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贤者之城 科学艺术坊 天下布武团 酒馆
好友动态
书架
0世界币 -- --

返回

顶部

APP

下载

意见

反馈

别点进来,因为——下一个可能就是你。

      我被迫眯着眼,因为光亮实在太刺目,等到那人将聚光灯从我眼前移去后,我瞧见了他的面容。

这似乎是位年轻人,但眼神却十分沉稳,嘴角隐约带着笑意,仿佛无声地说着:“有趣。”

我动了动身子,却带出一阵嘎吱嘎吱的响声,这时我心里才有些惊慌起来,因为我居然是被绑住的!

我连忙看了下身上,果然周身被困在椅子上,而四周一片漆黑,唯有聚光灯照在我身上。

我叫道:“喂!这是怎么回事啊?”

那位年轻人起身,手中的聚光灯晃了晃我的眼睛,非常不礼貌的举动令我一阵心烦。

“你的笔名叫作熊宝宝是不是?”

啊?我在八站写小说的事情只有网络上的朋友清楚,现实中的人知之甚少,每每别人问我工作之后做些什么,我都不由低了低声,说道:“在网上写小说玩。”

他们总会露出惊讶的表情,转而笑笑,说:“就是那种打打杀杀的网文?”

因为解释了太多次,我现在只是无所谓道:“嗯,是的。”

其实,我写的并非这种套路文,我可是一只有梦想的熊宝宝。

那位年轻人一副笃定的样子:“看来我说的没错,你在一家名为‘不可能的世界’网站写了两部小说,一部叫作《圣堂之城》,而另一部……”

我看他欲言又止,忍不住接道:“惊惧游戏!”

“嗯,京剧、金桔,”他似乎想到什么可笑的东西,“哈,游戏,为了迎合市场,刻意写的一种悬疑、刺激的死亡游戏,这就是你写的小说,对吗?”

“不!”无论如何,我无法接受一个陌生人在不清楚我作品的情况下贬低它!我大声反驳着,“不对!我写的东西从来没考虑过迎合什么读者,你知道我每天为了构思作案手法,为了在案件中加入更深刻的内涵,为了结合现实社会,给予读者们一种警示效果,费了多少心思吗?我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

那位年轻人轻轻笑了:“不,你恋爱的事情无关于此,你说你并非为了迎合读者,如果单从偶尔出现的笔误错字,你确实没怎么考虑过读者的感受,但剧情呢?你敢说你的剧情就一定不是为了迎合读者吗?”

“你说!我哪里迎合读者了?”一旦触犯到我对于自己作品的热爱之情,我甚至忘记了此刻身处于莫名其妙的困境。

“好,”年轻人总算将聚光灯放下,没了那刺目的光芒,我倒是看清他的穿着,只是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整个人气势平和,就像时刻处于一种旁观者的感觉,总让我觉得有些眼熟。

“那我们就从第一个事件谈起吧。”

“对不起,那是两个月前写的了,我已经忘了细节了。”

我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否认道。

年轻人嘴角抽搐了下,说:“嗯,我替你归纳下,总体来讲,就是主角遇上了一种神秘的游戏,不知是游戏映射在现实中,还是现实中本来就有这个事件,主角身边的室友离奇死亡,最后在抓住真凶的时候,主角不幸死去,但等他再次睁眼醒来时,一切恢复如常,室友没有死去,主角也还活着,仿佛时光倒流了一般。”

我想了想:“没错,这个事件怎么了?”

“好,”年轻人一拍掌说道,“你说你没有迎合读者,或者说考虑市场,但你不觉的第一个事件太过单薄了吗?我想稍微有点脑子的读者,比如什么孤霞飞的看一半就能猜中真凶,你敢说你并不是刻意降低难度,就像为了吸引人进入恐怖屋,降低了售票卷的价格,并且提供一个并不恐怖的试玩场景,我说对了吗?”

我内心尴尬了下,没错,被这个年轻人说中了我的心思,第一个案件确实没有多大难度,作案手法只凭那什么孤霞飞的脑子也猜的出来,“但是!但是,我也没有刻意迎合读者啊?我只是为了衔接后面的剧情,你看,在第一个案件中不就出现了比较重要的配角林阿二吗?”

那个年轻人脸色复杂的点点头:“没错,林阿二算的是比较重要的配角,一般的网文来讲,遇见稀奇古怪的东西,主角从来都是独自闷在心中,但惊惧游戏中,你却让主角将这个神秘的游戏告诉了他的朋友,不得不提这算的上出人意料。”

我得意的笑笑:“是嘛。”

但那个年轻人却又脸色一正,说道:“那么第二个故事你才更新完没多久,总该记忆清晰吧。”

刚才被他说的差点哑口无言,我赶紧重整精神准备应付他。

“第二个事件,人偶古堡中,主角和被神秘游戏选中的另一人魏然,一同到了一座荒山的城堡中,这座城堡没有信号,树林有野兽,你说,这是不是悬疑文中熟悉的暴风雪山庄模式?”

我就知道他会这样说,扬眉道:“纵然有些相似,但我的人偶古堡内的氛围营造,作案手段,以及众人内心恐慌的心态,还有主角冷静的表现,这些都不错吗?

“呵,”那个年轻笑了声,然后说,“除了主角冷静的表现还不错,其余的——”

“其余的?”

“一文不值。”

我激动地差点从椅子上蹦起,可周身被绑个结结实实,实在没法,只能像个兔子似的原地蹦跶几下:“你说什么!你凭什么说一文不值!”

年轻人眼中露出自信的光芒,说道:“如果主角不是被神秘游戏所控制,在古堡里每晚必定睡的死沉,凶手肯定会被早就抓住!”

这次换我冷冷的笑了:“你真的看懂了这个故事吗?”

“哦?故事不就是因为一位女孩在街道上被人抓走时,大声呼救说这人她不认识,但抓他的人却说他们是恋人,而女的只是闹别扭,最终这位女生却因为在场路人冷漠的旁观下,被残忍的杀害。而女生真正的男友,从录像中一一记住这些人的样子,最后在古堡中展开复仇么?”

我点头:“看来案件的前因后果你已经清楚了。”

“好,”年轻人拍了拍手,“我就来和你谈谈第一个,首先,人偶古堡的故事并没有隐喻出世态炎凉,人情冷漠的主题。”

不待他细说,我又忍不住叫道:“喂!怎么没有隐喻出啊?一位西方人来到这穷乡僻壤之地,乐善好施,却因为灾荒发作,被村名们残忍的烧死在古堡中,难道没有透露出么?”

年轻人轻轻笑了:“我想你刻意忽略了人偶古堡传说中的几个点。”

“好!你说!”看着他胸有成竹的模样我就不由气急,心想,你还能说出什么来!

“第一,你想表达出传说中古堡主人在村民冷漠中被烧死,但是你可别忘了在故事中,先是村民看见古堡里无一例外都有着和村民每个人长相一样的人偶,这样恐怖人心的事情后,才对古堡主人怀有惊疑的心态,纵使之前古堡主人乐善好施,也揭不开村民心中的阴霾。”

他见我没说话,又继续开口:“而在那个故事中,出现了好几次神婆,神婆说灾荒是因为奇怪古堡的缘故,于是村民被蛊惑前去烧毁了古堡,后来故事中不断出现肢体不全的人偶,而人偶对应的村民也纷纷遇害,也是神婆在一旁蛊惑说,这是古堡主人的鬼魂前来作祟。”

“哼,从这个故事出现的隐喻,仅仅只是愚昧!”

我强自辩解:“好啦!人偶古堡只是一方面,主角经历的凶杀案才是主题,总之,我写的案件还不错吧?”

那个年轻人又是一笑:“我早就说过了,若非主角被游戏控制到每晚必入睡,那么早就能找出真凶了。”

我也学他这样一笑:“呵呵,这也是我想要表达的,试想,在陌生的古堡中,就在自己身边不断发生这凶案,而凶手又在自己身边,你说晚上即使听到声响,又有谁敢出面呢?这就是人性的冷漠!”

年轻人失笑道:“好,这一点算你过关,但后面呢?”

“后面什么?”

正当我愣住的时候,那个年轻人诡异莫测的笑了:“但是我已经不能和你再谈论下去了,要办正事了。”

“也对,”我点点头,心道再谈论下去就剧透,但听见他要办什么正是,我的心里确实慌乱无比,“喂,你要干什么?”

我这才想起来自己还被绑着!

“快放开我啊!”

忽然,一阵电锯的响声,仿佛撕裂我的听觉,这位面容平静的年轻人竟然拿出了凶器!

“你、你、”我语无伦次道,“你是要效仿电锯杀人狂吗?”

那个年轻呵呵笑道:“经典的,肯定是不错的,效仿下也无妨。”

“救命啊,救命啊!”

可是任凭我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我。

“不要!不要!我求你了!!”

电锯锋利的刀刃呼啦一声从我眼前晃过,血液霎时喷的到处都是!

“我的手!啊啊啊!我的手!”

年轻人一抹溅在脸上的血,快意的笑道:“哈哈,从此再也没人能掌控我了!”

我看着他的面容恍然惊觉:“你是、你是!”

砰地一下,我身子突然前倾,睁开了迷糊的睡眼。

啊,刚才原来是做梦啊,我抬眼看了下,还是在公司中,双臂因为趴着睡,变得有些麻木。

哈,这梦境可真够奇怪,真是《不可能的梦境》,里面发生的事是那样黑暗,像《悲歌暗黑天》一样令人绝望,要是我失去了码字的双手,那可怎么活?嘿嘿,幸好是梦,想到这,我砸吧砸吧嘴,此刻,怎少得了……咳咳,不打广告了。

这时,我才突然发现,雾草!工作用的电脑上还显示着小黑屋,可千万别被发现在偷偷码字。

正当我要关闭时,却见正在码《惊惧游戏》的新一章中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想要玩死亡游戏?现在轮到我当设局人了,熊宝宝你好,我叫方硕。”

我的瞳孔不由瞪大,因为、因为方硕就是我惊惧游戏中的主角!

嘀嘀,手机短信的声音,我连忙拿出来一瞅,只见上面写着:“24小时内,书评下方只说暖暖,而不看评文的人,将会一个个以离奇的方式死去,请找出他们的死亡原因,因为——下一个可能就是你!”



分享至:
42条回复
1

​不难的推理,意外的结局

​不难的推理,意外的结局

350
8
0
7
2

一本中规中矩的悬疑小说

一本中规中矩的悬疑小说

33
1
0
2
1

自评:为什么要写神州类群像戏

自评:为什么要写神州类群像戏

123
9
0
6
2

新书自评-愿做那青衫少年,醉游江湖

新书自评-愿做那青衫少年,醉游江湖

29602
116
0
443
3

【申精】保证你进去了就不想出来

【申精】保证你进去了就不想出来

7539
189
0
137
4

——商业化的写作带来的结局,论心兵当中存...

——商业化的写作带来的结局,论心兵当中存...

89839
306
5
207
5

沙雕无边界,玩梗需谨慎

沙雕无边界,玩梗需谨慎

123
20
0
5