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贤者之城 科学艺术坊 天下布武团 酒馆
好友动态
书架
0世界币 -- --

返回

顶部

APP

下载

意见

反馈

十年饮冰,热血难凉

许多年前我爱读金庸,对金老爷子佩服至极,一是佩服他的文心巧思,二是佩服他的渊博学识。各种典故信手拈来,文章句子花团锦簇,而那架空历史的功夫,实在是令我叹为观止。

佩服,佩服。

曹雪芹《红楼梦》里有个对联,当时挺喜欢的,于是就抄在了自己的摘抄本上。曰:“假作真时真亦假”


这真真假假的,也就构筑出一个千变万化的江湖。


可过了几年之后,我书柜里却摆满了古龙。老先生的笔触与金老爷子相比,倒是单薄了许多,但是也锋利的多,寥寥数语,剑指人心,韵味绵长,时时回响,也正接了曹雪芹的后半句“无为有处有还无”

他的江湖其实只一个字,那便是人。


金庸写江湖再远,也有庙堂之高。

古龙写庙堂再高,也有江湖之远。

这是一个前辈对我说的话,当时格外不服气,现在想想,果然还是太年轻。


金庸太过完美,所以他只适合当我儿时的偶像,孩提时期的那股盲目劲儿一旦消失,你就从能文字里读出一股子不妥出来。

但古龙,每次读完我都会想,原来他写的那些个男男女女,是李寻欢,是陆小凤,是妙僧无花,是老实和尚,也是你和我。


江湖路远,江湖无意,好似一把牢不可破的囚笼。

任你千般本领,却破不开这红尘俗世的一把命运之锁,最后终不免一身本领却惨然消亡,一代代江湖后起男儿接替你走着那永远走不出的怪圈。

江湖途短,江湖有意,好似一部设定好的剧本,纵你一介布衣,虽无撼地之力,但书生意气亦可动人魂,得人心,成大果,傲江湖,你我他皆可为这江湖大展风采。

人的江湖,还是江湖的人,我是说不清的。


我承认我挺水的。

别在意,这一次,就让我痛快痛快吧。


他们都说武侠亡了

但侠客,怎么会死呢?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老爹说你年少的心有些轻狂

别想不开四海为家


所谓侠客,就是要不故一切地燃烧自己,忍着汹涌的悲哀,举着尖利的刀剑,跋山涉水越过大片荆棘地,熬得遍体鳞伤,熬得满头白发,低着头面对这时尚的一切罪孽与荒唐,孤身搏命。

自此以后,在江湖路上,便有了侠客的传说,他们便是劈开生死的刀锋,是红尘中的寒霜,世人凭吊,诗人歌唱,是那说书先生嘴里一段段的英雄悲歌。


李虎说,人活一世,义字当先。

林火说,情之所至,生死相许。

柳凤泊什么也不用说,身上伤痕饱蘸鲜血,洒滴出来,就能烧走一国之兵。

就连那数位虎头帮市井人,仅为了与子同袍这一句话,便有了对敌的勇气。


不过要我说,还是算了吧,用道义,爱情,穿越死亡的梦想来形容侠客,那都只是古人的屁话,历史的欺诈。

这一个一个的,全他妈喝了鸡汤一样。

我曾以为,江湖上恩怨分明,给我一把刀一柄剑,我就能快意恩仇,匹马纵横,杀穿整个天下。

可当柳凤泊伫立在雪山的林子里,“鬼见愁”说你不帮燕王,我就杀你。

古人说的侠之大者,为之刺客。

在此刻看来,也是唬人的一句话。

掂刀持剑,这一次,你该如何抉择?


我于是发现我没有成为侠客的机会。

这世上从没有神灵,他们大笔一挥,说我给你这段剧情开个金手指,让“鬼见愁”脑子当机一阵子,你无视心爱的姑娘,你什么都不用做,安心告诉所有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就够了。


呵呵,我去你妈的。


我在市井之中挣扎,年轻时酣畅淋漓,都想过骑马游遍洛阳襄阳,自由自在南京北京。这就好比那陆小凤或者楚留香,行到哪里,便有媚眼如火,红唇如花的姑娘和两肋插刀,赴汤蹈火的兄弟。

芒鞋斗笠奔走,万古长空朝游,指指灵犀穿云,踏月登天放歌。

自由自在,自由自在!


可惜。可惜。

我试图成为一个侠客,带刀提剑穿梭在田野楼房之间,抬头观望,却怎么也瞧不穿这灰蒙一片的雾霾。

于是,这年少气盛的少年傻逼,便生生活成了一个笑话。

于是最终放下了,好像我生来就是这样的,我从没有满腔的热血,也根本不会有灌骨的悲哀。

我估摸着,哪怕有天我死去了,也不会像那些人一样发出临终的悲鸣。

那些热烈的爱,那些灼热的恨,那些至死不渝的坚守,那些不惜性命也要追寻到的答案,似乎早就离你我远去了。

而有了这些,似乎就能成为侠。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壶外日复日,杯内握乾坤。

酒色三分,二分朋友,一分流水。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这第一杯,我敬天子。


武侠背景多在古代,因其法制凋零,人命如草。又因为武的存在,个人可以被放到很大,武功高强者,可争霸一方,可雄霸天下。无法无天,无人限制,故而血染焦土,杀人无数,充满了矛盾和冲突。

而侠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世界。


一人一山,成仙,仙可浮摇而上青冥,也可遁地而入九幽,居洞天福地,逍遥自在天地间。

一人一剑,为侠,侠可兼济天下,刺斩异族,也可香车红马,快意风流,一身蓑衣任平生。


武只是手段,它最大程度上的放开了人们的想象,为后续故事发展铺就了无限的可能性。


紫禁城,圆月夜,伊人身边望,天外飞仙。

刀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剑如明月般皎洁忧郁。

这一刀一剑,一板一眼,气沉丹田,天地无双!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是武。


而侠,侠就是夹,左边是仁,右边是义,头顶灰天,脚踩泥地。只因存爱,所以存恨,只因心慈,所以心悲,只因成王败寇,所以济弱扶倾,只因天下无道,所以以武犯禁。悲怨是空、仁义是梦,只因信仰义,所以贯彻道。

侠者,不分时间,地点,而侠字,永远在人的心间。

此为侠!


少年跃起,持兵而行,这便构成了江湖,而那江湖上的人,各个身不由己,因而奋力拼搏。

看武侠小说,我不仅仅会被那些神功密典所吸引,真正让我感动的,是书中的江湖侠义,是那些个人的爱恨情仇、阴谋诡计。


“跟我学剑吧”白衣剑客将木剑插入雪中。

一股秦时明月的既视感。

在先秦以前,剑便为祭祀之器,只有士大夫、王侯天子等人可以使用。

在汉以后,因周礼不再,但在儒家所推崇的君子六艺中骑射即为武力方面的技艺,所以身配剑仍然是儒家士子的标准行头。

而在民间,随着冶炼铁技术的发展,长刀、长枪等适合在战场厮杀的武器成为了朝廷专备的,而在民间所能拥有的武器中,短刀的劈砍杀伤力不如剑器的刺捅,因此剑器逐渐成为民间游侠的常用随身武器。

由此观之,使剑者,儒也,侠也。


天子笔下的侠如月,我亦爱月,此岁虽离中秋尚远,但今日月亮且圆,值此良辰,以文载酒,为天子敬上一杯,聊以慰藉。

醉君王,本咸鱼敬你一杯!


这第二杯,我敬剑神。

御剑乘风来,仗剑天地间,千杯醉不倒,为你酒剑仙。

我与剑神毫不相识,不过在看了他的书评后,那只猴子的影子便印在了脑子里,怎么也挥不去。

柳凤泊就像那只猴子。

像极了。


满天冰雪数百官兵,白袍木剑百丈豪情。

屹立在山巅上的白衣剑客,那后背的披巾痛痛快快吃饱了风。

一片泼墨之中,官兵出场,无数铁器对准他一个,还要在补上无数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可这柳凤泊只是这么呆着,跟当初那只猴子一样。

他不像是古龙笔下鲁莽的、狡黠的侠客;也不是那个在港台真人电影里谈情说爱的,从不正经的刺客。

他开始像个人了,像足了我们自己。英雄末路,一种无可奈何莫名地蹦了出来。这些个对手个个金光宝铠,底蕴深厚,对你不屑一顾,出来战也要大排场的敲锣打鼓讲规矩,自己快意十足却又要指着鼻子骂你。

你还要来战。

你也在感慨自己的渺小吧。

小小布衣

可谁他妈让我不服?


刺客,啊,刺客。

听说你有雪中杀人之法,袖剑藏身,身如只燕飞鸿,遵责不乱杀生?

是啊,你可是藏在风雪里的刺客。

可你怎却少了那般骨气?

杀人无形,那他妈有多厉害?

但后来,什么才是后来?

明明你那么牛逼,你怎么就成了走狗,杀了仁义之士,那四不问四不杀的侠客准则,却输给了一心求和的国,前半篇肆意的行侠仗义,快意恩仇,天地不服!怎就成了后半篇的雪夜杀人,忘了祖训,血性全无?

我不知道该怪谁。


也是

所谓大家忙忙碌碌,也不过是求那么一个正果。

谁都忘了花果山顶那只孤零零的猴子,那可真是太久远的故事,我得费上很大的劲儿,甚至翻书才能想起来。

此刻我才发现,猴子没变,是我变了,猛一回头,心中的偶像走马观花,他早没了。

丢了一枚紫金冠,少了两道凤尾翎。

西游之后再也没了齐天大圣。

要这铁棒有何用?

一句话,唱哭了我。

这是种汹涌的悲哀,你注视着你童年时期的偶像、梦想一点点消亡。

那我还要这变化有何用?唱的真他妈好,一句句的,全是世俗的哀愁。


小伙儿啊,成为侠客最重要的,就是要热血,永远也不要让你这一腔子狗血冷下去。

终有一天你会成为你讨厌的那种人,浑浑噩噩、面无表情的你走在街上,看见那些更有趣更漂亮奶子更大的女孩,你会不会想起多年以前,你说我答应你。

那个青涩而又承诺一生的年纪。


火炎虽小,但它却会反复燃烧,总有一天它会咆哮起来,蔓延整个江山,而这一刻便显得尤为动人,血气冲霄,金云灌顶,好似一把烧红了的烙铁,破开你的皮肉,烫干你的血液,狠狠地戳在你的心脏上滋啦作响!

这是戳人心的一抹大红,也是那风雪之中的一柄木剑!

这就是我一直想成为的东西。

很厉害很厉害很厉害的侠客。

他不能容忍这些人指着他的兄弟骂,也不会容忍他们那些个高高在上的脾气,趾高气扬的态度。

他就是那天生的桀骜!

什么燕国王室,什么狄国追兵,什么官兵追杀。

我去你妈的吧!

还有你这“鬼见愁”的傻缺刺客渣,是他是他就是他。

你这兵马奈我何?

一柄木剑,我杀穿你·那三界三十三重天!

侠隐于市,但终究会归来。

酒剑仙,咸鱼我敬你一杯!


第三杯,我无可敬者。

于是借花献佛,敬了这情怀。

侠客,江湖。

当我看到这两个词的时候,想到的,是海上的落日,是绝顶的狂风,是熔炉里烧的通红的宝剑,这江河湖海里,尽是些扑城碎甲的少年。

我想站在五岳之巅,一览众山小,当大师傅找大境界看大格局,搂大奶女人,哪怕血海深仇,也有我飞天走地。

东海桑田,五岳西天,背着一把青钢大宝剑行走天下。

这世上,终究要留下你我的名字。

若是留不下。

那是他们瞎!


我相信江湖里,总有那么一股气,正气,邪气,紫气东来,青气西去,大抵是如此。

我想当一名侠客

哪怕是一名醉了的侠客


我身怀不世之锋,引天火熔玄黄为鼎。

我心藏仗剑之志,燎江山酿四海为酒。

一剑穿云,奔腾如虎风烟举。

莽苍踏雪,金戈横荡寇鏖兵 。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醒时建安骨,醉生太白魂!


江湖夜雨,月照白涛,鲸吞扶桑,这气与势皆在。

有种的,你们就来吧!

我终是要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杀最狠的人。


武侠在历史的夹缝中苟延残喘着,在现实的残酷里斗志被消磨着。

但是直到如今,凡井水饮处,依然有人弹铗高歌、慷慨激昂。

武侠未亡,武侠未亡!

十年饮冰,热血难凉。

这杯酒,我便敬了这些热血未凉的人!

清风徐来,这风与血皆是滚烫的。

兄弟姐妹们,干否?

分享至:
68条回复
1

【君】不风流枉【天子】——布衣小评101,送...

【君】不风流枉【天子】——布衣小评101,送...

22080
122
0
32
2

【申精】【歌词向】林火x山师阴,此生不换

【申精】【歌词向】林火x山师阴,此生不换

2263
26
0
22
3

我有千臂,却抱不住你。

我有千臂,却抱不住你。

1928
34
0
21
4

虽不及钟子期,但愿为知

虽不及钟子期,但愿为知

1583
89
0
61
5

赋到沧桑句便工——初评《烽火引》

赋到沧桑句便工——初评《烽火引》

1557
54
0
19
1

这种文风,才是我想要的网文

这种文风,才是我想要的网文

825
9
0
20
2

漫画风的童话故事

漫画风的童话故事

164
34
0
5
3

论废土世界的世界观架构

论废土世界的世界观架构

85
4
0
3
4

简评相忘师

简评相忘师

216
2
0
3
5

关于精神病题材小说的一些感想

关于精神病题材小说的一些感想

805
51
0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