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决裂(2)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第二天,云兮和凌羽歌一起写作业,一起聊天,有凌羽歌的陪伴,她好像没那么伤心了。

下午,回到了学校,云兮第一时间奔回宿舍,她害怕在学校里见到顾奕源和吴清越,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俩。

一直在宿舍窝到快要晚自习,凌羽歌看着手表催促:“小兮,快走了,我们还要找老师啊,一会儿来不及了,你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到教室也还是要见到的啊!”

云兮觉得凌羽歌说的有道理,爬了起来,随意抓了两本书就去上课了。

到了老师办公室,俩个女孩交换了眼神,敲了敲门,“报告。”

“进。”

俩人走进去,“张老师,我们有事找您。”

“哦,小兮和羽歌啊,怎么了?”张老师放下笔笑着说。

“我想和顾奕源换个座位和小兮做同桌。”凌羽歌说。

“为什么?你和林沫北坐不是挺好的嘛?”

“额,因为她最近上课没听懂的地方老是问我,这样会影响周围的其他同学,我们想做同桌的话就不会影响到其他人。”云兮怕凌羽歌说漏嘴,急忙帮着回答。

张老师听到是学习原因,欣然答应了:“行,我一会儿去给你们安排一下。”有叮嘱她们,“你们俩坐一起上课不要说小话啊!”

“好的,谢谢张老师。”

俩人从办公室出来,俩人击了个掌,“Yes,成功了。”

“快上课了,走吧。小兮,你一会儿别躲啊,该面对的就要勇敢面对。”凌羽歌叮嘱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到底是十七还是七十啊!这么啰嗦。”

可是到了教室门口云兮还是怂了:“诶呀,我不敢进去了,我害pia。”云兮一直在躲脚,好像是在撒娇。

“诶呦,有撒子好pia的。怕啥子怕,胆子要放大,他俩还能吃了你不成,走你!”凌羽歌一用力,把云兮推进了教室。

云兮立马正经起来,深吸一口气,朝座位走去。放下书包,拿出卷子,开始学习,不敢看顾奕源一眼。

顾奕源看着云兮,看她都不理自己,知道她周五肯定听到了他和吴清越的对话,误会了。

“小兮……”他刚想开口解释。,上课铃响了,张老师进来了,只能作罢。

“那个,凌羽歌和顾奕源换一下座位啊。”老师看了眼手机盒,“还有啊,手机盒里怎么没几个手机啊!快点交上来,自觉点,正副班长收齐交过来,自习课看一下纪律。”张老师换完座位就走了。

顾奕源愣了一下,为什么要换座位啊?难道她们俩刚刚那么晚进来是去找老师换座位的?

刚想问一下,凌羽歌抱着书走到顾奕源旁边:“愣着干嘛!还要我帮你搬啊!”

“你们去找老师换的?为什么?”顾奕源没有要动的意思。

“没有为什么,你不配坐在小兮旁边,是我以前看错你了。你要是不想和林沫北坐,那你就和老师说你想和吴清越坐啊!”瞟了眼看热闹的吴清越,把书砸到顾奕源桌上,不耐烦的说,“我不想说第二遍,赶紧滚。”

顾奕源开始收拾书包,瞥了一眼云兮,看她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中莫名刺痛了一下。看来她是真的误会了,而且还不止一点点。

顾奕源坐到了凌羽歌的座位上,旁边的林沫北打了他一下,愤恨的说:“你和小兮吵架,为什么要把我和羽歌分开啊!”

“你以为我想啊!”

顾奕源看着两个女孩坐在一起后,云兮的心情好了很多,心里有些酸酸的:马上就期末考了,等着我把座位换回来。

晚自习下课铃一响,云兮就拉着凌羽歌跑出了教室,不愿意在教室里多待一秒。顾奕源叹了口气:唉,她这样我根本没办法解释。

吴清越走过来,问:“奕源,你能帮我补补课吗?”

顾奕源冷冷的瞟了她一眼,“我要回寝室了,你自己研究研究吧,要是还不会,你就去找老师吧,老师肯定比我讲的好。”说完,冷漠的走了。旁边的林沫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追上顾奕源。也难怪,因为吴清越云兮才不理他的,他能给吴清越什么好脸色啊。

第二天中午,吴清越拿着一个水晶的星星摆件,把它放在云兮的桌子上,云兮和凌羽歌抬起头,吴清越笑着说:“那个,小兮,谢谢你上周五救了我,为了表达我的感谢,我听说你很喜欢星星 这个送你了。”

云兮冷漠的说:“不用了,救你也不是我的本意。”

“吴清越,你别在这假惺惺的装好人,你周五干了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还谢谢小兮,呵,你不配。”凌羽歌冷笑着说,两个女孩的气场仿佛使周围一圈的气氛降到最低。

这时,顾奕源进来了,吴清越假装哭起来:“呜,我只是来谢谢小兮,什么叫假惺惺的装好人,你说得这是什么话!”

凌羽歌站了起来,翻了个白眼“呵呵,吴清越,你这是真绿茶啊……”

顾奕源跑过来,皱着眉,“凌羽歌,你别太过分啊!”

云兮坐在座位上,拉了拉凌羽歌:“行了,羽歌,别说了,你和她这种人较什么劲。”

顾奕源低下头,居高临下的问:“喂,云兮,你那天推到了清越,你不打算道歉吗?”顾奕源说完一愣,不知怎的就说出了这句话,果然,有时候就是嘴比脑子快,完蛋了。

云兮本来想就这么算了的,听到这句话,心里一痛:果然,为了吴清越都会吼人了。火瞬间上来了,站了起来:“我没有做错事,也没有伤害任何人,我不需要道歉。还有,我不需要你的感谢,羽歌说的没错,你就是绿茶,哦,不对,是疯狗,乱咬人。哼,说你是狗,都是对狗的侮辱。这个还给你们,我不需要。”抓起桌上的东西,塞进顾奕源的手里,跑了出去。顾奕源没拿稳,摔到了地上,玻璃渣子在地上飞溅,摔得粉碎,如同俩人的关系。

云兮跑回寝室,把门反锁,终于撑不住了,腿一软,滑坐到地上,背靠着门,眼泪跟不要钱似的流了下来。

“小兮,小兮,你没事吧。”凌羽歌追到寝室,敲了敲门,小心翼翼的问。

里面没有回答,凌羽歌又敲了敲门,本想拿钥匙开门,发现自己的钥匙在云兮手上。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云兮的声音:“我没事,羽歌,你下午帮我请个假吧,我不太舒服。”

凌羽歌听出了声音里的呜咽,虽然被云兮忍的正常人都听不出来,但是她怎么能听不出来。凌羽歌想了想,让她自己冷静一下也好,说:“好,那你照顾好自己啊!”

凌羽歌去和老师请了假回到教室,顾奕源戳了戳旁边的林沫北,林沫北走到凌羽歌旁边,小声问:“哥,小兮怎么样?”

凌羽歌知道林沫北来的目的,瞥了一眼顾奕源,说:“她怎么样关你屁事,管好你的吴清越吧!”明显是对顾奕源说的。

林沫北耸了耸肩,回到了座位上,拍了拍顾奕源的肩膀:“神仙也救不了你俩了,靠自己吧!”顾奕源深深叹了口气。

晚自习,云兮出来了,她眼睛没有一丝的红肿,脸上也没有一丝的伤心,她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仿佛下午的事就没有发生过。但是凌羽歌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心中无限的心疼。凌羽歌拉起云兮的手,手背上有密密麻麻的深深的掐痕,瞪大眼睛,低声吼道:“云兮!你不要命了?!”

云兮握住凌羽歌的手摇了摇头,凌羽歌叹了口气,“唉,你呀。”什么事都自己扛着,这谁撑得住啊!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关系决裂(2)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