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做梦?

很清楚的记得那天是阴历七月十四,因为要升高三了,所以学校要求所有学生暑假来学校补课。晚自习上完感觉特别累。回到寝室,脸都没洗,倒头便睡。

这大夏天的,半夜里我竟然被冻醒了。我说呢,原来是被子掉在地上了,我捞起被子,严严实实地盖在身上。奇怪,怎么还是感觉这么冷?索性把头也埋了进去。

恍惚之间听见窗外刮起了大风,夏夜的风,说来就来,吹过树梢,一片哗啦哗啦的声响。一阵又一阵,仿佛是风在夜里哭泣,听得心里发毛。而且宿舍的旁边是一个半封闭的走廊,声音特别大,顿时感觉睡意全无。睡不着,于是便想找个人聊聊天儿。我送被窝里探出个脑袋,朝上铺望了望,看有没有人醒着。

嘿!还真有人醒着。只见一号床老张也从床上坐了起来,准备下扶梯。估计是要去上厕所。

“老张!上厕所呀?”我问他。

没反应……

“上厕所?”我以为他是没听见,赶紧又问了一句。

还是没反应,尼玛~~不是我中午请你吃饭的时候了。但想想老张平时也不是一个高冷的孩儿,这人还挺热心的,不会无缘无故不理我啊,有什么地方招惹他了?我正纳闷。忽然见他一手又拿起被子。这哪是上厕所啊,难不成要去外面“避暑”?但这可是三楼啊。

“梆!梆!梆!”他的脚跟扶梯碰撞发出闷响。这货体重还不到一百一啊,怎么感觉像是一块块大石头砸在扶梯上。奇了怪了,怎么回事?风也在这个时候停了。然而一切才刚刚开始,我看到他的四肢僵硬得如同机器人般,一步一步地下了扶梯。忽然,他说话了“潵布拉切多,潵布拉切多……”然后我就瞪大了双眼,呆呆地看着,听着……他下了扶梯!他!他又上去了!不知不觉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呼吸从来没有这么轻过,一种难以明说的恐惧蔓上心头。

“喂!你,你怎么了!”我胆战心惊地又张口问道,声音还止不住颤抖。

没反应!还是没反应!头都没扭,还是在上下扶梯,还是在胡言乱语。恐惧到想死的感觉。

梦游?对,就是就是!他以前在寝室经常说的。一定是梦游,不是鬼上身,不是鬼上身……我一遍遍地安慰自己。听他说过,梦游的人是绝对不能叫醒的,一旦叫醒,精神可能会失常,而且还可能会导致猝死!我还是赶紧睡吧。躺到床上,手心都冒汗了,但背上依然是感觉凉飕飕的。赶紧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就是梦游,天亮就好了,天亮就好了,天亮就好了……什么也别想,别想……

黑夜阻挡不了时间的脚步,今天,阴历七月十五,鬼节。

清晨,淅淅沥沥的雨声把我叫醒。睁开眼睛,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昨晚的诡异事件,猛地回头看向一号床,没有人!

这时,门开了,只见老张洗漱完回来了,我长舒一口气。

“你知不知道你昨晚上梦游了,还念着咒语呢。把我吓得半死!”我对老张抱怨到。

“梦游?不会吧,别逗我了,我可没有梦游症啊!以前我是跟你们说着玩的,这你都当真啊!”老张嘲笑我说。

管他呢,过去就好,但还是忍不住要把昨天晚上的细节讲给他听。正说着,门又开了,是二号床进来了。

“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晚上说梦话?当时我正下扶梯准备上厕所,你突然莫名其妙地来一句“你,你怎么了?”可吓了我一跳,我说我去上厕所,然后你就开始哼哼唧唧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是不是做噩梦了啊?”二号床对我说。

我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他。我在做梦?做噩梦?不,不可能!我绝不会是在做梦,梦不可能有那么清晰!

“昨晚我在你床上睡的是相当舒服啊”又听见二号床对老张说。

  • 绿
  • A
  • A
  • A
  • A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