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与零》

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从一座看起来古老且带着陈旧气息的府邸传出。

“老爷...夫人生了,只是...”府中的佣人来到一间屋子面前,行礼道:

“只是什么?”府邸中的一间屋子里传出回答的声音,声音威严具有穿透力,语气当中稍带着些怒气。

佣人慌忙跪地,颤颤巍巍的答道:

“是...是个女孩。”

话音未落便是一声清脆的玻璃声,佣人跪拜在地不敢轻易动弹。

半晌,府邸的主人才开口道:

“下去吧。”似乎是在感叹,声音当中透着无限的无奈。

“是...是...”佣人慌忙起身速速离去。

在看到佣人慌忙离去后,在门外窥望内部动静许久的小男孩向屋里边探头探脑的望着,确认没有什么声响后跑到了自己的父亲面前,也就是府邸中的主人——宫的面前,略带兴奋的拉着他宽厚的手掌,向他询问着:

“爹,我是不是有一个妹妹了?”宫见是自己的儿子,态度和眼神明显的缓和下来:

“是的,零,你有了一个妹妹。”宫的语气出奇平淡,从那深沉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悦感。

“太好了!我有妹妹了!”男孩欢呼雀跃的向屋外蹦去。

“......唉”宫望着男孩开心蹦跳的背影叹息着。

那个男孩便是宫家的大少爷——零。

而她自然而然的便是宫家的大小姐——凌。

自记事起,他便一直笑嘻嘻的出现在凌的视线当中——在她全神贯注的学习女红之时突然从窗户下蹦出,把她吓得直哆嗦之类的。

凌一心只想着如何能让父亲严峻的脸上展开哪怕一丝的笑意,便没有过多的去理会整天游手好闲的他。

相反,她的一天被安排的满满当当,精确到分秒。

老实说,凌挺讨厌他,总是突然的跑出来吓她是一点,让她觉得他仿佛无处不在,并且每次都是满脸笑意。

相反,凌就像是被沉重的事物压住了美好的笑意,满脸平淡。

更让凌觉得重要的是——不管凌做什么,付出多大的努力,都无法改变父亲那如同千年寒石般的冰霜面孔。

而他只要一在场,冰霜似乎被春风溶解,充满温暖。

哪怕是装出来的笑容也好,凌也想看一看,听一听父亲对她的肯定。

这个念想便成了凌年幼时的愿望。

然而,愿望终究没有实现。

在父亲得知她能力等级为B级时,脸色更加的难看,怫然不悦,转身就要离去。

“废物!”父亲留下毫无感情色彩的两个字之后就离开了,如同锤击一般抨击着她的心灵。

“......呜!”凌没有控制住自己在眼中打转的泪水,低下头去,泪水像是断了线的银珠,珠珠顺着脸颊留下,颤抖着的双手拼命拭去脸上的泪水,想极力忍住不哭出来,手上还紧握着一对编织了数天的心形结。

那是她精心编制的成果,准备送给父亲的礼物。

“呦,凌...?”他又满脸的笑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当看到凌满脸的泪水涕下沾襟时,他的笑容僵住,渐而转变为了关切且着急的眼神。

“谁...谁欺负你了?”他伸出手想来安慰她,想帮她拭去眼泪,被她一下狠狠的拍开。

“我讨厌你!”

“哎...?”零感到惊讶,似乎认为自己听错了。

“凭什么...凭什么啊!”

“凭什么父亲...”

她向他大喊着,泣不成声。

凭什么父亲只对你一个人笑...温柔的说话...

“......”零看着她怔住,对眼前突发的情况顿时哑然无声。

凌在一瞬间不顾一切夺门而去。

“喂...凌!”零反应过来,急切呼喊着她的名字。

反应过来的零追了上去,而她早已跑远。

“......”

零缓缓走到门口,望不见她的身影,突然感到脚底传来不同于地面的触感,软却充实的将他的脚底垫了起来。

“这是...?”零蹲下身子将它捡起,捧在手心。

是缺失了另一半的红色心形结。

第二天,她正带着哭得轻微红肿的双眼后悔着昨晚的失态行为时,他又不知从哪冒了出来。

还是满脸的少年般如春风的笑容。

凌刚想开口让他离开,突然一个响着铃铛声的东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他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金色风铃,正在风的吹动下发出悦耳的叮当声,风起铃动,罩着铃铛的透明玻璃上镶嵌着金色的花边。

好漂亮......她不禁被风铃吸引,入了迷。

“给你的,凌。”她从愣神当中苏醒,发现风铃已在她的手中轻轻摇晃着。

“......”她看着风铃,对着他欲言又止。

“我可是不会谢你的。”凌如此说着,别过脸去。

零听到她的回答后露出了放心的笑容,像只是在意她收不收下这份礼物,而不是那句谢谢。

随后他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向外跑去。

“要去哪里...?”凌被他拉着,担心的询问着。

因为偷跑出去玩被发现的话免不了一顿说教。

当然这种惩罚是限定于此刻正在眼前的男孩。

“作为你收下礼物的回礼,需要你陪我去个地方。”

“可是...”他像是猜透了她的心思,转过头来对她说道:

“没事的,就一天,被发现了的话我会向父亲好好说明是我拉着你出去的。”

“......”偶尔一次的话...没有关系的吧?凌如此想着,感受着零的手中传来的温度,心情竟有些波澜。

......

“啊...”凌对眼前的景象发出惊叹——一望无际的葱绿原野,大片的绚烂缓缓地从天空的两边无尽蔓延,艳丽芬芳,每一缕风中都夹杂着自然芬香的气息。

“凌,这里!”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她走过去,看见他躺在了一片花海之中,闭上双眼享受着宁静。

零示意着凌跟他一起躺下。

视线一下变得广阔,今天的天气偏阴,没有阳光,望不见边的蓝白天空上洒上了一抹灰影,风正缓缓吹着,带着一丝潮湿和浓重的花香。

凌向躺在身旁的零看去。

零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看向了她。

她连忙将视线转向别处,趁他不注意时再悄悄地看向他的侧脸。

“凌很努力,还请父亲不要过多责备她!”

“她为了让你能笑一笑已经费尽心思了!所以...不要再这样了!”

“......”

凌突然想起他在她面前与父亲对质的情景,听着他为她极力辩护着的话语。

好像他也不是那么讨厌嘛。

凌如此想着。

宁静的时间里,他们连话语也不曾交谈,生怕打破此刻的宁静。

一阵睡意缓缓袭来...

是昨晚没有休息好吗...?凌一瞬间大脑空白,昏昏睡去。

......

如果时间能停留在那一刻就好了。

天气变得阴沉起来,犹如笔墨点缀,在天空上晕开色彩。

“这是...哪里?”凌抬起晕乎乎的脑袋,睡得太沉以至于嘴角流出了香甜睡眠后的产物,看着周围的天空似乎降低了一个色调,灰蒙蒙的,让她一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凌的视线左右搜寻起来,看到了在一旁满脸笑意的兄长零。

一阵冷风吹来让她清醒了一点,并迅速做出了反应:

“你什么都没看到!”她手足无措,朝零喊着,面露愧色,急忙擦拭嘴角。

回应她的是一阵与天气不相符的笑声。

空气中带着潮湿的气息,周围似乎雾气缭绕,朦朦胧胧的一层轻纱——要下雨了。

“走吧?”零向她伸出右手,耐心的等待着她牵上。

她将头扭向一边,伸出手搭了上去,站了起来。

随后她们便向家中跑去,零紧随在她的后边,没有超过她。

雨开始下了。

风夹着雨星,像是来这里寻找着什么,一霎时雨点连成了线,抽打着地面,雨水飞溅。

刺骨的寒意袭来,正如同这刺耳的急刹车声,在一瞬间撞碎了心,侵入骨髓。

明明下着的是入夏的最后一场春雨,此刻却让她觉得已近深秋——被零推开摔倒在地,却看见他如同一只黑色蝴蝶飞出数米远,飘落在地。

“喂,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吗?”

“出车祸了吗?”

“好像是撞到人了。”

围观的人群聚拢过来,似乎见惯不惯,如同冰冷的机械一般点评着这次的受害者。

大雨冲刷着鲜血,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呈现暗红色。

“......”她惊恐,慌乱,不顾冰冷的雨水敲打着身体,穿过人群,慌忙向零那跑去。

血...要尽快止血...

双手沾满了流动的温热液体,下一秒便被冰冷的雨水同化。

有谁...谁能...她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将她包围在中心的人群。

“这个小女孩和他有关系吗?”

“看一眼就知道的吧?伤成这样估计也救不了了。”

“啊...没劲没劲,散了。”

聚拢的人群默然的散开,仿佛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场热闹,看过就没了新意。

“等...等等!求求你们...!救救他...!救救零!”恳求的呐喊很快被雨声吞没。

无人在意,只留下了无助的少女在雨中痛哭。

“......凌。”零一声有气无力的呼唤,哭泣中的少女猛地向他看去,脸上满是内疚和自责。

不知脸上的那是雨水还是泪水。

“对不起...对不起......”她声泪俱下,却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无能为力。

躺在膝上的零似乎想说什么,嘴唇艰难地动了动:

“啊...咳!”

一摊暗红色的鲜血从零的口中咳出。

“没...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啊!”她接近怒吼,带着哭腔哭喊着。

暗红色的鲜血随着雨势的增大也扩散了范围。

“这...这样一来...凌就..就不用讨厌..咳...我了...”零断断续续的说着。

“不对...不是这样...”她拼命摇头:

“你要是死了...我会更加讨厌你!让你在另一处都能想到我讨厌你...!”

他听着,对着她露出最后的微笑。

“没...事的...凌。”

“没事...”

寂静的街道上,除了偌大的雨声外,传来几声渐行渐远的清脆风铃声。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我走得很慢,但我从不回头. 钱掉了也不回!!!(逃) ——4.27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凌与零》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