奶奶的骨灰罐前并说出了这句话。

我对着奶奶的骨灰罐自言自语地讲了很多我这几年的近况,当然也难免不了回想起在崩坏战争爆发那个时候在空无一人的家乡所发生的种种悲痛回忆----------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奶奶?……不!!!!!”

“这不是我想要的!这不是我想要的!!!!”

“你们这些混账怪物,我要让你们承担失去一个至亲至爱的亲人的痛苦!!全部~!!!!!”

……

与“奶奶”告别之后我开着电动车离开了这个地方并返回县城里面去了。

下午三点钟,我去了一趟惠东县人民医院看望我的朋友。

“哈喽,兄得,,我来看你了。”我把我买的一袋水果和一束鲜花放在床头柜上并向着正躺在床上的朋友张伟说道。

“噢!你个大英雄,半年多不见还是那老样子啊,这段时间里你肯定周游了不少地方了吧?”对方一脸爽朗地向我回答,看样子他康复得不错。

“嘛嘛,差不多差不多,反正我去过的地方可多到让你数不过来呢!我还得谢谢你那时候资助我妹妹上大学哩!”我便摸着头便讪笑道。

“哈哈,那都已经成为过去,噢!令妹怎么样了?近几年忘了向你打听她的情况,她近来可好?”张伟向我询问我妹妹最近的生活发展状况。

“嗯!托您的福她去年大学毕业出来了,现在在某家知名游戏公司里任职一名原画画师,收入不错,谢谢您的关心。”我如实向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哦,那就好那就好……”接着他和嫂子开始跟我侃大山,这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

临走前我从四次元腰包里掏出两千元现金并将它递给嫂子,说:“我知道你们最近经济状况不是很好,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能够帮你们渡过难关。”

嫂子先是惊愕了一下,随即她把那两千元现金推开并摆摆手,拒绝道:“真是谢谢你的好意,用不着这样子的……”随后我们俩就这样推来推去了一会儿,嫂子硬是不肯收下这两千元现金。

算了,人家不想当面收下钱那就不当面给呗,大不了我私底下偷偷地往他的银行账号里打两千元过去得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他的银行卡号,我总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掏出手枪并瞄准对方然后怒道:“你丫的今天必须给我收下这笔钱!!”之类的话吧?!我可不会那样做。

离开病房后我找了个ATM机并给张伟的银行账号打去了两千元的“生活费”后我就开着电动车离开了医院,接着我向我爷爷的凉茶店驶去并与我爷爷团聚。

下一步要做的就是与家人团聚,不过在那之前有一个从异世界穿越而来的一名善于战斗的“少女”正在那里恭候我的到来,而我与她并不相识。

更何况她来找我的目的不止是道谢那么简单……

                                                                                                                                                                                                  (第一章 完)

  • 绿
  • A
  • A
  • A
  • A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