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苗寨

到达于怀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时候了,因为去南陀寺的路程十分的不好走,所以我们在于怀镇又待了一夜,晚上一群人睡在一个房间,压根就没睡着,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都说睡觉,但没过上几分钟又有说话,至于邪瓶,一直放在床下,可能是怕邪瓶被人偷了,反正连夜都有人说话,到了天色微微发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

也不知道几点钟醒过来的,抬头一看,太阳已经挂的老高,我们一群人继续赶路。

再次经过那个老伯家的时候,本打算想看看他,不过时间有限,从他家到南陀寺还要半天的时间,最终我还是放弃了,不过上山的时候遇见了他的儿子,这家伙居然还认识我,见了我还和我打招呼,问我大巴车怎么就没要了?

我笑着说道:“送你们了,反正又不是我的。”

这青年笑了笑又问道:“你还去找琵琶大师?”

“嗯。”我点了点头。

“他在上面等你呢。”说完就走远了。

我不知道这家伙是如何知道我们要来,怎么这青年也知道,这种感觉很是稀奇,就像是别人都要知道我要做什么一样,这不仅让我回想到陈教授给我所说的那句话,我可能永远逃不走这个怪圈。

南陀寺还是老样子,因为现在这地方人口和资源的变化,村里的人并不多了,所以香火也衰败了下来,看不见陈瞎子所说的那种气势了,不过好歹这玩意儿还在,快要到达南陀寺的时候,维叔邹着眉头一个劲的询问:“这消息可靠不,你别搞错了,我们十几个人的命都掌握在你的手中呀!”

我嘿嘿一笑说道:“难道我自己的命就不在里面了?我骗了你们,我自己有啥好处?”维叔点了点头,接着向前走。

这次还没进大门,老远的看见寺庙就发现一个人站在了大门口,双手合十的站在寒风中一动不动,我看了一眼,就知道是琵琶大师,这就上前回礼说道:“大师辛苦了,这么寒冷的天还来迎接我们,我们做晚辈的有点过意不去,折煞了!”

“小施主客气了,能找回邪瓶也是本寺的佛音,也证明了你们和我佛有缘,请!”说完后,手一伸,叫我们进去说话。

寺庙这玩意儿其实在我看来,不比那些没人居住的老屋好多少,都是阴森森的,并且那些菩萨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有人说寺庙本就是一个阴阳驿站,这头连着阳间,那头连着阴间,所以才那么恐怖,然而这次进入寺庙,我总感觉这里阴森森的,并且走在这老和尚的身后,他躺过来的过堂风都是寒冷一片,我是打着一阵阵的寒颤才到了厢房大门,在进入厢房后一看,感觉这里好多年没进来过人了,四周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老和尚压根就没打扫卫生的意思,也没叫我们坐下,将我们叫进去后,就对着墙上的一幅画一个劲的参拜,一连拜了十来下还不肯歇息,我就纳闷了,你这和尚也有意思,知道我们今天要上山给你宝贝,你没口热茶,至少要搞个凳子给我们吧,就算没凳子,你总可以先把这里的卫生打扫一下吧?这都是哪门子的待客礼数?

当然我只是心里发发牢骚,嘴上是不敢说的,然而等了十来分钟,琵琶大师还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我身后维叔的几个兄弟就有点受不了了,这就小声的说道:“兄弟,你找的和尚靠谱么?开始老子还以为是个高人,现在就会对着死画一个劲的磕头作揖,其他的都不会,老子都怀疑这和尚是假的。”

“别他妈多嘴!”没等这人说完,维叔很是严厉的说道,不过看维叔的口气,虽说不许自家的兄弟作恶,但是这维叔的心思和我差不多,也不待见这老和尚了,都是忍着性子的。

这种不待见客人的做法大概半小时,琵琶和尚才停下来,也没给我们说什么事儿,只是走到了我的面前叫我把邪瓶给他看看,我看了看龙萍和维叔,从这两人的眼神看出,应该没问题,大概就是说,我们十来个人难不成还干不下这个老和尚?更是维叔十分有把握的的努了努嘴。

我小心翼翼的将邪瓶的盒子给了他,琵琶大师也不打开,拿上手后,轻轻的一掂量,然后邹着眉头说道:“各位,你们确信里面是邪瓶?”

“确信吧,这玩意儿还能造假不成,反正都要送你,你要是不信,我们可以用邪瓶当场作画出来让你瞧瞧,要是画不出这就是假的咯。”我说道。

老和尚嘿嘿一笑说道:“这没有必要了,我只是想问问而已。”说完后,就慢吞吞的走到了那桌子边上,很是小心磨蹭的打开盒子,这样子很像是故意挑战我们的耐心,触怒我们,要知道我们是就是一生找拿回来的,到了这里,老和尚居然和我们玩起了慢动作。

身后的几个兄弟又不淡定了,也是小声的叽叽歪歪说了起来,还有一个兄弟更是咬牙切齿,说要不是自己被诅咒了,不然一把火就给这破寺庙给烧了。

我压低了声音偏着头说道:“佛家人都是鸡肠子,喜欢绕着弯子走,你们千万别说别人坏话,他们这么做自然都有道理。”我这话说完,身后的几个兄弟哎的一声叹气,也没继续说下去了。

那瓶子被拿出来后,我们看这玩意儿任就十分的惊讶,这瓶子浑身撒发户一种淡蓝色的光芒,半透明的色彩十分的典雅,谁料老和尚一拿出来,就出事儿了。

这老和尚也不知道哪里发了神经,或许是之前就准备好的,从抽屉里面掏出一把小锤子,对着那瓶口一锤子锤了下去,我是咬着牙听到“叮”的一声,吓得我就差闭眼了,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瓶口已经碎了一截,然而这老和尚还不以为然,手一挥,将那碎片直接丢在了地上。

这下老子都看不下去了。三步并着两步就冲到了老和尚的面前叫到:“大师,你这是为何?我们含辛茹苦的找到这邪瓶,每个人都在找你的师父,甚至都是九死一生的代价找到了这个东西,你却一锤子把他打坏掉了。这样做不是很好吧?”

我当时的确有点来气,我这么一说,维叔手下那几个人就凑在了我身后,各个都是面目狰狞,要知道维叔这群人真不是善茬,能进寺庙这已经是开天辟地第一回了,要他们向善就根本不可能,还别说被他埋汰,不待见,现在还打碎了邪瓶,大有一口吃掉老和尚的意思。

大和尚啧啧笑道:“我要是没说错,你应该见到了陈瞎子,然后陈瞎子手中还有板块的碎片,你不觉得稀奇么?”

我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这就感觉天旋地转,陈瞎子给我说的故事我还记得,三眼龙在死的时候才拿出一块很小的邪瓶碎片,并且陈瞎子也证实了这是邪瓶的碎片,那也就是说,这邪瓶在那时候就是坏的,陈瞎子不愿去找那玩意儿,还是龙叔把他给盗了出来,至于后面种种事情,我并不知道,但是按着陈瞎子的话来说,这邪瓶的确是缺了一块的,然而我们这邪瓶居然是完整无缺的!

换句话来说,我们这个邪瓶是假的?

之前陈瞎子的故事我给维叔还是婷婷都说过,现在被老和尚这么一提醒,突然间都是默不作声,似乎都在考虑这个问题,还是维叔瞪着大眼问道:“难不成胖子的邪瓶被人掉包了?或者说这家伙就没给我们真的邪瓶?”

我表示胖子应该不是这种人,我和胖子接触了一年多,这人虽说有时候做事鲁莽,但是对兄弟还是没的说,再说了,他拿着邪瓶也没地方破解,自己还要倒霉,换成谁,只要不是那种愿意拿着自己性命还钱的人,都不会作出这等的事情。

老和尚等我们七嘴八舌的说完,这才笑了笑说道:“各位都是远见之人,老衲佩服,不过我要告诉你们,这邪瓶是真的,之前邪瓶的确被人弄坏过,不过又找了人修补,因为手法十分的厉害,所以一般人是看不出的,我也只是听我师父说起这邪瓶的事情,才知道这邪瓶的破口在什么地方。”

“问题是已经修好了,你现在要给他砸下来做什么?”我反问道。

“何必当初……”老和尚放下手中的邪瓶,背着手似乎略有所思的踱步起来,许久才说道:“这也是我师父在临走的时候告诉我的,其实不瞒各位,我师父算出来你们都会来到这里,特定交代我砸开了这个口,说是给各位一条生路。”

都说和尚和道士的话别信,这话还真的不假,说的话都是云里雾里,根本都是听不懂,要么就是谐语,以什么东西比拟事情或者人物,佛家讲究的是顿悟,可能有时候在点拨我们,但是我承认我没这慧根,也不可能当和尚,就算知道我也会说不知道。

其实邪瓶被龙叔偷出来后,这中间还有一段事情是关于邪瓶的,最后才流出去,害了一大群的人,而我们算下来已经是很幸运的人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一卷 怪异的遭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六百八十二章 苗寨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