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篇(42)命运的嘲弄(中)

为什么要帮助吸血鬼……

为什么?

为什么呢?

这些话语在拜伦的耳边不断回响。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为什么?

拜伦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猎魔人,就算回答了又怎么样呢?他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回答了。这一切都已经注定了,自己并没有改变过去的能力。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也不是只是因为一句质问就能否定的。

“哈哈哈哈!”拜伦觉得自己已经疯了,对,从那一天开始自己就已经不正常了。他拿起沾满鲜血的剑刃,用手轻轻将上面的血液抹去,原本已经染红的刀身露出了原本属于它的颜色。

“哈哈哈哈!”拜伦依旧在笑,他用另一只手来捋起头发。他依旧在笑,他注视着血刃中倒影而出的自己。

那个梦果然是真实的……

拜伦想起了当初做的那个梦,梦中的自己伤痕累累手中沾满了鲜血。“自己果然早就已经疯了。哈哈哈哈!”拜伦将血刃放下。“既然已经疯了,那就大闹一场吧。”他闪电般的冲进了帐篷群落当中和其他卡西斯利克一般血腥无二,对于已经没有战斗力的猎魔人依旧没有手软,下手比之前更加狠辣。

苏琦听到了营帐外的骚动,他咬紧了牙关,他很想冲出营帐和那些吸血鬼决一死战。但是他有着更加重要的职责在肩,他要守护住如同木偶一般的秦珂。看着秦珂现在这个样子,苏琦的心里也不好过。他第一次见到秦珂的时候,她还不会说话,在她母亲的怀中熟睡着。猎魔人家族是个残酷的种族,与当年的斯巴达城邦一样奉行从新生儿开始训练的制度。秦殇在猎魔人家族中地位极高,所以很多人建议他遗弃了这个女婴,但是他不顾众人意见将秦珂抚养到大。

第二次见秦珂是因为秦殇的妻子被吸血鬼的复仇行动撕成了碎片,在秦殇妻子的葬礼上见到秦珂。这个时候的秦珂已经到了读书的年龄,她表现出了和其他同龄人不一样的表现,她没有在其他人面前哭过,虽然眼睛红红的,但是她坚持到了葬礼结束。

第三次见到秦珂就是自己离开了猎魔人家族总部继续辅佐秦殇,这时候的秦珂古灵精怪的,很有令人向往的活力。可是现在自己却眼睁睁看着这样活泼的一个孩子慢慢地死去,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秦珂都在死去。或许从那一天开始她就已经死了。

苏琦屏息静听着外面的动向,圣银十字架颤动的频率告诉他外面的情况十分复杂,并且他听见了脚步声。脚步声十分大,似乎来者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图。十字架颤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了,来者是个吸血鬼!

苏琦弯着腰如同猎豹一般紧绷着身子,握住了自己的真银圣剑。只要那个家伙进入这里,自己就会在一瞬间发动攻击。

脚步声停住了,那个家伙现在就在帐篷外面。苏琦全神贯注,准备在他踏入帐篷的一瞬间让他付出代价。

又有脚步声传来了,又有吸血鬼到了帐篷前。自己不应该被发现啊,他们现在应该在进行地毯式的搜索,但是……

“德林莫斯克卿,布鲁斯·威尔达上将让您到猎魔人营地外面和他见面……”

布鲁斯·威尔达应该就是卡西斯利克在迦南地区的指挥官,但是那德林莫斯克卿是什么?关于血族内部的官职和称呼苏琦也有一定的了解。能够成为卿的都是身世显赫的家族长,这些人都拥有着极大的权力和超高的血统。

德林莫斯克……

有些印象,苏琦想起来了。那个家族在百年前就被当代的范海辛给斩杀了。那次事件在猎魔人历史上可是留下了浓重的一笔。怎么会这样……

“吵死了!”

“德林……”

苏琦听到了刀刃划过肉体的声音,这是他无比熟悉的声音。那是锋利的刀刃划破肉体的声音。内讧了吗?苏琦心中窃喜,这样的话自己能够带着秦珂突围了。他往秦珂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秦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

……

不想思考,不愿思考……

就这样随波逐流吧……

浑浑噩噩的度过余生,这是秦珂的想法。她也是这样做的。在那天以后的日子她都没有多少印象了。能记起来了的就是自己参加了拜伦的葬礼以及范海辛当着自己的面斩杀了那名小男孩之后。

很久很久没有记忆了,脑袋空空的。许多昨天发生的事情在第二天醒来就会被自己所遗忘。秦珂觉得自己病了,是脑袋出了问题。但是这样也好,如果能将所有的东西都忘记了就好……

让她觉得自己的脑袋还没有彻底死去是在不久之前自己在对血族战斗中杀戮的身影。毫无征兆,也许是自己放任了那股杀戮冲动,自己杀了很多血族。

现在耳边都是那真银圣剑刺穿血族身体的声音,以及真银圣剑净化血族伤口的声音。

“吵死了!”被这些声音弄到不胜其烦的秦珂大喊道。

在一瞬间,那些声音都消失了。世界恢复了清明……

自己似乎是在营地的帐篷当中,正躺在床上休息……

但是在之前发生的事情自己依旧没有记忆,记忆还是出现了断层。脑袋有些疼痛,也许是因为久违的动脑,而有些不适应。

“吵死了!”

这声音让秦珂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虽然已经离自己远去很久,但是自己根本不会忘记这声音。那是为数不多的欢乐时光,秦珂记得在那盛夏时节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青涩的告白……

这些都是永生难忘的事情……

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但是!

脑袋开始剧烈疼痛起来,似乎是不想让秦珂继续回忆下去。但是这是不可能忘记的!

他不是应该死在那个仲夏夜的夜晚了吗?

拜伦·阿尔洛林,你不是应该在我父亲的真银圣剑下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珂想要冲出帐篷,用自己的双眼确认。身体还很虚弱,甚至有饥饿的感觉传来。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吗?无力,饥饿,虚弱自己很久没有的感觉在这个时候又重新出现,这就是自己活过来的证明吗?

“别出去,外面是吸血鬼。”苏琦示意道。

我当然知道了,觉得那个家伙不正常的第一天我就应该知道的。他是血族,我所爱的人是血族。

帐篷的帘子被血刃给挑开……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日落将至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日落篇(42)命运的嘲弄(中)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