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心大哥哥

转眼过了一个月,天气逐渐转凉,许多同学都换上了长袖。

“同学们,明天我们进行月考,老规矩,按成绩换座位,希望大家好好努力。然后,这次月考后,我们进行一次家长会。”张老师周日晚自习的时候宣布。

“啊!家长会!我完蛋了啊!”

“那你们就考好点嘛。”

凌羽歌转过来:“小兮,你们考完月考就要回去工作了吧?”

“嗯,差不多了,该回去工作了。”

“啊!那我有看不到你了。”

“诶呦,我还会回来的。”

“那个,你要走了?”顾奕源听到了她们的对话,问。

“嗯,说的学习一个月,差不多了。”

“那你去多久啊?”

“不知道欸!可能一个月,可能半年。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问问,我要多久没同桌。”

“月考还没考呢,我还不一定和你坐呢!”

“那我就考第一,让你和我坐。”

“那也行,正好不用换座位,反正我也不在。”

顾奕源心中有一点失望:要这么就见不到她啊!那得多难熬啊!

正在自习,茜姐打来电话,云兮对顾奕源说:“班长,我去接个电话。”

“嗯。”

云兮走出教室,接通电话:“喂,茜姐,怎么了?”

“小兮,我们下周要开工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来?我帮你们订机票。”

“这周要月考,还要家长会,这周末应该可以回来吧。”

“那就先定周六下午咯,实在不行再改签。”

“好,谢谢茜姐,辛苦你了。”

“不辛苦,你记得告诉小耀啊!”

“是!”

云兮回到教室,走到凌耀旁边跟他交代了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顾奕源刚想开口问,却被凌羽歌抢先一步:“小兮,你什么时候走啊?”

“下周六下午。”

“那你周五晚上去我家住吧,正好和小耀一起走。”

“可以,我和袁叔说一下。”

“嗯嗯嗯。”

“小兮,你这周还在?”顾奕源问。

“嗯,怎么,你希望我走?”

“没有没有,我希望你不走。”

“不走是不可能的,我要工作,我要赚钱。”

“……”

“周一周二月考,周三就能出分数,周五家长会,周六回去工作,正好。”云兮回到寝室,安排了一下自己的行程。

“小兮,你今晚别睡太晚啊,别那么拼命,你成绩很好了!”凌羽歌叮嘱她。

“知道了,知道了,我马上睡。”

云兮把台灯关了,爬上床去,看了会儿单词,就睡觉了。

月考很快就过去了,这次,顾奕源依旧班级第一,年级第一,云兮班级第二,年级第二,凌羽歌班级11,林沫北班级12,凌耀班级22。

“恭喜啊!小兮,你俩是千年同桌啊!”

“哼,也要恭喜你啊,还和林沫北坐同桌啊!”

“啊啊啊啊啊!我也不想啊!”

“你俩注定是要在一起的!”

“哼,同样的话还给你!”

听见俩个女孩对话的顾奕源和林沫北,嘴角都尴尬的抽了抽。

……

周四,小兮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上课都心不在焉的。

吃午饭的时候,五个少年坐在了一起,凌耀:“小兮兮,你今天怎么了?都考第二了还不开心啊!”

“唉~”

“还能是啥啊!肯定是家长会的是呗。”凌羽歌抢着回答。

“家长会怎么了?云兮你考得不是很好吗?”林沫北不明所以的问。

“不是因为这个,小兮的爸妈常年不在身边,初中的时候都是漫哥或殇哥来的,现在他俩都出去了,没人来开家长会了。”凌羽歌解释道。

“对啊,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顾奕源看着云兮,满脸心疼,又感同身受:谁没体验过父母不在身边的痛苦啊!但是,小兮好像比我还要惨。

“小兮兮,那你去和老师解释一下不就好了嘛。大不了我让爸妈帮你一起开了。”凌耀知道实情,帮着想办法。

“对啊,可以让爸妈帮忙啊!”凌羽歌说。

“只有这样了,那我先和张老师说一下吧!”

傍晚,云兮让凌羽歌帮她请个假,自己来到学校的天台,以前在家的时候,每次想爸爸妈妈的时候,她都跑到家里的天台上,风拂过脸庞,吹起她的刘海,仿佛把她的思念都吹到了爸爸妈妈的身边,她也就不那么难过了。

长大后就没有那么想念了,但是今天因为家长会的事情,她又有些难过,跑到天台上散散心。

教室里,凌羽歌走到顾奕源旁边,说:“班长,小兮让我和你请个假,她心情不太好,去天台散散心。”

“好,我知道了。”

顾奕源起身,和林沫北交代了几句,让他管一下班级纪律,就走出了教室,凌羽歌笑了一下:小兮,我派个人去安慰你,希望你可以不那么难过。

顾奕源来到天台,看见云兮蹲在天台的角落,小小的一个,看着格外可怜。走进,看见她眼角的眼泪,顾奕源的心抽痛了一下。

云兮抬头,看见了他,站了起来,急忙擦干眼泪:“你怎么来了?”

“来当你的知心大哥哥呀!”

“噗嗤。”云兮笑了,顾奕源看到她笑了,心里松了口气。

“你知道吗?我从小到大见爸爸妈妈的次数用手指头都数的过来。你们得了奖,考了好成绩,你们都能和爸爸妈妈炫耀,得到爸爸妈妈的奖励,而我,连鼓励我的人都没有,最多就是和哥哥分享,可以说我是哥哥带大的。自从我出道之后,见哥哥的时间都变少了,有什么事,就只能憋在心里,也没有人倾诉。唉,算了,我和你讲这些有什么用,你有没有体验过。”云兮靠着围栏,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他本以为说出来会更难过,谁知道反而没有那么难过了。

“我和你讲个故事吧!有个小男孩,他他是家里的独生子,他的妈妈特别喜欢他,但是他的爸爸和爷爷并非如此,觉得他是个累赘。在小男孩7岁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消息,说小男孩不是他爸爸亲生的,他的爷爷就把他和他的妈妈一起丢到了宣城的一间小公寓里。直到3年后,发现那张亲子鉴定单是被人修改过的,小男孩是他爸爸亲生的,才把他和他妈妈接回来。但是小男孩不再像以前那样粘人,和他爸爸爷爷像陌生人一样。”顾奕源也靠上围栏,云兮和他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他也吐露心声。

云兮惊讶的抬起头“这是你的故事吧?”

“你说是就是咯。”

“你比我还惨啊!”

“好了,什么惨不惨的,都过去了。小兮,你以后要是有心事,你可以向我倾诉,让我成为可以让你依靠的那个人。”顾奕源轻轻的摸着云兮的头,轻声的安慰。

女孩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一种独特的美丽,让顾奕源忍不住想要摸一摸,但他忍住了。

云兮被摸了头,还听见顾奕源的话,愣了一下,随即脸红着说:“好,你有心事也要和我说哦!”

“好。我们走吧,天台不能多待。”顾奕源看着脸红的云兮笑了。

“哦哦哦,走走走。”云兮马上逃走了。

到了办公楼,云兮说:“你先回去吧,我要去找张老师。”

“我在门口等你吧。”

“好吧。”

云兮走到办公室门口,敲门:“报告。”

“进。云兮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老师,我家长会能不能请个假啊!我爸爸妈妈常年不在家,现在哥哥也不在,没人来开家长会。”

“这个可能不行,这次家长会老师要宣布一些事情,需要每个家长都参加,你的其他亲戚也可以啊。”

“那,凌耀和凌羽歌的爸爸妈妈行吗?”

“那也可以。还有,你和顾奕源今天用班费去买点东西来招待家长,然后和值日生把教室打扫收拾一下,给,出入证,别跑太远。辛苦你们俩了。”

“好的,还有,老师,我和凌耀下周要开工了,可能要请假,时间不定。”

“嗯,我知道,你们经纪人和我说了。但是去工作不能落了学习啊!你我是不担心的但是凌耀…你盯着点他啊!”

“好的,谢谢老师。”

云兮退了出来,关上门,深呼吸一口气,转身看见顾奕源靠在墙上,闭目养神,云兮傻了:满屏的大长腿啊!果然是校草。

这时,顾奕源睁开眼睛,看着云兮正盯着自己,笑着走过来,拍了拍云兮的头,说:“看什么看傻了?”

云兮的脸噌一下红了:“没,没什么,走,走吧。”

回到教室,云兮和凌耀交代了一下,回到座位,凌羽歌转了过来,“怎么样?我给你安排的人怎么样?”

“什么这么样?”

“班长啊!”

“你告诉他的?我说他怎么知道我在哪呢!原来是你告密呀!”

“诶呦,不是为了让你开心一点嘛!”

“我谢谢你啊!对了,家长会可能要麻烦叔叔,阿姨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都是一家人。”

“羽歌,谢谢你!”

“跟我有什么好谢的。”

两个女孩相视一笑,云兮:羽歌,谢谢你,陪了我这么多年,倾听我的烦恼,我的心事,你也是我可以依靠的那个人。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知心大哥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