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又遭刺杀

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完毕,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原本隐隐约约能听到的念经声与路人喧闹声已然消失,窗外一片寂静,同寻常的夜无异。

甘毕毕并没有忘记自己今夜出宫的真正目的,告别宋氏以后便带着琳琅与安霖离开。

然而她们才出厢房正准备去寻轩辕辰逸时,五六个黑夜人猛地跳出,将她们团团围住。

甘毕毕愣了一愣,慢悠悠地凑到安霖的耳边问了一句:“这些人和那天救我们的那一批暗卫是同一群吗?”

“我觉得,应该是吧,衣服打扮一毛一样。不过这么晚了跳出来作甚?讨中秋红包吗?”

甘毕毕歪了歪头:“中秋为何要给红包?”

而此时,护卫出身的琳琅敏锐地察觉到气氛不到,她飞快地护在甘毕毕身前,大喊道:“良娣小心,这些人是刺客,来者不善!”

“呵,去阴曹地府问阎王爷吧!”领头的黑衣人大喝一声,其余几人动作整齐地往腰间一模,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刀。

在月光之下,那些长刀的光反射而来,刺得甘毕毕睁不开眼。

而待她重新睁开眼睛之时,身侧的安霖与琳琅已经同那些黑衣刺客打成了一团。她的心跳一下子乱了节奏,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战局,不敢有一刻松懈。

一个刺客举着尖刀朝安霖刺去,甘毕毕连忙大喊:“安霖小心!”

安霖凌厉的目光对手那柄长刀的主人,左手揪住那只拿刀的手腕重重一扭,在那人哀嚎出声之时,另一只手呈掌状劈在了他的肩头。

黑衣人闷哼一声摔地在地,安霖动作敏捷地接过他即将掉落的长刀,飞快地冲向甘毕毕的身后,一脚将准备偷袭甘毕毕的黑衣人踢飞。

“保护好自己!”安霖说罢,将手里的刀塞在了甘毕毕的手中。

甘毕毕双手握紧刀,环顾四周,她看到有一人在身后死死圈住了琳琅的脖子,另一只高举长刀准备刺进她的后背之上,她想了没想就冲了上去。手握长刀胡乱地劈在刺客身上,在他的背后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刺客吃痛,腾地松开了琳琅,转身就要去杀明明很是惊慌却还在故作镇定的甘毕毕。

“你们是什么人!”一声怒喝发出,正是不远处厢房的丞相夫人宋氏。

黑衣人明显对其有所顾虑,动作顿了顿,甘毕毕不敢再用那把还滴着血的刀,抬腿一脚重重地踹在了愣神的刺客身上,那人哀嚎一声,摔在了地上。

“夫人怎么会在此处?”一个黑衣人压低音量另一个人道。

“不管了,先杀了这几个叛国逆贼再说。”

两人话音刚落,便齐齐朝甘毕毕冲去。

甘毕毕此刻已是脸色发白,她连连后退了几步,却恰好撞上了冲上前来的丞相夫人。

眼看一时刹不住车的黑衣人就要伤到宋氏,甘毕毕连忙用尽全身力气将丞相夫人推开,然后挥动手里的刀将那两人吓退。

黑衣人轻哼一声,手臂一挥轻而易举地将甘毕毕手里的刀打在了地上,力道之大,令甘毕毕的右手麻了好一会儿。

两名黑衣人合作十分默契,一人动手将丞相夫人拖到了另一边,另一人则举刀要去砍手无寸铁的甘毕毕。

就在这个时候,一块石头从黑夜中飞出,正好砸落了黑衣人手中的刀。

他一咬牙,赤手上前掐住了甘毕毕的脖子,将她逼到了墙上。

围在脸上的面巾早已在乱斗中丢失,剧烈的疼痛感传来,接着便是要窒息一般的感觉。她浑身颤抖,恐惧到了极致,但强大的求生欲让她死死憋着这口气。

她的脑中回想起昨日安霖教她的防狼术,她猛地一咬牙,无力的双手反握住黑衣人的双臂,接着用尽浑身力道飞起一脚,正中黑衣人双腿之间的部位。

黑衣人疼得大叫了好几声,捂着某个器官在地上滚了好几滚。

精疲力尽的甘毕毕顺着墙坐在了地上,抱着自己的脖颈喘了好几口气。

“那个女人就是敌国奸细柳瑟舞,先杀了她!”

在场还能动的黑衣人还有三个,他们动作迅速地摆脱琳琅与安霖的束缚,拼命一般地朝甘毕毕扑来。

甘毕毕却再也没有了躲避的力气,她愣愣地看着危险临近,如同在山脚下眼睁睁地看万米雪山崩裂而形成的狂奔白浪正在逼近,却无处可逃的人。

她的脑中一片混乱,似是闪过了许多乱七八糟的画面和回忆,也流窜着许多乱七八糟的情绪。

不甘、不舍、恐惧,却还有一丝释然。

然而就在她准备闭上眼睛迎接第二次死亡之时,一个人影飞奔而来,脚尖点在她身后的墙上借力而起,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三人一一飞踹出去。

随后赶到的琳琅与安霖一人制服一个,而方才一口气踹飞三人的那道人影如从天而降一般缓缓落地。衣袍随风纷飞,衬得他如天神一般,俊美得有些不真实。

甘毕毕回过神时,耳边是方才那三人哀嚎不断的呼声,眼中却只有那朝自己快步走来的天神。

她被揽入一个十分温暖怀中,轩辕辰逸紧紧地抱着她,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背。

“没事了,没事了……”竟不知是在安慰甘毕毕还是在安慰他自己。

方才她确实是被吓到了,可是现在被他抱着,她却什么都不怕了。

就算未来困难重重又如何,就算被全天下的人都当作是奸细又怎样?只要他相信她,那一切便都值得。

“说,谁派你们来的!”安霖一脚踹在其中一名刺客的胸口上,怒道。

甘毕毕声若蚊蝇:“已经很明显了。”

还惊在原地的丞相夫人宋氏回过神来,连忙上前朝轩辕辰逸行礼:“臣妇宋若璃见过太子殿下。”

轩辕辰逸将甘毕毕扶起,对丞相夫人颔首为礼:“丞相夫人无须多礼。”

赵若璃看了一眼轩辕辰逸怀中的甘毕毕,又瞥了一眼乱七八糟的四周,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姑娘是……”

甘毕毕垂眸思虑了一瞬,最终还是决定说出实话。

她朝前走了一步,道:“夫人,我叫柳瑟舞。夫人待我真诚,瑟舞也不想再欺瞒夫人了。其实,当日与温公子在酒馆内打架斗殴的正是我们。”

“你……你是柳瑟舞?”相比后者,宋夫人更诧异的是前者。

她家儿子是怎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不了解?他在赌坊之内与人殴打致伤,多半都是他自己的责任,宋氏不敢拿这事去怪他人。

可是柳瑟舞这个身份却是非同寻常。

那日一个浑身是伤,身上还穿着囚服的男子忽然闯入她的家中告知太子宠妃柳瑟舞是羽纱国奸细的事情她是亲眼所见。

可再看看眼前的这位眼光清澈的柳瑟舞,怎么一点儿都不似传说中的敌国卧底?

轩辕辰逸早已看出她的心中所想:“夫人想必知道,今日在朝堂上本宫与丞相常有政见不合,而恰好柳良娣又与贵公子在宫外有一些误会,因此才使有心之人让温丞相误以为柳良娣是就是羽纱国派人的卧底。”

“原来如此,我说呢,柳良娣一看便知是个善良单纯的好姑娘。什么邻国卧底,我看就是无稽之谈!”

甘毕毕愣愣地看着宋氏,有些难以置信地问:“夫人信我?”

“人心会骗人,但眼睛却不会。”宋氏目光柔和地握住甘毕毕冰冷的手,看着甘毕毕的眼睛道,“你先是救了我的雄儿,方才又在乱斗之中救了我。本郡主不信一个奸细会有如此善心和这样一双清澈单纯的眼睛。我看人一向很准,可不似温共都那个老匹夫瞎的很!”

安霖一下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夫人果然好眼光,你可不知,那位丞相大人把我们柳良娣吓成什么样,险些就惶惶不得终日了。”

宋氏嘴角噙着一抹笑:“无妨,本郡主自然会替柳良娣讨回一个公道来。不过……”

丞相夫人的目光又落在了轩辕辰逸的身上:“太子殿下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通传臣妇一声便是,又是修书又是将我引到这灵净寺来,好不麻烦。”

“哈哈哈,郡主之聪慧,果然无人可敌。是本宫小瞧丞相夫人了。”

甘毕毕也忍不住笑,她忽然发现,前方的路不似她想象中那般难,会有很多人相信她的善良,就像这位丞相夫人一般。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初识你为柳瑟舞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三十一章:又遭刺杀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