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贤者之城 科学艺术坊 天下布武团 酒馆
好友动态
书架
0世界币 -- --

返回

顶部

APP

下载

意见

反馈

如题,这是一份死亡笔记。

以我作为《少年歌行》(以下简称《少歌》)最早一批读者之一,《少歌》读者群管理员,以及作者周木楠经纪人背锅侠小姐筑梦(仅限于读者群)的身份写下的一篇书评。

(嗯,插会腰,把自己牛逼会,以掩饰这篇书评姗姗来迟的心虚之情)

好了,废话少说,步入正题。

首先,让我们先来讨论一个问题吧,在大家的印象中,江湖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年少轻狂,刀光剑影,谈笑间,一柄好剑,配大好头颅?

这样的江湖听起来很热血张扬,是么?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走来的的一步一个脚印,浸透着腥风血雨,低头舐去刀锋上的血迹,潜伏回到暗中,睁着一双警惕的眼,就算走着大道也是颤颤,指不定哪天就被不知道从哪里伸出的刀子,“卡擦”,冷不丁又是一条贱命。

杀人者,人恒杀之。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总有人将肆意乱为当作年少轻狂,将一潭江湖水,搅得浑浊。

但《少年歌行》却给我们呈现了一个全新的江湖。

(以下起含大量剧透,慎点!!!)

这本书中死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正如作者木楠自己所说,到第二卷结局,就死了4个npc。所以某天作者周木楠半开玩笑和我说我还欠他一篇书评的时候,我一脸懵逼,然后说,既然这样,我就给你写一份死亡笔记吧,写写那些死在你笔下的人物。

好吧,现在我发现了,我实在把自己坑的不轻。

这篇书评从哪里开始呢,就从那个身着紫衣的俊朗道士说起吧。

一.桃花树下桃花仙

道剑仙赵玉真,那个三十年未曾下山,却仍被世人誉为“道剑仙”的绝世人物。

却其实是一个天真人物。

他说他的剑是不是天下第一不重要,毕竟他的剑并不轻易所拔;他说佛家有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那道家是如何说的?

“凡所有相,除了小仙女外,都是虚妄。”

是他说的。

他此生唯一一次拔剑,为了他的小仙女,却也是此生最后一次拔剑。

然后,在不久之后,他就死了。

他以一剑入神游,为他的小仙女,杀了唐门三老,伤了谢七刀,胜了苏暮雨,击退苏昌河,被那绝世一剑反噬之后,又用尽最后的大龙象力为他的小仙女强行引出梨花针。

临死前他还为小仙女做了最后一件事情,以满树桃花,为她做了一件花的嫁衫。

然后一代绝世剑仙,就此陨落,而他的小仙女,另一位剑仙雪月剑仙李寒衣也就此堕魔。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可是赵玉真死前依旧笑着,说成仙得道又如何,这一生,不枉这一遭走过了。

太上忘情,我觉得这样,甚好。

二.万树飞花

这里要说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雷家家主雷千虎,和唐家家主唐老太爷。

相似的家主身份,雷家堡,唐门。他们同是江湖第一城雪月城的盟友,却偏偏又是彼此对立,最后几乎可以说是死在彼此的手下。

先说雷千虎,上代人有雷门四杰,都是豪情万丈的人物吧,在我看来,其中这位实在是最悲催的一个人物。

在他的哥哥们离家闯荡江湖并打下偌大一片名声的时候,他还在雷门一拳一脚练着武术。而后来他也准备出来了,他的三个哥哥们,却一个违背祖训不得入军伍成为天启八柱国之一被逐出雷家堡;一个也是违背祖训练剑,画地为牢,沉寂就是多年;还有一个为了前面那个兄弟不知所踪,雷门一代四杰,竟然只剩下他一个护住了整个雷家堡。

最后,他死了。以雷门第十九代门主的身份死了。

再说唐老爷子。

我能说他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倒误了卿卿性命”吗?

虽然与雷千虎彼此对立,但不得不说,他其实和雷千虎很像。

同样是为了家族,呕心沥血。

只是他第一步走错了,就再无法回头,只能拼尽全力去努力挽回这个局面,无奈地看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唐门,千方百计去留下后手。

他回不了头了,不能带着整个唐门殉葬。

在离开唐门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此去必死无疑了吧。

所以最后唐门明明是冲着雷家堡而来,整件事件却在另一个少年的话下翻手为云,摇身一变,唐门是为了大义,与雷家堡一起对抗外敌时命陨。

雷云鹤苦笑,说这就是江湖

但我却想说一句唐老爷子,从容赴死,又何尝不是一种勇气。

三.雪月城大师兄

雪月城大师兄唐莲,众所皆知,是个严肃人。

他在门内以沉稳谨慎著称,少有张狂,让人无法相信他是那个年少时以张狂潇洒著称的酒仙百里东君的弟子。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少年人们吹笛抚琴起舞的时候,竟有些懊恼,有种被抽离出来的感觉,然后心中激扬之气也被激起,一跃踏上了屋顶,一袭黑衣在风中飞扬,朗声高歌:

“我欲乘风向北行,雪落轩辕大如席。

“我欲借船向东游,绰约仙子迎风立。

“我欲踏云千万里,庙堂龙吟奈我何?

“昆仑之巅沐日光,沧海绝境见青山。

“长风万里燕归来,不见天涯人不回!”

大概这就是少年了。

不过更多的时候他还是那个严肃却可靠的大师兄。

在萧瑟终于行动了,要一人孤身回天启的时候,很多人动了。

要杀他的人明里暗里,要救他的人更是许许多多。

杀人的救人的,所有人都在争分夺秒。

包括萧瑟的“娘家人”雪月城,他们自然是属于救人的那一拨。

其中大师兄,他选择了最难拦截的一群人,暗河!

他说他是天气四守护,玄武,列北方位。只是这一次,他是雪月城,大师兄唐莲。因为他是为了他的师弟而来!

这就是雪月城最可靠的大师兄了,其余的少年人们在天启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的大师兄。

星夜七盏,莲落星陨。

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他就是他,就是唐莲。不是代表着雪月城威严的大弟子,不是守护着北离皇子的玄武守护,只是唐莲。真正的唐莲!

斩衰斩衰,一碗豆羹饭,他的朋友们在天启为他举办了一场最盛大的葬礼,天启风云就此掀起。

另外以少歌群管理的身份说个小小的题外话,为大师兄加群的人蛮多的。

当然寄刀片的人更多。

四.天下乱

这天下乱起,似乎是从暗河入京开始。他们入京后杀的第一人,是天命斋大掌柜,九九道。

天命斋天命斋,名字虽然取得霸气,但加入的都不过是天启城里一些不入流的商家。他们彼此之间互通信息互相扶持,按时给天命斋交供,天命斋则负责保护这些小商户不被欺压。

但九九道是个聪明人,相比那些金银,他更需要的时那些小商贩嘴里的情报。

因为小,所以滴水不漏。

九九道在天启九九八十一条大道上都有势力,所以他叫九九道,这名字起的有趣又随意。

他还有几个名字同样有趣随意的兄弟,独孤孤独,胡蛋,五呆呆。

他们四人自小出身贫寒,一同在天启城长大,小时候听多了评书的九九道便拉着他们自称什么天启四少,还给他们都改了名字。

因为这个称呼他们不知道被揍了多少回,没人想到过他们四个人会都活下来了,活成了真正的“天启四少”。

宁欺千金裘,莫惹下三流。九九道死后,整个天启城都在寻找一匹受伤的孤狼,几乎将杀死九九道的暗河谢家家主谢旧城逼到绝路。

好吧这里我关于九九道的内容似乎讲了半天也没有讲出些所以然。

他们虽有不凡之处又实在平凡,像市井出生的百姓,默默无闻又倔强地成长,让人也是心生敬佩。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也许天下乱起也正是从这些平凡百姓开始。

还有一点,又一个小小的号外,天启四少全由群友客串,天知道“到头来真被砍了的就九九道一个”这个梗我们能玩多久!

五.国士之报

这里要说的人并不是死人,却是我怎么都想提一句的人。

白王的谋士凌邵翰,也是白王臂膀,心甘情愿为白王奉出一双眼睛的人。

他让小神医华锦替殿下治病的时候只要说能医不能医即可,剩下的全交给他了。

他说“虽想折白王臂膀,但白王若目清,便多一翼。”

他说“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他说他与白王殿下相见的时候,还只是一介书生,空有其志,却郁郁不得。是殿下给了他机会,用一双手能搅动天下风云。如今风云已起,他却已无能为力,只想最后付出这双目,助殿下乘风而起。

我不知道他究竟有无想到在这个节骨眼换目,天大好处下,是一个裹在蜜糖下的陷阱。

帮助他们的也不是那么的纯粹的人啊,从这个决定做下起,白王府也失去了一部分先机。

但我觉得,在知道自己所辅佐的那人有望复明的时候,他内心是真正的欢喜吧。

国士之报,有雄心亦有柔肠,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国士无双。

六.毒蝎老九

下面介绍本书的第一个熊孩子,九皇子萧景瑕,所有皇子中公认心肠最狠毒的人。

从小的时候只有仁厚的二皇子愿意与他说话,本以为他长大后已经有所改变,只是毒蝎依旧是毒蝎。

因为他冒充萧瑟代表白王萧崇,也是二皇子去寻找暗河,白王就开始骑虎难下,一败涂地。

在消息败露之后他又匆匆赶往无双城,声称无双城前城主宋燕回去了雪月城却被强行留下,而无双城所选择的白王也被困在那里。

最后他的结局是被明白了真相的无双城城主无双果断一剑了结,干脆利落。

书中说他其实是赤王萧羽的党羽;但我却觉得他实在是个熊孩子,天下最大的两个熊孩子之一,玩得够毒也够大,最后把自己也玩死了。

七.绵息经息

蝶化竟成辞世梦,鹤鸣尤作步虚声。

这是一幅挽联,所叹的对象是一位太监。

人屠叶啸鹰说过,这代五个太监,其实就一个看着顺眼。“其他四个,要么像书生,要么像世家公子,还有个瑾仙,长得比女人还好看。不像话。”

只有瑾言,“低眉顺眼,笑容谄媚,一脸奸臣样。看着就是做太监的料。”

这里要说的不是瑾言瑾仙,而是那个像书生的,掌册监瑾玉。

白王年幼时好读诗书,终日待在藏书阁,与当时负责整理阁内书籍,还是掌册监弟子的瑾玉一个看书,一个理书,虽数日也不会说上几句话,倒也是默契。

有一天萧崇找书时不小心弄翻了书架,却被路过的瑾玉公公手轻轻一拂退了回去。

那天萧崇向瑾玉提出习武的打算,却被以“不敢”二字回绝。

直到有天萧崇接过了一杯水,永远失去了眼睛,再无法前去藏书阁之后,瑾玉忽然来找萧崇,告诉他愿意教导他武学以保护自己。

瑾玉成为了萧崇的二师父。

萧瑟让华锦医治了萧崇的眼,白王于是欠下了一份人情。

瑾玉是来还这份情的。

萧崇复明后多年来一直在想象瑾玉的模样,想象他是某座深山寺庙中的隐居儒士,是写尽千帆的天才书生。可没想到他还是如年少所见,当年是一个平凡的读书人,如今只像一个平凡的中年教书先生。

“你并不有趣,但这个天下没有了你这样的人,却是多么无趣啊。”

他曾经问他,为什么会选中他这样一个瞎了眼的皇子,他说,他选中他不是希望辅助他当皇帝然后获取荣华,而是因为觉得值得。

“人生不过一世,恨不能未尽心中事。”

他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谁能尽心中事?”

杀人者的反问。

他闭上了眼睛,身子却犹然未倒。

八.军临天启

军临天启,军临?君临?

军队的“军”,还是君王的“君”?

烽火狼烟,千里连城。                                                                

千军万马怒吼一声,他告诉天启,他们回来了。

他是谁?他们又是谁?

他是昔日北离大都护,琅玡军统帅萧若风之子,琅玡王萧凌尘;而他们,是琅玡军!

昔日凌尘的父帅,上代琅玡王萧若风每次得胜而归带领大军行着马慢慢走在天启城的大路上,所过之处,路人皆跪拜行礼,目光中尽是崇拜之情。而今,他们望着马,却只有恐惧。

因为上代琅玡王萧若风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罪名谋逆。

嘘。

先让我们来看看萧若风究竟何许人也?

二十年前,先皇重病,天启暴动,八王之乱。

其中七王子琅玡王萧若风才智武功均是一流,在朝中颇有威望,本是太子最佳人选,却偏偏不爱权力高位,喜好游历山水,结交义士。

他本常年不在天启,却在八王之乱风暴中回来了,不夺至尊,而是带着自己游历江湖所结交下的一众好友,支持自己一母同胞的哥哥,三王子萧若瑾。

他护着自己的哥哥一路杀到平清殿时已浑身浴血,几乎不能站立,可其他人都不敢上前。只有萧若风和萧若瑾两兄弟站在殿外,等待传位诏书。

谁要是能成为那一纸诏书上的名字,谁就能成为新一代的九五至尊。

那那一纸诏书上究竟是谁的名字?

无人知晓。

因为在上代五大监捧着诏书,迟迟没有说话的时候,琅玡王打破了僵局,一步上前拿过诏书,看了一眼就当着众人之面,将那张诏书撕得粉碎,然后朗声:

“本王已阅,圣上有命,传位于三王子萧若瑾!”

“传位于三王子萧若瑾!”

萧若风连呼三遍,五大监率先下跪,其他几位还活着的王子看到此情此景,也是丢下手中的兵器下跪,直至皇宫内所有的侍从兵士全都跪了下来,山呼“万岁”。

就此定局。

许多人都在猜测那张诏书上并不是三王子萧若瑾的名字,至于是谁,就不用说了。

有说萧若风幼时曾生过一场重病,几乎就要死了,那时他们母后不得宠,宫里无人上心。然后萧若瑾以王子之躯给原本来也匆匆,打算去也草草的太医下跪,逼得太医不得不全力医治,才保住了萧若风一条性命。

真相究竟如何,琅玡王至死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自八王之乱后再未入江湖,然后,就是所谓的琅玡王谋逆案。

琅玡王最后被判定为谋逆,一个最没有理由谋逆的人,却谋逆了。

自那天起他没有再说话。

琅玡王之刑,不容片缓。

那一日阳光甚好,琅玡王身着白衣,手带镣铐,缓缓走向行刑台,虽临死,却风度没有半点丢失,依然是那个虽身处朝堂,却有江湖之气的翩翩王侯。观礼的朝臣无不轻声叹息,只有幕帘之后的君王保持着阴冷的沉默。

在青龙李心月和李心月之女李寒衣接连赶来劫法场的时候,那个身着白衣的王爷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似乎带着几分悲哀与嘲讽。

他走到重伤在地的李心月面前,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拾起李心月掉落在地的那柄长剑,望了一眼坐在朝堂之上的明德帝,说了此生的最后一句话。

“哥哥。”

然后将长剑往自己的脖子上用力一抹,鲜血喷涌。

那一刻,作为读者看客的我几乎泪目。

琅玡王谋逆真相暂且不说,我只是说,那是一个真正绝世的人物。

小琅玡王萧凌尘带兵军临天启被平息后,叶啸鹰一声长啸,然后仰天说了一句话:

“大将军啊,你为什么就这么不想当皇帝呢?”

九.心中所见

这篇书评已经写了五千字了,细想想,主角三人,大师兄唐莲此前已经提过,整个故事都是围绕萧瑟展开,而第三人雷无桀,群里戏称的红衣二傻似乎被忘却了,罪过罪过。

那这里就介绍一个与他相关的人物吧,他的叔叔,雷梦臣,一个在全书寥寥数笔带过,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

在那天下第一楼中见到这位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去的叔叔的时候,那个大大咧咧的二傻,哭了。

这个世界上和雷无桀血缘最亲的应该是李寒衣,那是他的亲姐姐,只是他们分离了太多年,错过了彼此最需要亲人陪伴的日子;而与他相处最久的应该是雷轰,他亲手将一个羸弱的少年培养成了优秀的剑客,两人多年来便在雷家的后院中日复一日地习剑。

可只有雷无桀自己知道,他心里最亲的那个人,其实是雷梦臣。

很多日子里,雷梦臣都是一个人醉倒在那里,但是是他把雷无桀亲手抱回了雷家,在那个孩子最苦痛的日子里陪伴着他,在小桀身体不好的时候,坐在院子里一天又一天地熬着药。

后来雷梦臣终于喝酒醉死了,雷家人没有人理会他们,是雷无桀亲手将雷梦臣埋葬的。

这样的雷梦臣,像不像平凡的你我?

世人皆知柱国将军雷梦杀,而不知道他的弟弟雷梦臣。

他郁郁不得志,只在无人看好的失神指上练出几分门道,还是在夜里偷偷练得。

他把这个指法教给了哥哥的那个孩子,雷无桀还用这个救了自己一命。

就是这样的雷梦臣,像不像平凡的你我,懦弱又温柔,在这个世界上,还总是有人记挂着的啊。

十.死人所立

从小琅玡王军临天启被平息不久后,天启又是一次大乱,魑魅魍魉,百鬼夜行。

赤王萧羽的府中后院一个无人问津的旧屋,皮肤苍白的医者,有些激动。

萧羽哈哈大笑,说这座城里不该活下去的人都会死于这场叛乱,驻守北方的洛城军(支持赤王的军队)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到时候他就会登基,夜鸦将会是太医院的首座;只是他没有想好,最后造成这场混乱的人,安给萧瑟好呢,还是安给萧崇?

夜鸦:“太医院首座?王爷不必给我这样的虚名,今日之后,整个天下都会知道我回来了。就把这个罪名安给我吧,鬼医夜鸦,我要把这天启城,变成修罗地狱。”

“天启城的地狱之门,已经打开了!”

疯子。

知道为什么明德帝的心病反反复复?皇宫之内,神医救人,鬼医下毒。

两位天才医者暗里交锋。

小神医华锦手一挥,一排银针显在面前。

“我是药王谷的正统传人,怎么能输给你这个被赶出师门的家伙?”

被逐出师门的鬼医夜鸦,是一个疯子。

他将这天启变成了修罗地狱,当儒剑仙谢宣找到他的时候,他说,能够死在儒剑仙的剑下,是他的荣幸。

但是很遗憾,他不希望死在任何一个人的剑下。

然后他拔出匕首插入自己心脏,一拧,鲜血弥漫,尸体却又站了起来,扑了上来!

他早已将自己也炼成了一个药人。

儒剑仙挥剑将药人杀了,叹三十年生死两茫,两百里孤坟守望,都是执念。

一首悼念亡妻的诗。

儒剑仙找到夜鸦后说过一句西楚的覆灭已经证明了药蛊之术的有违天道,为什么总还有人要去尝试呢?有违天道啊。

“什么是天道!”夜鸦那时怒了,“胜者才能言道!”

他曾经也是药王谷的弟子,年轻时亦是医术天下闻名。只是后来妻子得了重病,死在了药王谷,从那天起,他就开始执着于一些能逆转生死的医术,被药王谷逐出师门。

谢宣猜测他之所以会将自己也炼成药人,也是想知道一个人死了,随后又成为了药人,是否还会有一点意识,会不会还算真的活着。

只是死了就是死了,他不会想不到这一曾,只是不甘心。

虽是令人惋惜,只是人总归是要为自己做错的事情付出代价。

号外:夜鸦此人亦是群友扮演,据说武艺高强,心狠手辣,人见人散,拒绝坐飞机。

其实是个很有趣的人啦~师叔别打我。

十一.杀人偿命

据说世上有一条河,是你看不到的,只有在最深的深夜,顺着月光你才能依稀看见它。沿着这条河流往上走,就能找到他们,他们是黑夜里的刀丝,最凶狠的刺客。

这条河就叫暗河,而他们也叫暗河,全书最特殊的一批人,他们以杀人为生。

这里有太多叫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了。

谢绘谢灵,谢家的两个炮灰,可能也是全书主角们踏上旅程后死的最早的两个人物;

有那个说“对于杀手来说,输了就是死了”,至死都以手拄剑,身形屹立不倒的大家长之弟苏昌离;

有杀人只用七刀的谢家家主谢七刀;

好像还有个话特多的傀,我忘了他是怎么死的了;

有年轻时被派入天启,在铁匠铺子里默默无闻一待就是数十年的杀手。

有人告诉他他是谢家新任的家长,然后他杀了九九道,被天启四少逼到绝路又被炼成药人,实在是个悲催人物。

可是,这就是江湖啊。杀人,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此外暗河还有无数精彩的人物,痴恋唐家怜月的慕家家主慕雨墨;淡漠入骨,坚持自己是杀人术,看似杀手实则剑客的苏暮雨……

不好意思,我这里统计的是死人。

也许死人也有遗漏,但是,谁在乎呢。

接下来我们要说的,其实是苏家大家长苏昌河。

苏暮雨说,大家长背叛了暗河。

大家长在中了为唐老爷子复仇的唐泽的暴雨梨花针后强行去玄游,下一瞬,就被苏暮雨一把断刃刺穿胸膛。

苏暮雨抬头,一双眸子平静如水。

一声“师兄”唤得苏昌河放下了手。

他望着胸膛之处的血不停地往外流着,喃喃:“暮雨,我错了吗?”

“世间并就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是每个人守护的东西不一样。有人想守护天下,而我,想守护我们暗河的子弟。”

“今日,就由你为我送葬吧。”送葬师苏昌河轻吟,“极地地狱可见光明。”

执伞鬼苏暮雨对:“云雾皆散得见明月。”

然后苏昌河就再没有半点气息。

当年苏昌河曾被称为送葬师,与苏暮雨本事一同成长的师兄弟,也曾并肩作战,把对方当成过自己真正的兄弟。

苏暮雨挡下了企图斩去苏昌河首级,不便宜了杀死师父赵玉真的凶手的李凡松,面对少年的质疑,只说了一句:

“弃暗投明?”

他轻轻摇头,抱着苏昌河的尸体纵身一跃,离开天启。

苏昌河想守护天下,他只想守护暗河。天启城里已经没有暗河了,他就没有必要留下去了。

苏暮雨虽然一直以杀人术自居,但是内心深处,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剑客。

十二.六根清净

这里要说的,就是全书的第二个熊孩子了,天底下最凶残的熊孩子,赤王萧羽。

有多熊?

鬼医夜鸦是他的人,天启这一场动乱也是他的手笔。

解药蛊之术需要找到蛊主,可夜鸦已经被杀了,先前被萧羽控制的,他的同母异父兄弟无心也已经好了,这蛊主,是被下到了谁的身上?

陛下,或是谁?

是他的母亲,宣妃娘娘。

大逆不道。

在此又得介绍一下宣妃娘娘了。

这也是个奇女子,她有个爱她爱得如痴狂的师兄,却先后嫁了两个人,对象都不是师兄;她说她从未爱过皇帝,只是曾经奉于师命,为了师门与他成婚;后来她遇到了叶鼎之,那时还是江南游侠的叶鼎之,听说愿意带她离开这座监牢一样的城,她一辈子都没遇到过获得如此张狂的人,很快就对他心动了;可是离开之后却又放心不下萧羽,那年想偷偷回来看萧羽一眼并把他带走,却被叶鼎之误解。她想找他解释,却找不到他了。再相遇时,他成了魔教教主,要席卷这个天下。

这个世间的许多事情都没有那么复杂,只是我们有时候想的过于复杂了。

最后萧羽将剑贯穿自己的胸膛,依然笑着,带着满身的不服气和倔强。

“因为只有自己先看不起别人,才能不被别人看不起啊。“

只是我觉得,从头到尾,看不起他的,只有他自己吧。

萧瑟记得小时候有过这么一件事,稷下学堂门口,萧羽跪在那里,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萧瑟记得这个弟弟,因为关于他母妃的一些传言,而总是被皇子们私下讨论。

萧瑟走过去,将身上的貂裘脱下,盖在了萧羽的身上。

萧羽说:“你就是我的六哥?“

“是。“

萧羽将貂裘,脱了下来,跪在那里的身子更直了些:“总有一天,我会赢你的。“

天启众人都当他是纨绔,其实他也是个很优秀的人,只是有太多的不服气了,他想用和他人完全不同的方式,登上那至尊。

只是他做了几件不可饶恕的坏事,一是将蛊主下在自己母亲身上,大逆不道;二是将天启变作修罗鬼域,不顾苍生;三是私通南诀,毫无半点萧氏皇族气节,更是丧失了作为北离人的基本原则。

实在是天下第一熊孩子,大抵是小的时候,备受宠爱,还是打得还不够多的缘故。

十三.帝之陨落

终于到一个天启最关键的人物了,萧瑟的父亲,琅玡王的哥哥,明德帝萧若瑾。

可能是一个全书最沉重的人物了。

他的身份实在太多太多,这里就讲那个最让人唏嘘的身份吧,先皇七王子萧若风一母同胞的哥哥,三王子萧若瑾。

作为一个帝王,他其实看得比谁都清楚;作为一个帝王,他拥有的越多,害怕失去的,也就更多。

在琅玡王死后,明德帝瘫倒在玉座之上,回宫之后,去了平清殿,不吃不喝坐了三天三夜。

在银衣军侯雷梦杀之子雷无桀,小琅玡王萧凌尘,永安王萧瑟跪请退兵的时候,他让瑾宣宣旨。

“明德十六年,琅玡王谋逆之案,属孤误判。”

这是一份罪己诏。

他当年为什么一直都保持着沉默呢,他的弟弟甘愿赴死,可整件事情,并不是没有第二种解决方法啊。

明明小的时候他们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他却愿意提起剑去保护弟弟的姓名,就算自己会因此蒙罪也在所不惜。后来,他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君王,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自刎而死,只因为自己提不起勇气,害怕失去手上的那些虚妄的事物。

他在说到琅玡王的时候,不会以“孤”自称。

或许是在他想起若风的时候,从来都不把自己当成一个皇帝。

有弟弟的时候,哥哥从来都不孤单。

有一天下雪了,明德帝踱步走到了门口,望着那漫天飞雪,想起了一个雪夜,他跪在地上拦住了那个要离去的太医。

“救下我弟弟。求求你了,救下我弟弟。”

明德帝伸手去接那雪花,轻声道:“孤很想你。”

三日后,明德帝驾崩。

对故事里的那些死人统计就到这里了。实际上全书还有许多许多值得一提的人物,有寒山寺忧虑的老和尚;有痴情一生,曾经张狂的江南游侠,后来的魔教教主叶鼎之;有“剑心有月,梦中杀人”,雷无桀的一双父母,一个出身雷家堡却战死沙场,一个为了爱人唯一的朋友而劫了法场,最后也是命陨;酒仙百里东君亲手杀死的爱人,风华绝代的北阙嫡女玥瑶在茶花飞扬中惨然一笑,说生是大梦,死是大觉;海外仙山的仙人,为了死去多年的妹妹小绿儿坠魔,醉生梦死后想做一场大梦,醒来后再去一趟凡世,再过一遭真正的人生,却又中途睁眼,一滴仙人泪,“我梦到了,第一次遇见师兄的那一天”,说的是那个有些贪吃又充满大智慧的国师齐天尘;有阎王一诺的沈希夺;有三个不甘在皇陵终老的前任大监,现任的也有一个只想为师父做一些事情的痴人……

应该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物,在凡世浮沉,就都是痴人;他们都有着年少时光,醉酒当歌,鲜衣怒马,少年英雄。

有些许多人我记不清了,也懒得往回再翻。

所以这篇书评就到这里吧,送给我在八站遇见的第一个作者,我们貌美如花的九公举周木楠。

作为读者,作为作者,此生无憾跟木楠。

我们有着月老红娘潜质的九公举。

我们下本书,《少年醉酒登青楼》,不,是《少年白马醉春风》,再见。

最后学着木楠来一手,让本经纪人小姐在评论区看见你们的掌声!

(声明:本评所有插图引用《少歌》封面及同人区;书评正文中所有红字部分来自对原文的大量剧情引用修改,或直接搬用;深蓝色的小标题也是直接引自原书目录;还有一些话我可能没标出来,但是我自己写的还是直接引用原文人物话语,大概也是看得出来吧......边刷书边写的评,混在一起了.......)

分享至:
49条回复
1

你猜不到接下来是什么

你猜不到接下来是什么

4785
17
0
24
2

​【申精】凭心而动,三思而行

​【申精】凭心而动,三思而行

4688
61
100
60
3

一个有血有肉的江湖

一个有血有肉的江湖

3898
40
0
31
4

评--少年歌行

评--少年歌行

1816
17
0
15
5

孤峰一剑,独占鳌头;江山壁下,唯我春秋。

孤峰一剑,独占鳌头;江山壁下,唯我春秋。

1260
24
0
20
1

一个小房子里的故事――异能事务所。

一个小房子里的故事――异能事务所。

58
7
0
4
2

新书自评-愿做那青衫少年,醉游江湖

新书自评-愿做那青衫少年,醉游江湖

29042
106
0
412
3

【修行真知拾壹】死神手游,恐怖莫过于人心...

【修行真知拾壹】死神手游,恐怖莫过于人心...

6288
60
0
103
4

一部有创意和自己思想的西幻新人作品

一部有创意和自己思想的西幻新人作品

267
14
0
13
5

【申精】保证你进去了就不想出来

【申精】保证你进去了就不想出来

7368
188
0
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