馊神记

神农鞭百草

神农,又叫炎帝。今天我们所说的炎黄子孙中的炎就是炎帝。据说神农长着牛的头,人的身体。但其实他与常人别无二致,只是常常戴着一个造型装有牛角的头盔,常常被人误会,把他当做牛头人。

神农经常带着一条赤红色的鞭子,叫赭鞭。这天,他像往常一样,在部落巡查,看见有一个正捂着肚子,脸色发白直冒冷汗。神农见状赶忙上前查看情况。

这人已经疼得说不了话,神农只好抽出那条红鞭。他轻轻放下红鞭,只见那红鞭竟像细蛇一般蠕动了起来。它甩着头,不停地转啊转。神农拿出手来,轻轻往它的头上一点,这蛇鞭立马会意。它嗖的一声,直溜溜地往病人的嘴里窜。

半响,它从病人嘴里钻出,它不理他人的诧异,只顾横冲直转,远离这里。它跌跌撞撞碰碰磕磕,总算来到一处草地。神农紧随其后,他不敢出声惊扰这神奇的鞭蛇,但更多的是他想闹明白究竟是怎么个回事。

那赭鞭是黄帝送给神农的礼物,具有灵性,可以通过足迹气味追寻猎物。有了这赭鞭,部落打猎的效率也高了许多。

然而,它是想在这里找猎物吗?神农不禁暗暗思索。这鞭蛇总算停了下来,它又把头转个不停。神农看见它身旁有一株草,他会意了,拔下草,抱上鞭蛇往回跑。

刚才的病人疼得更厉害了,神农一点不敢怠慢。他取出刚才摘的草药,拿出一大块兽腿骨,将药草捣碎。不一会儿,药草就成粉末状,神农一把绰起,和着凉水咕噜咚隆地往嘴里灌。

“啊,好草,好药,我感觉浑身有劲啦!”神农抿抿嘴满意地说道。

他纠起鞭子,力道十足,“哗啦哗啦”旋风暴雨似的抽打病人。他总共抽了一百二十三下,但据可靠记载,是二百零八下。神农大人终于力气用尽,他倒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道:“百草大人,病好点了吗?”

雨师赤松子

赤松子是神农时期的管掌下雨的神。他行踪诡异,飘渺不定,大家十分崇拜他,都尊他为雨师。

他常常化作云雾,躲在云里,偷偷吃着一种叫做冰云散的药品。每当他吃完这种神药,他都感觉自己脚不沾地,颠颠倒倒,他认为这种飘飘乎的状态是成仙的必经步骤,十分开心。

他躲在云层里东倒西歪,以至于一会儿东边下雨,一会儿西边下雨,搞得老百姓不知如何是好。

赤松子不仅自己吃冰云散,还分给神农一些。神农吃完此药后脸色通红,他站直身子大呼:“好药!我浑身有劲了!”说罢他卷起衣袖,掏出赭鞭,纠起赤松子就是一顿“呼啦呼啦”排山倒海式的鞭打。

赤松子经不住打,化作云雨没命似的溜走了。神农越抽越忘我,紧追不止。赤松子突然看见神农的小女儿,他认为自己遇上救星了。大呼:“救我!救我!你老爸疯了~”

神农的小女儿望着云层里面的人问道:“你谁啊?”

赤松子回答:“雨神。啊!不好,你老爸追来了,我要跑了啦!”

“啊啊!萧敬腾,等等我,我是你的粉丝。”神农的小女儿追上去说道。

神农的小女儿追随着赤松子,得仙成神,俱去。

赤将子轝

赤将子轝是黄帝时期的人。他长着一头的红头,所以人们叫他做赤将。他不吃五谷杂粮,却十分爱吃各种花草树木。这原本是个节省部落粮食的人,却十分不受当地人待见。

这是为何?因为他喜欢啃树木,啃完森林的树,就想啃老百姓的柴木,大家避之不及,纷纷把他当做洪水猛兽。

他虽然身材高大,却生性平和,不喜欢打打杀杀,更别指望他会像其他人一样去打猎了。这个赤将子轝一天到晚就到街上闲逛,无所事事。到尧帝时期,尧帝觉得不妥就给他安排了一份木匠的工作。

他十分有天赋,将房子建得又固又稳。大家十分喜欢他建造的房子,纷纷向他请教技巧。他也来者不拒,将自己所有的造房技巧一一相告。

过了几年,部落开始壮大,人口一下多了起来。房子的需求一下增多,违规建房的现象也越来越多。尧帝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决定拆除这些违规房。

当时有一户人家姓丁,他赖死不走,誓言人在房在。他一直坚守房子,半步不出,大家莫可奈何,无法砸房,十分苦恼。

赤将子轝看在眼里默默走了。次日,这户丁姓人家的房子彻底消失。大家都觉得是这户人家死皮赖脸的行为触怒了天神,天神将整个房子都变没了。

赤将子轝打着饱嗝心满意足地看着这一切。他想起昨夜还剩一些细小的木条,决计把它们加工成缴箭。

他跑到市场门口贩卖,人们把他叫做缴父。

宁封子自焚

宁封子,黄帝时人也。相传他是专门帮黄帝制作陶器的陶正。在古时候制作陶器是危险的活儿,因为制造陶器的人一天到晚需要跟火打交道。宁封子并不喜欢这份工作,但是他没别的本事,再不喜欢也得干。

他因为常年接近火炉,脸上都是烟灰。手指甲乌黑不堪,都是泥垢。制造陶器是件十分枯燥的工作,他十分无聊,只好玩火,但好几次都被烧伤。

有一天,宁封子照常看管着炉火,有一个自称来自遥远大陆的奇人找上门来。他手指轻轻往火炉上一抿,手指尽管着火,却不见他被烧伤。宁封子暗暗称奇,决定拜此高人为师。

过了许多天,宁封子觉得自己已经学有所成。他搬来柴火,将它堆积在平地上。他见火势足够旺盛了,纵身一跃,跳进火海之中。

火势引起大家的注意,大伙们马上前来救火。大火被扑灭后,人们查看地上的尸体,发现就跟黑炭似的。人们把宁封子埋葬在宁邑北上上,这就是宁封子名字的由来。

可怜的宁封子到死都不会想到,那天高手的沾火不伤居然是个骗局。他事先戴上肉色的手套,再在上面涂满肥皂,探炉取火而不伤不过是他耍的障眼法罢了。

韩友驱魅

韩友字景先,是庐江郡舒县人,精通占卜咒术。他的老乡刘世则早年在当地做皮草生意,颇有资产。不知道良心发现,还是想给女儿积福,这位生意人决定从此以后不再贩卖仿造皮,诚诚实实地做生意。

但不知为何他女儿还是病倒了,这一病就是好几年,许多大夫都束手无策。刘世则终日叹啊,恨啊,怨啊,“我刘世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这样对我?”

身旁的人觉得是鬼怪在作祟,于是他们找到了韩友,请求他帮忙驱邪。韩友爽快地答应了。

韩友来到刘世则的家里,他看着这府子里边晾着许许多多的动物皮,问道:“这些都是干什么用的?”

刘世则回答:“我家是做皮草生意的,我趁天气晴朗,把它们晾在这里晒太阳。”

韩友摸着这些毛皮若有所思,他在院子来回踱步,一张一张地细细抚摸。突然,他揪出一张皮威吓道:“妖怪!还不现身。”

韩友一边说一边施展法术,白皮立马现出原形,原来是一只小狐狸。

“为什么你能够识破我的伪装?”狐狸瞪大圆眼珠惊奇地问道。

“别人都是人造革,你是真的皮。”韩友拎起小狐狸说道。

  • 绿
  • A
  • A
  • A
  • A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