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贤者之城 艺术工坊 天下布武 暴风酒馆 新的冒险

试阅读

1车马和人

大雪已止。在积雪半尺的野地里行着一驾马车,赶车人身材魁梧,似乎不怎么怕冷,里外只有两件衣服裹身,里面是一件灰白色的布衣,外面披着一件灰黑色的袍子,时不时扬手挥鞭,赶着马儿向前。

车厢里坐着一名容貌憔悴的男子,三十出头,与赶车人刚猛的模样相比,显得柔和许多,也俊美许多。许是在车厢里闭目养神了一阵子,现在才醒来,眼色迷离,忽然用左手捂着嘴咳了几下,右手跟着递到嘴边。

男子名唤梅不欢,家住江南梅庄,五年前因为一段尘缘离开江南,远走边塞,如今收到梅庄老夫人病重的消息,冒着霜雪回程。

梅不欢好饮酒,已有多年的酒痨,咳嗽不止。刚才把右手递到嘴边,是为在他的右手里有一壶酒。梅不欢饮了一口酒,左手撩开车帘,问赶车人:“铁衣,咱们已行到何处了?”

查看全文
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