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贤者之城 科学艺术坊 天下布武团 酒馆
好友动态
书架
0世界币 -- --

返回

顶部

APP

下载

意见

反馈

横刀犯斗,纵剑铮歌
序论


很庆幸地,在8站遇见了一篇这么好的武侠。


曾经读诗,憧憬过晁冲之的《夷门行赠秦夷仲》:

君不见夷门客有侯嬴风,杀人白昼红尘中。

京兆知名不改捕,倚天长剑著崆峒。

同时结交三数公,联翩走马几马骢。

仰天一笑万事空,入门宾客不复通。

起家簪笏明光宫。

呜呼!男儿名重太山身如叶,手犯龙鳞心莫慑。

一生好色马相如,慷慨直辞犹谏猎。

其任侠之豪气干云,直令人不禁心生向往,或许正如人所言,每个中国人心底,都埋藏了个武侠梦。而《刀不语》,正是以作者之笔,白描直绘出来的武侠之梦。


首先,既然谈到武侠,先说说什么是武侠。

金庸有句话广为流传,经常被人引用。叫做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但以我愚见,未必。或许为国为民也可算侠的众多面目之一,但这种侠,多是文人墨客同病相怜之下的美化润色,非是侠的定义,概念混淆之下,颇多误解就无可避免。

而真正的侠,韩非子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侠以武乱禁。

我心中的侠客,未必以家国为念,未必但他们必定是挥得出刀拔得了剑的人。

重重禁法层层压迫都无所谓,路见不平一言不合也无所谓。

凡心之所向,必有刀之所往。



格局


毫不犹豫地讲一句,《刀不语》的开篇是失败的。

由一起震惊朝廷江湖的灭门惨案作线索,引出主要人物的手段自是没差,但作者的文字就未免太过粗糙了。无论是序章锦衣卫的对话,还是第一章主角叶北枳的出场,都显得虚夸漂浮,笔力不足,刻画失当之下,生机顿丧,死水一潭,毫无惊艳。

一直到长风镖局,人物逐渐多了起来,互动变得频繁,作者开始进入了状态,文思涌动,灵气展露,这才堪堪露出他笔下的峥嵘。

定风波叶北枳、凤求凰唐锦年、剑气近百里孤城、菩萨蛮雪沏茗。

锦衣卫与东厂、朝廷与江湖、皇帝与臣子、闰朝与北羌、鬼见愁与岐黄社。

池南苇、蝶恋花、虞美人、雪娘、吴老爷子、戚宗弼、霜天晓角、阿三、岳公公、苏亦……

四个视角,四条线索,四段旅程,四个故事。

记忆中上一本敢于挥墨四主角的武侠还是孙晓的《英雄志》,《刀不语》目前看来虽然与《英雄志》的距离尚远,但作者的野心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这是属于一个武侠作者的野心。

他欲要以手中文刀笔剑,铿锵纵横,于一潭死水中,铺就出一个乱世江湖。


目前出现了五组鲜明的对立,显然作者是要借此大做文章的。


锦衣卫与东厂

就如作者所说,小说背景虽是架空,但历史原型却是接近明末的。这两个组织也便如历史上得原型那般,虽是同为闰朝做事,但却彼此互拉后腿,明争暗斗,勾心斗角。这是朝堂之争,也是权力之争。这一重对立是最明显的,明眼人都看得到,也是作为定风波叶北枳这条线最重要的线索,在他被锦衣卫重重追捕之下提供逃生和前往京城的契机。


朝廷与江湖

这组对立在序章所述鬼见愁的朝廷背景时就隐隐可见,但大多数江湖中人是被隐瞒了的。而真正揭开这层对立的是在剑气近百里孤城这条线中,由虞美人杨露所叙述的江湖往事。这段线索引出了朝廷对江湖的态度,也引出了天下剑主鹤问仙和前任宰相李荀这两个重要的隐藏人物,进一步激化了剧情的矛盾。这是治与乱之争,也是自由与意气之争。


皇帝与臣子

古人言伴君如伴虎,其中的利益权衡并不只是一句君臣有别就能概述的。小说中也在岳公公、右相戚宗弼、左相樊少霖与皇帝之间的互动中体现了一点。岳公公或有私欲,但对皇帝竟是一片忠心;戚宗弼、樊少霖为的却是闰朝,因而不惜对皇帝冒死逼谏;作为皇帝,陈开名同样尽职尽责,但却陷入了守成困局。这组对立的作用在于深化了剧情的矛盾,因为这是民生之争。


闰朝与北羌

国与国之间的乱世争端毫无疑问是小说中最大的对立所在。主线是菩萨蛮雪沏茗的北羌之旅,但其细节线索却被埋得全篇都是,从叶北枳飞凫营的战场生涯,到百里孤城的十年望北,再到戚宗弼师弟与北羌之间的暗通款曲阴谋险计,以及作为背景存在的城外百万流民、遍野饿殍、乃至天下苍生。国家民族之争永远都是一个宏大的主题,其他的对立都是为了衬托突显它的矛盾,战与和、正与奇、对与错、国仇与家恨,一切的正大崇高与阴暗卑劣都在这个牵扯了所有人的矛盾下纠缠,至死方休。


这四组对立奠定了整本小说的基调,也确立了作者笔下江湖的格局。这个格局毫无疑问被作者的野心撑得足够大,从庙堂到草野,从边关到京城,具是刀剑交鸣之音,颇有些“十载披澜唱楚些,长河南北天断绝”的意味,端的一个大争之世。



设定


《刀不语》的设定是精致的,也是十分取巧的。

之所以说是精致,是作者别出心裁地以词牌名和药名为人物代号,婉约与豪迈皆备,才气并武韬捭阖。且作者精于选词,人物形象往往与代号相呼应。同时,作者选取的时代背景是仿照的明末乱世,主要矛盾和社会结构都似曾相识,这是取巧的地方。

其次,作者十分聪明地将四个主角的身份设置成刺客,这同样也是其设定特点的体现。

刺客的形象是什么?

孤独、冷漠、残忍、生存于阴影之中。

所谓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便如四位主角。

百里孤城孤独,唐锦年冷漠,雪沏茗残暴不仁。

而叶北枳,从士兵到刺客,靠杀人谋身的他,早已失去了正常交流的能力。

但同时,刺客中也有荆轲、豫让之流扬眉剑出鞘的匹夫,一怒之下敢于令流血漂橹的天子也血溅五步。

是为之侠。

刺客与侠之间的差距,往往只是为了什么而出剑罢了。

而作者正是以乱世作局,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刺客们的出剑理由,或者刀会因此变钝,乃至折损,但此时握刀的人已是再也不同。

除此之外,作者对武的理解也与市面上的主流有所不同。

所谓的武,不是什么花俏的内功招式,它只是用来杀人的。

就如叶北枳,他不曾学过一天武功,照样是个绝世高手。

因为他的刀,是靠杀人磨练出来的。

这从根本上影响了整个这本书中江湖的设定,也无怪乎鬼见愁一个刺客组织成为了独步江湖的存在了。



剧情


《刀不语》的剧情相对来说是简单的。

作者想做的,似乎只是讲一个藏在他心中的武侠故事,他在极力地营造处一个“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的任侠氛围。

大局上是没有问题的,细节上却还需多加琢磨。

从开篇叶北枳寄住长风镖局结识池南苇开始,到锦衣卫围攻,镖局灭门,千里劫亲,直上京城,叶北枳的刀一直都是无坚不摧的,他毫不犹豫地拔刀,从不解释,从不拖沓。其他四人也如是,唐锦年说灭门就灭门,百里孤城无人可近,雪沏茗一拳击败望月罴。

身为无字号的刺客,他们俱是格格不入的人。

而复杂的点落在了右相戚宗弼身上。主战、逼谏、抛弃边民、清洗江湖,戚宗弼把一切的锅都背了,仿佛成了幕后黑手。但他又是明明白白地是为了闰朝着想,一心求的是驱除北羌,以免百姓遭受侵扰之苦。

漩涡由他挑起,矛盾在他身上织结。

而叶北枳的刀、百里孤城的剑,因为各自的原因,俱都指向了他。

到此为止,这个人物的塑造非常成功,剧情也到了高处。

可谓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但作者却画蛇添足地给他添了一个师弟,这个人物在我看来就是背锅的,他坐于幕后,阴险狡诈,卖国卖民,标准的黑手形象,却默默地从戚宗弼手中接过了那口又大又亮的黑锅。

于是剧情的矛盾轻易地找到了纾解的渠道。

正是这个轻易的手段,也令整个剧情的复杂度和深度因此飞流直下。

好人和坏人,并不该如此界线分明。

虽然还不知道这本书接下来会如何发展,但这么一个勇于背锅的角色出现,永远都不是一个好的主意。



人物


叶北枳

定风波。

作为叶北枳的字号,可以说是相当匹称的。

犹记得叶北枳初出场时,抱着唐刀,将将杀过整个鬼见愁的分坛,衣衫褴褛,孤身流浪处,宛如乞儿。

但这点风尘却丝毫不折损他的锋锐。

哪怕他是一个铜钱、半只干馍就能收买下来的刺客。

他的刀没有章法,却快过了一切章法。

就如他的人一样,无坚不摧,无所畏惧,任尔东西南北风,一蓑烟雨任平生,只此一人一刀,便可平定风波之乱。

在我看来,叶北枳的形象就像是小椴《杯雪》里的骆寒,但与骆寒于无何有处练出的心境不同,叶北枳过的是“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的行伍生涯,他是在血战厮杀中生生将自己锻成一把刀的。

一把杀人盈野的刀。

而战争过后,这把刀离开了战场,却也并未回归俗世,他依旧锋利,锋利得割开了人际间的纽带,除了几个同样格格不入的无字号人物,便只有无尽的黑夜伴随着他的前行。

说起来很喜欢第一卷的卷名——《长夜初闻桂花香》。

细细品味,联系身世,这才意识到池南苇之于叶北枳是个怎样的存在。

也无怪乎叶北枳为了个装桂花糕的木盒,又是拔刀杀人,又是一掷千金,后来更把寄托性命的唐刀存于这个话唠的可爱女孩处,为了承诺上演一场千里劫亲的好戏。

浪漫之处似是有的,但想来叶北枳也不懂浪漫为何物。

他所知道的,只是刀罢了。

而他,正是守护池南苇的一把刀。


唐锦年

唐锦年是个很复杂的人物,在四个主角中恐怕是仅次于雪沏茗的复杂。

相比活人,他更喜欢人偶。

如叶北枳所言,他的眼中从没有人这种东西。

他是个被自己囚禁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目前作者尚未提及他的身世,但本该最为冷酷无情的他对蝶恋花饶霜一再手软,却已经预示了什么。

凤求凰,凤囚凰。

与翩翩公子般的外表相反,他是个无比霸道的人。

为了问个去处,他就屠了一个山寨。

为了一颗点睛石,他一把火烧了整个周府。

为了要一味锁魂葵,他谈笑间便要灭了五神峰满门。

这是个嘴角永远含着哂笑,眼中流露出目空一切的人。

目前还看不出他与小说主线有什么联系,但以其肆无忌惮的心性,想来到了京城,便是一场血雨腥风罢。


百里孤城

百里孤城毫无疑问是个悲情人物。

那是背负血债独守边关的落寞,那是三丈之内举世皆敌的孤寂。

一个望北十年之人,却无法踏入望北关一步。

这是何等的寂寞。

藏剑术的制约,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的命运。

虞美人杨露的出现,不但是作为剧情的引子,将他引致京城,想来于他而言,也是一种救赎。

毕竟那是一个靠近他而不怕被他伤害的人啊。

剑气近。

却无人可近。

正应了一句“长剑横九野,高冠拂玄穹。”

当他在凉州府分坛对杨露说从未来过时,虽是谈笑略去,但其中蕴含的又是什么滋味。

与这种孤寂不同,百里孤城平常在杨露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却更像是个不同人事的大孩子,绝难谈得上无法亲近。

而正是这样一个人,在听到望北关边民要被放弃时,却毅然提起了手中的长剑,直奔京城,便要展开一场有去无回的刺杀。

这样一场刺杀,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是无法超脱的。

此时便不由得庆幸,还有杨露,还有叶北枳。

或许还有唐锦年和雪沏茗。

百里孤城,终可以不再是一个人。


雪沏茗

雪沏茗是一个怎样的人,目前尚不明朗。

但他显然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任性。

甫一出场,他便挑起了叶北枳与鬼见愁的争端,直接导致鬼见愁应天府分坛被灭的惨案。

他平时嘻嘻哈哈,随性而为,但出手之时,却又应了残暴不仁之语。

他当着雪娘的面,当场打死了她的父母,回头又收她为徒,以两个铜钱的代价便扬言为她报仇,事后又将一切推给了叶北枳。

不负责任,乱七八糟。

这种事,一般人做得出来吗?

但他不是一般人,他是雪沏茗。

一个以菩萨蛮为号的人。

一个有力擎不周之势的人。

一个骄傲若唐锦年也自承不如的人。

他收养雪娘是为何?

他深入北羌是否有深意?

都还是迷。



综述

可以发现不论是较为正派的叶北枳和百里孤城,还是亦正亦邪的唐锦年和雪沏茗,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一诺千金。

叶北枳对池南苇说了要回来,便是身遭百创也要策马见她;唐锦年说了交了点睛石就可饶一命,便不会顺手取周业的性命;百里孤城答应了杨露的请求,便二话不说跟着她直奔京城;雪沏茗答应了雪娘不会死,就一定不会轻易地去死……

作者在小说中闲笔很多,如摘花折草,漫不经心,很多情节都与主线无关。如叶北枳上山打虎之类的事,但无关却并不无聊,这或许便是《刀不语》的特色所在,作者正是通过这种闲笔将一个个墨水人物变得鲜活,将那乱世说书生生刻成一副武侠江湖。

所以我说,作者写的不单单是故事,他是在用笔描绘一个他心中的武,心中的侠,心中的乱世。

希望大家对这个世界感兴趣。

分享至:
16条回复
1

总有些梦会变为情怀

总有些梦会变为情怀

4867
92
0
74
2

【万字评】江湖百年风瑟瑟,夜话十载雨纷纷...

【万字评】江湖百年风瑟瑟,夜话十载雨纷纷...

4334
87
0
53
3

江湖不言刀不语

江湖不言刀不语

3239
2
0
8
4

一壶浊酒,三尺青锋

一壶浊酒,三尺青锋

3139
10
0
15
5

【侠行】刀不语剑直言

【侠行】刀不语剑直言

2223
30
0
17
1

能读进去的就能读进去,不能读进去的怎么也...

能读进去的就能读进去,不能读进去的怎么也...

160
8
0
3
2

漫画风的童话故事

漫画风的童话故事

163
34
0
5
3

论废土世界的世界观架构

论废土世界的世界观架构

74
4
0
3
4

简评相忘师

简评相忘师

201
2
0
3
5

关于精神病题材小说的一些感想

关于精神病题材小说的一些感想

790
51
0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