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贤者之城 科学艺术坊 天下布武团 酒馆
好友动态
书架
0世界币 -- --

返回

顶部

APP

下载

意见

反馈

【万字评】江湖百年风瑟瑟,夜话十载雨纷纷——评《刀不语》

  什么是江湖?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正如作者说的那样——窗外,那里有这无数个江湖。一个人就是一个故事,两个人便是一个江湖。那江湖又在哪里? 有人说我一直在漂泊,却不曾见过江湖。其实,只要你愿意,不论什么地方,都可以叫做江湖。


  真正的江湖不是尔虞我诈,不是勾心斗角,也不是整天的打打杀杀。江湖更可谓是一种精神,一种情怀,一种沉睡在我们内心中的梦。

https://www.8kana.com/book/11438.html

  本篇书评总共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一、自我认识


  二、总体格局


  三、人物分析


  四、个人想法


  五、余论


  六、总结预测


  七、后记


一、自我认识


  说起武侠,记忆较深的最早是在七八岁时,那是不懂什么是武侠,只是感觉真好看,心里有一种去那个世界生活的冲动。后来发现叔叔伯伯的书柜都是武侠小说。然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迈进这个深似海的大坑。


  《刀不语》给了我一种儿时看武侠书的感觉。浓郁的武侠风格扑面而来,它没有修仙的天马行空,没有都市的醉生梦死,没有言情的爱恨情仇,更没有穿越的曲折奇特。只有江湖儿女的随性洒脱,快意恩仇。在作者平实的笔录间,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随性。


  武侠——“武”既是武器,也是武功。叶北枳的唐刀,唐锦年的傀儡,雪沏茗的铁葫芦,百里孤城的藏剑,饶霜的折扇,杨露的折伞,吴老爷子的长枪都可谓是小说中独一无二的武器。书中对武功、打斗的刻画也特别吸引人,印象最深的是凤求凰唐锦年抢夺“点睛石”时与叶北枳的打斗“‘嘭——!’空气发出了一声爆鸣,却是叶北枳先动了,由静到动只是一瞬间的事,转眼间就到了唐锦年眼前,叶北枳手中唐刀冲着唐锦年的脖颈就是一记横斩!唐锦年不慌不忙间用左手玉石烟杆架住迎面袭来刀锋,顺势而退,飞退间右手在身前虚虚一握,三具傀儡从天而降,双手合十就朝着叶北枳猛的砸了下来!”描写细致,仿佛自己就在那场战斗中,让人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何谓“侠”——大家首先会想到什么“侠之大者”,什么民族大义,天下苍生,什么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但在本书中的侠,仅仅像吴老爷子那样,和叶北枳认识才仅仅几个月,却能向家人一般对待,面对发生的变故,他能提前为叶北枳想好退路,面对锦衣卫的逼问,老爷子也未曾透露叶北枳半分的行踪,也不曾感到后悔。也像叶北枳“千骑救镖局”,虽知回去凶多吉少,也义无反顾,愿与镖局共存亡,也像百里孤城心系的那一座半关流民城,身患疾症却依然独守边疆数载,只为身后的五万人民带来一方太平,更像是饶霜对于师父,对于传承与那把扇子,就算敌人再强大,也一样义无反顾,不断挑战……因此只要能守护好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人人皆可为侠。


  所以武侠归根结底,在我看来就是用自己的本事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罢了。


二、总体格局


  作为一本武侠小说,不论是“武侠的味道”还是小说的基本要求,都给人一种畅快,舒心的感觉。在文字的描写方面,也有着深厚的功力。最突出的就是多线、镜头切换用的行云流水,对于打斗方面,相信作者也是下足了功夫去思考,才能把这样的战斗写得如此的惟妙惟肖。


  说起江湖武侠,少不了帮派,组织。本书到目前还没有争斗,几乎所有的大组织都是以朝廷为靠山,背地里是组织之间相互斗争,实际上确是国与国,皇帝与丞相之间的争斗。


(一)鬼见愁


  鬼见愁的靠山是朝廷,可谓是半官方性质的。


  作为江湖上最大的刺客组织,也是本书中高手最多也最牛的组织。本书的主角叶北枳,唐锦年、百里孤城、雪沏茗等,都是出自这个庞大的刺客组织。组织内阶级分化严明,所有刺客从高到低分别为“天”“地”“玄”“黄”四个阶级,天”字最强,“黄”字最弱。不过也有几个人例外,有几个人因为各种原因不在这四个字号内,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但知道的人都把这些人称为“无”字号。


  按照我的印象看来,“无”字号比起“天”字号,可不只是高出一星半点。第六章里面登场了一个“临江仙黎成堪”,是天字号排名靠前的杀手,结果碰着叶北枳被五刀秒杀。还有第十四章登场的天字号“蝶恋花饶霜”,被唐锦年虐了又虐,最后各种小手段使出还是被完虐。不过话也不是那么绝对,像天字号的“虞美人杨露”就能稍微打一打百里孤城,这一是武功路数上的克制,二是百里孤城不肯拔剑。所以总体来说,“无”字号跟“天”字号几乎就是天壤之别。因此,主角一上来就很强,他们要面对的对手也只会更强。


(二)东厂和锦衣卫


  东厂和锦衣卫都是直属于朝廷的官方组织。


  东厂是岳公公掌握,岳公公服侍了皇帝五十二年,现在还在辛勤服务,也是皇帝极其信任的人,在大家眼中,宦官在大家心里留下的总是不好的印象,但这样的忠心公公我也是第一次见,说不定以后岳公公还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再说锦衣卫,一直以来都是由当朝宰相戚宗弼操纵。


  锦衣卫的等级制度是“指挥使-万户长-千户长-以下”。其中第三十六章说到,万户长只有五个,可见到万户长这个级别的话,已经是锦衣卫里面很厉害的了。千户长这个级别,基本是相当于“鬼见愁”里面的“天”字。第三十八章吴老爷子跟一个丹凤眼的千户长对打,被虐了一通,可见这千户长的实力还是有些厉害的。不过遇上叶北枳,也是几招就被秒。而三个万户长围攻叶北枳,加上偷袭和叶北枳两天不眠不休跋涉,仍然一个被废,一个被斩了一条手。但三个一齐上还是几乎打成平手。叶北枳也未必是“无”字里面最厉害的,他跟唐锦年打过,算是势均力敌,其他的几个“无”字实力也是深不可测。由此可见,万户长的实力肯定在“天”字上面,不过比起“无”字来说仍然有很大差距。


  至于东厂,他们能够在万户长眼皮底下把叶北枳劫走,想必还是不会太差的。


(三)岐黄社


  岐黄社在第五十五章时,通过路边小店掌柜的口说出来的。岐黄社的等级以药材命名,从下到上依次是“明目-安神-通络-续命-回天”,它背后的势力是北羌国主耶律解甲,官方组织。


  目前还没有看到这个组织有所行动,也无法判断它的战力如何,但既然也是一国之利器,想必差不到哪里去。


  在本书中的各个江湖侠客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用了词牌名作为代号。并且每一个词牌名都能突出一个人的性格、特色。让人能够记忆犹新。说起人物代号最令大家熟悉的就是《水浒传》中的天罡地煞代号,《刀不语》中的代号,作者也肯定下了一番苦功夫去好好揣测了。


定风波——叶北枳


  定风波,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牌名。任半塘《教坊记笺订》:“敦煌曲《定风波》曰:‘谁人敢去定风波。’《词谱》因李珣之调讹作《定风流》,未免不揣本义。”按《定风波》本义应为平定变乱之意。始见于五代后蜀欧阳炯词。相信作者借这个名字,来暗示各个阶层的矛盾终会平定下来,归于平淡。也能从另一方面突出叶北枳不爱说话,单纯,归于平静的性格。

菩萨蛮——雪沏茗


  《菩萨蛮》,本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也用作曲牌。亦作《菩萨鬘》,唐宣宗大中年间,女蛮国派遣使者进贡,她们身上披挂着珠宝,头上戴着金冠,梳着高高的发髻,让人感觉宛如菩萨,当时教坊就因此制成《菩萨蛮曲》,于是后来《菩萨蛮》成了词牌名。菩萨蛮,顾名思义——像菩萨一样慈悲,但在雪沏茗的身上似乎有点矛盾,身为杀手,本不应有恻隐和慈悲。在杀蓝家人的时候,因为小女孩的两文钱,而被雇佣,停止杀戮,并在同行路上照顾她“雪沏茗摘下帽子取下围巾,抖落了一堆的风沙。他蹲下身去,替雪娘抖搂着衣领子里的沙子”并答应教她习武。


凤求凰——唐锦年


  《凤求凰》传说是汉代的汉族古琴曲,演绎了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凤求凰”象征着对爱情的追求,而作者在这里取意为对某件事的执着追求,唐锦年则是把精力放在了自己的人偶上,如对真人,为了一个点睛石,可以屠杀整个周府的无辜人,在他眼里,人是最脆弱的,就好像只有傀儡才是永恒,甚至一直耿耿于怀被叶北枳破坏了多少个傀儡。一个总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唐锦年想必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剑气近——百里孤城


  剑器近,《剑器》,唐舞曲。《宋史·乐志》:“教坊奏《剑器曲》,一属‘中吕宫’,一属‘黄钟宫’。”此当是截取《剑器曲》中之一段为之,音节极低回掩抑。流传下来的几首词均大多是悲剧。百里孤城因自己身患‘疾病’而让自己成为一个孤身英雄,为侠而不顾自身,独自守护身后的城池数载,只为换一方平安。(希望百里孤城不会像这个词牌名一样,最终成为悲剧。)

蝶恋花——饶霜


  蝶恋花,出自唐教坊曲,本采用于梁简文帝:“翻阶蛱蝶恋花情”为名。一般用来填写多愁善感和缠绵悱恻的内容。,作为刺客,在饶霜眼里刺杀是一种手艺活,应是在目标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取其性命,甚至目标在死的那一刻都不会认为自己是要杀他的人,最后悄然离去不留任何痕迹,这才是一名合格刺客的标准。作为女人,一曲顾盼生辉,灵动的“庄周梦蝶”确实的体现了她的柔情。对于师父,对于传承与那把扇子。那是恩师的的遗物,也是这一脉的传承。蝶恋花,人恋扇。

虞美人——杨露


  《虞美人》是著名词牌之一,此调原为唐教坊曲,初咏项羽宠姬虞美人,因以为名。相传虞姬容颜倾城,才艺并重,舞姿美艳。“只见这女子身着一件淡粉与白色相间的衣裙,腰间垂下的衣带正和裙摆一起随风飘动,睫毛忽闪,水汪汪的眼睛里似乎总是带着笑意,小巧的琼鼻,樱桃小嘴抿成了一条好看的弧线,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布一般垂在腰间。”想必作者脑中的杨露一定是一个大美人。她不怕生命危险,接近剑气近,并想办法治疗他,不离不弃,“虞美人”对于杨露来说真的是名副其实。

三、人物分析


  本书最大的写作特点就是多主线并行推进,一会说这个人,转眼间又跳转镜头,去讲诉另一个人的故事。这大概就是作者说的“一个人一个故事,两个人便是一个江湖。”


(一)叶北枳和池南苇


  叶北枳,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北枳是那种冷冷的闷葫芦一样的人,不怎么爱说话,而且还有一点死脑筋。从半块馍的两次描写看出其单纯与固执,这样的人通常严守自己的原则。从后面的战斗可以看出,他习惯于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原则很强。但是叶北枳不同于以前的高冷武侠主角们,他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单纯的,不明世事的。从他对感情的不了解,对人际关系的不了解,对生活的不了解,可以看出他的内心一片纯白。第一次走镖前池南苇送给他一盒桂花糕,他当宝贝似小心翼翼藏好。半路的强盗一箭射穿了这盒子,他很生气,直接把人给秒了,这可是池南苇送的盒子呀。他开始各种担心,弄坏了这个她会不会不高兴呢?一直很纠结。拿了山贼的人头去换了三百两黄金,想也不想就全花出去,就为买一个漂亮点的盒子还给她。这固然是个误解,却是个美好的误解。


  池南苇是个话唠,虽然不能在叶北枳那里得到回答,但是却经常跑去找叶北枳跟他说话。除此之外,她还心思细腻,对自己在乎的人或物都特别认真“叶北枳接过刀来,在刀身上仔细的摩挲着。他注意到,精铁所铸的刀鞘上一尘不染,原先自己为了便于抓握,在刀鞘中间部位胡乱缠了几圈麻布,此时麻布也被拆了下来,被人重新缠上了细密的红绸。刀柄原先握手处的红布也被条状红绸给重新缠了,古朴中添了一丝细腻。看得出池南苇对它很上心,并不是她说的那样早就不愿保管了。”


  在第六十一章结尾处,终于看到了我想看到的一幕“叶北枳站在池南苇跟前,伸手拭去溅在她脸上的一滴血珠。”希望作者能让他们一直这样下去。


(二)唐锦年和饶霜


  唐锦年是冷酷杀手,“在他眼里,人是最脆弱的。他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和他手中的人偶——他是个被自己囚禁在自己世界里的人。”虽然冷酷,但在他的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丝良知,在饶霜身负重伤时救了她一命,甚至还为她洗干净了衣物。


  饶霜是一名“天”字号的杀手,但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虽然是杀手,但却依然只是一个女人,一曲顾盼生辉,灵动的“庄周梦蝶”确实的体现了她的柔情。为了师父的扇子,连自己的性命也可以不要,即使对手再强大,也没有放弃过。虽是女人,但也确实称得上是女中豪杰。最终唐锦年“借”给了饶霜扇子,一起开启了冒险之旅。说实话,个人很喜欢唐锦年,尤其是那一句“千夫所指与我何 干”,特别的霸气。一句话总结他们两个就是“这对杀手不太冷”。


(三)雪沏茗和雪娘


  雪沏茗,清冷名字下藏着一颗温热的心。在我的想象中,他是一个彪型大汉,跟叶北枳完全相反,喜欢自说自话,而且有一点神经质,在第六章,雪沏茗一边一巴掌打死一个男子,嘴里还一边说着“你们真是……太让人感动了”。其次对雪娘也挺好的,“雪沏茗摘下帽子取下围巾,抖落了一堆的风沙。他蹲下身去,替雪娘抖搂着衣领子里的沙子”。接受刺杀任务时因两文钱改变目标——是因为钱么?或许出于心中恻隐,或是由于性子洒脱,又抑或什么都不因为,变了就变了啊——恣意、超然,却不同于出世隐者的傲慢清高;偶尔的贫嘴,不时忍不住的炫出腰间葫芦,这更像是个元气满满的邻家少年啊。


  雪娘是个小姑娘,她有着和一般小女孩一样的天真,天真到用两文钱雇佣雪沏茗。她的名字也是雪沏茗起的,她的父母都是死在雪沏茗的手下,看着他们被杀掉,不过最后还是跟了雪沏茗走,一路上也没表现出什么怨恨,就想跟着雪沏茗学武功,估计是想着学成以后能报仇。


  相信雪沏茗会成为一个好师父,雪娘也一定会因为雪沏茗的照顾,而放弃报仇。这样的一对大叔和萝莉一定会引人注目。


(四)百里孤城和杨露


  百里孤城给我的印象永远是他身着藏青色长袍,袖袍宽大,只在袖口和前胸饰有白色浪纹,脚踏皂靴,头戴一顶头冠束住了齐腰的白发,坐在石头上吹笛子。被故人嫌弃,惧怕,不敢与任何人有交往“三丈之内,举世皆敌”,但却只有杨露不怕他,接近他,甚至愿意为他治疗。


  杨露身着一件淡粉与白色相间的衣裙,腰间垂下的衣带正和裙摆一起随风飘动,睫毛忽闪,水汪汪的眼睛里似乎总是带着笑意,小巧的琼鼻,樱桃小嘴抿成了一条好看的弧线,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布一般垂在腰间。让人一下子就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倾城的佳人。除了有美丽的外表外,她的武功恰好能够克制住百里孤城的剑气,还能帮他疗伤。去这座边关小城时,百里孤城受到了各种辱骂,杨露看不下去又出头。


  也许这两人会在这种不知不觉中,建立起一种难以割舍的羁绊吧。希望杨露能治好百里孤城的病,最终两人相忘于江湖。


  以上的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特点,却都用着自己的方式演绎着自己的江湖。相信这4对CP会通过唐锦年这个连接点走到一起,期待能早点看到这几对主角强强联手,干出一番大事业。


四、个人想法


  小时候,特喜欢看武侠剧,经常做着仗剑走天涯的武侠梦。觉得那时候的武侠剧拍的都很纯,之所以说它很纯,主要是因为,那时候的武侠,在剧情的表达上下了重功夫,把各个人物的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或书生意气,快意恩仇,或豪气干云,孤胆忠魂;是个傻子,演出来的就绝对是个傻子,是小人,就能够让观者咬牙切齿……


  那时候,对于一部电视剧,喜欢一个角色,能够喜欢到在外面和小伙伴疯的时候,以“我是某某大侠,行走江湖,拔剑仗义”自居,相反,讨厌一个人,就会在斗嘴的时候骂道“你是某某,卑鄙无耻,阴险狡诈”云云。武侠看得多了,多少沾染了一些侠气,好打抱不平,好江湖义气,抑或是沾了一些匪气,一怒而起,拳脚相向。当然,这些行为都是在一群同穿开裆裤的玩伴中才会表露的,对于那么一个内向的孩子,在陌生人面前,也只会将满腔的义薄云天埋入那稚嫩的胸膛,因此,倒也养成了挺胸抬头的好习惯。


  儿时看武侠,对于武侠里的各种武功很是着迷,幻想着自己能够偶遇某某高人,被惊叹骨骼惊奇,然后被收为嫡传弟子,学得独门绝技,从此行侠仗义,独步江湖。那时候,对于各种武林秘技,就一个观念:大侠使的武功,哪个名字取得霸气,哪个便更胜一筹,因此,像《降龙十八掌》、《九阳神功》之类的武功自然是深得我心;相反对于那些反派角色的各种武功,即使名字再霸气,却都被认为是龌龊不堪的,对于《吸心大法》、《化骨绵掌》之类的武功更是嗤之以鼻;遗憾的是,对于丐帮的《打狗棍法》这一返璞归真的绝学,因其名字太沾土气,也被潜意识中抛弃,至于颇受争议的《葵花宝典》,自然也是弃之如敝屣,更不论现在极具人气的《玉女心经》,那时少不更事,自是略过。


  各种新奇古怪的武功看多了,逐渐便失去了热情。后来读古龙的武侠,对武功又有了另一种认识。古龙笔下的武功,没有金庸笔下天马行空的想象带给人的视觉震撼,甚至连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讲究的仅是实效,也就是必杀,一剑封喉。古龙笔下的武功的主要特点就是快、准、狠。天下武学皆可破,唯快不破,说的就是任何武功都有破绽,需要的是在别人发现破绽之前,先发制敌。好比《多情剑客无情剑》里的李寻欢,小李飞刀,并非什么神器圣器,却能例无虚发,其原因就是快,快到没有出刀,飞刀的过程,而只有中刀的结果。又比如《流星蝴蝶剑》里的大boss孙玉伯,对他武功唯一的描写就是出手快,你快,我比你更快,所以我是老大。简单利落,可以算是武侠里面的小清新,也是成为了我最欣赏的风格。


  江湖侠义,儿女情长。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风波,风波出侠客,侠骨柔情长。武侠里面不乏爱情,而且绝大多数是专情,一往情深深几许,至死不渝而已。例如李寻欢对林诗音,孟星魂对小蝶,杨过和小龙女……,虽没有司马相如琴挑文君,一曲凤求凰博得美人的浪漫,但仅凭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执着就足以感人肺腑了。但看今日颇为热门的网络小说,一个男主角动辄就是数个数十个甚至上百个老婆,着实令人惊叹。让人不得不反思,什么是真心,什么是真情?


  每天为生活奔波劳累回来,工作之余,闲暇无聊之时,捧着一本武侠,不必理会任何事,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人生不再成灰,因武侠而呈显出多彩绚烂。这时读武侠,正如呷一杯醇而酣香的浊酒,越久越香越浓烈;品一碗清冽芬芳的香茗,越淡越清越回味。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有武侠,每每读起,每每忆起,在那臆念之中,欣怡悠长。


五、余论:这个杀手不太冷


  我很喜欢唐锦年这个角色,虽然到目前为止他在书里的戏份不失很多,他给我的一种感觉就是“这个杀手不太冷”。在他眼里,人是最脆弱的。但是自从遇到了饶霜,就在开始不断的改变着,最大的改变就是没有放弃饶霜的生命,救了她,并且给她洗干净了衣服,这真的不像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杀手能做出来的事。


  在第十九章里,“好你个凤求凰!你这是要我去送死?!”饶霜突然炸毛了。“我连你都打不过你还让我找比你还厉害的去偷人东西?!”


  唐锦年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气鼓鼓的饶霜:“呵呵,谁叫你欠我的呢?”


  唐锦年就用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和饶霜组成了队伍,并且不失自己杀手的面子。


  在第六十二章里,“偷?说出去多难听?直接抢吧——”和“千夫所指?”唐锦年一口青烟全喷在了蝶恋花脸上,“与我何干?”听起来特别霸气。他觉得只要认定了自己觉得对的事,就会去做,哪怕会受到万人指责,也毫不在乎。


六、总结预测


  作者最新的一章中埋下了很深的伏笔,雪沏茗说“就是听人说起过,说这岐黄社里的人厉害得不行,给吹得天花乱坠,嘿——想去见识见识。”和“嘿——去惹是生非。”已经不难想象雪沏茗会去找北羌岐黄社的人挑战挑战,(估计在不久的几章里面就能见识到岐黄社的行动)而岐黄社是北羌国主耶律解甲的组织,必定在他们口中能获得一些情报之内的,又或者因为雪沏茗的挑衅,而成为闰朝和北羌战争的导火索。


  对于朝廷这边,在第四十七章的时候,埋下了伏笔“岳公公也忙停下了步子,对老人说道:“是……戚大人仍旧主张开战,而且说动了朝堂上很大一部分武将和言官……无一例外都是那套说辞,待今年北羌如往年一样再来打草谷时,便让出边关三城,北羌吃下这三座城后必派重兵把守,然而这三座城易攻难守,再加上天寒地冻粮草不足,只要我们同样派出重兵,将这三座城里的北羌军队一网打尽,北羌必定元气大伤。至此,我朝北部已定,取北羌犹如探囊取物。”也许戚宗弼一派的好战派最终还是会开始战争。


  对于唐锦年和饶霜这边,在第六十二章里“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剑气近会帮我们?”饶霜看着面前的唐锦年,不解的问道。不难知道,唐锦年和饶霜会北上找百里孤城和杨露。此时在北上的就有唐锦年和饶霜,百里孤城和杨露,雪沏茗和雪娘了。感觉在这么多章节的暗示下,他们3对也许会在北方引起一次不小的轰动。


  叶北枳和池南苇两人前往京城,必定能从京城的朋友口中打听到一些消息,然后也会北上和他们三对汇合,共同抵御外敌。


  以上的情节纯属自己的猜想,希望作者大大不要见怪啊。


  《刀不语》与其说是写出了一个江湖,倒不如说是雪藏在我们心中很久的梦啊——武艺高强洒脱率性的青年,青春活泼干净简单的少女,真心实意生死与共的兄弟,有情有义宽阔自在的天地,还有那酸甜夹杂携手同行的成长旅途——这不是,初时的我们,对世界的所有想象吗?


七、后记


  总体来说,《刀不语》的格局很大,到目前为止,埋下的伏笔很多,之后的剧情肯定会越来越好,越来越精彩。对于人物的刻画,也越来越鲜明,人物之间的感情纠葛也越来越突出,变得无比的细腻。希望后面的剧情会更加精彩。


PS: 最后附上一首歌里的歌词和我找的各个人物的图片。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莫笑旧衣衫旧长剑走过天涯,且看风为屏草为席天地为家。

意气刀之尖血之涯划过春夏,把酒一声笑一生醉一世为侠。

——《中华粘土娘》



分享至:
48条回复
1

总有些梦会变为情怀

总有些梦会变为情怀

4867
92
0
74
2

江湖不言刀不语

江湖不言刀不语

3239
2
0
8
3

一壶浊酒,三尺青锋

一壶浊酒,三尺青锋

3139
10
0
15
4

【侠行】刀不语剑直言

【侠行】刀不语剑直言

2223
30
0
17
5

横刀犯斗,纵剑铮歌

横刀犯斗,纵剑铮歌

1790
33
0
25
1

能读进去的就能读进去,不能读进去的怎么也...

能读进去的就能读进去,不能读进去的怎么也...

160
8
0
3
2

漫画风的童话故事

漫画风的童话故事

163
34
0
5
3

论废土世界的世界观架构

论废土世界的世界观架构

74
4
0
3
4

简评相忘师

简评相忘师

201
2
0
3
5

关于精神病题材小说的一些感想

关于精神病题材小说的一些感想

790
51
0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