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婚礼

对于奇琴伊察城来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远处,从城墙边到市集里,数十个临时搭建的木质高台正矗立在那里,虽然现在太阳还没完全升起,可台子上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他们全神贯注地盯着城中央的那座金字塔,默默等待着仪式的开始。

当然,有资格坐上高台的都是上等人,穿着麻质或是布制的短衫,而更多的衣着普通的市民与赤身裸体的奴隶们只能站在高台下,踮起脚尖往前张望,他们并不是非常了解仪式的含义,因此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贵族们很愤怒,时不时会用手中的短棒敲打脚下的木台,示意下方的贱民们闭嘴。

在城市最中央,是赫赫有名的金字塔——库库尔坎,它和其他部落那些用石头垒起的土堆不同,完全由石板和雕塑构成,高耸入云、无比精美,代表着阿兹特克无上的荣光。没人确切地知道前人们用了多少年才把他造好,人们只说:当阿兹特克存在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

平日里,金字塔是绝对禁止攀登的,违反者将被处以极刑,就连国王也不例外,不过今天,金字塔的顶层平台上却摆满了香灰、染料和礼器,头戴雀屏冠的蒙特苏马国王,还有王后端坐在一侧,默默地注视着祈祷中的祭司们。

几个带着面具,身着华服的祭司围坐在金字塔塔顶的外围,先是低声呢喃,之后又跳起了神秘而激烈的舞蹈,市民们议论纷纷,贵族们对此则心知肚明。

昨天清晨,外出的狩猎队俘获了一名从未见过的女子,她全然不似阿兹特克人的相貌,狩猎队的队长说,他第一次见到同天空一般的眼睛。

而且祭司占卜的结果也令国王万分喜悦,因为羽蛇神的神谕告诉他们,那女子是羽蛇神遗落人间的化身,要将她归还到天上去。

贵族们对此甚是满意,无论怎样,至少又有一道神谕了。

太阳逐渐离开地平线,仪式已经开始了。这个时候,在通往金字塔的道路边,有人欢呼起来,四名英勇的阿兹特克战士正扛着一个半人高的木制架子,缓缓向前移动。

战士们的健壮的胸肌前挂满了骨头与石头做的装饰品,他们满脸烙纹,凶神恶煞,奴隶和市民们见了纷纷让开道路,向后退去。人们还看到木架子上挂满了象征羽蛇神的木制雕像,架子上的最顶上,还端坐着一名少女。

当看到少女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众所周知,阿兹特克人的眼睛是棕色的——可是,果真如狩猎队长所说的那样,她拥有一双同天空一般湛蓝的眼睛,还有与玉米同色的长发,高而俊俏的鼻梁,那前所未见的容貌简直要使所有的阿兹特克人感到动心与恐惧。

少女金色的头发垂在脑后,头上也戴着一顶小型的雀屏冠,身上穿着传统的麻质衣服,洁白的皮肤仿佛能在朝阳的映照下发出温暖的光。

狩猎队的人说是在山的那边发现少女的,当时少女在森林里迷了路,而且还说着听不懂的语言,于是狩猎队的人就把她带回来了。

不过现在已经没人想要去了解那个故事了,大家只是一直盯着少女看,怎么也移不开眼睛。

在人们热切的目光中,抬架子的战士们开始顺着台阶往上攀登,台阶两侧的祭司则纷纷举手,用最虔诚的语言赞美着架子上的少女。

“伟大的魁札尔科亚特尔(羽蛇神),您的化身就像月亮一般美丽,您的力量如太阳一般浩大,在您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您忠实的仆人,现在,我们将您的化身归还与您,愿您能赐予我们长久的平安与幸福。”

不知怎么的,少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的眼神空洞,只是低着头,默然不语。人们多想她能看看大家,把赞美的目光赐予所有人啊,可是她没有这么做。

有人说狩猎队把少女带回来的途中发生了一些事,狩猎队的人伤亡了一小半,队长更是精神恍惚,全身沾满鲜血,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们都是受到羽蛇神祝福的勇士,相信他们会平安无事的。

木架最后被抬上了金字塔的塔顶,并且端放在金字塔正中央,国王站了起来,拿起手边的一个陶罐,走上前去,先用手指在陶罐中蘸了蘸,然后在少女的脸颊两侧划上了两道蓝色的印记。

接着他轻轻泼动陶罐中的蓝色染料,淋在了少女洁白的肌肤上——那些都是象征羽蛇神的印记——从现在开始,她便已经同羽蛇神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国王半跪下去,小心翼翼地端起少女的手,并且虔诚地放在自己的额头上,他希望能将自己的心意通过少女向神明传递。

做完一切后,国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前,只不过所有人都没敢继续坐着,都站起来,惶恐地等待着神的旨意。

战士们也都退回到台阶边,跪着等待最高祭司开始这场‘神的婚礼’。

朝阳已经完全升到地平线之上,时间已经到了,戴着巨大蛇面面具的大祭司也走到金字塔塔顶最前端,向着下方数以万计的民众举起了双臂。

“今天,是史无前例的日子。伟大的魁札尔科亚特尔,您忠实的仆人阿兹特克已经到了无比艰难的关头……我们的敌人正在散播恐惧,他们侵占我们的土地,杀害我们的人民,还妄称我们已经腐朽……但是我知道,我很清楚!您并没有抛弃我们!”

大祭司用尽全力地呼喊着,金字塔下方的民众也开始随之呼喊起来,人们高举的双手就像海浪一样层层叠叠,永远看不到尽头。

“伟大的魁札尔科亚特尔啊!您的力量可以推平山岳,您的愤怒足以烧尽星辰,我们也想照耀在您的荣光之下,壮大您仆人的子民!我们将归还您的化身,请您赐予我们主宰时间的力量吧!”

在无数民众的欢呼声中,大祭司将少女从木架上抱了下来,平躺着放到了金字塔正中央的一块石头上,石头的中间拱起,所以少女的身体几乎像拱桥一样抬了起来。

接着,大祭司慢慢解开了少女麻质衣物,衣物轻轻地滑落到地上,露出了少女洁白的身体。

她的身体与阿兹特克的女人也完全不同,手脚修长,身材匀称,甚至连那里的毛发也是金黄色的,虽然那一刹那,金字塔顶所有的男人都有点心神不宁,但是当那几缕代表羽蛇神的蓝色映入他们眼帘之时,所有人都低头,沉寂了下去。

几名带着面具的祭司走上前来,跪在石头的周围,轻轻地亲吻少女的手和脚。她的双手如洁白的莲藕一般美丽,在沐浴过后还有着一股鲜花的芬芳。 她的脚踝是那么纤细而又惹人怜爱,让人忍不住把它们捧在怀中。

祭司们亲吻后又拿出了一截藤蔓做成的绳子,把他们心中爱慕的那对手脚给熟练地捆在了石头旁边的铁环上。

大祭司把带着花瓣的蓝色染料淋在少女未曾淋浴过的洁白躯体上,而完成任务的祭司们则退到后面,整齐划一地唱起赞美的歌谣,下方的民众也跟着歌唱,歌声萦绕而上,直达天际。

而这个时候,少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的身体微微抽动起来。

她原本空洞的眼神里重新出现了光泽,等她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时,她用风铃般清脆的声音,大声喊了一句。

——这是哪里?你们要干什么?——

只不过,没人能听懂。

还没等她喊出第二句话之前,其中一名祭司便快步上前,将一块刻着羽蛇神画像,却又满是牙印的木雕,放到了少女的嘴里。正好卡住少女的下颚,让她说不出话来。

“嘘。”

大祭司则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少女的嘴唇,示意她别再说话。

接着,又一名祭司端着托盘上前了,大祭司拿起了盘子里的东西,那是一把制作精美的黑曜石短匕,纯黑色的刃身在朝阳下闪耀着寒冷的光。

看到匕首,少女惊恐地颤抖起来,而一直旁观的蒙特苏马国王,在这个时候,对大祭司微微点了点头。

大祭司虔诚地端举匕首,走到少女的身前。

“伟大的魁札尔科亚特尔啊……”

所有人都再一次唱起了赞美的歌,金字塔旁的祭司们开始挥舞旗帜,很快,除了金字塔旁,整个奇琴伊察城都响起了悦耳的歌谣,每个人都知道,化身马上就要到回归到羽蛇神那里去了。

“伟大的魁札尔科亚特尔,我们将您圣洁的化身送回您的身边,也请您赐予我们力量与勇气吧!”

大祭司奋力抬升双手,高高举起了匕首,而金字塔下的歌唱声也越来越响。

少女开始奋力挣扎,可手脚被绑住,完全使不上劲,她的眼神里充满绝望,喉咙里则发出一种所有人都没有听过的可怕嘶吼,不过很快,一块麻布盖住了她的脸,再没有人能看到她的表情。

大祭司的黑曜石匕首,朝着少女的腹部用力刺了下去,而石台边,那双捆着的玉手也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接着,匕首开始移动,少女的身体也剧烈抖动,锁骨和脖子那里露出了明显的筋脉痕迹。

匕首刺进身体的时候,少女紧致的肌肤立刻向两边翻开,鲜红的液体从里面溢出来,很快就在石台下面汇成了环形的一滩,并且快速扩大。

“感谢您的奉献!您很快会与魁札尔科亚特尔合二为一。”

大祭司赞美道。

他把匕首横着拉过了足够的距离,出现的伤口差不多足够下一步的仪式进行了。

然后,大祭司祷告了几句之后,把自己那沐浴了几十遍的右手从伤口那里伸了进去,并且绕过肋骨,向内摸索。

大祭司很有经验,他只用几秒钟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那颗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

那块盖住少女脸庞的麻布开始快速起伏,噗噗地扇动起来,不过很快就变得虚弱下去,失去了血压的情况下,她也不可能再发出任何声音了。随后,除了轻微的痉挛外,少女也不再动弹了。

最后,那颗鲜红的心脏离开了少女的身体,大祭司举着它,将它毕恭毕敬地放在了一盏灯式的石台上,直到这个时候,心脏还在微微地颤动。

大祭司把它拿起,举过头顶,举到了金字塔的最高处,让所有人都能明明白白地看到它。

人们欢呼着,他们知道化身已经同羽蛇神重逢了,他们合二为一,并将眷顾在场的每一个人。

蒙特苏马国王看了看大祭司,又看了看下方的民众,也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忽然,原本一直平静的天空刮起了一阵风,石台下的一些鲜血被风溅起,溅在了国王以及祭司们的鞋子上。

“神的化身,已经回到她应该去的地方了,而我、我们、照耀在太阳之神荣光下的伟大人们啊!”祭司依然举着盛载心脏的石台,大声呼喊道,“在‘神的婚礼’后,我们将会迎来新的纪元!”

不仅仅是高台上的贵族了,平民与奴隶们也开始沉醉其中。

人们舞蹈着,庆祝着,歌唱着,从城里到城外、从台上到台下、从大街到小巷,欢呼声传遍了奇琴伊察城的每一个角落。

人们用充满喜悦的欢呼,来为这场‘神的婚礼’给予衷心的祝福。

  • 绿
  • A
  • A
  • A
  • A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