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人格

“来,你演一个霸道一点的。”

“……”

“那……,你来个痞一点的,把这段话读一下。”

“……。”

“我的天,你没有表情的吗,那来一个冷酷的,高冷一点儿的应该可以吧。”

(小米手机电话铃声……)

他起身,示意去接个电话。

“喂?妈,我面试呢,钱?我还有,没事,照顾好自己吧,先挂了。”

回到会议室。

“是太紧张了吗?感觉,有点放不开?”

他摇摇头,还是有些面无表情。

“行吧,你先回去吧,通过了的话,人事会在下午六点电话联系你。”

他点点头。

出了电梯,他走出了这栋大厦,大街上特别的宽敞,马路四通八达,他来的时候还有挺大的阳光,现在,已经临近黄昏了,天色稍暗了一点点,但却让人感觉特别舒心。

他叫叶悔,电子信息工程毕业生,毕业一年多了,也没个正经工作。

他看了看表,四点半了,要找个地铁站快点回去了,他并不是特别喜欢天黑在街上溜达,或者可以这么说,他惧怕天黑。

他边想着面试抖音演员的事,边向地铁口走去,因为他觉得自己长得并不差,所以想以“先天优势”谋个差事,但是他忽略了他性格上的缺陷。

来到了地铁口,他看了看余额,好像刚刚足够他坐回杨家湾的,但是,他肚子饿了,想来,连买泡面的钱都没有了,他就不禁苦笑。

这个时候,电话又来了,来电显示:“王警官。”

“喂?”

“小悔呀,这次又得麻烦你啦,XX中,很急,火速过来!”

“那钱?”

“一分少不了你的,车费报销!”

傍晚六点半,钢城XX中,天色已经有些昏黑,叶悔打开车门,眺望教学楼上方,黑色的天空似乎将那座教学楼团团包围,旁边是警戒线和围观的群众,只有天台有一星亮光,而叶悔望向的正是天台。

红蓝警灯不断的闪烁,叶悔被闪的有点睁不开眼,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一条微信消息。

他打开图片,一条白皙纤细的手臂映入眼帘,是一张割腕的照片,他晃了一下神,摇了摇头,眼前有些模糊,竟然没有看清发送这条消息人的备注,就被一名警官拉着引导着上了楼。

来到顶楼,王警官看到了叶悔,舒了一口气,他将一叠资历递给叶悔,并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他瞟了一眼,只看了资料的第一页,就将它丢在了一旁。

“先支开他的父母。”叶悔对王警官道。

叶悔缓缓的,来到了天台的中心,他知道,在天台之下,有自杀者的同学、老师、朋友,任何事物都可能激起他的不良情绪,但是他知道,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伤人最深,所以,先支开了他的父母。

“陈浩然,是吧。”听到这句话,自杀者明显肩膀抖了一下。

“你是谁?”

从王警官的视野望去,看到了叶悔的背影,透过叶悔看到了自杀者,他俩对视了一下,竟然能明显的感觉到,叶悔愣了一下?

叶悔神情自若,竟然跟面试时判若两人,但当他接触到自杀者的眼神的时候,他还是愣了一下,这个眼神,不是跟自己,一模一样吗?

“我叫叶悔,是个废人,我也想过自杀,呃,能聊聊吗?”说着叶悔到了一个最中心的位置也不靠近他,盘腿坐下。

他的眼神倒没有那么黯淡了,反而提起了一丝兴趣。

叶悔找王警官要了两罐啤酒,自己开了一罐,喝了一口。

“玩儿过cosplay?”

“你怎么知道?”他有点吃惊。

叶悔又接着说:“遁入二次元嘛,玩这个的,多少心里都有点阴影,谁不想逃避呢?”

“逃不脱的!逃不脱的!”他说着竟然抱着头,情绪异常的狂躁。

“他们总是逼我!总是逼我!啊!!!”他有点癫狂,竟然开始不住的流泪。

好,总算进入第一阶段了,——情绪宣泄;叶悔非但不慌反而心里还有了底。

“学习成绩很好吧。”

“都是他们逼的!他们逼的!我不想像个机器人一样!”

“没有人可以规划你的人生。”

“不!!我已经没有人生了,你知道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受人歧视了?”

“从我入学开始,他们就一直欺负我一直欺负我!往我衣服里丢方便面调料,在我的凳子上粘口香糖,打我!羞辱我!直到后来被他们看见了我在漫展上女装……”

这时,他的面容又变了,从开始的面无表情到狂笑再到现在的狰狞。

“之后,这件事捅到了班主任那里,班主任请了家长,所有人都知道了!所有人!”

“其实,偷偷告诉你,我每天上学都在书包里带了一把水果刀,我想杀了他们~”

“每一次,我怂了,晚上我都会在膀子上割自己一刀!”说着他露出了半截手臂,果然满是结痂的血痕。

叶悔看到手臂上的刀痕竟然又想到了那张图片,但他想不起来谁给他发的,顿时又有点恍惚。

“可笑的是,我竟然喜欢上了这种自残的感觉。”

“总有一个人是在乎你的吧。”叶悔摇了摇头,提了提神,抛出第三个话题。

“是啊,她是特别的在乎我,我差点儿以为阳光真的降临在了我的头上。”

此时他的面容神情再次发生变化,先是特别的温柔,之后又陷入绝望与痛苦,像是几万根针扎在他的心上那么痛苦,连面孔都开始扭曲了。

叶悔心道,要来了,第二阶段——自我审判。

“那是我暗恋了很久的女孩,她是第一个帮助过我的人,她就是我的天使,终于有一天,我跟她告白了,我们在一起了,她特别的体贴,她会给我带饭,会买水给我,我们如胶似漆,我们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坐过山车,我把所有的秘密都跟她讲!我以为全世界只有她是最懂我的,只有她不嫌弃我!”他边说,手指边有节奏的敲着自己的裤腿沿。

“谁知道!有一天她终究也厌烦了我,我看到……她跟别的男生在一起,我去问她,她后来竟然不回我消息,我那么爱她,那么害怕失去她!”

“最后还是失去了她是吗?”叶悔又喝了一口,把另外那一罐抛向他,却故意丢到他下方,意图让他走下来捡起啤酒。

可是失算了,他没有捡起那罐啤酒。

“对啊,我已经,没有人生了。”一滴眼泪滚落,说着,就要往下跳。

王警官一下急了,拿起了对讲机,正准备……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你美目如当年,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与你若只如初见,何须感伤离别。】

歌声缓缓想起,叶悔高举着自己的手机扬声器,叶悔注意到了,他的手指敲的就是这首《如果当时》的旋律,而且他断定,他在最难受的时候肯定是循环这首歌减压的。

“那女孩儿是你同桌或者前桌,是不?”

他愣了一下,没有跳下去,转过头来,意识逐渐松散了下来。

“你说那个女孩儿帮助了你,你回想一下,可能只是某一次,你橡皮擦恰好掉在了人家的脚下,人家出于礼貌,帮你捡起来了,然后由于你之前经历的反差,你就把这仅有的一点礼貌无限放大了,是不?”

“然后,你就觉得你自己是多么多么爱她,天底下没有人比你更爱她,她离开你,你接受不了,你好好想一想,你真的爱她吗?你不过只是需要她而已吧,你很享受她照顾你,你需要她每天都安慰你,听你心里的苦,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每天去安慰一个人是很累的,负能量是会传染的,你考虑过她吗?”

“你给她带来了什么呢?你回忆一下,你除了捆着她,限制她的自由,让她二十四小时对着你,你让她快乐过吗?她愿意每天看着你这样吗?”

他显然是愣住了,一瞬间完全安静了下来,陷入了回忆。

第三阶段开始了,一个自我颠覆的过程,亦是心境迷宫的出口。

“首先,我并不认为女装很丢人,你说,同学欺负你,你当众出了丑,我告诉你,你所出的丑只有你自己会耿耿于怀,一直记得,没有人会记得,也没有人会当回事儿的。”

“最后,你说你的父母逼迫你,我不知道应该说是他们错了,还是你错了,我只想说,如果你觉得这次之后,他们还是会逼你,你就跳吧。”

“跳下去之后,你考虑一下,你的同学会难过吗?你的老师会难过吗?你前女友会难过吗?都不会,你自己想一想,最难过的会是谁?”

他俯身看去,他看到了自己的父母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一旁的警察在不断的安慰,却仍旧止不住两人因啜泣颤抖不已的肩膀。

王警官和周围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忽然,他的神情变得很不耐烦,眼神变得很空灵,他如幽灵鬼魅般,悄然问了一句。

“几点了?“

顿时,叶悔全身的毛孔都炸开了,他的心从舒张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他想张嘴大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有一个民警看了一眼时间,脱口而出:“十点了。“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体向后坠去……

人都是惧怕死亡的,如果一个人真的想死,不会选择在大庭广众之下死去,之所以选择跳楼,是因为自杀者把死亡当成了一种仪式。

这个时候,自杀者问:几点了?风停了吗?我门锁了吗?就是寻求一个心理暗示,意思就是到点儿了,该走了。

在那一瞬间,叶悔的手紧紧拽住了他的手腕,幸好他选择了一个天台最中心的位置,反应也很及时。

“放过我吧。“

陈浩然这一句”让我走吧“竟然说得无比的平淡,他的神情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让叶悔又看到了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神。

他脑子里又回忆起了他一个人看着镜中的自己,镜中的自己仿佛也说了这么一句。

不,他不能走神,他强行甩开杂念,死死的拽住他不让他掉下去,这时候,民警也冲了过来,可是他也失重了,身体跟着滑了下去,命悬一线。

还好,民警抓住了叶悔的腿,他们两个才没有掉下去。

“你知道吗?你说的那些,都是对的,但,我好怕我看穿了这些后,变成了一个坏人。“

“我不想活成我讨厌的样子。“

这句话,击中了叶悔的内心,他的许多回忆浮现了出来。

人救下来了,围观的人群也散了,警车也收队了,不知不觉,又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了。

夜晚的风,有些喧嚣,乌云散了,感觉好像是为他散的,月光照在了他的身上,不,准确说,是披在了他的身上,毕竟,他又赢了死神一次,不是吗?

他靠在台阶角落,打开了那罐没有被捡起的啤酒。

他叹了一口气,原来,一个人极端不想想起的事是可以忘却的,比如,他为什么极度恐惧夜晚,又或者说,他劝别人的时候,何尝不是在规劝自己。

他打开了微信,揉了揉眼睛,看到了发送的这张图片人的备注,这就像一根导火索。

无数的回忆线索般的,连了起来。

他忍着颅内的剧痛与翻滚,很多事情都浮上心头,他还,有个妹妹?

原来,懦弱胆小的他,害怕与人接触,从小便很孤僻,患有,社交恐惧症,但总得来说,不算什么大事,因为就算是这样的人,也难免会有一两个交心的朋友。

一但,这样的人有了朋友,就是如胶似漆的粘在一起,逐渐的他会经常找他的朋友也就是另一个孩子玩儿,也只跟那个孩子玩儿,整天去他家找他。

直到有一天,他们两个顽皮,把一棵树引燃了,火势沿着树烧到了别人家里,当时感觉是闯了天大的祸了,恐惧,填满了他们的内心,他们害怕,就跑回了家里。

之后,这场大火烧伤了一个孩子,事情比较严重也比较恶劣,而他的朋友,将所有的事情完全的推在了他的头上,甚至还说当时没拦住他。

之后家里赔了很多钱,从此,他唯一的朋友反而在外面到处丑化他,来掩饰自己的过错,他开始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家里,更加的不与外界往来,直到他的妹妹出生。

他觉得,妹妹就是上次来拯救他的,赐予他的小天使,除了妹妹,他从不信任任何人,他把爱都给了妹妹,只和妹妹玩儿。

但毕竟男女有别,一晃两个人都大了,他念大学了,而妹妹也快上高中了,两个人分开了,因为妹妹他开朗了很多,他必须适应外面的生活了。

在大学期间,他沉默寡言,却品学兼优,倒有女生追求他,在很长一段时间的软磨硬泡里,他抵御不住女生的甜蜜攻击,把自己积攒下来的仅有的一点信任,交给了那个女孩儿。

他深深的陷进了爱河,很单纯的想和她在一起,甚至规划起了未来。

可不知为什么,每次和女孩谈起未来的时候,那女孩总是很抵触,很不耐烦,两人开始吵架,可每次服软的都是他,他已经依赖上她了。

之后,他了解到,原来女孩根本没有把他是自己男朋友的事公布在自己的圈子里,他去质问,得到的答案却是:“你不可以跟别人说你是我男朋友,听到没?”

他发现她变了,她根本不像一开始那样,她很少回消息,经常去酒吧,而且对他嚣张跋扈,直到有一次,他看见自己的女朋友跟挽着两个染黄毛的男孩走进了宾馆。

他回到了家里,又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拉上了窗帘,关了灯,一个人蜷缩在床上,谁也不想见。

妹妹倒是隔三差五的敲门给他送吃的,他也没有动静。

他的脸憔悴了下来,开始有些消瘦,他不知道是饿坏了,还是出现了幻觉,他听到门口一直有人在哭。

他终于起身去开了门,发现,妹妹抱着双腿坐在门口一直在哭,一直哭,一直哭。

“哥,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我担心你……呜”

他低眼看着妹妹,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眼神是有多么空洞,多么冷漠,他都不知道他的手臂上是何时多了这么多道指甲划开的血痕。

忽然妹妹抱住了他。

“哥,你别不理我,我害怕……”

不知道何时,妹妹竟然有这么高了,穿着动人的碎花洋裙,他愣住了,感觉到有人在怀中啜泣,眼泪,已经完全浸湿了他胸前的衣衫。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哭的楚楚动人的,他却笑了,原来还有一个人这么在乎自己。

这种在乎是稳定性的在乎,可能跟对象发个消息长久不回就担心对方是不是不在乎自己了,可是跟妹妹却完全不用担心,因为他知道她是会永远爱自己的。

“别哭啦,衣服都被你弄湿了,我没事儿,你先出去吧。”

妹妹擦了擦眼泪,用脚带上了门,一把扑在哥哥身上把他推到了床上。

“我不,我要跟哥哥睡,省的你又把自己一个人关着!”

“乖,大了,去自己房间睡。”

“不管!”

就这样,由于没吃饭也没什么力气,拗不过妹妹,两个人就这样就睡着了。

后半夜,梦里,他流泪了,嘴里还在呢喃,“不要离开我……”

他只听到耳边有一个特别温柔的声音。

“哥,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你谈恋爱了,其实我很难过。”

忽然他感觉有两团热乎乎的东西贴在了他的胸口,他睁不开眼睛,好像有个梦一直醒不过来,他很用力的瞪眼,却总也睁不开,他什么也看不见。

“凭什么我捧在心里的哥哥,到了别人那什么都不是。”

“叶悔……哥哥,我,我是你的,不管你未来怎么样,我都只属于你。”

他感受到两片湿湿的温软的嘴唇贴在了他的嘴唇上,他下意识的抱住了她。

直到第二天清晨,他看到床单上的一团血迹,他才知道,原来根本不是在做梦,他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妹妹却哭了起来。

他脑子里忽然特别的乱,顿时对人性、对信任、对伦理充满了怀疑,他觉得他干了这辈子以来最危险最错的事,之后,他又扇了自己好几个巴掌,却被妹妹拦下了。

两人烧了床单,将这件事永远的掩埋了下去。

他非常的羞耻,同时非常的痛苦,因为妹妹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经开始转化为一个女人了,甚至是一个可以任由自己肆意操控的女人。

他觉得是小时候的心理阴影,是自己的心理扭曲造成的,在大学期间,他废寝忘食的疯狂辅修心理学,想自查自治,可是当他钻入了心理世界之后,他才发现心理学,最终目的是“开导”并非治愈跟改变。

他要摆脱自己的妹妹。

他先是找回了自己的前任,并在三天之内攻破了她的心理,她开始对他言听计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觉得她特别的脏,特别的令人厌恶,他竟然开始报复这个女孩,顺利的找到了她的心理破绽,一周后,女孩儿自杀。

那一刻,他第一次尝到了复仇的滋味,和无形杀人的快感。

但同时,他意识到了前任只不过几个月的感情,很容易就忘了,而妹妹,十几年的羁绊,她才是他感情里摆脱不掉的东西。

他觉得每个女人都特别的脏,没有人如妹妹这般纯洁,也没有人比妹妹更加了解自己,让自己更有安全感。

他开始酗酒,每当伶仃大醉,他脑海里出现的,竟还是他妹妹那晚的影子,和她的碎花洋裙。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分开,两个人就越是思念,这个东西简直就跟弹簧一样,他俩越是克制就越是难以忍耐。

每天夜里,妹妹都闯进了哥哥的房间,直到高中住校,隔三差五夜晚两人也会去宾馆。

从此,叶悔像是变了一个人,夜晚对妹妹还是特别的宠溺,白天就完全忘记夜晚所发生的一切,好像记忆真的被封印,完全想不起来。

他,人格分裂了。

在夜晚,他分裂出一个跟妹妹苟合的人格,这个人格可以抛弃世间万物的一切世俗,可以什么都不顾。

在白天,忘却一切,又是一个正常的人格。

有时,在两种人格之间,竟然还分裂出了第三种人格,他在挣扎,他一直想要摆脱妹妹,还是不断寻找一个能够替代妹妹的人,他竟然分裂出了一个反社会人格。

他欺骗女人,把女人变成自己肆意妄为的玩物,甚至引导她们走向死亡。

叶悔喝完了啤酒,原来,自己在一年的时间里,杀了这么多人,可能,良心作祟吧,利用杀人同样的手段也救了一些人。

有很多女孩儿为他割腕。

可是,今天这张割腕的图片,发送人的备注是。

“妹妹。”

图片下方有一行文字。

“哥,不要再杀人了。”

  • 绿
  • A
  • A
  • A
  • A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