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岸

相貌平平,局促笨拙。

我是天蝎座,我总是把怀念弄得比过程还要长,我以一身为单位,但我不能说。

习惯身边有那样一个人,习惯作为平淡生活的精神支柱,突然倒塌后便无所适从,然后会越想越烦躁,越想越后悔,越想越不甘心,便沉溺在这种刺激中无法自拔。

很多人认识不到,只能借真爱之说来将自己的表现合理化,在自我感动中越陷越深,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但至少我是。

这仅仅只是漫长人生路上的一个里程碑,记录着你某段时间的失败与不成熟。

一身黑暗想给她一点光,淋过雨想给她打伞。

我是从阴沟里走出来的,我大概会心疼她每一瞬间的不快乐,但我感觉到了一种消遣折磨。

我会想,当初不应该跟她去讨论我家庭的不幸,童年的不幸,我心理的问题。

我始终觉得没有哪个人能完完全全了解我看光我的略根性,我的阴暗面,我埋在温和表面下的偏激和歇斯底里。

但如果每个人都了解你,那你该多普通呢?

九岁和十九岁中间有十年。

十九岁和九十岁中间有一生。

但我的满腔热血死在了十九岁的某个晚上。

我以前始终不明白自己不开心不快乐的原因是什么,可能因为小时候的不快乐,父母从未给过的陪伴,长大以后感情的种种失败,但其实根本是来自于自卑,那种骨子里的否认自己,我看起来一直都是个正常人,但我知道自己的内心极度脆弱不堪。

我也没有作恶吧,我只是生了病。

把这些东西写下来没有任何的原因,至少这让我有一个很好的倾诉方式。

确诊yyz是在16年的六月份,记得那场大雨,记得瘦到到现在为止最轻的体重,记得吃了多少药,记得熬了多少个夜晚,记得那时候身上的各种伤。

那一年也是第一次给奶奶打电话说,我害怕,说自己变得不爱跟人说话了,听到她着急的语气,又意识到我离家很远,她会很担心,从那次之后我就再没提过。我很想跟家人说我是怎么长大的,我有没有可以谈心的朋友,我的自卑和不快乐,但我直到现在依旧守口如瓶。

那些想向全世界呼救的人,恰恰是没有任何人愿意来救的人。

有些过程没办法用文字叙述出来,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向身边的人提起过yyz,他们笑着说,什么呀,这些都是装的吧,说的好像你有yyz一样,在我听到这些以后,我闭上了嘴,的确,哪怕我再难堪,表现出来的始终是自己最开心的那一面,哪怕我晚上都快死了。

我慢慢的不再去跟谁提起这些东西,慢慢的把一些东西都埋在了心里。

大家都说你不能把自己关起来,都劝你出去见一见阳光,但不知道你喜欢一个人待着,那样你有安全感。

我攒了很久的难过,可以换一点开心吗?

我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敢把这些东西都写下来,到现在能够明白悟透的大概就是因为不能被理解,所以想说的话越来越少。,

我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让自己变得很廉价,没有再把自己的不开心说出来,解释这种东西让我看起来像个罪人。

在微博上看到过一个很有趣的情感段子。

当一个经常跟你吵闹折腾,时常大笑,偶尔又大哭,需要你安慰,聚会吃饭时一直打电话,发信息催你回家的女生像是突然长大一样,对你不吵不闹,再晚也不催你回家,你不再看到她难过的样子,当然你也不再发现她脸上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大笑,那恭喜你,你已经找到一个你曾认为最完美的女朋友,硬要挑出一点不完美的话,就是她不爱你。

我跟你讲委屈,你要我长大。

以前总搞不明白,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为什么不能一直走下去,现在才知道,原来有个人在撒谎,在往年里,我对老死不相往来和爱下去用的是用样的力气与决心。我太清楚自己这副德行了,一旦动了心,被整死的一定是我,所以在没有准备好偏爱和例外请放我一马吧。

我太需要一个精神寄托了,我要的那句我爱你,那些晚安,那些偏爱,以及我在你面前表现出来的任性、黏人、自私和无理取闹,无非是想在你那里得到足够的安全感罢了。

不是权衡利弊后的选择,是怦然心动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坚定,也是对这份感情最大的诚意。

当你处于满身黑暗,一束光照进来,她并没有罪,她可能在把你看透之后,离不开你,因为她知道你的糟糕,也明白你的温柔和浪漫,也会对你说,看着我,相信我,我拉你上岸,我好好爱你。

  • 绿
  • A
  • A
  • A
  • A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